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4-03-17 22:03:53 分类: 闲扯

我记得1994年何勇出《垃圾场》的时候曾畅想过下一张专辑的内容,这一转脸都20年了,何勇出新专辑的想法都快有资格申遗了。要不是魔岩三杰在歌坛的不可替代性,这三个家伙或许早被人遗忘了。

鸡汤学家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这是废话。魔岩三杰——何勇、窦唯、张楚的性格确实够玍古的,一个浑起来比谁都浑,一个闷起来比谁都闷,一个脆弱起来比谁都脆弱。大概有点天才的人都这样,常常经不起风吹浪打,你看看那些艺人,脸皮多厚,面对什么都胜似闲庭信步。所以三杰们更适合生活在田园牧歌时代,而不是商业规则严酷的娱乐时代。

在魔岩三杰中,何勇是在1994年后再没出过专辑的人。他有很多碎片式灵感,却没有落实的行动力。到后来,音乐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他想左右商业没办法,商业想左右他也力不从心。现在的何勇,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绝望嚎叫着“有没有希望”的朋克了,对他来说,把这20年积累的素材变成一张唱片可能是他与音乐之间最重要的事情了。

过去他还梦想着有第二个老板像当年张培仁翻墙到他家签约,但如今买方市场与卖方市场完全调个了。除非何勇参加选秀节目,声泪俱下讲述他一度传奇的经历,或许能有机会得到一份唱片合同,否则一点希望也没有。

所以何勇决定DIY,三年前,不,是十三年前,我遇见何勇,他就说要录张新专辑,说得地球都快毁灭了,他才磨磨蹭蹭把专辑录完,现在他要找一家公司把专辑发出来。不过让他郁闷的是,来找他的都是房地产和卖车的公司。何勇的心底再次发出绝望的嚎叫——有木有希望?

何勇在音乐尝试上充满多面性,《垃圾场》是最好的实验例证。但新专辑中何勇放弃了多样性的尝试。他自己解释说:“现在是一个单一性的世界,以后人都会单一繁殖。”所以何勇在专辑中做了一个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的尝试——你敢相信他唱了12首流行歌曲吗?

如果你听完《单一繁殖》,认为何勇就此堕落,那可能是大大的误判。我相信,这个情绪容易激动、浑身反骨的何勇绝不想向恶俗文化妥协,他拥抱恶俗,是想操它,生出的孩子或许基因上能有些改变。何勇试图通过流行歌曲的方式把他的朋克精神一起打包,扔到人群中炸开。这点小聪明一直是他津津乐道的。什么叫朋克?这就是朋克。

给何勇担任编曲的都是这些年冒出的新秀,我查了一下,发现他们经常给那些选秀歌手编曲,那种曲风,正是何勇想要的,这叫借尸还魂。

讽刺、恶作剧充满歌词的字里行间,你能想象得出他唱得像《我是歌手》或者《中国好声音》学员那样的矫揉造作吗?甚至他比那些选手还要矫情,这是一种喜剧效果,同时也带着一些悲剧色彩,得把人逼成什么样才会想出如此下策呢?

何勇的歌词有个弱点,那就是开头几句你觉得特牛逼,随后就散架了。这一点在专辑《垃圾场》里体现得非常明显,这是卖弄小聪明的结果。但这次,何勇基本上克服了这个毛病,至少在新专辑里不太明显了。何勇说,他改歌词花了十年的时间。我相信他没有夸大事实,毕竟琴棋书画样样俱全的人太凤毛麟角了。

《胡同爱情》也许会成为文艺青年热爱的歌曲,它以南锣鼓巷为背景,貌似写了一个爱情故事,实际上在写一种虚假的美好,关键是何勇唱的非常阳光。这和另一首歌《水果》相得益彰。《水果》用双关的手法隐喻地表达了塑料花式的美丽。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汽车玩具》写的是性,另一首跟性有关的歌是《粉蒸肉》,何勇这次用很含蓄的表达方式触及“性”这个主题。听完《粉蒸肉》这首歌后,我打算再也不吃粉蒸肉了。《石灰墙上的三幅画》是写一种变迁给他带来的无奈,我可以把它看成是《钟鼓楼》的延续。

尽管《单一繁殖》并不是我们期待的何勇的第二张专辑,甚至从整体感觉上还欠缺点力度,但这是他对摇滚乐和流行歌曲的双重解构,估计也只有何勇这样的人才干得出来。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他总算出专辑了!!!

2 个黑猩猩响应 “何勇:《单一繁殖》”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