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4-10-16 23:01:05 分类: 闲扯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出了一本书:《谈摇滚》。关于他为什么要出这本书,他在序言里说:“我年轻时并未认真听过任何一张摇滚唱片,甚至Doo-wop这类街头音乐也没有怎么听过。很多事情都证明我是个没有音乐细胞的人,这一点我并没有继承我父亲的基因。我在三十岁以后才开始听摇滚乐……摇滚乐是美国年轻人为全世界创造的充满迷人魅力的文化,有音响的地方,就会有摇滚乐……这本书里的很多文字是我在当上美国总统之前写的,只有第三章和最后一章是我在担任总统后写的。这是我第一本与政治或我的人生经历无关的书,我希望以后还会去谈谈文学、艺术、电影或是戏剧,谁知道呢。”

奥巴马写这本谈论摇滚的书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似乎他自己也没有交代清楚,估计是他振兴美国经济无望,靠这个打发为时不多的执政时间吧。这本书一共七个部分,除了第三部分和最后一部分还值得一看,其余内容差不多是老生常谈,没什么新意,有些观点在今天看来甚至有些保守。尤其是他在书中主张摇滚乐的政治正确,这似乎不该是他这个身份的人嘴里说出的话。

第三部分是本书的卖点,因为他做到了世界上的任何一个音乐记者或者乐评人做不到的事情——与世界各国政要谈论摇滚,记录了他与包括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日本、韩国、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巴西、俄罗斯……等十几个国家在内的政客们谈论摇滚的故事。想想也很奇怪,这些政客们见面不讨论国际大事,谈论U2的唱片或者麦当娜的着装,似乎有点不务正业。当然,奥巴马以他特有的幽默感,确实把这些政界里的边角下料写得妙趣横生。同时也能看得出来,很多国家的首脑也确实有音乐品位,当然也有些毫无品位的人,比如贝卢斯科尼、萨科奇,还有普京。奥巴在评论萨科齐的音乐品位时说:“他居然只听披头士,从来没听过皮特·西格,他在音乐上的品位和对女人的品位是一致的。”他还曾给本·拉丹写过一封信,里面他调侃到,如果拉丹投降,至少在他自由的时候可以让他和保罗·麦卡特尼见上一面(拉丹是披头士的歌迷)。

最后一部分是奥巴马以总统身份谈论摇滚乐和美国文化的关系。这部分内容分析得还比较到位,毕竟过去没有哪个评论家站在美国总统的角度去思考美国文化。

当然,这本书出版后,奥巴马并没有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包括《滚石》杂志出版人简·温纳的个人邀请,都被奥巴马婉言谢绝。这也给媒体提供了热火朝天的吐槽机会。

“这本书至少证明了总统先生卸任后不适合做乐评人这份工作。”——《今日美国》

“《谈摇滚》的编辑下了很大工夫,几乎找不到病句何不恰当的词汇,它的错误率和总统目前的民意支持率一样低。”——《洛杉矶时报》

“总统对音乐的鉴赏力和他对领带的鉴赏力是一致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美国在世界上的话语权达到了二战以来最低点,原来总统先生一直在忙于谈论摇滚乐。”——《纽约时报》

“Ob-La-Di, O-Ba-Ma-Da,我和林格最近正在商量复出的事情。总统大人,你知道我们乐队现在缺人,欢迎加入我们,这样我可以面对面告诉你披头士音乐的品位。”——保罗·麦卡特尼

“总统开始评论摇滚了?天哪,这可不是件好事,他会失去更多年轻人的支持。”——比利·乔·阿姆斯特朗(Green Day乐队主唱)

“奥巴马的摇滚乐的理解还不如亚马逊网站上那些在唱片下面购书者留言的水平。”——《滚石》杂志

“看来我和奥巴马没有共同语言,他只会谈摇滚乐,而我只会谈政治。”——波诺(U2乐队主唱)

“这是我读过的最蹩脚的一本谈论摇滚乐的书,而且竟然是一位美国总统写的。”——《公告牌》杂志主编托尼·热维诺

“里根当年当总统时,也不敢写一本关于电影的书,为什么奥巴马就可以不懂装懂?”——《时代周刊》

16 个黑猩猩响应 “奥巴马谈摇滚”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