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博客生成器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2-25 18:57:39 分类: 挨个祸害

 有人怀疑我有一个博客生成器,不然不会写的那么勤快。也有人怀疑我是因为看的人多,才会写的勤快,不然一天100个人看你还会写的那么勤快吗?第一种怀疑的人,我承认,我的确有个博客生成器;第二种怀疑的人,是因为他懒,没有看过我以前的博客。

我的博客生成器是这样的:有一个类似编辑器的东西,上面有很多选择,比如“主题”“字数”“举例”“体裁”“观点”,然后每一项后面要输入必须的关键词,这个生成器是跟百度、google连在一起的,你想举什么例子,它可以直接到这些搜索引擎上去找。把一切都填好了,然后点击“生成博客文件”,一篇文章就出来了。当然,生成的文章肯定有不满意的地方,这时候还需要人工修改,修改一些错误、病句,让它更符合自己的要求。我一般在给报纸写专栏,都是用这种方法。

比如,我今天要写一篇关于土摩托的文章,就用了生成器,文章如下:

最近跟土摩托吃饭,土摩托当着众人说,以后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都不能当着三表的面说,因为我骑车还没到家呢,他已经写完了一篇博客。

美国电影里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一个警察在抓人的时候,会对人说,你有权保持沉默……是的,土摩托有权保持沉默,他在饭局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在我博客里对他不利的证据。

昨天吃饭,土摩托很严肃地说:“你为什么总在博客里把我写的那么枯燥无聊?你看我在博客里提到你尽说你好话。”看,这就是他说的不利证据,于是博客生成器就有了这篇文章。这句话让我想起了男女在恋爱时常说的一句话,女孩质问男友:“我对你那么的好,这一次真的不同,可你为什么冷落我?”

根据土摩托的提出的质疑,我进行如下思考,并想出一些关键词,然后得出的结论是:第一,我没有土摩托厚道;第二,我确实很好;第三,从其他人留言来看,我的文字感染很多人,让人开始喜欢土摩托;第四,我妖魔化了土摩托,把土摩托描述成了一个怪物。但是很多女人的天性中就喜欢怪物。

如果按照我的博客生成器给出的答案,它有几个提示:第一,我眼中的土摩托是什么样子?第二,土摩托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第三,别人眼中的土摩托是什么样子?其实这三个角度是不一样的。

按照土摩托同志的科学世界观来分析,我对土摩托的描述是不科学的,完全是捏造出来的,每次土摩托都像祥林嫂一样警告他周围的人,王三表同学在博客上对他的描述完全是不真实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请不要相信。可我除了捏造,还会干什么呢?

可问题是,当我真正把现实中的土摩托描述出来,那只有一个结果——人体解剖报告。当然,土摩托会感到不公平,因为他身上还有很多闪亮的人格没有被我写出来。

这就是理解差异,我只会写土摩托身上最有戏剧性的一面,而不会去关注他身上具有医学价值的一面。这是文人和医生之间的区别。那么,土摩托身上有哪些戏剧性的东西呢?其实我在以前的博客里都写到了,那就是他作为一个理科生,被扔进一帮文科生堆里,会产生某种差异,这个差异造成了一些戏剧性冲突,会出现很多喜剧效果。换句话讲,土摩托本身是缺乏喜剧细胞的,这一点对土摩托感兴趣的女生可以从他历任的四十多个女朋友中寻找答案。比如,我问土摩托:“你看《越狱》了吗?”土摩托摇摇头:“不看那种没劲的东西。”我问:“那你看什么?”土摩托说:“我只看喜剧。”但是土摩托从来不会讲笑话,他只会严肃地跟你分析事物的本质。一个很好看的的电影、小说、音乐、喜剧,能让他讲的逻辑严谨且枯燥无味,不知道他看的那些喜剧都看到谁的脑子里了。但恰恰是这一点,造成了土摩托本身的喜剧效果,在别人眼里,土摩托是一个颇富喜剧色彩的一个人,而他自己总当正剧去演。

那么,真实的土摩托是什么样子呢?这并不是我写他的时候关心的,因为一旦这么写出来,就可能塑造出另一个陈景润。所以,我尽可能夸大其词,拼命妖魔化,把土摩托包装成一个看上去笨拙、木讷、不食人间烟火、思维古怪,然后在这一切基础上可以创造出任何喜剧元素。很多喜剧片不就是这么拍出来的吗。

同样被我妖魔化的还有老六,但是老六的反应跟土摩托不一样,老六不会去在这些夸张的文字中寻找科学依据,相反,他很得意,因为我又给他罩上一层“美丽”的羽毛。这就是理科生跟文科生的差异。

那么,在更多人看来,土摩托是什么样子呢?没有见过的人会被我妖魔化的文字误导,所以,这些人眼里,土摩托是个可爱的人。事实上他的确很可爱,有诗为证:

一个人给土摩托发短信:“我昨晚十一点半给你打电话,你怎么关机了?我都不知道给你打了多少次,那时我真担心你!快过年了,都开始杀年猪了,多长个心眼啊,别光睡,躲着点。”两秒钟后收到土摩托的回信:“我没关机啊!”
——选自百合的博客。

他真把自己当猪了。你知道除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之外谁是最可爱的人了吧。但你在爱他的时候,只是爱他身上的喜剧色彩。这是旁人对土摩托的认识。当然,他类似这样的笑话,多了去了,回头等我的博客生成器升级之后,再一条一条列出来。

朋友就是拿来蹂躏用的,每当我看到天边的绿洲,就会想到东方齐洛瓦,每当我想写博客的时候,我的生成器就会想到土摩托或者老六。对土摩托来说,他认为只要不跟我面前说一句话,我就无法写他,这是科学思维方式。但对我来说,只要我想到这个人,随便找个什么理由都能把他写出来,这是伪科学思维方式。不然要博客生成器干嘛。

为了能让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土摩托走入寻常女性家,我即将给他搞一个饭局,这可不是捏造,是有科学依据的。原来我本打算找一家小饭馆,后来报名的人奇多,所以只好改在人民大会堂了。现在正在跟人民大会堂外联部联络,日期定下来我在另行通知,如果跟两会重合,那干脆就当两会开了,反正你们都有公民投票权。

122 个黑猩猩响应 “博客生成器”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