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 如何祸害你的朋友?


当年写博客时,有一个类别,叫“挨个祸害”,内容基本是用调侃的方式写周围朋友的生活趣事。“挨个祸害”这个词的出处是:有一次饭局,忘了是在聊什么话题,编剧全勇先老师嘴里突然冒出一句“那就挨个祸害呗”。


之所以要挨个祸害,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想自嘲、自夸、自虐、自恋,但碍于各种原因无法现身说法,别人来代笔抒发他们心声。这是一种比较偏门的文学体裁,或者说是野史+随笔+段子的写作方式。


我最早读过的一篇祸害别人的文章还是高中时在《散文选刊》上看到一个姓简的作家(具体名字记不得了)写的一篇随笔,讲的是他参加笔会,有一个比较木讷的作家,他整天跟这个作家开玩笑、恶作剧,闹出好多段子。这种写作文风在当时很少见。今天人们在写作时可以各种恶搞,甚至挤眉弄眼低三下四,但在那个年代,幽默在文学中属于凤毛麟角,不管谁写人,都是板着脸,总觉得哪里少点什么。


诗人大仙经常在随笔中写到他周围的朋友,但他的写法也不是祸害,而是夸张。打个比方,你刚刷好一面墙,雪白雪白的,大仙看到,会跟你说:“我给你的墙写首诗吧:飞流直下三千尺,玉体横陈出墙来。”而祸害是你在白墙上乱涂鸦,涂完之后主人还觉得挺爽。


直到后来认识老六,才发现,他一直在默默传承这种随时消失的文体。他那时在现代拖拉机出版社工作,主要编辑一些诸如《机械学原理》《高速公路设计与力学》之类的书。有一次,老六编一部《现代农业技术新趋势》书稿,跟作者沟通时,无意中得知,作者是罗贯中的后代。老六喜出望外:“多年来我一直有个心愿,您能不能捎句话给罗先生,请他老人家把《三国演义》改成《六国演义》,三气周瑜能不能改成六气周瑜,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能不能少一出……”后来老六接受采访时说:“我之所以选择当图书编辑,就是想把所有书名里带数字的都改成‘六’。”比如《六个火枪手》《六世同堂》《第六号屠宰场》《六剑下天山》……《十一种孤独》大概会被他删掉五种后出版,二月河的书稿要是落到老六手里,可能连自己的名字都难保。


老六利用业余时间把“挨个祸害”发扬光大,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那段时间经常跟一个叫史航的人混。史航天生就有一种喜欢被人祸害的气质,他经常对着观众朗诵:“我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被祸害的气息。”这激发了老六的灵感,在编辑完枯燥的书稿之余,他开始拿史航当素描模特,隔三差五就写一篇祸害史航的小文出来。


老六对挨个祸害的解释是:自己用贱得嘀嘀叫的方式羞辱一个人。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祸害,他必须天生具备一种气质,让你无法自拔地想写篇文章祸害他。2002年左右,老六能祸害的人大概只有史航了,我能祸害的人大概只有老六了。写到最后,该祸害的人都快祸害完了,读者也快看吐了,眼看着“挨个祸害”这种民间文学即将进入申遗程序……


东方红,太阳升,饭局来了个陈晓卿。


我来到这个饭局上,

只带着嘴、菜单和黑色身影,

为了在申遗之前,

宣读我的被羞辱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祸——害——我——哦!


这是陈晓卿的爱情宣言。


你们都知道,陈晓卿是个美食家,这些年一直致力于美食推广,但你们不知道的是,他拯救了一种濒临灭绝的文学体裁。


陈晓卿的朋友都有一个共同感受,认识他五分钟后,你就想祸害他,因为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招人祸害的荷尔蒙,在这一点,史航也望尘莫及。在饭桌上,你祸害他两句,他就像瘾君子吸了白面一样High。在他出现之前,老六算一票,陈晓卿出现后,老六被陈晓卿晃得“黯”然失色。


我们也不能忘记,罗永浩作为陈晓卿的助理,在遗产拯救方面也做了不少贡献。


相信很多人想加入这个遗产传承工作中,我这里总结一下挨个祸害的原理,分享给大家:



1,你祸害的对象一定是你熟悉的人,尽量别去祸害跟你不熟的人,不仅缺乏默契,还容易收到律师函;
2,你自身要有点幽默感,否则会让当事人和读者感到万分尴尬;
3,注意叙事方式,将真人真事变成基于真事,及尽你所能去夸张虚构,但不要涉及被祸害者的隐私、名誉,否则祸害就变成陷害。
4,如果你想肯定、夸赞一个人,用羞辱、嘲弄、调侃、挤兑的方式写出来,这其中一定要掌握好修辞分寸,目的是让读者和被祸害者都爽;
5,不管是祸害,还是被祸害,都不适合内心阴暗的人。
6,最后要记住一点:幽默的本质悲剧,不然读者笑不出来。



宫崎骏·方舟T恤预售

预售截止日期6月14日

男款·女款·童款


复制¥q6Du1tUtZwL¥这段代码

打开手淘,进入不许联想网店

或通过链接

www.teeer.cn

进店




关注本公号,越来越没文化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