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 当村上春树骑车时,他想到了什么?

【按:这篇文章能顺利写完,首先要感谢两位在日本的朋友:刘子凌和夏川贺央先生,感谢你们容忍我最近没完没了地骚扰你们。】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本来计划今年4月份推出一部新小说《爱因斯坦的自行车》,由于突发疫情,出版时间推迟到8月份。


《爱因斯坦的自行车》封面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这本书的信息,结果发现日本一个叫“村上之谜”的粉丝网站泄露了新小说的部分内容。我虽然不是村上迷,但挺好奇新小说到底写了些什么。


不知道出版商是借着疫情炒作还是为新书上市预热铺垫,通过剧透的情节大致可以看出这本书的概貌。其中一个叫KATO-11的人留言说:“小说被泄露,可能是出版公司在新书上市之前,都会给媒体或评论家寄送样书,或发电子文档,希望他们能写评论。这次小说出版延期,有些不道德的人忍不住把它泄露出来。”他还专门提到,上一次小说提前泄露事件发生在1991年,中上健次的长篇小说《軽蔑》的部分内容刊登在一家日本地方文学杂志上,最后主编和编辑以辞职谢罪。


一个叫Takatan的读者留言说:“提前泄露是很羞耻的事,你应该道歉。”泄露小说的滝沢カレン回应说:“我只是把小说前面很少的内容扫描出来,让‘村迷’先睹为快,我是不敢全放上来的,我知道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冒犯了村上先生,我会向他道歉的。”


目前,出版方和村上春树本人都没有对这次泄露有任何回应。


リア王在留言下面说:“我开始怀疑这本书是伪造的,出版公司都没有采取法律行动,这可是很严重的事件啊。可我看完之后,确信这百分之百是村上先生的写法,他的小说我几乎都看遍了。”


有个叫とらちゃんのママ的热心读者,根据公布的内容,整理了一个村上新作的梗概。我用Google翻译译成中文,乱七八糟的,只好请在日本的两个朋友帮忙,重新整理完也可能很多地方不准确,可能跟你将来看到的正式出版物有出入,但大致意思差不多。


早纪是一个大学生,暑假时间在一家面包店做服务生。英治是一名公路自行车赛车手,经常去面包店买面包。两个人相识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兴趣:爱因斯坦。早纪了解爱因斯坦是因为她大学主修物理,她一直很好奇一个赛车手为什么这么了解爱因斯坦,英治只是说这是他的业余爱好。他们最初的话题总离不开相对论。


一个叫koji的人留言说:“两个人讨论相对论的章节比过去村上小说里的谈情说爱精彩,看来,只有恋人才可以把枯燥高深的事情讲得有趣,不然他们就不该在一起了。可我还是没搞懂相对论。”另一个人回复说:“村上先生很怕读者看到这里放弃,他写之前一定请教过费曼先生吧。”koji回复他说:“如果费曼还活着的话,会劝阻村上先生不要拿相对论做小说题材的。”


英治的车队队友突然急性阑尾炎发作,无法去观看晚上的音乐会,把票送给了英治。演出中,英治发现早纪竟是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

早纪的梦想是有一天去美国卡内基音乐厅演出,英治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参加环法自行车大赛。

英治没有跟早纪提过他看音乐会的事,但早纪突然问英治:“我的小提琴演奏得怎么样?”原来早纪看到了英治去听音乐会。英治说他不太了解古典音乐,年轻时只是听过一些摇滚乐和爵士乐。早纪不信,说讨论相对论,你的很多比喻都跟音乐有关,如果不是了解音乐,不会那么想。早纪甚至认为英治听过爱因斯坦演奏小提琴。


英治一直回避跟早纪谈论音乐,但早纪每次跟他约会都要谈论音乐,每次英治都是轻描淡写转移话题,这让早纪更加好奇,感觉英治在回避她什么。

一次,两人在咖啡馆聊天,早纪说,今天可能要下雨。英治看看外面说,不会。早纪说,那打个赌,如果下雨,我们都不能回家,你留下来跟我聊音乐。果然,一场大雨把他们拦在了咖啡馆。

英治跟早纪聊了一下午帕格尼尼,直到雨停。后来,早纪缠着英治让他聊其他音乐家,话题慢慢从相对论转移到音乐上。每次约会,早纪都会逼着英治讲小提琴演奏家的故事,从朱塞佩到梅纽因,从奥伊斯特拉赫到祖克曼,从朱莉娅·菲舍尔到穆特,从维瓦尔第到海菲兹,甚至,也聊到了西崎崇子和夏目淳一。早纪听得出来英治有些话都是为了启发她如何用心演奏小提琴。


電気うさぎは耳かきの夢を見るか留言说:“村上先生的男主人公过去都是用爵士乐和老摇滚讨女孩欢心,这次换了口味。我要不要去听他介绍的古典音乐?这对我太陌生了。”Spring Birds回应说:“村上这些年跑步的时候听的肯定都是古典音乐啦。”松井ふたば说:“村上先生很有野心,他想介绍小提琴的历史。”たろー说:“看得我都想去买一把小提琴了。”


有一天,早纪把小提琴交给英治,说你一定会这个乐器。英治摇头说,我听音乐只是业余爱好,根本不会演奏。他告诉早纪,这都是在骑车训练时领悟到这些音乐的含义的,不同的风景会让他想到不同的音乐,因为训练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听音乐会转移注意力,不会让训练那么枯燥。

一年后,早纪终于获得了去卡内基音乐厅表演的机会,英治也告诉她,他下个月会去宇都宫市参加日本杯自行车公路赛,如果车队能获胜,就会有机会参加环法自行车赛。早纪说,下午有一个音乐杂志的记者要采访她,因为她要去卡内基音乐厅表演。

英治把早纪送到一家咖啡馆门口,记者北中正和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让早纪感到意外的是,刚一落座,北中就问:

“你怎么认识他?”
“你也认识他?”
“我不仅认识他,十多年前还采访过他。”
“你还采访赛车手吗?”

从北中正和这里,早纪知道了英治的身世,他原来是个陨落的小提琴手,一度被认为是个音乐天才……早纪非常兴奋,难怪他对音乐这么了解,可是他为什么放弃音乐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

但是,英治却失踪了。

去美国演出的时间日渐临近,早纪仍然找不到英治,她最后做出一个决定,放弃卡内基音乐厅演出的机会,要找到英治。


网上剧透的内容大致是这些。


评论区很热闹,一个叫torajiro的人说:“滝沢カレン先生,我怀疑你是出版公司的,为什么在最关键的地方停下了?”塚田健一回复他:“村上先生的书从来不用这样的方式宣传的,泄露的人真可耻。”


有很多人猜测故事接下来的进展,マーテル三郎说:“按照村上先生的习惯,早纪肯定会找到英治,他就坐在卡内基音乐厅的座位上。”参道楽回复他说:“村上不会这样写故事,他喜欢用爱情超越爱情。”


染川良成留言说:“英治为什么那么了解相对论,村上先生接下来要大书特书呀。还有,村上最擅长的描写的性爱还没有出场呢。”アジサイとカタツムリ说:“英治为什么放弃音乐,也是村上要写的,他一定受到了伤害。”


上田玲子应该是个女读者,她说:“上帝保佑早纪能找到英治。”さんま回复她说:“我要是村上先生,就不让早纪找到英治,可能英治这个人就不存在。”


森谷亮太是一位专栏作家,是另一个看到小说全部内容的人,他留言说:“村上先生不会把你们想到的这些写进小说的,我告诉诸位,故事最终的结局跟早纪和英治的爱情故事完全没关系。”然后他贴了一张图,“你们能从这张爱因斯坦骑自行车的照片中看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底下留言猜什么的都有。比如车是什么品牌、哪年造的、多少根车条……之类的。森谷亮太最后卖了个关子:“所有秘密都藏在这张照片里,我太佩服村上先生了,这可能是文学史上唯一一本因为一张照片写出的小说。这就是起名《爱因斯坦的自行车》的原因吧。这个故事的结局,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8月份你们拿到这本书,一定要接着往下看……





虚线以上部分内容纯属虚构

完全不可能变成事实

————————————

虚线以下部分内容纯属事实

完全不可能变成虚构




设计师格兰特·谢普利

2019年全球爆款T恤设计

《爱因斯坦》

上架预售

预售时间:5月1日-5月10日


复制¥5kBY1naDwSA¥这段代码

打开手淘,进入不许联想网店

或通过链接

www.teeer.cn

进店


关注本公号,越来越没文化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