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音乐时间(4)

一个歌星的演唱会我看两次的不多,不超过三个,但其中就有张帝,他在北京的两次演唱会我都去了,而且采访过他两次,这老头六十多了,还像个孩子。第二次采访他,他问现在大陆都什么最热门(2005年),我说你一定要知道超女是怎么回事,万一有观众当场问你,你好回答。果然,演出的时候就有人问他:“你对超女怎么看?”张帝在整个世界歌坛都属于绝无仅有的,他能现场编词现场唱,风趣幽默,所以有“急智歌王”的美誉。我第一次听到张帝的歌还是在1981年冬天,在一个朋友家,当时觉得特好玩儿,后来他被列为精神污染,有关部门给他授予“流氓歌手”的称号,改革开放后,这个流氓又成了促进海峡两岸统一的活跃分子。有一次吃饭,凌风拿老张开玩笑,说把自己的照片贴在门口避邪,把张帝的照片贴在床头避孕。好,这回就先请大家听听这个老流氓的《爱情哪里来》

有些组合就是一闪而过,但有些旋律还总能让人记住,有一天突然哼哼出一段旋律,觉得特别熟悉,想半天想不出来,急得吃不好睡不好,变成强迫症,后来在电视上偶然听到了这段旋律,才恍然大悟。很多人好像都有这方面的经历,我说的这段旋律就是Alphaville《Forever Young》

我特别想出一套流行音乐知识测试题,全部答对的人我送一套唱片(肯定不会有全部答对的人),以前看《Q》杂志经常搞这类测试,说获奖者可获得200张CD,我把答案寄给了人家,结果没多久有人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给《Q》杂志寄过信,我说对啊,难道我中奖啦?人家说,信由杂志社转到宝丽金香港唱片公司,希望他们跟我联系。200张唱片我没拿到,但是跟宝丽金唱片公司倒是建立了联系,后来人家公司送给我的唱片早就超过了200张。这次我选了两首歌,一首是Billy Joel《We Didn't Start the Fire》,一首是Jane Birkin《Ex-Fan Des Sixties》,关于Joel,我就不多说了,我的问题是,他在这首《We Didn't Start the Fire》一共提到了多少个事件,有几个事件跟中国有关?(如果想知道详细答案的人可以从我那本《不是我点的火》里找到),或者你先到这里复习一下。Jane Birkin是一个大美女,当她认识了Serge Gainsbourg这个法国老流氓之后,就成了歌星,她的歌声就是那么迷人,偶稀饭。这首《Ex-Fan Des Sixties》讲的是对60年代摇滚歌星致敬的事情,那么,在这首歌里,她一共提到了多少个歌星的名字?

在很小的时候,我看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帕》,虽然那时候我都不知道“爱情”这个词,但是看得很感动,长大后,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了,同时也知道了《幸福的黄手帕》好像是根据一首美国歌曲改编的,那就是Dawn演唱组演唱的《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老橡树上的黄丝带),这首歌也是在80年代初期传到中国的。

最近郭德纲惹麻烦鸟,让我想起了Buggles《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这首歌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捕捉到了一个时代发展的趋势,影像时代让广播的地位变得尴尬。其实你想想,“博客杀死专栏作家”、“互联网杀死流行歌星”,那么这首《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我就翻译成“电视杀死相声明星”,送给郭德纲吧,这桶破缸快被人砸成筛子了。

喜欢Sarah公司的人都知道Blueboy乐队,我记得在非典期间,大家一起下载的情景,也是那时候,我第一次全面接触Sarah唱片公司的产品,在那个恐怖的时期,这些歌曲给了我不少安慰。怎么形容Sarah公司的音乐呢,用句广告词:“清新、爽洁、不紧绷”,不信你听听Blueboy的《Love Yourself》

如果说Eagles是一个传奇的话,当他们各奔东西之后,在商业上最成功的要数Don Henley和Glenn Frey了,Frey写抒情歌真是一绝,比如《The One You Love》《True Love》,这回介绍一首《Soul Searchin'》

2003年,也是在非典期间,我听到了一个叫Iron & Wine的乐队的唱片,后来一查资料,敢情不是一个乐队,而是一个人,叫Samuel Beam,一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人,颇像一些宗教题材影片里的反面人物,但是他却能写出这么细腻优美的音乐,这就像罗永浩老师一样,他的文字看上去五大三粗,颇像一个凶神恶煞,现实中却长得那么细腻优美。更关键的是,Samuel Beam在家里用四轨机就把这张唱片做完了,连屋子里的杂音都能听到。后来,一个在瑞典的网友大老远把Iron & Wine的唱片寄给我,我经常拿出来听,这回选一首他的第一张唱片里的《Lion's Mane》,也送给那个瑞典网友。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听到了Jose Feliciano翻唱“门”乐队的《Light My Fire》,Jim Morrison唱的时候充满挑衅和激情,而Feliciano却唱的柔情蜜意的,感觉像一个慢性子去点燃一颗炸弹的导火索。

80年代在音像店里经常能听到“香蕉女郎”的歌曲,比如那首《Venus》,后来才知道是60年代一个叫Shocking Blue的组合唱的,我不太喜欢“香蕉女郎”的版本,更喜欢老版本。

有时候我们总是围着英语国家的音乐转悠,其实非英语国家的歌好听得太多了,但是我们由于语言障碍,了解的并不多,但有些人了解得比较多,比如“花儿乐队”,他们偷来的歌曲很多是非英语国家的,为此我们大家要补补非英语歌曲的课,以后我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介绍。这次我介绍一个俄罗斯的乐队Lube,我太喜欢这个乐队了,给大家介绍他们最抒情的一首歌,《Позови меня тихо по имени》,好像翻译过来应该叫“轻轻呼唤我的名字”(小强老师呢?这么翻译对不对啊?),如果你听到这首歌后,大概就知道朴树的什么《白桦林》是怎么回事了。同时,我也把这首歌送给我国著名的“水货年华”民谣组合。

春天来了,一个南方的朋友向我描述她身边的春天,到处都是绿色,俺们北方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绿树成荫,但是现在我能闻到一点汽车废气中夹杂的春天气息了,然后我要播一首歌,Tom Jones老师的《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现在进入点歌单元。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你们点歌,尽量别点那些比较吵闹的歌曲,以免影响大家上网,另外,你最好能写清楚你点播的原因,好让我有点发挥余地。还有,别给我点歌,把机会留给列宁同志。

有个叫Jin的同学要求点播一首John Lennon《Woman》,正好这期我就想选这首歌,你撞在枪口上了。

snowblind同学在荷兰鹿特丹发邮件说:“给我女朋友点首歌,她在上海等我。”还有个叫冬冬的同学给他女朋友coco(难道是李玟?)点播一首歌;还有一个叫“峰”的同学(冒充我?)想为他女朋友“囡”点播一首歌,作为生日礼物,可是你女朋友4月9号才过生日,我怕到时候忘了,所以提前送出祝福吧。你说:“我想让她知道,我对她的思念……”还有一个朋友要点播一首Meat Loaf的送给他女朋友,作为生日礼物,结果就被我忘了,在此说声抱歉。为了这些恋爱中的鸟男鸟女们,我选了一首Foreigner《Waiting For A Girl Like You》,都送给你们的女朋友吧。

苏博洁同学你好,你想点播一首《Flowers in the Window》,这首歌是苏格兰的Travis乐队演唱的,你说送给你的朋友陈鑫,希望他婚姻幸福而且不要被老婆管住,既然这样,那我可以把这首歌的名字翻译成《红杏出窗》吗?

quanmengyun想点播一首林良乐的歌曲《温柔的慈悲》,送给你的朋友李辉平。真好,我很喜欢林良乐,当年没少听她的歌曲,听了半年才知道她是个女的。

茗丹同学想点播一首伊能静《十九岁的最后一天》送给自己,希望高考顺利。以我的经验,你别把高考当回事,就会诸事顺利。希望你能考上大学。

陈果同学要点播Michael Jackson《Man in the mirror》,要送给我和其他我博客的读者。其实我很喜欢米高积逊啊,但是我喜欢并不一定就要写文章夸他,只是我清楚明星和英雄的成因,所以没那么狂热罢了。

这次选的歌曲比较多,最后还要提醒大家,你听的时候如果断断续续,请先按播放,然后按暂停,几分钟后再按播放,就顺畅了。祝你收听愉快。

最后还要提醒一些健忘的人,点歌发到我邮箱里,不要留言,更不要在SMN上跟我说,我是个粗心大意的人,经常记不住,不管你是谁。

168 thoughts on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4)”

  1. 天纳...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已经够惨了..这里博客也要灭了电台点歌的优势了...
    忽忽 
    这里的歌真好...因为很多偶都米听说过...

    Reply
  2. 说到八十年代喜欢的歌手,到现在依旧喜欢听的,就是张洪量。就那么一张专辑,确实从来没有听厌过。就点那首《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给自己。也给喜欢并且还记得张洪量的朋友们。

    Reply
  3. 崇拜三表哥
    听这么多经典
    我们小时候怎么就没听过
    好像都在国内翻版国外的漱口水以后的
    等回过头来听国外,有种上当的感觉
    至今为止,我觉得窦唯越来越个人物了
    他的音乐在用很多中国元素的东西

    Reply
  4. “icier Says:

    3月 19th, 2007 at 8:38 pm
    Lube的歌儿也不算难找。其实知道了好听但听不了就自己去找找看啊,总会找到的。······我总觉得总是希望自己一听到就是特好的歌儿,那么所有的歌儿其实都算不上好了,因为没有对比么。一张专辑全听下来就那么一两首特别入耳的,才会觉得特别幸福。”
    ------

    找到了!现在正幸福着!

    Reply
  5. 哈哈….老实说,本人受不了卡的歌曲,虽然卡的不严重,但我还是只听自己电脑上的歌曲看你的不许联想,呵呵。。。感觉也挺好,有时候是摇滚,有时候是流行,有时候抒情的,总之很多,但今天听着古典进来,不好意思,真不能好好的看你的文章,可能和你的主题有点关系吧?

    Reply
  6. 500年前十一家的三表哥(套个近乎),以前没有听过we didn’t start the fire这首歌,没想到这么牛,好听,内容更牛,多谢三表哥推荐。顺便说一下,借用了flash的连结,请批准。如有不妥,请指出。

    Reply
  7. 看了别人的留言,也看到了这个代3个飚的男人的回复,一身冷汗,算了,不连结了,继续关注潜水看字听歌找乐好了。500年前是一家的套近乎也收回,流氓之交,擦鼻涕少黏糊。

    Reply
  8. 好久没上网,这篇文章我昨天才看,里面介绍的歌都没有听到,所以自己搜索着听。有一点我不明白,三表哥介绍的那个《Позови меня тихо по имени》,你说“如果你听到这首歌后,大概就知道朴树的什么《白桦林》是怎么回事了。”是什么意思呢?我找到这首歌,并不觉得与《白》有太多相近之处,难道是歌词的问题吗?

    Reply
  9. 第一次来你家玩,最初了解到你,还是从你的土豆网上的博课上,有一天我在土豆上搜<索多玛120天>,找到的你,看了你的东西,感觉真的很不错,就一路找到了你家.
    摇滚乐我喜欢的不多,Pink Floyd ,Travis,以及 Ramones等等,Ramones作为第一支朋克摇滚乐队,真的有很多经典的东西,他在充分借鉴了傀儡乐队(TheStooges),纽约妞乐队(theNewYorkDolls)的东西后,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乐队其他成员就相继去世了,Ramone也是当今雷蒙斯乐队仅存世上的唯一成员,更是让人对这只乐队有着更多的向往,但我比较喜欢的还是Pink Floyd ,他们的东西才能真的让我心动,我个人比较喜欢看电影,而电影中的音乐更是一种我心遗忘的节奏,在大都时候,我们都已经忘记了我们心中最原始的节奏,只是一味的跟随着那种所谓的流行与时尚的节拍,而如何找回我们心中那种我心遗忘的节奏才是一种漫长的路,需要我们走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