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汪伦》考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小时候,我接触诗歌,最初读过的几首唐诗中就有这首,这首诗写的诗情画意,风景、人物、心理活动以及声响,读起来就是那么优美。

可是,随着我年纪长大,每次读到这首诗的时候,都会产生许多疑问。上初中,看见一本杂志上有人恶搞《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水中喊救命,扑通一声跳下去,捞上一看是汪伦。”在这首诗里,描述的是一个见义勇为、情同手足的典范。这时的李白,不仅是个诗人,还是个英雄,这样的人物,估计也就凯撒能与李白相提并论,他不是写过一首诗么:“轻轻地我来了,慢慢地我看到了,就这样把你蒸糊了。”后来,罗马历史学家觉得凯撒这首诗写得太软,就篡改成“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以突出凯撒高大、征服世界的雄心和形象。尤其是在二战期间,墨索里尼宣扬纳粹文化的时候,非常强调凯撒的这句名言,为自己扩张寻根找据。看来,篡改历史不光是中国人爱干的事情,意大利人也爱干。

其实我长大后思考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就这首诗而言,我就像老六思考终极问题一样,有几个疑问一直没搞清楚,比如,“忽闻岸上踏歌声”中的“歌声”到底是什么歌?还有,“不及汪伦送我情”中的“情”到底是什么情,才能比桃花潭水深千尺还要深?有些东西就不能细想,一想就扑朔迷离,就迷雾重生,就走进伪科学了。

但我忍不住像得了强迫症一样去想,什么样的歌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唱出来呢?我想一定是黄集伟老师的那首《朋友》:“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有新的彼岸,请你忘记我。”李白一听见这样的歌词,激动万分,看着眼前的景色:“桃花潭水虽然深千尺,但比我跟汪伦间的情谊差得远了。”

当然,也许是《送别》:“送君送到江水边,知心话儿说不完,风里浪里你行船,我执梭镖望君还。”原来汪伦要参加2008年奥运会标枪比赛,李白来探班,离开时汪伦站在岸边,对李白唱出这首深情的歌。李白听后,非常感动,默默祝福:相约北京,相约2008。于是写下了这首诗篇。

可是,对于汪伦的身份,史料都语焉不详,有说他是一个乡野村夫,是李白的粉丝,典型的白粉,听说李白来了,设宴款待,好吃好喝。临别时,李白为表达感激之情,写了这么一首诗。如果真是这样,那李白就成了枪手,吃人家嘴软,为了帮助汪伦宣传当地旅游业被利用了一把。你觉得豪放的李白会干这种事吗?

但是从李白的诗里面,感觉二人交情甚笃,不像是几面之交的关系。但是更具体的汪伦背景,就没人说的详细了,只是说他做过县令。我查了好多资料,看到的也不过是些常规说法,但是逻辑不通。虽然文史哲不太讲究科学依据,一件事可以有几种说法,但我还是不太相信流行的说法,毕竟这种解释有点牵强。后来我翻到一本《唐诗野考》,里面的一段记录让我豁然开朗,大意是:汪伦其实叫汪芦,是个女子,曾与李白有过一段感情。李白写这首诗也是表达二人之间的爱情。

那么,汪芦怎么就变成汪伦了?如果你看到原诗,就知道个大概了,原诗是:

李白乘舟将欲行,
犹记江边叫床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芦一夜情。

这是典型的色情诗,别以为李白同学是个浪漫主义诗人就只会写“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这种放浪形骸的诗句,人家也会写一些诗情画意的诗作,尤其是儿女情长的内容。但是,后人在整理李白遗作时,发现这首诗写得过于露骨,于是就擅自改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版本,感觉是化腐朽为神奇,也成了人们在少年时期学习古诗词的内容之一。这就像我们中学课本篡改《口技》一样。

但后人在篡改时,没想到画蛇添足,最后一句“不及汪伦送我情”反而有点讲不通,如果你读唐诗,会发现,凡是有“情”字的诗句,都是男女之情,同性之间的友情很少用“情”这个字,比如高适《别董大》中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川》中的“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郑谷的《淮上与友人别》中的“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中的“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中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都是写男人之间的情谊,既不风花雪月,也不哀婉缠绵,就像电影《戴手铐的旅客》插曲中的那句“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那样,是体现一种意气、体现对对方未来命运的关怀,绝不会柔情蜜意。好,再回过头看“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句,你就能看出破绽,为什么非是桃花潭,桃花在古人的意象中就是女人,至今我们还沿袭“命犯桃花”“桃色新闻”的说法,实际上李白在这里暗示一种隐秘的男女关系。可偏偏后面跟了一句“不及汪伦送我情”,一看篡改者就不了解唐诗,也不了解唐代人对朋友情谊关系的描述,也就露出了破绽。如果真这么理解,那么李白跟汪伦估计是断臂关系,那个桃花潭旁边的山肯定叫断臂山。所以,这就叫按下葫芦鼓起了瓢。真正的名作是不能乱改的。

经过我的反复考证,这首流传了千百年来的唐诗《赠汪伦》绝对是首伪作。

那么,如果这首诗的原貌是这样,那么,李白在离别时脑子里想到的是两人鱼水之欢的场景,而不是歌声传情,如果是个声传情,估计汪芦女子唱的也是“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哥哥的手,汪汪泪水肚里流”,或者是“哪怕你一去呀千万里呀,哪怕你十年八载呀不回还。只要你不把我汪芦忘呀,等待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反正李白不管听到什么样的歌声,都会心里激动一下,然后写一首诗,来表达对汪芦的怀念。

注:长期看中央电视台的《败家讲坛》,有所感,遂胡编乱造上述文字,勿信以为真,谨以此文献给于丹红之类的“诸子败家”的老师们。

155 thoughts on “《赠汪伦》考”

  1. 这篇笑死我了,不过我有些奇怪写评论这些人怎么有的那么假正经阿。。假正经的人来这里看会得到乐趣么。。这不是自虐么这。

    Reply
  2. 草草读了几篇,感觉难以言表,实话说,不太喜欢~
    像是肚子里的垃圾,随意的倾泻,而在倾泻中体会到一种快感,这或许是一种病态的生活方式,没有激进的东西,和标题所说的一样,看来一般人要远离,我也要远离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