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 淡季扯淡

1

对我来说,现在跟过去做记者最大的区别就是有淡旺季一说。做记者一般只在一些特殊时期会出现新闻淡季,即使淡出个鸟来,也还是要被主编逼着去采访,因为杂志要按时出,每一页都要填满。


但是做服装,淡旺季就非常明显,你们买夏季服装时,我们在做冬季服装,服装必须在半年前甚至一年前做出来。那些时尚媒体说的今年流行什么风格款式,多是胡扯,服装厂家不可能在半年前甚至一年前商量好今年该流行什么,都是背靠背设计生产。


你看到的流行趋势实际上是类似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向店铺投放的一些服装。流行趋势不是什么时装品牌带来的,是那些体量比较大的服装批发商“囤积”出来的。


你以为你赶时髦了?不是,是你实在没有更多的选择,只能买同样款式的服装。


2

作为一个T恤制作者,我最忙的季节是冬季,也就是现在。你们都穿羽绒服了,我要想着明年夏天你们该穿什么。我们要准备棉纱、织布、打板、给衣服拍照,以及要写一大堆文章……


我要准备一批图案,也就是明年穿在你们身上那些印花。我几乎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浏览国外设计师的网站,我可能看中500个设计,然后论证是否可以被中国人接受,论证之后,发现可能有499个做出来会砸手里。设计师来自世界各地,有巴西的,日本的,西班牙的,墨西哥的,德国的,法国的,南非的,印度尼西亚的,菲律宾的,马来西亚的……你们不接受美国文化可以理解(虽然你们更想拿到美国护照),不接受其他国家的文化也可以理解(因为这些国家的文化压根就没进入过你的视线,比如印度尼西亚文化。),但是他们用的是一种“世界语”来设计T恤,在除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他们穿T恤没什么障碍,不管是新加坡人穿南非人设计的T恤,还是美国人穿菲律宾人设计的T恤,他们都有共同的认知——比如都知道《这个杀手不太冷》是怎么回事,都知道鬼长得什么样,都知道《波西米亚狂想曲》MV中最经典的镜头,都知道骷髅上长出玫瑰象征重生……而我们好像却不知道。所以我不能做这个杀手不太冷、鬼和骷髅的主题。


不做T恤我是真不知道贵国人民有多封闭。


经过各种筛选,能做的主题少得可怜,你不能太恐怖,不能太血腥,不能太夸张,不能太优雅,不能太晦涩,不能太直白,不能太偏门,不能太熟悉,不能太纯真,不能太鲜艳,不能太怀旧,不能太时髦,不能太卡哇伊……这让我必须从10000个设计里面选出一个,每年我们做出来的图案,背后查找了多少个设计作品,我已经不知道了,我有时甚至都担心会把网上所有的设计资源看完。


希望你脆弱的小心灵能坚强一点,视野能更开阔一点,这样你的胸前能更丰富多彩一些。


3

慢慢我才明白,不能总怪消费者不接受一些主题设计。最近我看到一家T恤网站,上面有个对设计师的简单提问,比如来自哪个国家,最想做的职业是什么之类的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你的设计灵感来自哪里?”大多数回答是——影视、摇滚乐、游戏动漫、互联网等流行文化和传统艺术。如果这些文化的影响力是全球性的,那么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消费者来说,都是共知的。为什么中国消费者没啥感觉呢?因为我们与世界流行的文化元素没啥交集。


我们自己也没有什么流行文化,能变成设计主题的题材几乎没有。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的影视作品、音乐作品、游戏衍生出T恤的主题了?


去年,有个漫画家跟我联系,她画了很多摇滚乐主题的漫画,在国外的一个漫画展上还拿到了铜奖,她问我能不能合作一下,把这些漫画做成T恤。这三十多幅漫画我都挺喜欢,但我告诉她,这些漫画做成T恤基本上卖不掉,因为那些乐队太偏门,比如“雷蒙斯”,中国人只知道有个乐队叫“新裤子”(还是今年夏天知道的),但不知道“新裤子”的祖师爷是“雷蒙斯”。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普及一些偏门的摇滚乐队,这对销售T恤没有任何帮助。早在2017年我做了一款U2乐队的T恤,还挺受欢迎,结果好几个人穿上后问我,U2是什么意思啊?从这一刻起,我就明白了——我没有理由要求别人都知道我知道的事情,每个人感知的事物都不一样。


这让我想起2011年的一件事,“老鹰”乐队要来中国演出,我跟演出公司说,“老鹰”的上座率不会太高,因为中国听众对这支乐队了解的不多,演出公司不信,于是我在博客上做了一个调查,列出了十几首歌,问大家这些歌曲哪些是老鹰乐队唱的,实际上都是他们唱的,但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人对这支乐队知之甚少,即使是他们最有名的《加州招待所》,也有人不知道。至于像U2这样的乐队,不知道太正常了。

我相信一种观点,即一个人的兴趣爱好是在青少年时期形成的,成人之后,看到一些小时候感受过的事物会有共鸣,比如你小时候喜欢蓝精灵,长大后每次看到格格巫会勾起你很多美好回忆,看到格格巫的T恤一定想买一件。


我一直觉得,T恤设计从来不是以好看作为第一判断标准,我当年买了那么多T恤,没有一件是因为好看掏钱的。买T恤是因为那个图案跟我成长过程中的某些事有呼应,就这么简单。以好看为判断标准大都是肤浅的反应而已,就像你看到网红脸的反应一样。当你的认知跟某个设计产生呼应,不管那个设计是什么样,立刻会变得好看。


最后,我从那个漫画家的三十多幅作品中选了一幅左小祖咒的漫画,他在中国的粉丝总会比“雷蒙斯”、卢·里德的多吧。


买我们T恤的人肯定是少数,伺候好这些人就行了。


4

以前做过一款“星座”主题的,就是“人固有一死,或死于天蝎,或死于摩羯”,做之前我就知道它肯定好卖。出乎我意料的是,它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卖,所以我决定不再做这款。理由也很简单:挺无聊的。


如果按照市场的口味去选择主题,你看到的可能是那些类似鸡汤、三俗的主题,但我总担心你穿出去被明白人看穿后瞧不起你。


所以我想做的主题大多是跟某个文化的点有关系,要有点趣味,有点幽默,比如我想做一款“巴甫洛夫的猫”,你可能知道巴甫洛夫最著名的条件反射实验,一摇铃狗就流口水。想想,如果他拿猫做实验,会是什么结果?还有,达利画过一幅特别有名的画《记忆的永恒》,如果把它恶搞一下,也挺好玩,问题是,你要不知道这幅画,会觉得恶搞莫名其妙。


幽默总是略带一点悲剧色彩,才有力量。如果幽默仅仅是停留在让你肤浅地笑一下的程度上,那跟糊弄傻子没啥区别(参见一些国产喜剧电影)。


如果顺利的话,我会让设计师设计一款“70年代”主题的T恤,献给70后的一代人。70年代这十年发生好多事,比如“披头士”解散了、27岁俱乐部建立了、水门事件、毕加索去世了、苹果公司成立了、迪斯尼乐园开张了、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建成了、软盘发明了、第一部移动电话出现了、第一封电子邮件发出去了……你会说,这些跟我有啥关系呢?你做了我也不会买。


每天我都会想出一两个主题,这比我做记者的时候想出来的还要多,然后论证、否定;再想出一个,再论证、再否定……好不容易定下来,设计师设计的时候九浅一深,最终能出来的设计,都是九死一生。结果你还不一定喜欢,何必这么费劲呢。


至少跟自己较劲,总是值得的。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