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音乐时间(6)

我很荣幸,在王朔的新书出版之前看到电子版,对他的小说《我的千岁韩寒》具体评价我会在他的书上市后贴出来,之前为了不扰乱人家正常工作,我忍着把这四千多字的评论再搁几天,4月1日当天贴出来。他这本书的序言叫《我是谁》,其实王朔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以前他装孙子,人家把他当爷看,现在他装孙子,人家就把他当孙子看。以前他把公众忽悠得一楞一楞的,现在连个三流八卦记者都摆不平,认命吧。为了配合王朔同学的序言,我特地选了一首黄舒骏的歌《我是谁》送给他,我看了一下歌词,用在现在王朔的身上刚刚好:“我是谁?为何我在这里出现?我是谁?为何我长得这副嘴脸?如果换个时间地点出生我会变成谁?如果我不叫做这个名字我又会是谁?我是谁?我用什么证明我是谁?我是谁?你们又认为我是谁?如果过去一切统统改变我会变成谁?如果未来命运可以改变我想变成谁?”

80年代,我听歌的时候,常常从报纸杂志上剪贴一些歌谱,或者从书店里买一些歌谱的书,我发现一个规律,凡是歌曲写得比较好听的,作曲的人都叫“佚名”,当时对这个“佚名”同学崇拜有加,太了不起啦,写什么都好听。妈的,后来才知道,敢情是那些记谱的人不知道作曲叫什么名字,所以统统署上“佚名”。搞清楚后,我就想,如果哪天我去作曲,就给自己起个笔名叫“佚名”。后来,跟人聊起这事,才知道,当初像我这么想的人不在少数,多数人都以为真有这么一个叫“佚名”这个人。

所以今天介绍几个“佚名”作曲的歌曲。上期我介绍了田震的《好像忘记了》,这首歌的曲作者叫董兴东,作词的是陈哲,有名有姓。当时田震唱红的另一首歌叫《白兰鸽》,我不知道是否真有“白兰鸽”这个品种,其实这首歌是根据70年代一个叫做George Baker Selection的组合热门歌曲《Una Paloma Blanca》填的词。这首歌在1975年风行全球,在33个国家成了热门歌曲,Blanca谐音成“白兰鸽”倒也合辙押韵。

说到鸽子,我又想起了另一首歌:《La Paloma》,我查了很多资料,有说是墨西哥民歌,有说是古巴民歌,唱过的人也多了去了,我也懒得查出处了,反正你们都听过,这次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版本,Tarmo Pihlap唱的,这个人是哪国人,我查了一下,凡是介绍详细的都不是英语和汉语,你猜他是哪国人?

另一首印象比较深的是周峰演唱的《梨花又开放》,去年超女比赛,我发现许飞还唱过,这首歌也是一个叫因幡晃的“佚名”创作的,叫《夏にありがとう》(感谢夏天),当年周峰唱红的另一首歌叫《季候风》,我上大学的时候,《梨花又开放》《季候风》成了男生水房保留曲目,可是当时我并不会唱。90年代初听打口带的时候,偶然间听到了原来这首《季候风》也是人家的,是一个叫Laura Branigan的女歌手唱的《Self Control》

当时还有一个叫含笑的男歌手,也颇受拥有破锣嗓子的男生喜爱,我现在一直在找他唱过的一首歌《背个诺大的旅行袋从乡下来》。他当时唱过一首《告诉罗拉我爱她》,后来也知道这是60年代“死亡歌曲”的代表作,很多人唱过。当我把英文歌词跟中文歌词对照一看,居然意思一样,我说中国人怎么能写出这样的叙事性的歌曲呢,原来是翻译的。这样的歌在当时并不多见。这次选的版本是Ricky Valance演唱的《Tell Laura I Love Her》。大家看清楚,不是那个Ritchie Valens,是Ricky Valance,这大概就是两个女歌手张强和张蔷的区别。这个Ricky Valance最有名的就是这首《Tell Laura I Love Her》。

1987年春节联欢晚会,费翔唱了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结果春天的时候大兴安岭就发生火灾了。虽然二者之间没什么联系,但后来春晚只让说一些吉利话,不许再唱跟什么水火有关的歌曲了。不过,《冬天里的一把火》真的让姑娘们领教了偶像得厉害,尤其是费翔的那几步太空步,开学的时候,一个女生在向我描述她眼中的费翔时,就像,就像玉米棒子们见到了她们家春春。没多久,杂志上把《冬天里的一把火》歌谱登出来了,又是个“佚名”,后来我找啊找,奶奶的,终于找到了,原来是一个爱尔兰家庭组合The Nolans,这首歌的原名是《Sexy Music》

80年代,大家没有版权意识,英语普及的也不好,别人的东西,拿过来就填上词。港台还好一点,有些版权是买的,香港基本上靠填词活着,而大陆只能写个“佚名”,你说你直接写个“作者不详”,我也不会当日本人,非弄个“佚名”,唬住了不少人。现在好了,除了“花儿”乐队,大家基本上还比较尊重版权,除了个别的小偷小摸之外,再也看不到“佚名”同学的名字啦。

我经常收到一些免费唱片,一般我看一眼封面就知道该不该留下来,几年前,我忽然收到一大堆唱片,大约有20张左右,我蹲在垃圾桶旁边一张一张挑,凡是脸蛋长得漂亮的(不管男女)一律扔掉。但是有个叫做纪如璟的歌手的唱片我犹豫了一下,便留下来听了一下,觉得有首《空位》挺好听的。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纪如璟到底是海外的还是大陆的。

这些年新冒出来的歌手,喜欢的真不多,James Blunt算是一个,这家伙在接受《Blender》杂志采访时差点逗死我,当然,要有一个好记者,碰上一个好玩的歌手,采访的结果就是创作出一段相声,据说Blunt原来是给女王牵马的,后来参加了科索沃战争,反正他的经历挺传奇,后来者点传奇还被媒体夸大了。不过他的嗓子我很喜欢,干吧刺剌的,所以这回推荐一首《You're Beautiful》

1991年冬天我常蹲在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门市部门口,因为门市部经常处理一些磁带,有一盘磁带一直无人问津,我冒险买了下来,这个人叫Nina Simone,不知道什么路数,封面的照片拍得跟一尊如来佛一样,黑白照片,看上去挺酷,回去一听,受不了了,真好听。其中有首歌印象很深,《Don't Let Me Be Misunderstood》,后来又听到Animals的版本,但是更喜欢Simone的版本。

我很少去KTV,平时最讨厌去的三种地方就包括KTV,有时候被人强拉硬拽去那里听人嚎叫,不是滋味。专业的歌手我都不爱听,业余的就更受不了。虽然卡拉OK带有娱乐性质,但我始终认为,这玩意让人一点也不娱乐。为数不多的几次去KTV,大都在困意中度过,不过有一次听到了一首歌,软硬天师《广播道Fans杀人事件》,当时没有人会唱,就放了一遍原唱,然后就记住了。鸟语歌我很少听,我的欣赏水平也就停留在陈百强的《压僧哈口》的层次上。

去年在上海看The Rolling Stones演出,最让我记得就是他们唱《Paint It, Black》这首歌的时候,整得我差点老泪纵横,这首歌很早的时候就听过,那时候还是在一张密纹唱片上听到的。中国喜欢The Rolling Stones的人不多,不信你问问周围的人,能一口气说出十首滚石歌名的人全中国不超过十个。所以,名声跟落地还是两回事。

下面是点歌单元。

old cheetah希望听到一首杨庆煌《会有那么一天》,他说:“有三个原因,一是好久没听到杨庆煌的声音了,想怀一下旧,二是看新闻此歌的词曲作者马兆骏去世了,借此纪念一下,另外想把这首歌送给我的女朋友小雨,愿她能有一天实现自己的梦想。”希望有一天在天桥上遇见你们俩。

有个叫小李的大学生,现在很苦恼,因为他爱上了比她大五岁的女老师。还非要点播一首关于师生恋的歌曲,本来想把Twins的《只要我长大》送给你,后来一琢磨,人家唱的是女学生跟男老师的事儿,用琼瑶老师的话讲叫“窗外”,你们俩的事儿叫“窗内”,所以,我选了Elton John《Teacher I Need You》。你也别抱怨了,也别痛苦了,相信你老师不仅可以教会你很多知识,还能教会你很多道理。祝你跟小姜老师有戏。

kane来信说她跟老公两地分居,想给正在找工作的老公点一首歌,“老公,你一定会成功的!偶永远支持你!”多好的媳妇啊,让我恍惚回到了过去中国人牛郎织女的日子。你希望第一首歌给他。很遗憾,第一首我献给了王朔,不过我还是专门为你们挑选了一首歌,美国歌星Tammy Wynette《Stand By Your Man》,这首歌讲的是50年代美国南方和谐家庭的事。

有位点歌不留名的同学要求点播一首芝华士的广告歌曲,Sarah Khider唱的《Mermaid Song》,提到芝华士,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酒,哪怕他在我博客上做广告我也不喜欢。有一次诺拉·琼斯送给我一瓶,我以为跟红酒一样呢,一晚上没事我就喝光了,结果从晚上九点睡到第二天下午四点,把一个重要的约会给耽误了。不过这首歌很好听。你说你男朋友很喜欢看我博客,“总之我喜欢你的一部分,他喜欢你的全部。”你喜欢我哪一部分呢?这个我比较好奇。另外你说代你向老罗问好,“虽然他已经不是我理想中的男人了,但是他依然是自己理想中的男人,这点还让我蛮敬佩。”我会转达你对老罗的问候。

似乎有很多人都打老罗的主意,有个叫小手的姑娘来信说:“您帮我打听打听,他和他老婆关系如何,您认为,有了小手的疯狂追求,二人前景将会怎样,下岗中年胖男人面对可爱的不正经的小手姑娘,究竟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来替你回答吧,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也一直打老罗的主意,但是根本没机会。我近水楼台都不能先得月,何况你在日本呢。

有很多人要求点播U2的歌曲,DOMO希望把这首《ONE》送给44赵继希望把这首歌送给自己,你说“奔三的人了,还是孤影孑然,身心俱疲,无人问津。”也是,天津这地方是不太发达,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所以无人问“津”,据说有个人走了,天津该有发展了。我想你也有希望了。itsing同学要给他老婆tsing点播一首U2的《Sweetest Thing》,我能擅自作主把《ONE》送给你么?如果在排队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了。

过江之鲫来信要求点播一首Blackmore's Night《Under a Violet Moon》,这首歌我也头一次听到,确实很好听啊。谢谢你。

朱博文来信要求点播3首歌,而且还希望早一天进《三联》挤走我。好,我等着。一般情况,我只能满足你们一首歌,所以,在这三首歌中我挑选了Lynyrd Skynyrd《Sweet Home Alabama》,好多人可能都是在《阿甘正传》中听到的,Lynyrd Skynyrd我也很喜欢,这首《Sweet Home Alabama》我也喜欢,其实就是美国版的《人说山西好风光》。

小奇、悲观主义者sarah望天侯光荣的冰糖(你说你男人终于答应你求婚了)、北水南调(为恨嫁的广院美女研究生点播一首歌)、chloe(为她的极其不懂如何才能哄我欢心的笨蛋男朋友木头点播歌曲)、远在墨尔本的犊子的老大给他未来的妻子未来的妻子点播一首歌……你们都不知道点播什么,让我作主,这可难坏了我,众口难调啊。既然让我作主,那我只能从你们身上找共同特征了。我可要犯坏了,把Heart这首《All I Wanna Do is Make Love to You》送给你们,估计你们都喜欢,如果连这个都不喜欢,那还能喜欢什么呢?enjoy love and make love。

点播歌曲请发邮件:[email protected]

guest
11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appyhero
happyhero
Guest
2007年3月28日 22:13

Don’t Let Me Be Misunderstood 建议三表听听谭咏麟在1988年翻唱的版本,也不错~
http://www.51wma.com/sort/1_276_62877.html

yjj
yjj
Guest
2007年3月29日 10:09

你这个版本的you are beautiful,里头唱的是“fucking higher”,另一个的是“flying higher”:D

华丽的转身
华丽的转身
Guest
2007年3月29日 15:16

哈哈 又上了一堂音乐课

支持许巍
支持许巍
Guest
2007年3月29日 15:24

纪如景那首是翻唱许巍的《那里》

偏要联想
偏要联想
Guest
2007年3月29日 15:39

《感谢夏天》--好令人感动的旋律!一点点忧伤,却又那么明亮耀眼。让我怎么能不留恋生命,即使在“细雨连芳草,都被他带将春去鸟”的梨花又开放的时节。

kane
kane
Guest
2007年3月29日 21:51

谢谢表哥帮忙点的歌(;

JJ
JJ
Guest
2007年3月30日 16:07

Looks like Tarmo Pihlap is Estonian (愛沙尼亞?)

slim
Guest
2007年3月30日 18:37

我怎么记着tell laura是Ray Peterson唱的

乌贼贼
Guest
2007年3月30日 21:59

说一个人要形象一些是不是,纪如璟,身高172,秀发飘飘,恬静端庄,鹅卵脸,眉目带笑,歌美,人美。—刚刚查到的,不愿查的可以想象一下,节省力气。

dmdhb
dmdhb
Guest
2007年3月31日 19:27

纪如璟—生不逢时的歌手

dmdhb
dmdhb
Guest
2007年3月31日 20:04

当然她和现在歌手比

guiy
guiy
Guest
2007年4月4日 22:20

小时候我看到好文章,赞赏有加,看看作者的名字,一下就记住啦,是佚名……
后来发现这个佚名怎么涉猎如此广泛,又大都写得很好,这才发现佚名的真正含义。

fj1989
fj1989
Guest
2007年4月10日 17:55

都是小时候听的老歌了。
那首《背个诺大的旅行袋从乡下来》,我听的好象是一个女的唱的。二十年了吧,歌词还记得熟。

113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