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 超级马里奥与蘑菇

如果你喜欢听摇滚,听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听迷幻摇滚(psychedelic rock)。听迷幻摇滚,一定会听这一门派的鼻祖“杰斐逊飞机”(Jefferson Airplane)。听“杰斐逊飞机”,一定会听那张经典专辑《超现实主义的枕头》(Surrealistic Pillow)。我买的第一张唱片就是在上海五角场的一家唱片店买的《超现实主义的枕头》(因为架上的唱片只有这张我感兴趣)。听《超现实主义的枕头》,你一定会听到他们最经典的歌曲《白兔》(White Rabbit)。听这首歌你一定会想到一本书《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因为歌里总是在说“去问爱丽丝”……可能你没看过这本小说,但可能看过电影,爱丽丝吃了一口蘑菇会变大,再吃一口会变小。



为什么吃蘑菇会让爱丽丝变大或变小?因为蘑菇里含有一种致幻的毒素,人吃了之后会产生幻觉,这个幻觉会让人体验到平时感受不到的东西,比如觉得自己跳下马来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姚明才到自己的膝盖那么高。


我曾经差点感受过一次吃毒蘑菇的机会,那是在2002年,北京一帮不靠谱的媒体人去云南采风,其中有一站是雨崩村。我和当时还在《北京青年报》工作的戴方,还有作家出版社的杨葵以及导演李虹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跟大部队去雨崩村。三天后,当这些人回来,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其中一个人一见到我就嚷嚷:“你没去雨崩村太遗憾了,有九条瀑布。”另一个人一把把她推开,说:“别听她瞎说,只有三条瀑布。”旁边一个人挥着手里的掌中宝摄像机说:“他也瞎说,只有一条,我都拍下来了,给你看看。”


到底你们见到了几条瀑布?


晚上吃饭时,我们滞留在德钦县城招待所的人觉得这些人回来后都不对劲了,去之前,有人病了,有人高反,有人来例假了,疼得要死。现在,他们生龙活虎,面色红润,两眼放光,一路上蔫头耷脑,不爱说话的人,回来都变成话痨。晚上十点来钟,有人喊我去泡吧。我因为有点高反,每天晚上一到八九点钟就昏昏欲睡,没办法,只好强打精神跟他们去泡吧,结果到了凌晨两点,他们还精神抖擞。


在酒吧里,戴方盘问他们为什么都变了个人,一聊才知道,他们去的路上一直下雨,骑了六个小时的马,浑身没一处干的。到了雨崩村后,当地人晚上给他们做了热气腾腾的打卤面。吃了之后,都好了,在雨崩村三天,他们基本都没睡觉。


“打卤面的卤是拿什么做的?”戴方问。

“蘑菇打卤面。”

“蘑菇,一定是蘑菇,你们吃了毒蘑菇。”戴方叫了起来。


这次采风的负责人说:“因为当地人怕我们感冒,又一直在森林里走,做打卤面可以让大家发汗、驱瘴气,这几天吃了好几顿蘑菇打卤面。”大概当地人很清楚某些蘑菇的药性,必要时都是当药来用的,结果让他们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体验。


我们都认为,他们吃的蘑菇里面含有某些致幻成分,所以能看出好几条瀑布。


第二天,戴方直接去了德钦的菜市场,把能见到的蘑菇都买回来了,有七八种,找了一家饭馆,做了一顿蘑菇宴。当然,菜市场是不可能卖毒蘑菇的,都是味道鲜美,爽口润滑的食材,我吃完后除了觉得有点撑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玩超级马里奥游戏,根本没意识到马里奥为什么追着那只花蘑菇蹦来蹦去,而且吃一口个头会长大,或者续命。多年后,当我看到周围的人吃了蘑菇后的反应才明白是咋回事,这也是路易斯·卡罗尔为什么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写爱丽丝吃蘑菇,体验奇幻之旅,为什么格雷斯·斯利克(Grace Slick)《白兔》这首歌的最后不停地唱“feed your head”的原因了。


除了《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你还可以看看威廉·伯罗斯的《裸体午餐》(作家出版社)和阿道斯·赫胥黎的《众妙之门》(北京燕山出版社),都是写迷幻体验的作品。


有一本学术类的书叫《LSD:我那惹是生非的孩子——对致幻药物和神秘主义的科学反思》(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更值得看看。作者艾伯特·霍夫曼是瑞士科学家,当年无意中从黑麦上的真菌中发现了致幻成分LSD(麦角酸二乙酰胺),从此,这东西就像瓶子里跑出的魔鬼,从实验室飞到了整个世界,引发了迷幻摇滚、迷幻艺术,最终被认定是毒品。这事儿给霍夫曼带来很大困扰。在这本书中,他详细分析了LSD和墨西哥神圣蘑菇、牵牛花以及自然界中其他菌类或植物中的致幻成分以及因迷幻药物引发出来的迷幻艺术。


顺便提醒一下,超级马里奥能吃这种红白相间的蘑菇,你不能吃,吃多了会出人命。


新款T恤“超级马里奥”预售

复制下面这行代码

¥0Y9oY51zyZd¥

打开手淘APP,进店购买

或通过链接:www.teeer.cn进店购买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