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飞”越疯人院

“当有人走出去,如王朔。我们的理解与解释,都开始成为一个时刻或者一个时代的狂欢,但谁也不明白走出去的那个人。”
——我们《三联生活周刊》的副主编李大人·李鸿谷·图斯特拉如是说

(一)
王朔的新书稿我只看了他比较钟爱的《我的千岁寒》。我希望能仔细、慢慢看下去。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并调整好心理状态,把它当成一本难啃的骨头去对待。可即便这样,我仍无法把这本书连续看下去,每天只能看几段。客观地讲,《我的千岁寒》是语句的狂欢,还带着王朔式的调侃,但这种调侃已经被割裂成碎片,我努力去把这些碎片还原回去,试图拼出一个我曾经感知的王朔,但是我失败了。我拼出来的,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王朔说他的文字开始有了时态,我倒不这么认为,我更觉得他的文字开始有了画面感,但是这种画面感跟受过动漫影响成长起来的一代写出的文字还不一样,读图时代长大的孩子画面感是有逻辑关系的,而王朔的画面感完全是没有逻辑,并一直在动,这种动态是无空间无次序的,也许这叫意识流,但是不管任何中外作家笔下的意识流,他们的“意识”在“流动”的时候都是有逻辑、空间感和次序的。而《我的千岁寒》没有,他把词汇拆散,再组合,尝试达到一种新的效果,他把动词、形容词和名词随意组合,调和出来的是一团杂乱无章的词句。

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写过《空中小姐》《顽主》的人,现在把文字写成了这样,是用什么样的弗洛伊德过渡的?进而,我又不得不猜测,他的《我的千岁寒》是创作的一次“飞”跃,我很好奇,尝试破解王朔的“心灵密码”,以及他为什么写出如此“王”者“疯”范般的文字。

(二)
十年前,我在研究迷幻药与摇滚乐之间的关系,我发现,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迷幻摇滚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音乐很吵闹,唱片封面的文字设计上色彩斑斓,而且文字都被扭曲了。当我听了大量迷幻摇滚之后,感觉一点也不迷幻。我猛然想起在更早的时候看过一本书:《西方社会病——吸毒、自杀和离婚》,在这本书里,对吸毒问题的描述是我看到的出版物中最详细的,比如,在服用了某种致幻剂之后,你就是坐在马路边上听着嘈杂的汽车声音,感觉都是此曲只应天上有,如闻仙乐耳暂明。60年代,当LSD之类的致幻剂流行,它成了人们听音乐和创作音乐的必备品。对于创作者来说,在这种状态下,写出的音乐都奇妙无比,但是清醒的时候根本不知所云。很多歌词晦涩难懂。

总体来讲,迷幻摇滚在听觉上并不好听,但是在音响空间的处理上很讲究,拿早期“平克·弗洛伊德”的音乐作例子,你会发现,音乐有时候很吵闹,很混浊,歌词有时候很晦涩,不知所云。真正的迷幻音乐,是不能让正常人听出迷幻效果的。再比如“感恩而死”,他们为什么在现场表演的时候演奏的时间都很长,就是为了让人有更多High的时间。

毒品的作用把人与人又分成了两个世界,当它体现在作品当中就会是这个样子——大部分人看不懂。王朔在公开场合很诚实地承认他用过毒品。所以我能想象得出,当王朔在想入“飞飞”的状态下去看《时间简史》或者经书的时候,会看出什么?而当他去写小说的时候,他可以轻而易举打破文字的语法、结构、时态,但是当这些文字被普通人阅读时,都会这样问:这是什么?

药物会加强人的感官功能,让人的思维打破逻辑、时空限制,可以信马由缰,在药物作用下,怎么创作都是合理的。如果在正常状态下,这么创作就是精神病。

 (三)
当才华体现在作品中,需要的是智慧、逻辑、灵感……缺一不可,当药物打碎逻辑,仅用智慧和灵感创作出来的都是碎片。所以,当我看王朔的《我的千岁寒》,那种扑面而来的画面感和语言的扭曲都是在描述他的幻觉,而不是一个故事。这个感觉像什么呢?如果以字为单元,你都能看懂;如果以词为单元,就懵了,这一点很像有些网民的留言,网民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非要想说点什么,所以词不达意;而王朔是在想说的时候逻辑控制不住意识,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创作”,结果就是生造了大量的词汇;当这些词连成前后并不关联的句子,如黄山的云海,让人捉摸不定。

我认为这是药物作用下创作出来的“小说”的另一个证据是:《我的千岁寒》大部分内容感觉都是一个状态,仅仅停留在文字狂欢般的错乱上,它完全没有一个正常人在思考时的起伏,换句话说,我看到的只有持续的狂喜,每一块词句碎片上都沾满了狂喜。这是一次纯粹的身体体验之旅。

今天,当我再回顾60年代迷幻音乐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受,可研究性多于可听性,因为这是摇滚历史上偏离人类正常思维对声响的一次探索,它对后人创作提供了一种可能,即便后人在创作甚至在欣赏的时候处在正常状态,也都有参考价值。从另一个角度讲,它在反映了那段历史,这是毒品与音乐第一次交媾。后来毒品泛滥现象并没有受到控制,摇滚歌星吸毒也司空见惯,但是却没有什么迷幻音乐了,说明毒品的药理作用对人的感官刺激无法提高人的创作水平,仅仅是一种体验,然后有种常人之外的体验效果。该尝试的就是60年代留下的那批摇滚作品。毒品除了能让一颗绝望的心突然回光返照之外,没一点好处。

中国是改革开放后重新出现毒品的,经过这二十来年的“努力”,应该慢慢会体现在文艺作品中了,毒品文化出现雏形,从发展趋势上讲,出现王朔这样的小说也属于正常。将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的类似文艺作品——小说、电影、音乐、美术。当我们在把这一现象放在一个历史时期去看的时候,会发现王朔今天的梦呓仍是明天的经典。甚至,一种新的“迷幻派”创作会成为潮流,因为这样的幻灭感很酷。不用怀疑王朔的才华问题,更不用把他当成一个疯子,你觉得他疯了?在他眼里,这个世界才是个疯人院。面对公众,他永远表现出他的另一面。所有照着王朔说的话去理解的人,都中了他的圈套,然后他孤独的飞了,这是一个他永远乐此不疲的游戏。

我在采访马未都的时候,马未都说王朔后来已经没有生活了,所以写不说好作品了。后来王朔在新浪聊天的时候,专门就马未都这句话进行了反驳,他说:“我有一个朋友马未都,在《三联》上聊天,我得说他两句。我觉得他越来越像遗老遗少,他认为我现在没生活了。他的逻辑特别奇怪,年轻人的生活就是生活,岁数大的不叫生活。我想您在哪儿呢这些年,您倒腾古董不算生活呀?我觉得大家有点拍年轻人马屁,没必要。”从《我的千岁寒》中倒是能看出,王朔现在的生活就是一种另类体验,以前他用调侃的语言颠覆文学,现在他用药物来颠覆文字,他要飞得更高。

(四)
王朔近些年在家里研究佛教,《我的千岁寒》取自《六祖坛经》,而且他还把《金刚经》的部分内容翻译成北京话。照理说,他对佛的感悟已经超过常人了,至少看透了很多东西,应该超然了。可是他这次复出,像从圈里放出来的一头公牛,见谁顶谁。从现实的表现来看,他并没有从佛祖真经中悟出什么道道来。但是从文字中看,似乎他又体验到了某种生命的真谛。药物把他分割成两个世界,他穿行在这两个世界之间,有时火焰,有时海水,时而像一只乖猫,时而像一头发狂的猎豹。本来人们就对他捉摸不定,药物让王朔变得更加夸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土摩托在他那本《来自民间的叛逆》书里的一段描述:“许多早年的LSD鼓吹者们都纷纷转向宗教领域。其中最有名的大概要算是理查德·阿尔珀特。这位当年和利里一起在哈佛大学搞LSD研究的学者后来一个人跑到了印度,在经历了一连串奇妙的历险之后他竟然走到了中印交界处的喜马拉雅山脉,并在那里遇到了一位高僧。为了考验一下这位高僧的修为,阿尔珀特偷偷给他服用了高出常用剂量几十倍的LSD,结果这位高僧居然一点特殊感觉都没有。阿尔珀特只有得出这样的结论:此人一直就是处于‘高’的状态!经过此番比武,阿尔珀特俯首称臣,拜高僧为师,自己改名为巴巴·朗姆·达斯(Baba Ram Dass),回国后写了一本书,宣传从这位高僧那里学来的打坐冥想理论,在‘后嬉皮士’当中影响极大。”

60年代对毒品体验的很多嬉皮士,后来都到印度之类的地方去感受神秘文化,因为毒品给他们打开了一道神秘之门,当他们回到现实中,发现毒品带给他们的超现实体验并不存在,而东方的宗教、神秘主义之类的东西倒是跟毒品作用下的幻觉相似,所以纷纷到东方体验,因为他们找到了药物与宗教的相同之处。

(五)
我们反过来可以推定,当人把自己修炼到一定境界,这个“境界”就是“高”的状态,人在“高”的状态下,对任何事物的感知是不一样的,当把这些感知记录下来,就是真经。所以,肉眼凡胎只能靠慢慢修炼,慢慢感悟,才能明白真经里的智慧,从而茅塞顿开,达到“高”的状态。而王朔,我判断是当他在90年代享受莫大的荣光和骄傲,进而受到打击和挫折,然后颓废而绝望,就只好拿药物来缓解自己,进而变成恶习,这时候他接触到了佛经。药物是否可导致常人在解读佛经时可以免去修炼的阶段而直接入境,我不清楚,但至少可以帮助王朔明白(而不是顿悟)其中的道理,进而迷上佛经,佛经对世界的描述跟人们飞起来感知的世界是多么相似啊。所以,王朔用药物轻而易举打通了俗人与佛之间的屏障,打开了通向另一个世界的感知之门。王朔说他研究佛经,但并不信佛。这句话恰恰证明了他的体验式创作的动机和状态。

其实60年代“披头士”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他们迷上了印度教,然后都跑到了印度。在此之前,他们也跟王朔一样,被架的高高的,高处不胜寒,现实的压力让他们接二连三沾染毒品,然后对东方的神秘主义宗教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接触了印度教,希望通过宗教能为自己再打开一扇门,那个时期他们创作的音乐跟过去有很大差别。他们为什么这样?或者说今天王朔为什么要这样?因为药物和宗教都可以提高人们的意识层次,

那么,王朔为什么要经历一次超感官之旅?很明显,他想突破,他想冲出去。1995年左右时王朔人生经历的一个转折点,我分析他也是在这个期间接触药物的,这期间他做过很多事情,但是接二连三被灭了;身边亲人的离去,对王朔的打击很大。王朔是一个嘴上的强者,内心很脆弱,他甚至缺乏最起码的安全感,他甩给公众的都是伪装强大的外壳,像一个未成熟的田螺,貌似坚硬,实则一敲就碎。药物在这之后成了他解脱与超然的救世主,与其走神儿,不如走魂儿,即便他这层不算坚硬的外壳被敲碎,他也不怕,因为他找到了金蝉脱壳的办法——孤独的魂飞天外。

这篇文字我写完后改了六七遍,因为我也拿捏不准,之前它是一篇声讨王朔的檄文,当我冷静下来,发现我还是活在过去的王朔世界里,用过去的标准看今天的王朔,也许他无一是处,只能用超常规方式来看这个人,那么,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有时候,咱们这些俗人看到的都是王朔的影子,实物虚掩在影子背后,想看清楚,还需要超常的眼神。但我,没那个眼神儿。

前段时间,他亮相于各种媒体,谈论的都是公共话题,很少谈论他自己,即便谈论,也是胡扯,而面对他的媒体记者,也都无法把他圈在一个自己的思维下,相继死在王朔的语言乱棍之下。我猜测,王朔把他自己深深地隐藏在这个新书之内,只能让人们慢慢从里面去发现了。

guest
169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xp
xp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5:49

还没看王的书,先在这里占个先。想着本科时候宿舍里面被万人蹂躏的王朔选集。过得真快啊,他不是从前的他,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

mmhe
mmhe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5:49

王朔太吃香啦~风波不停

xp
xp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5:50

而且今天是April 1:)

aboyo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5:51

王朔从复出一开始,就觉得他有“精”“神”分裂了。这种说法或许还需进一步验证。咱毕竟是俗人。

酷林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5:57

王大爷永远牛逼!试想一下中国的8,9十年代没有王朔,该多么无趣!虽说看王大爷也要按时间划分,丫的,就凭他老当年给俺带来无限的激情,即使今日更年期这操行,还是要顶到底的!
新书还没看到,只看到了序!没看懂的说!太宗教了!这年头各手转型,演员转型,作家转型,流氓也需转型!吼吼!

rubber
rubber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03

Go to sleep!

喝血社会
喝血社会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04

不是书评。
你功力蛮深厚的嘛,可以像佛落一得那样自创一个流派了。
还没看过,想看一看吸high的人写出怎样一个奇书。

如果王朔不公开承认吸毒,你这个评论还乍样写捏。
随着新书面世,还会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评论出现。
=========================
回复:王朔还比较诚实,比很多人强,做了就做了。敢于承认。他要是不碰那些东西,写出来的也不会是这样。我自然也不会忘那边想。

喝血社会
喝血社会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06

说实话,感觉他的序写的蛮中规中矩的
妈逼的,人手一册13亿

Tarvie Burn
Tarvie Burn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27

我看王朔从一开始就打算让别人摸不着头脑。

我还以为零点发呢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30

一宿没睡 呵呵 首次发言

lily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57

终于发了
等你这篇不容易~

minus
minus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6:58

三表在帮王朔做广告,引诱我们嗑王朔的迷幻药

奶不疼蛋疼
奶不疼蛋疼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7:03

那岂不是说精神状态上我们落后西方40年....

南城
南城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7:13

你这么一说我倒不想看了。脑子乱了或者心情HIGH的时候大家咂么出的文字在某中程度上其实都比较像。如果这人的文字还处在HIGH的时候。。。说的话都是只言片语的,甚至看起来还比较“意识流”。。。那倒不如不看,因为很难说这是写给别人看的,写给自己看着玩倒是比较有可能。

铅笔小丁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7:15

非常强的一篇文章!大赞!~

女民工
女民工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7:47

王朔善于打破一个旧世界,但不善于建立一个新世界。然后他就生活在被自己打成碎片的世界里。说到底,大院子弟身份和小学文化程度成全了他,也限制了他。

贝勒
贝勒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8:09

王朔10年前就垮掉了,其实。

wwwt
wwwt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8:20

看你博客看得多了就觉得你很累!

难为情
难为情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8:50

看了很多相关评论了,决定不买这本书。因为以负面为主。而且从节选的一些文字来看,我觉得正如作者本人所说的,“一般人看不懂”,既然如此,我买来干嘛?

恋爱的海风
恋爱的海风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8:53

回想当年叱咤风云,牛逼烘烘……

现如今的王朔挺可怜的

井涛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8:55

赞同你的观点。在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訪談錄》中访问阿城的部分,在一个地方也有提到药物作用下的创作,文学、音乐、绘画、宗教。他的观点和你的分析和类似。
珍珠是贝类的病态,就像天才是人类的病态一样。
“当我们在把这一现象放在一个历史时期去看的时候,会发现王朔今天的梦呓仍是明天的经典。”这个预言和经典,一定会被时间证实的。

小曼小西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8:59

这篇的分析挺强。

毒品与摇滚音乐原来存在这样一种依存关系,原先从来没有想过。

shi le
shi le
游客
回复给  小曼小西
2009年8月4日 13:12

最伟大的都是嗑药嗑死的
Jim Morrison
Kurt Cobain etc.
剩下我们这群混蛋死撑苟活

我是我
我是我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03

我觉得,你眼神不错!

把宗教和毒品的相似之处拎出来也有见地.
据说,那些吸毒的人们多是一些内心破碎的,有着无法填补的大洞的,把这些人从毒品中解救出来最强有力的依赖就是宗教,我亲眼见过大批以前的瘾君子成为虔诚的基督徒,脱胎换骨.

榴眼飞鱼
榴眼飞鱼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07

王朔的毒药毒了一大堆善于联想的中国人,我也在其中。王朔实质上是骗子,用大话的方式解读不真实的社会,在那些不曾毒过的人上出现幻觉,而这一次在潜伏了10年后的鼓噪还不是一次成功的炒作?他几乎已经超越了骗子,进入了佛的境地。

您的解读想说他精神分裂后的无为,甚至联想到佛教中的精神内核中狂想王朔的内心。太看好王朔了!

在我看来他还是个痞子和骗子,为了目的什么都愿意做的人。

Leberwurst
Leberwurst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08

新浪采访第一次让我看到动态的王朔,言谈举止整个就是病态。或者,在不同层面、不同智商、不同境界的人眼中,彼此都是不同程度的疯子。

pomato
pomato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20

在《千岁寒》的第一段,王朔用类似字典一样的解释来开头,“时,———觉悟者释迦族的
明珠湮灭物质形式回归能量圈两个五百公转儿后,第三个五百公转儿内。大,———欧亚陆架中
央隆起雪山发源之水越撇越长撇出一江一河流入太平洋,流域地区是唐朝-女士主政时代。州一一
—大河之间,仅只一脚,之外就可以放开游了。刺史,———你们今天叫市长吧?……”

“本来性质,在人性质先,生物性质先,物质性先。本来性质,从来清净,不关价值观。但用本心
——未投入生命演化因果链,未沾染文化——史观,文化进入遗传——是为进化观。”

“时尚不叫时尚叫和尚了。你扇起的风都把我吹感冒了。我在云吹间载浮载沉,飘向平原。全人类
在这儿热情我也没表情。为什么人一多,称赞我,我就严重不舒服,只能忍受五分钟?我说我一
定曾与众人为敌,翻脸后心理处于临战状态,最大的渴望是眼前这称赞变成敌视,不礼貌就发生了
。那时我就觉得这世界一个人都没有,就不大明白我上这儿干吗来?她不说,我也不说,净在心里
跟自己说了.”
  公元前或50亿年,一些古老的物质家族联合一批厌战的老兵,在年轻的恒星太阳附近轨道上建立了
银河系第一个联邦制物质共和球。史称:第一共和. 

全国自助餐———你以为呢?女人,第一回摸上大猫,第二回摸的又是大猫,还能怎么高兴?———
我让你们多玩。后来老百姓有点没样儿,连吃带拿,京畿道能歌善舞不说了,关内道娶媳妇儿也全赶
这一天,轿子直接抬长安街上,新人下来端着筷子张着嘴儿,喝躺下的人从宫门口码到城门口,赶上
下雪,都盖着棉被。皇家警卫团黑桃3都下去帮着往家背,好几回迷路还是叫人拐了再也没回来。通济
渠的粮船儿都划散架了!吐鲁番的葡萄都揪秃了藤了!种葡萄的吃不着葡萄干儿。狄仁杰跟武则天说:
这可不行,老玩都不干活了,将来国无可用之银,无可用之兵了。天儿说:一年就一回。狄爷说:我
瞅着就好几回了,我才来几天?您是叫我来参政议政的吗?———我回家了。天儿说:好好,叫他们
把羊肉泡撤了。你别急呀,都听你的了。狄爷说:不是,不带这样的,这样会把老百姓惯坏的。薛仁
贵说:得得得,就跟你多会打仗似的。

  到你了到你了———快去呀。法海手指头猛捅我。我朋友也把我往外撵。我身子歪到三点不走:什么
急呀,还没叫人儿呢———你是姓崔么?我问法海。

   我姓对,叫对你好。法海说。哥你怎么成一慢脾气了?

   女子的爸是谁呀?

   老好。

  刺史进来我朋友正跟法海说:你原来姓贾,你妈姓庄,你爷爷是学历史的,
你们一家子叫假装记性好。

城,也不聊了,土成两侧一溜溜,一顶顶,大屋盖儿——大盖帽的祖宗。街上摆着酒菜儿,人在
街上 狂吃飞喝手拉手来回跑管那样儿叫奔放。

   随便用点!一醉汉昂首迎街,见来人甩袼褙大请。随便用点!

   不饿。我惊慌摊开十指解释。

  法海箭步如飞,一手挡嘴:不是冲您。嘉年华——今儿。太阳转近了——今儿。全国让玩儿。
皇上媳妇儿都带皇上上则天门瞧老百姓热闹呢。

   又一醉汉迎街憨立,见人就舞胳膊五指乱搓:又打胜仗了!全——捂了。

   好好,比打败仗好。——怎么蹲下了,你没给人一膀子吧?

  我连他毛儿都没擦着——没您事您别老瞎应承。法海一开掌儿,搪一溜人手——都快搭棚儿了。

   什么没我事儿?人就冲着我,我还不能回答了?放我下来。

   法海五大指把我摁轿上跟着心跳起落。

   ——你就这么对你师父,摁着不让起来?

南中曹平
南中曹平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22

去单位上班,从单位回家,再就是看这人写的博.这就是我的生活.

吃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22

不管王朔吸毒与否 这个在动荡社会作用下的古怪产物 他的经历确实印证了在中国这个浮躁时代的悲哀 而这份悲哀对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jingyehutan
jingyehutan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23

为什么要借助一本书看明白作者,而不借助它来想清楚自己?

有点牵强
有点牵强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26

毒品与摇滚音乐原来存在这样一种依存关系,原先从来没有想过。
==================
毒品估计你不懂了,想不到摇滚你也不懂,那就更加不要说创作了!

上等下人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36

愚人节.
节日了,又怎么能快乐呢?可以节水节电节食,千万不节日……

zss
zss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38

估计我就看不懂“我的千岁寒”了

我的喜欢还停留在“我是你爸爸”的阶段

真是跟不上时代...

咔咔,从同样能让人走火入魔的效果来看,信仰和毒品同样可怕哈,好像还有更可怕的时候~~

猫郎君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39

你说人家是吸毒写出来的,有什么科学依据呢?
万一不是当心王朔抽风骂你啊

小竹
小竹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52

到那能看到 王的书呢?

雪落
雪落
游客
2007年4月1日 09:57

三表哥写这文感觉应该很费了一番脑筋,很花费了一些时间,可看看上一篇,两篇相隔不过2个小时,真是强啊,你太有才了。

长命女
长命女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00

图,很漂亮,很漂亮!

小曼小西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08

在深夜,博主还能保持精神熠熠,目光炯炯,才思泉涌,端坐在电脑前书写博客,如同夜空中开放的最美丽的最动人的白色的山茶花!博主的文字阅读轻松,不用翻屏就读完。快餐时代的博客一样可以表达足够的信息和内涵。除了新闻联播的主持人和李敖,就属博主天天有话说了。

这是一个博客搜索测评网站“有道”对“不许联想”的评语,好搞笑,表叔看一看。

http://blog.yodao.com/search?q=http%3A%2F%2Fwww.wangxiaofeng.net%2F&t=b&keyfrom=blog.top

苹果粉
苹果粉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11

王朔已经走了。
不属于这个时代了。
你现在看到的王朔已经不是原来的王朔。
甚至连影子都不是。

太可笑了
太可笑了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33

看到 你的几副插图,我也陷入了迷幻之中.

疯牛病
疯牛病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43

经过此番比武,阿尔珀特俯首称臣,拜高僧为师,自己改名为巴巴·朗姆·达斯(Baba Ram Dass),,,,,看到这里,又差点笑喷。所以说真实永远是激情无限的。就凭这几句,《来自民间的叛逆》,是不得不看的一本书。:)

至于王朔老师,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表达一个意思,看见的感觉到的总是事物的部分、枝节,没有看到全部,所以很苦恼。等他窥见全貌就真成伟人了,我们得仰视。其实管中窥豹也没啥不好,至少是活着的状态。

布拉格小子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47

王朔的书,我要买来看,因为太悬了!

兔子
兔子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50

二王都是联想极其丰富的人,对了,还有王小波,也是你们老王家的人.没得说,I服you!

疯牛病
疯牛病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51

在没看到书以前,咱又多情的诠释了王朔老师一次,或许人在文字狂欢之余还只来得及呈现,还没想这啊那的解释什么呢。:)

xiaoqiang719
xiaoqiang719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55

写得好!

floral
floral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0:56

嗯。。。打听个事儿。。在京郊盖个温室大棚要多少钱?。。打算种点儿麻,蘑菇,还有仙人掌。。。自给自足,丰衣足食~

水星cici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00

深奥,标题起的也恰如其分

常言笑
常言笑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02

终于看完了,服你了。
带三个表 @ 2007年04月01日5:29,再服一下。

lj
lj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04

王朔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写出的东西能感动凡人。现在吃了药想成强人了,也正显出了他弱和退化了的凡的本质。摩罗诗人的狂不是装的,也不是药吃出来的。可悲的是,摩罗的狂不是现世的人所能欣赏的,这种欣赏必定滞后。王朔的“疯范”也许在文坛上能激起一时的波澜,却没有滞后欣赏的本质。

艺の社②
艺の社②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11

决定去买本看看~~

铅笔小丁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14

王朔这样的玩耍文字,某种程度上有点象早先时候的窦唯(尤其是《雨吁》时期),文字真的就成了一种纯粹载体了,问题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领会文字背后的意思。~

16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