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飞”越疯人院

“当有人走出去,如王朔。我们的理解与解释,都开始成为一个时刻或者一个时代的狂欢,但谁也不明白走出去的那个人。”
——我们《三联生活周刊》的副主编李大人·李鸿谷·图斯特拉如是说

(一)
王朔的新书稿我只看了他比较钟爱的《我的千岁寒》。我希望能仔细、慢慢看下去。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并调整好心理状态,把它当成一本难啃的骨头去对待。可即便这样,我仍无法把这本书连续看下去,每天只能看几段。客观地讲,《我的千岁寒》是语句的狂欢,还带着王朔式的调侃,但这种调侃已经被割裂成碎片,我努力去把这些碎片还原回去,试图拼出一个我曾经感知的王朔,但是我失败了。我拼出来的,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王朔说他的文字开始有了时态,我倒不这么认为,我更觉得他的文字开始有了画面感,但是这种画面感跟受过动漫影响成长起来的一代写出的文字还不一样,读图时代长大的孩子画面感是有逻辑关系的,而王朔的画面感完全是没有逻辑,并一直在动,这种动态是无空间无次序的,也许这叫意识流,但是不管任何中外作家笔下的意识流,他们的“意识”在“流动”的时候都是有逻辑、空间感和次序的。而《我的千岁寒》没有,他把词汇拆散,再组合,尝试达到一种新的效果,他把动词、形容词和名词随意组合,调和出来的是一团杂乱无章的词句。

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写过《空中小姐》《顽主》的人,现在把文字写成了这样,是用什么样的弗洛伊德过渡的?进而,我又不得不猜测,他的《我的千岁寒》是创作的一次“飞”跃,我很好奇,尝试破解王朔的“心灵密码”,以及他为什么写出如此“王”者“疯”范般的文字。

(二)
十年前,我在研究迷幻药与摇滚乐之间的关系,我发现,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迷幻摇滚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音乐很吵闹,唱片封面的文字设计上色彩斑斓,而且文字都被扭曲了。当我听了大量迷幻摇滚之后,感觉一点也不迷幻。我猛然想起在更早的时候看过一本书:《西方社会病——吸毒、自杀和离婚》,在这本书里,对吸毒问题的描述是我看到的出版物中最详细的,比如,在服用了某种致幻剂之后,你就是坐在马路边上听着嘈杂的汽车声音,感觉都是此曲只应天上有,如闻仙乐耳暂明。60年代,当LSD之类的致幻剂流行,它成了人们听音乐和创作音乐的必备品。对于创作者来说,在这种状态下,写出的音乐都奇妙无比,但是清醒的时候根本不知所云。很多歌词晦涩难懂。

总体来讲,迷幻摇滚在听觉上并不好听,但是在音响空间的处理上很讲究,拿早期“平克·弗洛伊德”的音乐作例子,你会发现,音乐有时候很吵闹,很混浊,歌词有时候很晦涩,不知所云。真正的迷幻音乐,是不能让正常人听出迷幻效果的。再比如“感恩而死”,他们为什么在现场表演的时候演奏的时间都很长,就是为了让人有更多High的时间。

毒品的作用把人与人又分成了两个世界,当它体现在作品当中就会是这个样子——大部分人看不懂。王朔在公开场合很诚实地承认他用过毒品。所以我能想象得出,当王朔在想入“飞飞”的状态下去看《时间简史》或者经书的时候,会看出什么?而当他去写小说的时候,他可以轻而易举打破文字的语法、结构、时态,但是当这些文字被普通人阅读时,都会这样问:这是什么?

药物会加强人的感官功能,让人的思维打破逻辑、时空限制,可以信马由缰,在药物作用下,怎么创作都是合理的。如果在正常状态下,这么创作就是精神病。

 (三)
当才华体现在作品中,需要的是智慧、逻辑、灵感……缺一不可,当药物打碎逻辑,仅用智慧和灵感创作出来的都是碎片。所以,当我看王朔的《我的千岁寒》,那种扑面而来的画面感和语言的扭曲都是在描述他的幻觉,而不是一个故事。这个感觉像什么呢?如果以字为单元,你都能看懂;如果以词为单元,就懵了,这一点很像有些网民的留言,网民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非要想说点什么,所以词不达意;而王朔是在想说的时候逻辑控制不住意识,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创作”,结果就是生造了大量的词汇;当这些词连成前后并不关联的句子,如黄山的云海,让人捉摸不定。

我认为这是药物作用下创作出来的“小说”的另一个证据是:《我的千岁寒》大部分内容感觉都是一个状态,仅仅停留在文字狂欢般的错乱上,它完全没有一个正常人在思考时的起伏,换句话说,我看到的只有持续的狂喜,每一块词句碎片上都沾满了狂喜。这是一次纯粹的身体体验之旅。

今天,当我再回顾60年代迷幻音乐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受,可研究性多于可听性,因为这是摇滚历史上偏离人类正常思维对声响的一次探索,它对后人创作提供了一种可能,即便后人在创作甚至在欣赏的时候处在正常状态,也都有参考价值。从另一个角度讲,它在反映了那段历史,这是毒品与音乐第一次交媾。后来毒品泛滥现象并没有受到控制,摇滚歌星吸毒也司空见惯,但是却没有什么迷幻音乐了,说明毒品的药理作用对人的感官刺激无法提高人的创作水平,仅仅是一种体验,然后有种常人之外的体验效果。该尝试的就是60年代留下的那批摇滚作品。毒品除了能让一颗绝望的心突然回光返照之外,没一点好处。

中国是改革开放后重新出现毒品的,经过这二十来年的“努力”,应该慢慢会体现在文艺作品中了,毒品文化出现雏形,从发展趋势上讲,出现王朔这样的小说也属于正常。将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的类似文艺作品——小说、电影、音乐、美术。当我们在把这一现象放在一个历史时期去看的时候,会发现王朔今天的梦呓仍是明天的经典。甚至,一种新的“迷幻派”创作会成为潮流,因为这样的幻灭感很酷。不用怀疑王朔的才华问题,更不用把他当成一个疯子,你觉得他疯了?在他眼里,这个世界才是个疯人院。面对公众,他永远表现出他的另一面。所有照着王朔说的话去理解的人,都中了他的圈套,然后他孤独的飞了,这是一个他永远乐此不疲的游戏。

我在采访马未都的时候,马未都说王朔后来已经没有生活了,所以写不说好作品了。后来王朔在新浪聊天的时候,专门就马未都这句话进行了反驳,他说:“我有一个朋友马未都,在《三联》上聊天,我得说他两句。我觉得他越来越像遗老遗少,他认为我现在没生活了。他的逻辑特别奇怪,年轻人的生活就是生活,岁数大的不叫生活。我想您在哪儿呢这些年,您倒腾古董不算生活呀?我觉得大家有点拍年轻人马屁,没必要。”从《我的千岁寒》中倒是能看出,王朔现在的生活就是一种另类体验,以前他用调侃的语言颠覆文学,现在他用药物来颠覆文字,他要飞得更高。

(四)
王朔近些年在家里研究佛教,《我的千岁寒》取自《六祖坛经》,而且他还把《金刚经》的部分内容翻译成北京话。照理说,他对佛的感悟已经超过常人了,至少看透了很多东西,应该超然了。可是他这次复出,像从圈里放出来的一头公牛,见谁顶谁。从现实的表现来看,他并没有从佛祖真经中悟出什么道道来。但是从文字中看,似乎他又体验到了某种生命的真谛。药物把他分割成两个世界,他穿行在这两个世界之间,有时火焰,有时海水,时而像一只乖猫,时而像一头发狂的猎豹。本来人们就对他捉摸不定,药物让王朔变得更加夸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土摩托在他那本《来自民间的叛逆》书里的一段描述:“许多早年的LSD鼓吹者们都纷纷转向宗教领域。其中最有名的大概要算是理查德·阿尔珀特。这位当年和利里一起在哈佛大学搞LSD研究的学者后来一个人跑到了印度,在经历了一连串奇妙的历险之后他竟然走到了中印交界处的喜马拉雅山脉,并在那里遇到了一位高僧。为了考验一下这位高僧的修为,阿尔珀特偷偷给他服用了高出常用剂量几十倍的LSD,结果这位高僧居然一点特殊感觉都没有。阿尔珀特只有得出这样的结论:此人一直就是处于‘高’的状态!经过此番比武,阿尔珀特俯首称臣,拜高僧为师,自己改名为巴巴·朗姆·达斯(Baba Ram Dass),回国后写了一本书,宣传从这位高僧那里学来的打坐冥想理论,在‘后嬉皮士’当中影响极大。”

60年代对毒品体验的很多嬉皮士,后来都到印度之类的地方去感受神秘文化,因为毒品给他们打开了一道神秘之门,当他们回到现实中,发现毒品带给他们的超现实体验并不存在,而东方的宗教、神秘主义之类的东西倒是跟毒品作用下的幻觉相似,所以纷纷到东方体验,因为他们找到了药物与宗教的相同之处。

(五)
我们反过来可以推定,当人把自己修炼到一定境界,这个“境界”就是“高”的状态,人在“高”的状态下,对任何事物的感知是不一样的,当把这些感知记录下来,就是真经。所以,肉眼凡胎只能靠慢慢修炼,慢慢感悟,才能明白真经里的智慧,从而茅塞顿开,达到“高”的状态。而王朔,我判断是当他在90年代享受莫大的荣光和骄傲,进而受到打击和挫折,然后颓废而绝望,就只好拿药物来缓解自己,进而变成恶习,这时候他接触到了佛经。药物是否可导致常人在解读佛经时可以免去修炼的阶段而直接入境,我不清楚,但至少可以帮助王朔明白(而不是顿悟)其中的道理,进而迷上佛经,佛经对世界的描述跟人们飞起来感知的世界是多么相似啊。所以,王朔用药物轻而易举打通了俗人与佛之间的屏障,打开了通向另一个世界的感知之门。王朔说他研究佛经,但并不信佛。这句话恰恰证明了他的体验式创作的动机和状态。

其实60年代“披头士”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他们迷上了印度教,然后都跑到了印度。在此之前,他们也跟王朔一样,被架的高高的,高处不胜寒,现实的压力让他们接二连三沾染毒品,然后对东方的神秘主义宗教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接触了印度教,希望通过宗教能为自己再打开一扇门,那个时期他们创作的音乐跟过去有很大差别。他们为什么这样?或者说今天王朔为什么要这样?因为药物和宗教都可以提高人们的意识层次,

那么,王朔为什么要经历一次超感官之旅?很明显,他想突破,他想冲出去。1995年左右时王朔人生经历的一个转折点,我分析他也是在这个期间接触药物的,这期间他做过很多事情,但是接二连三被灭了;身边亲人的离去,对王朔的打击很大。王朔是一个嘴上的强者,内心很脆弱,他甚至缺乏最起码的安全感,他甩给公众的都是伪装强大的外壳,像一个未成熟的田螺,貌似坚硬,实则一敲就碎。药物在这之后成了他解脱与超然的救世主,与其走神儿,不如走魂儿,即便他这层不算坚硬的外壳被敲碎,他也不怕,因为他找到了金蝉脱壳的办法——孤独的魂飞天外。

这篇文字我写完后改了六七遍,因为我也拿捏不准,之前它是一篇声讨王朔的檄文,当我冷静下来,发现我还是活在过去的王朔世界里,用过去的标准看今天的王朔,也许他无一是处,只能用超常规方式来看这个人,那么,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有时候,咱们这些俗人看到的都是王朔的影子,实物虚掩在影子背后,想看清楚,还需要超常的眼神。但我,没那个眼神儿。

前段时间,他亮相于各种媒体,谈论的都是公共话题,很少谈论他自己,即便谈论,也是胡扯,而面对他的媒体记者,也都无法把他圈在一个自己的思维下,相继死在王朔的语言乱棍之下。我猜测,王朔把他自己深深地隐藏在这个新书之内,只能让人们慢慢从里面去发现了。

guest
169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x23
x23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29

前两张画好看,后一张不好。一看就是PHOTOSHOP里的滤镜,太典型化了,没感觉。

Liesl
Liesl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33

看完叹了三口气,啥也说不出。

吃冰
吃冰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50

什么凡人不凡人的,啥词儿呀。。。他会飞?你让他飞个试试。
就是本烂小说。

天通苑的小小雨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1:55

分析很透彻,三表今天绝对不用过节,嘻嘻

SUNEY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20

这篇文章在这个日期发出来,显得很不负责任.王是不是在整个创作中一直在用药品,那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你联想的有些过了.

kj
kj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23

王朔想成仙,必先飘飘欲仙

栀子
栀子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28

呵呵,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要为王朔点一首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了呢:)

导言、批评机器和书目被用得像烟幕,遮蔽了文本在没有中间人的情况下必须说和只能说的东西——而中间人总是宣称他们所知比文本自身还多:)

愚人节快乐哦:)

残夜吞茶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30

这是我看的关于王朔的最好的评论。
解开了我心中的许多迷团。

关于high的类似说法,以前看过这个:饮酒、磕药、疯傻、禅佛都有high的状态,但是禅佛的最真,最久,最稳定。觉得说得很有道理。

我的博中也有一些关于禅佛的东西,三表兄如果很闲的话,可以过来看看。

http://fuzyu.iblog.com/

卡多雷
卡多雷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36

表哥是说:王朔经过一段时间的幻灭,在佛教与迷幻药的作用下得到了双重高感?

鸡气猫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49

文人吸毒的历史并不少见!
古代不就有吸食什么什么散搞创作的!
也许毒品帮了王朔,也许毒品害了王朔
但我相信,王朔绝不是仅有的一个!

喜欢大字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54

我郑重的把此文部分和连接发到王朔贴吧和群里面,
于是在群里听到他们开始谈论毒品了,于是我把QQ关了..众多王朔粉丝翘首以盼他的千岁寒,这很有点盲目消费的意识,象超市里抢购新上市的鸡鸭鱼肉一样,疯狂的,惟恐落后,不过是为了什么呢?优先发表权...
尹丽川的读后感似乎是美好而奇妙的,显然她没有你想的多...可见还是和个人的兴趣爱好和关注点有关,比如你所care的音乐和药品...相信你对佛以及宗教也是有看法的...
读者发现:当博客留言突破50个及以上时,基本上就人声鼎沸,听不清原声了...
沉默的大多数才是黄金时代...

HeHe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58

无序的社会
需要闭上眼睛
活下去

鸡气猫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2:59

刚刚查了些资料!

关于“五石散”,据说这种药物“非惟治病,亦觉神明气朗”

听说里面还有金刚石粉的成分,不知道那金刚石是怎么磨成粉的!

茉莉爱桂花
茉莉爱桂花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02

大爷我就这么说的,怎么理解是你们自己的事,反正没有对的,就算是对的也不对,不能是错的那也是懵的,总之我不是凡人。
人家写东西是为了供人消遣,顺带点道理作添头,大爷我就是为了消遣你们,顺带数钱玩,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十亿百亿千亿万亿十万亿百万亿千万亿亿亿...

羊肉涮着吃
羊肉涮着吃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03

x23 Says:

4月 1st, 2007 at 11:29 am
前两张画好看,后一张不好。一看就是PHOTOSHOP里的滤镜,太典型化了,没感觉。
====================================
并不是PS里的滤镜效果
第三张是一张分形图
是复数函数Mandelbrot-Julia集经配色后生成的图像
混沌,迭代,自相似,每个细节中又孕育了整体
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
看不明白的话就当我是在乱说
嘻嘻

XX
XX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09

三老表有没有“嗨”过药,呵呵,说得这么在行,如果你没有嗨过,就能有这些体会,看得那么准,我是很佩服的,我也深信王塑的新书是在药物的状态下创作的,其实,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合理的利用毒品(软毒品)对思维未尝不是一种开拓,说到这里估计有一大帮人要鄙视我了,哈哈,不是鼓励吸毒啊,其实尝试过的人艺术家一定是知道的,美国那些大片,比如《黑客帝国》里的那些思维和画面,没有药物的帮助,是创作不出来的,我相信吸毒(软毒品)也是分层次的,街边混混也会吸毒,但那是低层次的官感刺激。
大家都知道毒品有害,但文艺界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嗑药,他们都是人渣吗?呵呵,嗑药没那么可怕,只要你够聪明。三老表有机会请你嗑药啊,很贵的,哈哈
(以上言论,恕不接受讨论)

邱锷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13

这篇评论文章反映出作者的智慧、逻辑和灵感了!
只看了一遍,但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思绪合适的时候,再看第二遍、第三遍...

lulucitylight
lulucitylight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34

对宗教敬而远之。。。。。。

donz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35

本来打算下午去买本看看的,这么一说有点犹豫了。。。

4  Ella
4 Ella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42

1. 这一篇好。“拿捏不准”的定位和写法,好。

2. 八卦一下刘嘉玲吧。:)

carlsberg
carlsberg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58

如果该书卖的时候配搭LSD的话,可以考虑读一下,否则就免了吧。

boboL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3:58

想太多

阿思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4:29

什么话题什么角度都能侃 三表哥真是太有才了~

红虎
红虎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4:35

说的这么H,你该在三联上做个王朔VS迷幻摇滚的专题封面

饼干
饼干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4:35

三表我爱你。
呵呵。
骗人节快乐!

等等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4:57

为什么说王朔是超常规的,而我们都是俗人呢?他也许就是体验得比一般更清晰而已,那还是因为药物。没这么上顶天下踩地的吧。至于文学方面,真差不多是门外汉,不好评价。但把话说清楚有那么让他痛苦吗?当然,这是他个人的自由。有人看,就表示他还是言之有物。虽然这帮看的人还有很多动机不纯,或是穿凿附会的。
也许用他自己曾经的一句话可以说明一切:对自己满意就没有标准,对自己不满了才去寻求标准。他仅仅想要表达而已吧。

王晓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4:57

表哥,也一直在等你贴出这篇。书还没看到,住得离图书大厦近,一会儿遛弯过去看看出没出来。搞不懂,为什么要在上海首发呢?王朔怎么想的,他整个根儿都在北京的土里扎着呢,上海,上海也不好“文化”这口啊。
虽然书还没看,但是看他复出至今的言行举动,深赞表哥的看法。够聪明。有可能这是对千岁寒最好的书评了。那些弱智知识分子写不出来。
这一两年看些精神、身体、修行方面的东西,包括佛经、中医、心理学、胡因梦的身心灵那些东西、西藏生死书等等,甚至碰见一些玄异的人和事。有点开悟。
有个朋友的老公在美国读药理的博士后,北大医学院出去的,偶尔看他的博客贴他那些论文,居然在研究磕药的种种,开始觉得很怪,心想,这人不是一学医的嘛,一理科生,怎么在研究吸毒、叉叉乐队等等这些事情,太文艺了吧,怪。有一天忽然打通了,明白那种迷幻和悟道的感觉是类似的,或者说机理上有类似。
这些天看王朔闹腾的这些事,说的这些话,明白他又超越自己,悟道了。给人“横空出世”的感觉,一下子把这个迷幻的社会打个七零八落,真相毕露,太痛快了。一直在等着看他的新书,看他怎么用北京话写金刚经什么的。觉得一定会看得很兴奋。
但是,对王朔有不好的预感,尽管他把女人的直觉骂的狗血喷头,嘻嘻,身为八卦的女人,还是想说——很忧虑的说,觉得王朔撑不长了,好像蓄积了很久的能量,一下子释放出来,大火熊熊的烧起来,很快会耗尽。
真正的写作本来就是很耗心血的,而他复出以来又一直在横冲直撞,尽管痛快淋漓,但也能看出他在精神上仍有无解的痛苦,有些东西他还是想不清楚,这些东西在他身上打架。这也是耗心血的。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最终臣服了,柔顺了,臣服于真正的大道——呵呵,小女子模糊理解的那个境界——这样,他体内横冲直撞的能量才会平息下来,他也才会平息下来。
从他现在的面貌看来,很不好。

shi le
shi le
游客
回复给  王晓
2009年8月4日 14:54

上海没文化
那北京是什么
封建糟粕?
红色流毒?
粗燥的语言?
越是觉得有文化
文化就是没文化

BXLX
BXLX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5:01

连英文都不懂,还在这里大谈什么60年代、嬉皮士和迷幻摇滚,我看你这里还是叫不许装B得了。

王晓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5:09

“但是对我来说,作为一个写作的人,如果那么老实、那么循规蹈矩其实也不行,这是让我很畏惧的地方,在中国,一个人有时候闹得无法无天其实有助于打开思路,这个原因使得我不想过早地变成一个好人,当然,我想我老了以后还是要变成一个好人的,变成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呵呵,刚才看到他博客里的这段话,可能下一步他会注意自己的健康,注意身心的调养吧。

风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5:19

看了一下网上的节选,真晕啊,不象人写的,倒象是软件生成的,跟金山快译翻译出来的译文差不多。不过好象王说这书是给高级知识分子看的,我还是把钱省下来等到7月份买哈里波特7好了。

拐弯摸脚
拐弯摸脚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5:23

靠,看来王朔是病的不清啊!!本来你跟他有一拼,看来是指不上了,呜呼

拐弯摸脚
拐弯摸脚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5:27

病成这样了,怎么搞的.北京好不容易出个人,还给折磨成这样,哎~

疯子
疯子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5:31

虽然我还没有看王朔新书,但还是觉得老表最后一段写得好,最中肯。面对一样新的事物(尤其是一种新的革新突破),我们以往的感知系统,审美经验就不再灵光。尤其是文艺创作,革命也是一种对精髓的继承。

哎呀呀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6:15

彻底晕了

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6:20

像三表这样的人才大概要999年才能出一个!

大头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6:22

楼上pomato摘的那一大段
我看着还行啊有点意思
感觉像现炒了一锅栗子
你得从沙子中间刨着吃还得剥壳
最后剩下了沙子还预备着炒下一锅呢

满朝猛汉
满朝猛汉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6:40

这是说啥也跟不上王朔的步伐了.咋整呢?还待三表日后点拨!

夕索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7:00

随他去吧~~~飞得更高……

mp
mp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7:02

用了别人的图,虽然不是商业用途,也应标明出处,以示对原作者的尊重。
=========================
回复:麻烦您帮我找找出处,然后我标出来。

刘雨潇
刘雨潇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7:36

我在采访马未都的时候,马未都说王朔后来已经没有生活了,所以写不说好作品了。后来王朔在新浪聊天的时候,专门就马未都这句话进行了反驳,他说:“我有一个朋友马未都,在《三联》上聊天,我得说他两句。

==========
这段好像与事实有出入,我印象里王朔确实对马未都的话语有过回应,不过他说的是马未都在凤凰《锵锵三人行》某期节目力里说他没有生活。

找不到新浪的聊天纪录,不过当时印象很深刻,因为我刚看过那期锵锵不久,请查证。
===========================
回复:你该吃药了。哈。

小奇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02

写王朔的同时,也回忆着其他人和事.冷静的四五千字,似乎带着点伤感.

黄蓉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22

因为你这篇很有水准的文章,提醒了我去买这本书看看。

asher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22

那看来没必要去买了。。

努说终飞
努说终飞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27

真好,先睹为快

小霸王其乐无穷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28

我想拜你为师嘞
咋办捏……

师傅!!!!!!!!

en
en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38

你们副主编那句话同样适用于李敖

They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8:42

药物作用下的作品,是“香蕉很大,香蕉皮更大”这样的么?

ddy
ddy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9:36

复杂的“人”的世界 不懂

99109911
99109911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9:47

《我的千岁寒》不会是《无极》的文字版吧?
=============================
回复:其实是《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七手八脚的裸奔
七手八脚的裸奔
游客
2007年4月1日 19:59

天书!看不懂,费脑筋...
要是早前偶失眠时会喜欢看这些东东
越难理解越喜欢看
解决失眠的一剂良药
想来王朔解决失眠就是写这些玩儿

受到追捧的人总要写出更高深一点的
要高深就要让人看不懂
就像时间简史
没几个人看得懂
但大家对霍金景仰之情如涛涛江水绵延不决

千岁寒果然高处不胜寒
古来圣贤皆寂寞
即将进入圣贤行列的王朔真的没有生活了
出现心理问题属正常

偶还是做个凡夫俗子吧
那个书就不买了
敬而远之
除非哪天又开始严重失眠

16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