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说输入法

股沟推出输入法,被大家热评,好像以前任何公司推出输入法,都没有像股沟这样享受过被热烈关注的待遇,我没有安装股沟,因为我有股沟。但是看两个输入法的功能设置,我觉得没啥差别,唯一的区别是,你点击搜狗输入法显示条上面的“搜索”,它进入的不是百度或股沟,而是搜狗,我相信股沟输入法上面的“搜索”你点击之后打开的也不是搜狗或百度。果然,有人站出来说,连词库都是抄的。并且举了一个例子:“冯巩”,不管用搜狗还是股沟,必须打“pinggong”才能出现“冯巩”,打“fenggong”是出不来的。这种两个输入法相同的错误,据说还有很多处。由此可以证明,股沟抄袭了搜狗。因为出现了同类竞争,所以讨论的就热烈了。

阴谋论者总是认为,这背后有个黑手,于是,有人站出来,指责这个人是搜狗的走狗,又有一帮人站出来说股沟的坏话。我感觉这样拉锯下去,最后就会变成星巴克进故宫,目前一些傻逼民族主义分子还没注意,等他们掺合进来,性质大概就变了。

在我看来,搜狗也好,股沟也罢,都是多余的输入法,没什么先进的,凑合着还能用。人的思维方式是,你在写一句话的时候,脑子里首先想出来的是一个句子,你总是想到的是一个词,那你是结巴。但是输入法会让你把这些句子切碎成词,容易让人的思路也跟着断了,你的大脑一直在结巴。尤其是拼音,遇到重码,还要往下翻找。所以我为什么说黑马在这一点比较科学,它是整句输入,如果你再用双拼,速度可以提高好几倍。

没用过的人会说,400多兆,那么大,耗资源,速度慢。这都是胡扯,你在奔三的电脑上就可以运行自如,现在都双核时代了,我的电脑还是单核,奔四,从来就没觉得速度有什么问题。400兆对于今天的电脑算什么呢?你电脑里没有几部毛片么?没有几百首MP3吗?没几个游戏吗?这些东西占的资源也不少吧。没用过就别妄下断言。

要说输入法的问题,微软拼音和“只能ABC”的问题多了去了。但是有谁说过?大家都默认了,因为你必须使用微软,但你不一定非要使用股沟或搜狗。于是在技术问题上,就出现了争执,说白了,这是两家公司的竞争,某后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我不懂,但我觉得挺无聊的,商业层面的事情,往往会被傻逼们上升到爱国主义的高度,就像前段时间麦当劳使用小时工一样,你觉得卖当劳违反劳动法,那么,如果按照衡量麦当劳的标准衡量一下国企,有几个可以过关的,你说人家的食品里有苏丹红,大惊小怪的,我们随便一家饭馆的卫生条件跟人家差远了,入口的东西有多少是安全的,这些危险比起苏丹红要严重得多。但是谁注意过?但如果你是大企业,就一定要把你置于死地。我在想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麦当劳真的那么恶劣,它能全世界遍地开花么?

我希望看到一些关于这两个破输入法技术层面的讨论,以推动汉字输入的合理性和科学性,提高打字效率。当然,这两家公司的目的绝对不在这,而是重点推广它的搜索引擎,所以我说这两个破输入法多余。而因此引起的争论,我觉得更无聊,跟争论苏丹红一样,都带着一种仇恨。

股沟公司的公关公司的人跟我联系,感谢我对股沟输入法的关注,我特诚实地说:我说了一堆坏话。人家似乎对你说什么话不在意,在意的是你说了。这就好比以前总有唱片公司的人找我:“求你骂两句。”你说这操性的公司,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据说股沟的口号是“不作恶”,但你总得有点廉耻心,弄一个输入法,也花不少钱,就弄得好一点,别跟搜狗那样没出息。

我坚定地使用我用了10年的黑马输入法,尽管它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摸了十年,也摸出了感情。最主要的是,这家公司是专门给报纸研发校对软件的,汉字词组的准确率相当高,我不敢说是百分之百,因为我国的语言工作委员会的人对有些词都拿不准,很多时候它让你输入的时候很放心。

我们看看搜狗修正的词库:胡涂(糊涂)、倘佯(徜徉)、份量(分量)、伏罪(服罪)、蝴碟(蝴蝶)、卤莽(鲁莽)、希罕(稀罕)、旁徨(彷徨)、余辉(余晖)、伏输(服输)……括号内是修正后的词库,我用黑马把这些词打了一遍,没有错的。那么,在它修正之前,它起到的就是误人子弟的作用。我没有用股沟输入法,谁用过不妨打出来试试,看看有没有错,或者在你平时使用过程中出现哪些明显的“通假字”现象。

没文化就是没文化,在输入法上也能体现得一清二楚。就这种错别字的水平,顶多也就是小学四年级的文化程度。也许你会说,不就是一个输入法么,没完没了的,黑马给了你多少钱?一般智商跟黑猩猩一个级别的人确实会这么想,但是,输入法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就是本字典,人们都相信它是正确的,就像以前人们都相信报纸上说的话都是真的一样,你不能把判断真伪的权利交给使用者,让每个人都变成专家,要是那样,不就跟消费者打假一样了吗,那样还要工商局干什么?咱们国家好不容易把文盲扫没了,几个破输入法又增加一些新文盲,你说这样国民素质怎么提高呢?

所以我特别讨厌IT里面互相攻击对方的弱点的做法,不喜欢挑毛病挑不点子上,就算你是为了你们的搜索引擎弄出一个输入法,总得对使用者负责,搜狐公司没有“不作恶”的口号,因为所有中国IT企业都在做恶,所以可以放纵自己去糊弄大众,在他们看来,一个输入法没什么,所以出点这样或那样的毛病,也属于正常。就像张朝阳的某颗牙齿与众不同一样,人们不介意。但是文字这东西又是很标准化的,你在推出来之前就应该把错误都尽量扫干净。以前流行一个词:斑竹,就是“版主”,为什么斑竹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词流行了,就是因为当时人们都习惯用“只能ABC”,这个傻逼输入法里面没有“版主”,但是却有“斑竹”,于是人们图省事,就用开了。“斑竹”的故事是电脑时代很典型的例子,有很多词汇被创造出来又死去,而这个创造往往是由于人们对文字使用的不严谨。对于个人来说,不严谨是自己的事,对于一个输入法来说,不严谨那就是作恶。

151 thoughts on “再说说输入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