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沟形象代眼人

当有网民举报最新推出的股沟输入法抄袭了搜狗输入法词库之后,搜狐公司总裁张朝阳难过地哭了。他在接受《我国鸡算鸡报》鸡者采访时说:“这次我终于体验到被抄袭的痛苦了,以前我们总是抄袭别人,现在轮到自己被抄,才知道那种苦涩滋味了。”鸡者问:“那您打算下一步采取什么行动呢?”张朝阳哭着说:“还能采取什么行动,IT行业不就是抄来抄去吗,以前我们抄袭别人获利的时候,人家也就是揭发一次而已,他们知道打官司耗不起。我们现在不过是表达一下自己的姿态而已,还能怎么办?”鸡者又问:“那么,这件事对您来说有什么经验教训呢?”张朝阳说:“我只能诅咒抄袭我的人睡不着觉,吃饭噎着。以后再抄人家,一定要更隐蔽。不能让人抓住狗腿。”鸡者问:“那我就这么写出去?”张朝阳:“写吧写吧。”

鸡者又采访了股沟公司的李开复先生,当鸡者走进李开复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人声鼎沸,李开复见鸡者进来,便笑着迎了上去:“红包你拿到了吧?”鸡者坦然地笑着说:“拿到了,拿到了。”李开复点点头:“那就好办鸟。”

李开复:今天我们请来了不少朋友,大家还是很关心股沟的,现在大家正在给我们出谋划策。
鸡者:现在舆论对股沟很不利啊,尤其是他们觉得你们的做法违背了不做恶的原则。
李开复:是啊,我们很被动,你说怎么办呢?
鸡者:好像今天的红包薄了点。
李开复:[凑近跟前小声说]里面还有一张储值卡。
鸡者:那您说吧,我们一定正面宣传,一点侧面都没有。
李开复:我们现在的计划是,大力推广股沟输入法,对于有些公司和网民的指责,我们暂时不考虑,我们将通过自己的实力来证明用户会喜欢我们的产品的。
鸡者:您目前都有哪些推广措施呢?这些措施实施之后真的就能摆脱负面影响吗?
李开复:来来来,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这位,就是著名作家郭敬明先生,这几位是“花儿”乐队,我们今天把他们请来,是想请他们作为股沟输入法的形象代言人。
鸡者:这真是个好主意。郭敬明先生,您能谈谈这次做股沟形象代言人的感想吗?
郭敬明:我认为,即便是抄,也要抄的比别人漂亮,这是我成功的座右铭,我相信,以我的亲身经历和在社会上的影响力,股沟的输入法会赢得更多热爱文学的90后、00后用户。我坚信,只要不承认,不道歉,那就是不做恶。
鸡者:大张伟,你好,你能谈谈你的想法吗?
大张伟:我觉得股沟输入法不过是犯了一个瑕疵,这是软件中经常出现的问题,你们IT业叫做bug,因为汉字的词汇是有限的,固定的,跟别人一样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们会通过此次代言,把股沟输入法变得更娱乐,让大家在使用的时候都娱乐。只要不承认,不道歉,大家就会接受我们的娱乐方式。
李开复:你们看,这些失足青年谈得多好啊。

特别鸣谢大牛同学:他对标题亦有贡献。

119 thoughts on “股沟形象代眼人”

  1. 我下了个黑马试了试,在新浪上随便找了一条新闻标题:

    股沟:
    铁通获国际通信设施服务许可 站稳运营商第位

    黑马:
    铁桶或国际通信设施服务许可 站稳运营商地位

    Reply
  2. 股沟这次的动作是够恶心的,鄙视。。。

    现在我唯一期待的就是百度也赶紧的出个输入法吧。最好带五笔的。

    Reply
  3. 您来说有什么经验教训呢?”张朝阳说:“我只能诅咒抄袭我的人睡不着觉,吃饭咽着
    是‘噎’着,不是‘咽‘

    Reply
  4. 转贴一篇文章:
    Google(谷歌拼音)涉嫌抄袭搜狗拼音了,网络上闹翻了天,一群狗粪(Google Fans 谐音)像是自己爸爸做贼被抓一样着急着为Google辩护,还纷纷打出Google不等于“谷歌”的言论,让人觉得好笑,好像一个中国人在美国犯法了,起个英文名字交给法官说“找他去吧,我丢的他的脸”。按本山大叔的说法就是“小样儿,你以为你换个马甲我就认不出来了”?谷歌抄袭了,谷歌有什么了不起,谷歌就不能抄袭吗?Google定了一个“不作恶”的原则,崇拜的这群人像是什么似的,官员上台还不都宣誓“清廉奉公”,龌龊的事情不是一样的干。
    http://congge1982.spaces.live.com/blog/cns!4C2494968FD31247!435.entry

    Reply
  5. 我下了个黑马试了试,在新浪上随便找了一条新闻标题:

    股沟:
    铁通获国际通信设施服务许可 站稳运营商第位

    黑马:
    铁桶或国际通信设施服务许可 站稳运营商地位
    ———————————————
    我试了下搜狗:

    铁通获国际通信设施服务许可 站稳运营商地位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