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音乐时间(9)

介绍歌曲之前,先说几件事:点播歌曲的同学,你们不要把我当成一个比百度还大的曲库,因为我不是什么歌曲都听过,有人把曲谱的几个小节传给我,让我找歌,有人用了一大段形容词,来形容一首歌的感觉,但是不知道歌名。这让我很为难。另外,有很多人点播电影插曲,但是一定要说清楚歌曲的名字,有个孩子来信这样说:“我想点电影《初恋五十次》里面那首主题歌,我认得的英文不多,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就是那女孩刷墙时唱的歌,男主角最后也唱过,嘻嘻,我找了好多次,因为不知道名字,就是没找着。”还有人干脆告诉我这首歌出现在电影第几分几秒的时候,让我去看。唉,我不太喜欢看电影,如果你们都这么点歌,那我只能把点歌的单元取消啦。另外,我原则上只播放歌曲,纯器乐曲暂时不会列入播放歌单内,所以,建议您尽量点播歌曲。还有一些同学希望我把歌曲传给你,因为这种“官人我要”的人太多,我实在无法满足。还有人要求提供下载地址,对此我也无可奉告。我不希望服务器当机,谁都听不了。一般情况,得寸之后就不要进尺了,这不是你跟你女朋友做爱。

这几天,韩寒老师又把郑钧老师撩拨起来了,感觉像舒马赫跟环法冠军阿姆斯特朗较量,不在一个档次上,韩老师以后不许这么欺负人,虽然你超过了20厘米。当然有无聊的人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我以前写过一些文章,里面差不多提过音乐家看到金钱的反应问题,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都有两件衣服要穿,韩老师只不过把这个规律说出来而已。韩老师啊,你以前干吗不写乐评呢?我说得很清楚了,就别再问我这个问题了。这次先介绍一首郑钧的歌曲《牌坊》,拿出来给大家听听吧。

昨天见到了台湾的陈彼得先生,就是写《迟到》的那个家伙,除此之外,他还写过《阿里巴巴》《一条路》《一段情》《无言的结局》《几度夕阳红》《也是情歌》《一剪梅》《等你一万年》……他送了我一张唱片,是他自己翻唱的歌曲,还没出版呢,我选了一首《思念》,这首歌当年是毛阿敏唱红的,“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这首歌当时应该叫《一只蝴蝶》,后来有人根据这首歌写了《两只蝴蝶》,也红了。如果谁再继续这么写下去,《三只蝴蝶》《四只蝴蝶》《五只蝴蝶》《十只蝴蝶》《百只蝴蝶》《千只蝴蝶》……中国流行音乐就有希望了。就不用靠什么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之类的选秀来振兴了,更不需要评委去把关了。不过这首《思念》我是未经陈先生许可,放到网上的。

今年是中国流行音乐诞生80年,中国话剧诞生100年,我诞生40周年。1927年,美国流行音乐不也就那么回事么,我们那时候就有了好多Greatest Hits了,那时候美国人都翻唱我们的歌曲,都跟我们学,现在调个了,我们就知道抄人家的,80年流行音乐,媒体好像没有什么动作,因为真没有什么值得可说的,辉煌都是过去,现在都是傻子当道。来听听美国人翻唱我们的《玫瑰玫瑰我爱你》,是由Frankie Laine翻唱的,名字也叫《Rose Rose I Love You》

我跟老六认识有六年了,别看跟他混得很熟,但我发现,我跟他共同爱好几乎没有,他喜欢吃酸汤猪蹄,我不喜欢;他喜欢看电影,我不喜欢;他喜欢犯贱,我喜欢犯混;他的幸运数字是“六”,我的幸运数字是“三”;他喜欢看书,我不喜欢看书;他喜欢跟老男人混,我喜欢跟小女生混;他喜欢看毛片,我喜欢看毛选……总之,我们俩看上去几乎没有交集。但是在前年的某一天,吃饭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共同爱好,我们都喜欢一个叫钱贝妮的歌手,在场的70后和80后听我俩谈论这个小姑娘,都愕然睁大眼睛,不知所云。因为钱贝妮在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个十五六岁的童星,出过一张专辑,这张专辑是我听过最(口爹)的一张,但是我们都在找不到这张专辑了。饭桌上,我跟老六说,回去一定找到,经过千辛万苦,我终于找到了钱贝妮的那张专辑,兴奋中传给了老六,老六为表示感谢,传给我一大堆色情图片,由于老六色盲,我发现这堆色情图片都严重偏色。老六从钱贝妮身上学会了发(口爹),进而自己发明了一套贱招;而我,学会了喜欢小女生,各得其所。好几次我都想推荐一首钱贝妮的歌曲,这次终于选了一首《不能迟到》,这首歌是(口爹)的经典,歌词写的也很大胆:“每次做爱我们说好一起高潮,我又怕先来一个人太无聊,虽然事先已经算好每一分每一秒,可是我还是故意的让你心焦。不是为了验证你做得好不好,是为了证明做爱是不是可靠,虽然每次高潮的借口都莫名其妙,你还是那样温柔地对我一笑。表面看来好像有说不出地骄傲,可是我心里后悔得不得了,如果我们做爱的时候你先到高潮,我恐怕就会伤心的哭泣了。”

中国人不太会写叙事体歌词,其实中国最早的《诗经》大都是叙事体,就是用押韵和赋比兴的方式讲一个故事,现代诗出现,这种传统慢慢就没了,具体到歌词上,好像就浓缩成名言佳句了,其实如果通过几句歌词讲出一个故事,那是很好玩的事儿。这一点,外国歌词创作中大都以叙事为主,基本上都是“王贵拉着香香的手,难说难笑难开口”,美国歌手Conway Twitty和Joni Lee唱过一首歌,很有意思,讲的就是有个15岁的小姑娘爱上了比她大很多的隔壁男人,但这个男人认为她太小,不宜下手,只能等她长大之后再说。五年后,这个男人回来,去找那个小女孩,结果,在这男人离家的几年间,小姑娘跟这个男人最好的朋友好上了。老师在讲完这个故事后总结中心思想时说:“这个惨痛的事实告诉我们,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这就是《Don't Cry Joni》

我第一次全面接触港台歌曲,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当时住校,有个同学拿来一盘磁带,没事就在宿舍里面放,里面有邓丽君、沈雁、欧阳菲菲等歌手的歌,印象最深的是欧阳菲菲老师的《Disco皇后》,这盘磁带在每首歌前面还有几句废话,好像是一个广播节目,磁带的名字叫《新星宝丽金》,我就记得那个女解说员说:“欧阳菲菲将给你带入一个精彩的Disco世界”之类的话。现在再听这首歌,总能让我想到那个“飞飞飘飘”的年代。所以再介绍一首凤飞飞老师的《潇洒的走》,我最早听到这首歌还是张蔷唱的。不过那时候最热的是邓丽君,可惜我们生不逢时,看不到她的风采了。很多人来信点播邓老师的歌,点什么的都有,我擅自选了一首歌《爱像一首歌》

前面的歌都太抒情,来一首节奏感强一点的,Chumbawamba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乐队,由一帮老愤青组成的,看什么都看不惯,然后就写成歌,号称无政府主义。1998年世界杯,他们一首歌曲被英国足球流氓传唱,叫《Tubthumping》,结果一下子传到世界各地,其实他们早先的歌曲更给劲,比如这首《Mouthful Of Shit》

在非洲,音乐遍地都是,但是真正被西方唱片公司开发出来的国家不太多,塞内加尔算是一个,这个国家出现很多世界级的歌星,有一次在一张拼盘里听到一首Toure Kunda唱的《Ema Ema》(姨妈姨妈),虽然这类非洲歌曲已经完全非非洲化了,但底子还在,哼哼一下还琅琅上口。

第一次听Air Supply的时候,觉得唱的太甜了,整个一老甜甜,后来再听张雨生,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很多年前,在一个拼盘里面听到了一首《Lonely Is The Night》,后来在他们的很多专辑里面都没有发现这首歌,只是在精选里面收录了这首歌。大家慢慢听吧。

又要介绍Dire Straits了,这次选了一首他们最后的专辑中的一首《Ticket To Heaven》,具体关于他们的情况,我就不介绍了。另一个不用介绍的是Sting,他的《Nothing Like The Sun》是我经常听得唱片之一,这次选了里面的一首《Fragile》。还一个不用介绍的是Bob Dylan,这次选的是《Lay Lady Lay》

下面这个人要介绍一下,在浩瀚的西部非洲的一个角上,有一个岛国,叫佛得角,虽说这是一个岛国,但由于纬度和洋流的关系,佛得角气候比较干燥炎热,关于这个国家,似乎没什么特有名的事情,1975年摆脱葡萄牙统治,中国在1976年跟佛得角建立外交关系。如果说佛得角有什么知名人物,那就是Cesaria Evora这位老奶奶了,她能用克里奥尔语、葡萄牙语、法语唱歌,我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就被迷住了,虽然一句听不懂,但就是好听,后来,我就买她的唱片,也不知道买了多少张,反正差不多买全了。其实很多非洲歌星,他们不走出非洲,世界就不认识他们,他们走向世界的第一站就是欧洲,因为有殖民地的关系,所以,他们都去欧洲发展,球星、歌星都走这条路,Evora老奶奶也如此,我们听听她唱的《Cize》,谁能听懂,麻烦给翻译一下。

以前看过一部电影叫《追梦人》(The Commitments),这是一部既搞笑又让人心酸的电影,讲的是一支爱尔兰摇滚乐队的事情。其实爱尔兰有很多好听的音乐,克尔特音乐真是很好听。还有很多世界级巨星都来自爱尔兰。Paddy Reilly是一位很有名的爱尔兰民歌手,在爱尔兰比周杰伦有名。这次挑了一首他的《Only Our Rivers》

介绍完爱尔兰民歌,再介绍台湾原住民民歌,我手里有好几张原住民民歌唱片,有原生态的,也有次生态的,别一提台湾不是周杰伦就是陈水扁,还有别人呢,介绍“北原山猫”的一首歌《生命之歌》

前段时间,马兆骏去世了,台湾当初有那么一批人,没有太明显的风格,但是都留下一些比较经典的歌曲值得人们去回味,现在歌手好像也留不下什么了,这也是我在这里为什么介绍老歌的原因,以后的人有没有歌听我不知道,反正够我听的歌曲倒是有不少,够听就行了。顺便介绍一首《官人我要的不多》

有个叫“蓝莲花”的姑娘来信要点一首许巍的歌曲,“你送哪一首都可以,我都喜欢。”武三同学要点播一首《礼物》,还给妈妈写了一首诗:“妈妈。我听到/你又在喊我/回家吃饭了/妈妈。对于时间/他们总说/我在长大/你在变老/妈妈/你被集中在某个日子怀念/妈妈/我们真是不应该。”那就把《礼物》送给你们。

陈彩霞同学想点一首Brad Paisley & Alison Krauss唱的《Whiskey Lullaby》给自己:“原因无他,只是这段时间很困扰有点受挫,希望走出低潮。”来信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安排,也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到高潮了?

Faye姑娘说要点一首Keren Ann《Not Going Anywhere》:“这首歌绝对符合安静阅读的要求,希望你能在‘不许联想音乐时间’里面为我播出,可能是生活过于平淡,一眼到底。这几天,我闹腾了自己的男友,也折磨了我自己。我想我要失去他了。《Not Going Anywhere》是我想对他说的话,可惜他从来不看你的博客。”你看你,没事老折腾人家干吗,谁都挺忙的,这样不好,折腾到最后,人家离开你,多伤心啊。要学会珍惜,记住,以后除了在床上折腾他,不要在别的方面折腾他。

北欧洲同学,你好,我收到你第四封点歌信了,看样子你很着急,不就是给女朋友点首歌么,晚两天她也不会离开你,照理说我该把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给你,可是你非要把“果味VC”的歌曲给她,那我把这首《超音速列车》送给她,你就坐着火车去俄罗斯吧,希望没有错过她的生日。你的女朋友琪琪看我博客吗?如果她看,希望她能看到下面的话:“我们7年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年。为什么我不去嗅别的女生呢。我就是爱她。我俩其实每年暑假才能在一起,也很可怜的,难得的。我俩现在在上学,但她高中毕业后就去了俄罗斯。很多人都说我俩没在一起,肯定不会成的。今年是她的最后1年。她马上就回来了,我们两个基本上给所有怀疑我们的人一个证明,其实不在一起不见得就成不了的。而且我们俩相信我们的前途。”多好的男人啊,我有你一半那么强就好了。

Tracy想给她的朋友Willis点播一首歌,祝他生日快乐。不好意思,错过了给他的祝福。不过,只要是祝福,不分早晚,你列举了几首歌,让我挑选,我选择了法国女歌手Dalida《Paroles,Paroles》,原因是我也挺喜欢的。

Vincent同学来信说:“不会点播那首Don Mcleen的《Vincent》”你真聪明,不然你就要掉一只耳朵。“我想点播Nick Drake《Northren Sky》送给我老婆Penny。听着他的歌感觉就是一广告Clean,Clear,或者‘冰冰亮,透心凉’一样。另外我觉得Nick Drake这么忧郁的一个人,躺在坟墓里会更快活一点。”你这孩子,给老婆点歌还瞎扯,建议你最后一句改成“另外我觉得Nick Drake这么忧郁的一个人,就像我老婆每次盯着我空瘪的钱包时的表情一样。”

JJ(鸡鸡?)同学来信要点播一首《The Twelfth Of Never》。“重逢18岁时候牵挂的男人,希望下个月真的一起去看北方的海,希望这次,我们永不分开。”你见到他之后就跟他说:“我永不离开你,你永不离开我。”说12遍,你们就在一起了。你还说不想听Cliff Richard、Dolly Parton、Johnny Mathis这些版本。有猫王或者Nat King Cole那种老男人唱过么?类似的也行。我送你一个Bill Henderson的版本成不?

点播歌曲请发邮件:[email protected]

119 thoughts on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9)”

  1. 谢谢三表叔!

    还有我不叫鸡鸡…这俩字母是我那篇酸文里面俺和俺男人名字第一个字母,哼哼

    Reply
  2. 唉,刚才写了那么多,回复时一下没有反应,全部没了。

    真是老天待我不公啊!以后回帖时都记得保存了。

    三表老师真是好人啊!尽管以前看你骂人骂得真狠!不过看你骂人后会更加清醒。看来良药苦口是对的。看完你这篇,我感觉到三表老师内心对人的关爱。

    还是再写一下刚才写的吧。听着水木年华的歌曲,不禁有哭的冲动。今天去新的公司上班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些不适应,感觉似乎抑郁症又复发了似的。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啊!

    漂啊漂,何处是我家呢?

    谢谢三表老师!

    Reply
  3. 如果能找到http://www.94cd.com/这个网站上面的音乐,那多幸福.里面的音乐,我手头上也有一些,但还是太少太少.上次买了十二张,刻录的,没封面和歌词.

    Reply
  4. 三表这个色狼,歌词乱改. 哈哈哈! 看来男人四十才是发春的季节.
    =========================
    回复:更正一下,我是在上大学就把这首歌词改了。

    Reply
  5. 不晓得你对藤田惠美有什么研究,本人最近喜欢上她那<WIDE AWAKE> 久石让的钢琴曲也不错 不过本人的呕了很多年的相是酒井法子大婶 最近她晋级成中日文化大使 基本上她混三界了! 她的歌 我喜欢!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