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

李二傻耷拉着头,站在公司总裁刘旭日的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了手,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请进,please。”刘旭日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李二傻推门进去。
“老板,我请求辞职。”说完,李二傻把辞职报告递到了刘旭日面前。
“你来公司多长时间了?”刘旭日问。
“不到一个月。”
“为什么辞职?”
“上次网站抄袭事件,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觉得对不起公司,压力太大。”
“核心技术是你开发的?”
“对。其实我都明白,但当时时间紧,任务重,所以就……”
“是的,那次抄袭事件,对公司影响很大,公司的股票下跌了不少,几个谈好的合作都吹了。”
“所以我觉得对不起公司,决定辞职,回去我要好好反省自己。”

李二傻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也没有跟同事道别,他看到大家都很忙,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他拎着包,走出门,他最后看了一眼公司的标志:狐狸网,那个可爱的狐狸脑袋,便头也不回,离开了这个连同事还没有认出几个的公司。

狐狸公司是国内比较著名的门户网站,以前在各大门户网站排名中,总能排进前三名。但是现在连前六名的位置都保不住了,市场份额在缩小,刘旭日看着下降的曲线,心情沉重,他能想到的办法,他们试图起死回生的做法,都用上了,但还是没有效果。前段时间,网站被揭发抄袭另一家网站,让他很被动,官司打到法院,输了。这次李二傻辞职也是跟这次抄袭事件有关。本来这个李二傻是刘旭日的一个重大发现,他长期藏而不露,被刘旭日苦口婆心挖到了公司,没想到一上手就给公司捅了一个大篓子。

刘旭日的下一步计划是推出一个与搜索引擎有关的输入法,因为面对各大搜索引擎的夹击,狐狸网已无退路,必须殊死一搏,成就成了,不成也许就完蛋了。这项输入法的开发已经有半年多了,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推出。

与此同时,刘旭日听说他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山谷网也打算推出一个输入法,而且思路跟他们的相当疑似,这更让刘旭日心里火上浇油,不过他想,对手推出这个输入法,至少会比他们晚上几个月。这一点他但不担心,让他烦心的是,不管他们做什么,前面总有一个跟他竞争的对手。

几个月后,狐狸网终于推出了输入法,这个输入法比以前流行的输入法都好用。可是输入法这东西,必须要给人养成一个习惯的过程,不然你做的再好也没人用。可是输入法推出一个多月,下载的人门可罗雀,虽说普遍反映还凑合,但是跟他预期的效果相差太远了,他当初想象的是这东西一上线,下载的人就能把服务器搞死机,现在每天也就几百个人下载使用,如果这样,过段时间山谷公司推出输入法,会给他们还没有培养出的市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刘旭日每天都在为此事苦恼。

两个月后,山谷公司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推出新一代“山谷拼音输入法”,这个输入法不仅跟“狐狸拼音输入法”在界面和用法上极其相似,而且也是整合了搜索引擎技术。当刘旭日安装后使用了三分钟后,差点脑溢血。他咬着自己的假牙,在屋子里直哼哼:这,这他妈简直是模仿秀,竟然模仿到我头上了,也不看看我是靠什么起家的。

“黄三呆吗?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刘旭日真有点急了。
黄三呆是负责开发输入法小组的经理,他对这个输入法还比较满意,但是他也没想到山谷输入法跟他们如此相似。
“老大,找我有事?”黄三呆问。
“你先坐下。”刘旭日喝了一口水,“这个山谷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他跟咱们的输入法一样啊?”
“我这几天一直在分析,确实很像,但是核心技术又有差别,很难断定它是抄袭的。照理说,他们这么大的公司,不会干这种事情,跟我们的企业文化不一样,我们就是靠抄袭起家的……”黄三呆说到这里,发现刘旭日脸色很难看,便止住了嘴。
刘旭日半晌不语,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操,今年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这个输入法,偏偏山谷公司也弄这么一个,这不是成心跟咱们对着干吗。”刘旭日发着牢骚。
“我认为,他们的目的可能就是跟咱们对着干,来挤掉我们的市场。”黄三呆说。
“你们今天回去要开个会,讨论一下输入法升级问题,我们不能落后,总要领先他们一步。而且要考虑一下,核心技术上的突破。比如我们发明一种在线实时词库技术,不仅我们制定词库,也可以让网民提供词库,这样的话,这就是我们的专利。两个月后推出2.0版本。”

两天后,刘旭日还在睡梦中,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喂?”刘旭日看了看表,才凌晨三点,“什么事?这么晚打电话?”
对方是黄三呆,“老大,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们经过两天的研究,发现山谷输入法是抄袭我们的。”
“真的?”刘旭日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有什么科学依据?”
“他们的词库80%是抄袭我们的,核心技术有一半是抄我们的。”
“怎么查出来的?”
“当初我们在研发程序的时候,在里面设计了很多机关,比如,我们为了防止你的声誉被侮辱,如果有人输入‘刘旭日傻逼’,电脑立刻死机。我们发现,山谷输入法也有这个‘功能’。”
“好,赶紧通知市场部和公关公司,明天下午,我们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宣布这个消息。”

刘旭日沉浸在像捻死一只蚂蚁的快感中,他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畅想着未来。
“梆梆梆,”有人敲门。
“请进,please。”
门开了,进来一个人。
“李二傻?”
“老大,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操,你干得太漂亮了。”刘旭日腾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161 thoughts on “纯属虚构”

  1. 小二 Says:

    4月 17th, 2007 at 9:21 pm
    读了你关于王小波的文章,看出来了,王小疯子已经是写报道的老手了,通篇没有一句自己的观点,都是引用和介绍。原来报道是这样的~
    =============================
    三表回复:您是哪个大学新闻专业的?

    +++++++++++++++++++++++++++++

    忒明显咧,这小二分明就是遗孀李淫河呗,见不得人说句实话呗。

    那啥,三表哥你写的滴是忒好咧!咱广大人民群众都爱看!!!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