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0)

本来音乐时间准备得差不多了,最近有些事情让我不得不换一些曲目。叶利钦老师去世了,老人家为俄罗斯做出了不少贡献,作为一个社会主义阵营中争议的人物,现在觉得老叶还是很了不起的,所以我也起起哄,送一首歌给叶利钦,这首歌的名字就叫《Boris Yeltsin》,是一支叫Garotos Podres的巴西朋克乐队演唱的,不知道巴西人为什么对叶利钦感兴趣,也听不出来唱的是什么,谁会葡萄牙语,给翻译一下,是否为歌颂叶利钦的?一般情况,一支朋克乐队对一个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有兴趣,基本上都是把人家当偶像来看的,但愿我的判断没错。

除了这首跟叶利钦有关的歌曲之外,再介绍一支乐队,他们的名字很奇怪,叫Someone Still Loves You Boris Yeltsin(有人依然在爱你,叶利钦老师),不过也就是名字跟叶老是有关,歌曲没什么关系。看来叶老师在全世界都有偶像,大家可以听听他们的歌曲《Yr Broom》,水平嘛,就那么回事吧。

选了一首《沉默是金》,中文版的,同时选了一首英文版的《Silence Is Golden》The Tremeloes演唱的,不是同一首歌,是同题作文,至于为什么选这两首歌,你说呢?

要感谢那天去参加我跟老六裸聊活动的人,周日的天气很好,该是郊游的好机会,但是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深表感谢,所以送给你们一首“麦田守望者”的歌曲《在路上》,那些怀疑人生的人,往前走吧。

一直很喜欢Chavela Vargas,她的歌声有点像葡萄牙的Fado,总是那么幽怨深长,老人家也六十多岁了,如果我每期都推出一个老太太,也是个很有趣的事情,Chavela在哥斯达黎加-墨西哥的地位有点像我们当年的李谷一,感觉总是在黄昏的月光下唱着忧伤的歌曲,哦,那些忧伤的老年人。这次介绍的是《Amaneci En Tus Brazos》

Bellamy Brothers是两个牛仔,牛仔唱什么歌曲就不用我说了,有时候听他们唱歌,总让我想起电影《青松岭》里面的某些情节,不同的是我们走在的是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听听他们的《Let Your Love Flow》。然后我们再听听Kenny Rogers的歌,我最早听到的几个美国歌手当中,就有这个老大爷,1987年,北京开了第一家美国快餐店肯德基,我去吃快餐,地点在前门,我发现,吃肯德基的人比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的人还多,彼情彼景,我想,快餐早晚会打败信仰。我在门口看到肯德基爷爷,就一直把他当成Kenny Rogers,后来Rogers的快餐店也进入中国,再后来圣诞老人也进来了,都是花白胡子,我一下子就乱了,快餐、信仰让我难以分辨,最要命的是,后来又出来一个叫张纪中的导演,也是留着花白胡子,完了,分不清谁是谁了。后来我只能靠听歌来分辨,我们来听听罗老师的《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就是美国版的《我们的田野》吧。

大约是1985年左右,在80年代的排行榜上,我听到了一首歌,很抒情,叫Atlantic Starr,这首热门歌曲叫《Always》,这几天翻出来听听,发现听多了,尤其是类型化的歌曲听多了,真没什么感觉了。不过当时听到的另一个乐队的歌曲,倒觉得很好奇,Johnny Hates Jazz,干吗不喜欢爵士乐呢,小资们听到后会不高兴的,不过我倒很喜欢,记得中图还专门引进过他们一张专辑,后来这个乐队也消失了。这首歌送给杨丽娟吧:《Shattered Dreams》

下面再连续听四首老歌:沈雁《踏浪》姜育恒《最后的温柔》江玲《以为分手后》和千百惠的《走过的咖啡屋》。现在想想,当年我听《走过的咖啡屋》,北京还没有咖啡屋呢,那时候到处是《黄土高坡》,后来咖啡屋多了,这首歌也没人唱了,到处是黄土了。

一个哥们往我邮箱里传了一首歌,问我是谁唱的,这首歌真好听,是Dana Winner演唱的《Moonlight Shadow》,很多人都翻唱过这首歌,而且都差不多,相比较而言,还是Dana Winner唱的比较好听。

刚有互联网的时候,我上网找了很多被欧美电台禁播的歌曲,然后研究一下他们被禁播的原因,跟我国的禁播制度有啥区别,得出的结论是:人家禁播歌曲都有明文规定,否则就是侵犯言论自由。而我们禁止什么从来没有明确的文件,估计是将来怕负责人吧。所以,外国歌曲都能查到禁播的出处,以及理由,挺好玩的,这回我选了一首Max Romeo《Wet Dream》,“Wet Dream”是一个隐讳的说法,相当于我们常说的“*&%¥”,配上独特的Reggae节奏,一上一下的,真是活灵活现的(友情提示一下:请勿根据音乐节奏自行模仿)。

最后在听一首Mary Macgregor《Torn Between Two Lovers》吧,让我用伍州桐的“零点乐话”的风格来结束这次的音乐时间:“在湖边,有个小木屋,我走了进去,她坐在那里,听着这首悠扬的歌曲。啊,朋友,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此情此景,我们除了沉醉在音乐中,还能干什么呢?”

这次不写那么多了,写多了你们看着也烦,点播暂停一期,下期所有曲目都安排点播。

点播歌曲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70 thoughts on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0)”

  1. 我爱听香颂,开了一个以此为专题的BLOG,发一些自己翻译的经典或流行的东东,三表对各国歌曲挺有研究的,有空过来瞧瞧吧~

    Reply
  2. 盼了几天,好容易才听到了,我 索性硬着头皮再做一次黑猩猩。拉美的歌曲实在太好听了!每首都有爱到尽头,覆水难收,生怕走下坡路的哀怨和凄凉。Chavela Vargas老奶奶的歌,咋一听,我还以为她是在唱失恋或者爱人去世。用科学的态度进行调查研究之后,我才发现。。。唉,原来是人家是在唱从爱人的怀抱中醒来,幸福地掉眼泪儿!

    Reply
  3. 奇怪,都10期了还没见哪个音乐论坛有人做三表的推荐音乐下载? 大部分的音乐都确实很不错啊,大家都是象我这样的懒人吧

    Reply
  4. 没看懂,不过回复一下还是有必要的,增加三表工作量是老夫的权利和义务,因为老夫现在也用黑马神拼,只是比较奇怪,这个输入法词库里没有”黑马神拼”这词,设计人员也推谦虚了吧.

    Reply
  5. 听说你昨晚去北外座谈了,能我们没去的说说么,都说啥了,我也是 北外毕业的呢,昨晚回不去。

    Reply
  6. 三表,点歌我就不点了,我给你提个小小的建议。能不能写一篇介绍南美洲和非洲音乐的大段子,我从你这听到了些拉丁风味的音乐,感觉就像冬天喝了一杯冰红茶真是简单而不简约。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