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是一种癖好

1

十多年前,我认识一个文艺女青年,没事总在一起吃饭,一般都是她订饭馆,到了之后,她会说:“这个饭馆环境特别好。”我也配合着四下张望一番,貌似比街边的苍蝇馆子高级一点,比如桌布是很讲究的,椅子坐着也算舒服,装潢也挺刻意,可能小资们、文艺青年喜欢来这里。自然饭菜的价位也会高出一些。


但是饭菜端上来之后,才发现老板的心思全都放在装修上了,厨艺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北京有很多每个毛孔都流淌着文艺鲜血的室内装潢设计师,而且不约而同把自己的设计作品变成饭馆。我认识的这个姑娘像是有心电感应,能循着这股气息在犄角旮旯发现这类文艺气质的饭馆。


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提议下次吃饭我来订饭馆。


我挑了一个环境一般但很好吃的饭馆,文艺青年落座之后,四处观望了一番,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安,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克制住了(你们都知道,人一文艺起来都矫情,是委屈不得的)。饭菜上来,她吃了几口,使劲点头:“这家做得挺好吃的。”我松了口气,心说,你也该知道什么是好吃的了吧。


结账出门的时候,我扫了一下饭桌,她眼前的小碟子干净得像夏日暴雨洗过的一样。


北京是个美食沙漠,几乎不可能出现一家装潢讲究又好吃价位又合理的饭馆,此事在北京自古就挺难全的。


最近开始流行网红饭馆,据周围吃过的朋友反映,大都很难吃。其实这也是粉丝经济的一部分,跟喜欢吃想开饭馆的思路是两回事。你放心,这类网红饭馆跟王五四的公号文章一样,都存活不了多长时间。


2

我有个朋友,叫张晓强(俗称小强),“贵圈真乱”这个词的发明者,供职于中国社科院,以翻译俄罗斯文学作品为生,英语水平幼儿园六年级。


过去,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小强俨然是饭局上的宠物,他也非常享受姑娘们对他的“宠幸”,而且他是一个著名的话题终结者,不管什么事,大家聊得热火朝天,只要他一插嘴,基本上全场鸦雀无声。


一般谁张罗一个饭局,都会叫上小强,很少有他张罗饭局的时候。最近这些年,小强也开始组织饭局了。他第一次张罗饭局还是在遥远的2009年,他发短信给我:“著名青年作家路内来京,今晚七点,地点:龙人居。地址……”


我很崇拜路内,欣然前往。


后来我经常接到小强的短信,内容大致是:“某某某今日来京,今晚七点,地点:龙人居……”


上个月,我又看到小强老师在微信上跟我说:“某某某今日来京,今晚七点,地点:龙人居……”


我实在忍不住了,“咱能换一家饭馆吃吗?都吃了快十年了,MSN都换成微信了。”小强回:“这个朋友没吃过。”我猜,过去这些年,有一半的中国人被小强带到过这家饭馆就餐,陈晓卿吃吉野家还换不同的店呢。大概小强以为北京就这么一家饭馆。只要龙人居还开,他能陪它吃到地老天荒。后来小强很谦虚地说:“我也不是就吃这一家,我家旁边的眉州东坡酒楼,我在那里吃饭积分已经到了6000分了。”


我想起了扎克伯格,他衣橱里有二十多件一种款式的灰色T恤。


3

我是跟做《读库》的老六吃到第六顿饭的时候,才发现他点菜有特殊癖好。


记得那次是在安定门外的九头鸟吃中午饭,来了几个文学青年,都是老六的崇拜者,点菜这事儿自然落到老六的身上。他拿起菜谱,细细端详,非常像他的职业——校稿子的编辑。


简短截说,大家离开饭馆时,桌子上的菜几乎没有被碰过。我好奇,几天后我专门去了一趟九头鸟,研究了一下菜谱,发现那天老六把这家饭馆最难吃的菜都点齐了。


后来在他组织的饭局上,我观察,他确实在点菜方面天赋异禀,总能把一家饭馆里最难吃的那些菜全部选中。


有人开始向老六提意见:“六哥,您看这次能不能让别人点?”老六娇嗔道:“讨厌,现在是人家的才艺表演时间。”说着夺过菜谱,翻看起来。


后来,老六在大家的批评教育下,在点菜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比如他能把所有“豆腐系列”都点上来,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跟老六吃饭,上来的菜都是“主题系列”的。但有时候他也会在众人的鞭策下做出改进,如果菜谱有序号,他会把所有6的倍数(或含6的数字)那道菜点上来,没有序号,他就把每页排在第六道的那个菜点上来……


终于,大家忍无可忍,有老六参加的饭局,人们干的第一件事是先把菜谱藏起来,直到会点菜的人到场。


我记得有一回饭局,大家落座之后,发现忘了买一样东西,杨葵说他开车去买,我怕他一个人拿不过来,也跟他一起去。路上,杨葵忧心忡忡地说:“也不知道菜谱藏起来没有,万一老六把菜点了就麻烦了。”


我赶紧打电话问在场的人,电话那头告知,在一分钟前,老六已经把菜点完了。


我们回到饭馆,发现桌子上摆着六种炒白菜。


陈晓卿跟我们认识得比较晚,不知道长期以来我们的饭局都活在老六的阴影之下。有一次陈老师攒饭局,参加的人有老六,我很不放心地提醒陈晓卿,你一定要早到,别让老六点菜,他总能看上最难吃的菜。陈晓卿说:“没事,这家饭馆就是让老六随便点,也都好吃。”


以后,你们想判断一家饭馆是否好吃,不要看陈晓卿、沈宏非们的介绍,要请老六吃一顿——一定要让他点菜哦。


不许联想最新款印花T恤“老式相机”

本店有售

↓↓↓↓

frontee.taobao.com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下面这些文章


陈晓卿美食野史

北京饭馆的菜为什么那么难吃?

无能之隐,一洗了之?

一种逆流行实验

曾经有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

咪咪摇滚——想变成猫的人

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

书后面的人

再见,打口唱片

格瓦拉为什么能成为T恤宠儿?

齐柏林:飞出来的一部纪录片

你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东西了吗?

我爱×××

你唱你的歌,我也唱你的歌

平克·弗洛伊德:你可能不知道的50件事(上)

平克·弗洛伊德:你可能不知道的50件事(下)

不是每一张专辑都可以出豪华纪念版

为什么贴身的事儿要让你舒服一点儿?

1967:嬉皮•迷幻•爱之夏

明星们为什么都穿这件T恤?

李寿全:用三十年验证一个经典

名字以“The”开头的乐队都不赖

不是张艺谋,是评论死了

悲观主义情种:伦纳德•科恩

你根本没必要知道鲍勃•迪伦是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