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写小说的人来说,最糟糕的莫过于……

2010年,我去广州出差,跟一个朋友聊天时,她讲的一件事启发我后来写了一本小说《山上有神》。2013年,小说出版。在构思这个小说的时候,我不自量力地想,作家一般都爱出三部曲,比如巴金的《家》《春》《秋》;但丁的《地狱》《炼狱》《天堂》。我是不是可以以“人鬼神”为主题弄个三部曲呢?


2010年12月31日,一帮朋友到我家跨年,有个朋友带来一条狗凑热闹,大家逗狗的时候,主人说的一句话启发了我,我当时说:“你这句话我可以写成一个小说。”就这样,《心里有鬼》的小说雏形出来了。后来,我还采访了很多养狗的人,知道不少人狗情未了的故事。


2011年1月初,我去南锣鼓巷,发现南口的一家店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我凑近一看,见店里放着一口棺材,屋子里坐着几个人,看上去十分绝望。墙上挂着一块白布,密密麻麻写了好多字,大意是,半年前他们花了一百多万租了这个门脸卖衣服,结果半年后被告知这个地方要拆迁。房东当初租给他们的时候隐瞒事实,没有说半年后拆迁,而拆迁费全都给了房东……他们打算在拆迁的当天与这个店同归于尽。


这事儿虽说在中国已变成了常态,甚至有些拆迁悲剧远比这个更残酷,但还是让我触动挺大,回家的路上我想好了《心里有鬼》的开头,到家后,打开电脑就写,花了三天的时间,写了一万多字,然后给朋友看,让朋友们提提意见。我并不急于把故事写完,小说构思需要漫长的时间,每一天的想法可能都在变,甚至在给人叙述这个故事的过程中自己都会临时“篡改”故事的细节和走向——这是我愿意给人讲的原因,讲述过程实际上就是重新构思的过程,能丰富好多东西。


但我万万没想到,2011年5月26日,江西抚州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一个叫钱明奇的人把政府大楼给炸了,也把我的小说构思炸碎了。我看新闻介绍,几乎就是我小说开头的那一万多字的翻版,除了里面少了一只狗之外,其他基本吻合。


这个新闻事件让我沮丧了好长一段时间,小说没法写了,因为写出来之后,人家会说你是根据新闻事件改编的。你们都知道,在这个地方,新闻事件的离奇荒诞反转已经把好莱坞编剧甩出去半个世纪了。


于是我开始构思以“人”为主题的故事,小说的名字定为《下面有人》,讲一个人不小心误入霾区的故事。


直到2015年,我借去外地出差的机会,在绍兴的一家客栈,把《心里有鬼》的前半部分写完,去年把后半部分写完。开头也变了成了一个导演看到一个鬼怪故事,打算把它拍成电影,然后到故事发生地采风,结果他无意中推倒了一张多米诺骨牌……


《心里有鬼》最初我打算写成现实题材,但我发现,现实题材在当下怎么也超越不了现实,如果老是跟在现实后面,那写出来也没啥意义了。所以我把它写得魔幻一点,我就不信现实中真的会出现我小说里描述的那种事儿。要真变成现实,那真是活见鬼了。


2011年我在构思《下面有人》的时候,鉴于《心里有鬼》的教训,我打算把《下面有人》写成科幻加荒诞色彩的故事,我就不信它还能出现在现实中。可是,这刚过了五年,现实就已经无限接近我虚构的这个故事了。想想五年前的北京,出现雾霾的天气还属于蜻蜓点水,那时候大家还在讨论一年有多少天蓝天的问题,现在,人们讨论的是能见度问题了。看来这个故事又得重新构思了。


对写小说的人来说,最糟糕的莫过于你费半天劲虚构一个你认为不可能发生的故事,在你得意忘形的时候,现实提前把这故事剧透出来了。



购买网址:shop69143466.taobao.com

或用支付宝扫描下面二维码进入“不许联想”淘宝店


我的微信公号ID:wearthreewatches

我的博客:www.wangxiaofeng.me

我的微博:@王小峰_带三个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