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絮

●我跟老六说,你来出演一个角色吧。老六说:“讨厌,像老六这么秀气的人怎么能演你这么业余东西?都是垃圾。”我说:“看在党国的份上,就拉兄弟一把吧。您要是出场,票房能增加六成。”老六娇嗔地说:“老六不是说用就能用的,老六的腿,老六的臂,老六的眼神,都是明码标价的。”我一听,看来要是用他,这就变成大片了。“那您说您哪里能用?”“老六只能贡献自己的美妙的声音:哦,天哪,哦,天哪,哦,天哪天哪……”以后凡是我拍的DV里面,都会出现老六的“哦,天哪,哦,天哪,哦,天哪天哪……”这次为了安排他的声效,可让我费尽了脑筋,因为放在哪里都不合适,我只好修改剧本,为了这几句声音,我不得不增加了六个人物,总算把这几句声音塞进去了。知道成本为什么高了吗?知道我为什么要拉广告了吗?哦,天哪!结果等我把声音录完,发现老六的声音相当恐怖,原来本打算拍一个喜剧片,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电锯声伴随我们,我毅然决然改成了恐怖片。
●本来打算让韩寒老师出演,按我最初的构思,这个片子里面有六个出租汽车司机,这六个司机都让韩寒一个人演,每次有人打车,韩寒都会从车里探出脑袋:“你去哪儿?”客人指着前面那辆车说:“抄他,您就在二环路的圈里圈外使劲抄他。”后来看到韩寒说忙着写小说,就没打扰。等拍完了,从上海得到消息,韩寒问:“还有出租司机的角色吗?”
●另一个韩老师韩乔生真是个天才,拍他的戏那天,我嘱咐韩老师,您演的是老板,要穿正装。结果韩老师穿了一身厚厚的西服就过来了,里面的衬衣也是半棉的,很厚,我怀疑这是韩老师转播冬奥会时穿的衣服。屋子里四盏800瓦的灯,不开灯的时候就有二十八九度,灯一开,汗唰就下来了,其他演员几分钟后就要出来透口气,但是韩老师坐在那里,一直到把戏拍完,这叫敬业。最牛的是,韩老师来了,我问他:“韩老师,台词您看了吗?”韩老师说:“没看。”然后韩老师便开始即兴发挥,逗得大家根本拍不下去。最后韩老师在里面说的台词全都是即兴编出来的。这让我后期上字幕的时候颇费一番周折,原来准备好的台词都得重新改。
●我一直想找一个酷似二奶形象的演员,东问西问,好多古道热肠的人给我提供了不少人,可是怎么看怎么像大奶,不像二奶。看来这帮朋友都没有包二奶的经历,审美上都有些偏差,我又不认识有钱人或局级以上的干部,如果认识,一问一个准儿,甚至他们会说,干脆把我的那个二奶提供给你们用吧。后来看红楼选秀,所有女选手看上去都像二奶。真是“烟销日出不见人,二奶一声楼梦红。”
●有一场裸戏,是男主角拉开门,发现里面有个女孩赤裸着身体,然后赶紧把门关上。第一次试拍的时候,我们的男主角李可研一拉门,看到里面有人赤裸身体,把门关上,然后转身离开。结果,我发现李可研同学脸臊得通红,好像那苹果到秋天。然后女演员追了出来:“你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啊?”李可研支支吾吾地说:“见过,但没这么见过。”
●有一个场景是在酒店里拍摄的,这家酒店还挺高级,一晚上4200元。按我们拍摄的进度和效率,一个镜头就要拍半个小时,一场下来,怎么也得半天,这样成本就高了去了。看着大家不慌不忙地样子,我心里那叫一个急啊,还好,一个半小时,就把所有都搞定。还有一个场景是饭馆,这家饭馆也很上档次,一顿饭两个人的花销大约是1000元,店里说可以给我们打六折,那也600块钱呢。不行,坚决不能点菜。大家都知道,拍电影的时候桌子上的饭菜是不能吃的,那都是在冰箱里放了半个月的菜,而且半生不熟。但我们都是现点菜。在便宜点的饭馆里,倒没什么问题,在这么昂贵的饭馆里,只能在桌子上放两杯冰水。所以你们可以通过桌子上的摆设来判断出饭馆档次的高低。
●有一场戏是借用一家公司的办公室,这家公司的办公室分为两大块,我们拍戏的那天,在另一个区域也有一个剧组,于是就经常穿帮。我们这边导演喊:“准备,开始——”那边厢突然传过来一句“停!”于是我们这边又得重拍。我们先等着那边喊“开始”,然后我们突然喊“开始”,他们也就不得不停下来。我们就这样互相使拌儿,进度相当慢。最后双方不得不协商,穿插着让对方拍。挺暗恋桃花源吧?
●有一场戏是吻戏,两个演员都有点不好意思,这很正常。镜头应该是从两个人的侧面扫过,不能让人看出背景,我蹲在监视器前面看,等镜头扫过,我发现,两个人中间隔着有两个姚明拳头宽的距离,我急了:“你们这叫拥抱接吻吗?记住,要前贴胸,上贴脸,下贴点点点,你们俩这样就是两个刘胡兰英勇就义,后面的背景全露出来了。”
●有一场戏是追车,拦了两辆出租车,我跟前面的出租司机交代,一会人上来之后您就玩命往前开,把后面的车甩掉。然后告诉后面司机,一会儿人上来之后您就玩命追,别让前面的车甩掉。两个司机都点头说好。拍摄开始,前面的司机真的跟我嘱咐的一样,演员一上车,司机一脚油门,刷就冲出去了,后面的司机也不甘示弱,玩命追,一拐弯,前面的司机一打方向盘就没了,等我们跟过去一看,前面的司机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后来一打听,前面的司机根本就不认路。
●有一场戏是床戏,先拍女演员的戏,然后再拍男演员,拍女演员花了20分钟的时间,等拍男演员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大家一齐喊:醒醒,拍床戏了。演员没有反应。胡力涛在外面说:“他肯定是在家排练过床戏之后过来的。”
●在一个酒吧里拍戏,酒吧老板非常热情,而且还现场指导演员如何表演,所以我们都叫他副导演。然后开始拍。屋子里静了下来,摄像喊:“开始——”小精子刚说了两句,就停了下来,然后回头张望。我说:“没让你停你别停。”小精子说:“谁在打呼噜?声音太大。”录音师也说:“不行,都录进去了。”于是大家顺着声音寻过去,哦,是副导演睡着了。

75 thoughts on “花絮”

  1. 片花出到最后看到演员表,才猜到2奶人选是谁。。。
    文章中咋不提呢,明显可以提高贴片招商效率

    Reply
  2. 太搞笑了,
    我都不敢笑出声,俺家老大就在旁边,快憋坏了:)
    俺们这些群众们能看到你拍的片儿吗?
    要交版权费不?

    Reply
  3. 导演,出租车镜头从拍能否?让韩寒开着车死命在2环的圈里圈外抄。这么精华的镜头绝对需要。考虑

    Reply
  4. 有一场裸戏,是男主角拉开门,发现里面有个女孩赤裸着身体,然后赶紧把门关上。第一次试拍的时候,我们的男主角李可研一拉门,看到里面有人赤裸身体,把门关上,然后转身离开。结果,我发现李可研同学脸臊得通红,好像那苹果到秋天。然后女演员追了出来:“你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啊?”李可研支支吾吾地说:“见过,但没这么见过。

    ———————
    你还认识这种人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