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和民宿

好长时间没更新公号了,再不更新,退订的人就要过万了。这次随便写点东西,有点像豆腐账。


之所以没有及时更新,是前段时间主要精力放在修改剧本上。5月中旬,我找了快三年投资的剧本《二》(暂名)终于被人看上了——我总是相信世界上有识货的人。投资方还给我配了一个很强的团队,按照之前的计划,这部电影要在年内上映。


但我一直觉得,之前写的剧本有很多问题,所以,确定投资拍摄之后,我请各路行家为剧本诊断(之前我也有这个习惯,写完剧本要找行家给指点一下),开了三次会之后,我带着厚厚的一叠意见,躲到安徽的一个小村子里去修改剧本。


《二》这个故事最初灵感来自于我的朋友张晓强,就是那个《小强历险记》的男主角,他是饭局上有名的话题终结者和搅局大王。你想象不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人,突然在饭局上玩起了“特别二、非常二……”等各种手势动作游戏,并且乐此不疲,玩得非常High。在我看来,这是刚断奶三周后的幼儿该玩的游戏。饭局上的女生们为了哄小强强开心,不得已配合着跟他玩几下,有点像划拳。不知在哪一次,大家都厌烦了这个游戏的时候,我突然来了灵感,好吧,下一个剧本的题材有了。


我一直想写一个当今信息传播对我们带来影响的故事题材,毕竟我做记者有些年了,一直在观察思考信息传播给人们造成的影响。所以,最初的版本是发生在一家报社的故事,一个记者被迫去采访一个绯闻事件,为什么被迫呢,因为她刚刚失恋,带着各种恍惚和游离,心不在焉,结果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给搞砸了。我当时设计的叙事结构是有点像《罗拉快跑》。2010年,在昆明,我认识一个从法国学电影回来的导演,跟他讲了最初的故事梗概,当时还希望跟他合作,他说这故事特别难写。回家一想,确实难写,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又改成了传统叙事结构,就是人们常说的“上帝视角”,然后写了大约60场戏,名字叫《新闻连波》。当时有家网站希望投资拍一个网络电影,又不希望拍的太长,所以故事基本没有展开。但我写完后不太满意,就没拍。


后来我和王小山众筹打算拍一个网络短片,钱筹到了,但是短片的剧本我不满意。于是想到了那个《新闻连波》,觉得这个故事的主题还可以,就是讲的有点问题,还有修改余地。便花了一段时间修改,写成了72场戏,基本上是一个网络大电影的体量,因为我写剧本总是台词很多,原来的戏只留了一半,但我还是不太满意。后来由于一直找不到钱,也就没有动力修改了。我有钱的朋友听说我要拍电影,都把我手机号屏蔽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你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也不知道谁的手机是开着的。于是,我终于有动力重新修改剧本了。


我辗转来到黄山地区下面的一个县,叫黟县,这是陈晓卿的老家,黟者,黑多也,一定是皮肤黑的人多。在黟县有个村子,叫南屏村,这村子好多人不知道,但是提到张艺谋拍的《菊豆》,大家一定知道,《菊豆》里那些染布场景的戏就是在南屏村拍的,现在外景地已经变成旅游点。这次去,我听一个导游说,已经有一百来个剧组在这个村子拍过电影,号称中国第一影视村。皖南的徽式建筑估计都是一个建筑师设计的,每个村子都依山傍水,建筑风格一模一样,就像现在从一家医院出来的电影女明星一样。当年我从宣城一直走到黄山,确实有如人们所说“水墨徽州”的感觉。黟县只有几万人,PM2.5基本在50以下,放眼望去,山清水秀,十分安静,可以踏踏实实改剧本了。我住在一家叫“喜舍”的民宿,正值旅游淡季,整个民宿就我一个游客。有个阿姨到点来做饭,做得还非常好吃。


我小时候看京剧《沙家浜》,郭建光有段唱词我一直不明白:“你待同志亲如一家,精心调理真不差,缝补桨洗不停手,一日三餐有鱼虾。同志们说,似这样长期来住下,只怕是心也宽体也胖,路也走不动,山也不能够爬,怎能上战场把敌杀……”在抗日战争期间,皖南人民的生活为什么那么好,还一日三餐有鱼虾。就是搁现在也造不起啊。


去南屏的路上,司机跟我讲,这里富庶到什么程度呢,每年种的粮食都吃不完,即使大跃进时期,也没饿死过人,种一年吃三年,山里河里物产丰富。难怪沙奶奶养了那么多伤员一点经济压力都没有。


“喜舍”的那位阿姨也是每天给我做三顿饭,做好端上来,我从来没有过饭来张口的经历,觉得是剥削阶级该干的事儿,每次吃饭都让我诚惶诚恐。我这人又实在,阿姨每次做多少,我就吃多少。早餐一碗粥,一个馒头,一个花卷,一碟咸菜,一个咸鸭蛋,一个煎鸡蛋,都能被我吃完。而平时我在北平,早餐也就能吃下两片面包。午饭晚饭两菜一汤,基本不重样。每次也都差不多被我一扫而光。我一边吃一边想起了《沙家浜》:“似这样长期来住下,只怕是心也宽体也胖,路也走不动,山也不能够爬,T恤只能穿XXXL尺码……”为了能继续穿上我自己做的L尺码的T恤,我每天开始绕着村子跑步,半个月下来,总算没有吃胖。


在一个几乎封闭的地方工作,效率奇高。三天我就重新写完剧本梗概,十天把剧本重新写了一遍。原来的72场戏大概只留了20场戏,最后写了112场戏。但是写完后又觉得有问题了。把剧本给一些朋友看,让他们提意见,回北京后,又开始修改,现在已经写了124场戏。我有点担心,万一写成电视连续剧咋办。


当然,我始终希望能把故事讲到最好,可能编剧都是这样,不断地改,改到最后,改出了另外一个故事。就像整容上瘾的人,本来想把自己整成汤姆·克鲁斯,整了几次之后,一照镜子,发现变成黄渤了。人这么整还行,要是剧本这么改,那可太失败了。


人们出门都有一些爱好,比如写张明信片,买点纪念品,我出的“爱好”是,经常把酒店的房间钥匙揣回来。上次去挪威,就把人家酒店的钥匙揣了回来,我跟酒店联系,希望能把钥匙送回去,但是对方不承担交通费,那把钥匙只好当作纪念品留下来了。这次从南屏回来,一摸兜,发现门钥匙也跟我回北京了。现在问一下,有哪位北京同学最近要去南屏写剧本或度假,请跟我联系,麻烦你帮我把钥匙带回去,这样你可以直接开门入住了。喜舍老板的微信是:105753636。


—接下来的内容有广告嫌疑,请酌情阅读—

我住的这家“喜舍”是酱婶的:


他们家养了五窝燕子,每天早上,燕子定时闹钟叫你起床;


喜舍的天井院子;



站在露台上可以远眺;


院子外面还有间小房子,我在这里修改剧本,外面是一个两百多平方米的院子,有七十多种植物和三十多种动物,并且长满了薄荷,揪下一根放点二锅头和雪碧就是一杯Mojito;



民宿基本上都是纯天然无甲醛的,尤其夏天,会有蚊子、壁虎以及各种飞虫爬虫光顾,比如这只蜘蛛,每晚都会进屋道晚安。胆小的同学慎入;



南屏村的巷子;


《菊豆》外景地;


碧山有个碧山书局,南京先锋书店开的,是文艺青年光顾的地方;


如果你喜欢大自然,可以穿过碧山村上山,有各种你在城里见不到的东西。


陶渊明故居;



我的微信ID:wearthreewatches

我的博客:www.wangxiaofeng.me

我的微博:@王小峰_带三个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