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手活儿到口活儿

我一哥们儿在荔枝网工作,他常对我说:“你来荔枝网做个音乐节目吧。”我的前同事(也许将来还是三联的同事)苗炜去了一家视频网站,他跟我说:“你能不能做一个视频节目,介绍音乐,像马世芳那样……”类似这样的事儿我这些年经常遇到,有热心人希望我能拓宽一下领域,干点时髦的事儿,教唆我去录个视频节目,兴许还能挣到不少钱。想想我家里的那些唱片,硬盘里的那些歌,可以给人播放一辈子,让它们静静地呆在那里,确实有点浪费。但我至今从来没有动过用嘴来表达想法的念头。因为我深深地知道,这不是我擅长的事儿。

1994年开始,我曾经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过两年主持人,就是比较简单的那种介绍音乐的主持人。再早,北京音乐台建台的时候我一度想去音乐台做个主持人,那时候,我觉得一边放音乐一边扯淡是件很酷的事儿。但是两年的主持经历告诉我:不适合。

我也曾想过,自己为什么不适合做主持人,照理说,说话还算标准,吐字还算清晰,音乐知识还算丰富,反应还算迅速。可一坐在麦克风前,浑身就不自在。直到有一天,我去电台和一个专业主持人合作做一档节目,才搞明白。那次节目做得很成功,我的感觉也不错。节目结束,我问主持人:“你为什么能把节目做得这么好,照理说我比你学历高,知识比你丰富,普通话比你标准,长得也比你好看点,怎么就做不好节目呢?”这哥们儿说:“是因为你没我自恋。”他说,主持人坐在话筒前,首先要特别自恋,感觉全城的听众都爱你,你说什么他们都想听,你就是卡拉扬、小泽征尔,你的性感和感性透过话筒直入观众心扉……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做不好主持人了,这还真不是专业训练出来的,而是必须有一颗强大的、贴着厚脸皮的心脏。而我没有。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总有他最擅长的事儿,比如有人擅长画画,有人擅长记忆,有人擅长雕虫小技……一旦他擅长了某一项,则意味其他方面不擅长,这是真理,一个人一条腿比较长,另一条腿一定会更长。

当老师的一般都比较能说,这是职业要求,能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并且做得比较出色的老师一定是个侃爷。当初《百家讲坛》里能三吹六哨的人都是老师出身。这类人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脑子反应要比最快那么一点点,反过来就是口吃。

评书这个行业快消失了,在没有广播的年代,靠说来挣钱吃饭的职业大概只有曲艺了,而评书又是曲艺当中难度最高的一个,说相声三五年差不多就可以出去练摊了,评书没个十年八年是不行的,即使练了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成材。听众对评书艺人的音色要求要比其他曲艺表演高的很多,所谓听众缘吧。你可能说的不错,但听众不喜欢你的声音。后来能成为评书大家的人,音色都是听众能接受的,那些不被接受的就被淘汰掉了。

多媒体时代,人们借用技术手段让表达变得更加简单和直接,是所谓多媒体表达。而且门槛变低了,谁都可以拉出来上去溜两圈。那些平常擅长写字的人,因为市场的需求,都纷纷开口说话,明明手活儿不错,非要改练口活儿。

有谁能想到高晓松可以靠说成为当下网红呢,像高晓松这样平时就是话唠并且把话唠功能发挥到淋漓尽致的人确实不多。不是说现在靠耍嘴皮子吃香,是个人坐在那里说上一刻钟就能走红。有人就是有口头表达天赋,有人就是没有,说到最后都跟说评书一样。马世芳老师很小就舞文弄墨,长大后做了很多年的主持人,像他这样能手口俱佳的人现在的确罕见,所以,当他去做个视频节目,一定是发挥他的特长。

每一次潮流兴起,受益的都是少数人,多数人的出场是为了给少数人充当背景色。一个人在今天的环境下非常容易迷失,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因为仿佛一夜之间门槛消失了。其实门槛一直都在,过去它是显形的,现在是隐形的。你口活儿行不行,弄一两下子就知道了。

比如说视频节目,你对着镜头该说什么?这跟你对着一张纸该写什么完全是两回事。它需要把口语、表情和肢体结合得非常好才行,这就是表演。

我不知道再过两年又会流行什么,吞铁球还是叼飞盘?反正潮流的那把小螺号会一直瞎鸡巴吹,一拨一拨海鸥听见了也会一直跟着瞎鸡巴飞的。我很想做一个猎人,远远地把猎枪对准一只海鸥……


我的微信ID:wearthreewatches

我的博客:www.wangxiaofeng.me

我的微博:@王小峰_带三个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