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歌声中的爱情密码

先插播一个广告,然后请继续。


我第一次听到邓丽君的歌还是在上初中,在听到邓丽君唱歌之前,我从小听到的歌曲都是那种打满鸡血,慷慨激昂,战天斗地的歌革命歌曲,从来没想过世界上还有人用一种软绵绵、甜蜜蜜的方式唱歌。当时全国正在反精神污染,邓丽君被当成精神污染,报纸上写了不少大批判文章,里面总提到邓丽君的歌,那时候就好奇啊,啥时候能听到他们点名批判的歌曲呢?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觉得凡是属于精神污染范畴的东西,都他妈特美好。白天学老邓,晚上听小邓,开放的中国,初次感受到人格分裂。这一人格分裂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不管什么事儿,一来到中国,就会被分裂。


十年前,我做邓丽君专题,采访过黑子(他差点把邓丽君请过来开演唱会)。他在描述邓丽君的美的时候,我发现,这一点我和他在对女人的审美上非常相似,就是邓丽君这样的美。黑子说邓丽君比《霓虹灯下的哨兵》里的春妮还美。可能我觉得她就是传统中国美女的化身,这种美是现在很多韩国外科大夫和中国美图秀秀做不到的。


从十年前开始,我几乎不怎么听华语歌曲,但是邓丽君是永远例外的。我们老年人对邓丽君的情结是很多年轻人无法理解的。对我来说,此生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机会看她演唱会,没有机会去采访她。


我记得1995年5月9日早上,当时还在天津电台做主持人的平客打电话给我,说邓丽君去世了。我当时的反应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好像过了两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真的。


几年前,有个朋友想做音乐剧,想做出《妈妈咪呀》那样的音乐剧,我顺嘴说了一句:那只能拿邓丽君的歌曲来串故事。但是那个朋友后来做出来的音乐剧效果并不好,因为我觉得编剧并没有仔细研究过邓丽君的歌曲。


借着这次《三联生活周刊》做邓丽君专题,我做了一次浅显的尝试,看看那些情歌词句里到底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根据邓丽君的歌曲想象出一个爱情故事。


邓丽君歌声中的爱情密码


无疑,邓丽君是整个华语地区影响最大的歌手之一。在近30年的演唱生涯中,她的影响从台湾到日本、香港,以及东南亚地区。她一生演唱过两千多首歌,人们熟知的歌至少也有一百首左右,即使放在整个世界,这样的成就都是少见的。但是,由于邓丽君先后和台湾、东南亚、日本、香港等地区的唱片公司有过合作,她一生究竟唱过多少首歌,几乎是一个谜。尤其是,她的音乐随着唱片公司的更迭、倒闭,版权归属也成了一笔乱账。在中国大陆地区,邓丽君的各种盗版(事实上从来就没有过正版)唱片不计其数。这些盗版,大都围绕着邓丽君最经典的那些曲目进行编排。而海外的正版唱片,由于版权方面的原因,至今尚无“邓丽君全集”面世。这对众多邓丽君的歌迷来说,无疑是个遗憾。

从我们能听到的邓丽君的歌曲中,大致也能看到一个邓丽君的歌声世界。邓丽君一生演唱的歌曲涉及类型范围非常广泛,传统民歌、爵士、戏曲甚至摇滚。涉及的题材更是五花八门,从古诗词到市井歌谣,但是她演绎最多的主题是情歌,几乎占90%左右。

这些情歌,或细腻,或粗俗,或含蓄,或直白,或阳光,或阴暗,或俏皮,或幽怨……但都无一例外地在表达一个少女的心事,她如何一步步成长,历经沧桑。这些歌词,在今天看来,大都写得过于粗浅,缺乏雕琢,甚至主题和词句上多有重复。直到后来邓丽君与大唱片公司签约后,歌曲在编曲、词句上才有一些改观。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王菲后来在翻唱邓丽君的歌曲时有意回避掉早期的情歌,选择了邓丽君加盟大唱片公司后演唱的曲目。

透过这些歌曲,我们也能看到那个时代人的情感、婚恋观念。邓丽君用她的歌声为我们勾勒出一个保守、羞怯、温婉、被赋予了各种传统美德、憧憬美好纯真爱情、敢爱不敢做、敢想不敢说的传统意义上贤淑的中国妇女形象。这个形象,似乎和今天人们对待爱情的看法相距甚远,至少和当下的情歌中你能感受到的突破传统的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同。可事实上,除了一种创作题材上的规避之外,传统的婚恋价值观念并不会因为出现太多的社交软件而改变。所以,当我们通过那些歌词的信息去还原一个少女的情感世界,会发现这个处处落入俗套的爱情故事,依然发生在今天的人们身上,只不过是重新进行了排列组合。

邓丽君的情歌隐约在讲述着一个情商不高的女子身上发生的爱情故事——

故事发生的地点可能是中国南部沿海地区的某个乡村,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情窦初开,一颗懵懂的心开始意识到爱的滋味了,她暗恋上一个村里的少年。于是,这位保守、胆怯的少女开始了单相思。

在这个少女有限的人生经历里面,和男欢女爱相关的大概也就是童年的两小无猜了,当她开始意识到爱的时候,首先会想到那段时期的经历:“我的家门前有一条小溪,童年就在那里游戏,你常被我呀推到水里,你就骂我坏东西。那青梅竹马美丽的回忆,两小无猜多甜蜜,如今呀我俩都长大,却沉醉在羞愧里,好像是陌生人儿不问不理。童年誓言抛在云雾里,不能结合呀多么可惜,啊,小情人,坏东西。”(《沉醉在羞愧里》)。

当少女还在回忆着天真无邪的童年时,其实爱的前奏已经响起。紧接着,她发现周遭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触及到她的某根神经,渐渐地,她开始有些愁绪,“风儿走来问我,什么叫做寂寞?我的年纪还小,哪里懂得寂寞。云儿也来问我,恋爱是否快乐?我还不解风情,怎知是否快乐。风儿走远,云儿飘过,只剩下孤独的一个我,心儿里仿佛,失落了一些什么。风儿若再走来,云儿若再飘过,我要告诉它们,初次尝到寂寞。”(《初次尝到寂寞》)。

少女其实不明白,这是爱的萌动,她只是隐约觉地有一种别样的情感在她身体里慢慢发芽,“梦里的春天是多美妙,梦醒的春天在哪里找,谁知道春天你已来到,一点我也不知道。我笨得不得了,怪不得鸟在笑。人已在春天里,还要把春天找。谁知道春天你已来到,一点我也不知道。”(《有了春天不知道》)。

此时,少女还处在爱情空想主义阶段,山村的一草一木都能引发她的感怀,不过那个意中人还没有出现,“山上有棵爱情树,爱情树多年不开花,不是春雨没有来,不是春风不爱它。问一问那爱情树,想不想开花,你把头儿低下,难道是羞答答,爱情树儿要开花。”(《不是春雨没有来》)。

少女心已经开始期待意中人的出现了,夜里,她开始失眠发呆。过去,她仰望星空,天阶夜色,顶多是让她感受到一种旷远与静谧,但是现在,她开始睹物伤情了,“谁是心上人,星和月不离分,又到了夜深沉,多情人儿要找寻。找寻她的心上人,只有街灯放光明,帮忙在找寻,谁是我的心上人。”(《谁是心上人》)。

少女的生活每天单调而重复,到山岗上种地或是砍柴,然后就是发呆。站在山顶,小村一览无余,无聊而枯燥的时光里,少女可以一个人尽情胡思乱想:“海棠海棠情意长呀,每天要到那高岗上,回味童年好时光呀,竹马青梅一双双,穿着一件花衣裳,像一个秋海棠,姑娘呀姑娘,谁是你新郎。”(《海棠姑娘》)。

一个春风撩人的午后,那个意中人出现了……


由于后面还有一万来字,微信有字数限制,贴不完。有兴趣你可以买一本贵刊看看。这次我们做了一次尝试,文章中提到的歌曲,我们都印了二维码,边看边扫边听,据说多媒体就是酱紫滴。


我的微信ID:wearthreewatches

我的博客:http://www.wangxiaofeng.me

我的微博:@王小峰_带三个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