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筹钱拍个电影

有人在微信上给我留言:“还差473273,还剩28天。要是到时不够数,这电影还能拍么?这么理想主义的一个事,要是就这么黄了该多遗憾。峰叔,你们的宣传力度要不再加大点?”


看到这个留言,我想,以我和王小山的姿色,就算到大街上裸奔,估计也未必能很快筹到钱。前天新浪娱乐采访我们,结束后,小山说,咱俩配合得还挺好。我心想,要是平时互相没点默契,我会找你吗。实际上,我和小山的共同特点是,别看平时瞎嚷嚷、制造话题、吸引眼球有两下子,真要是把自己推到前面,放下底线去炒作,发现都挺抵触的。给别人出主意时头头是道,做自己的事情反倒没主意了。这年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俩既不会哭也不会闹,还都有一个底线不愿意突破。


之前有家上海媒体采访我们,问我们是不是已经有投资拍电影了,用众筹的方式只是炒作一下,提高公众注意力?我们说:“我们是真没钱。”实际上,我们都不喜欢用作假、愚弄别人的方式去换回某些利益,那样睡觉都不踏实。


前天,我纠结了半天,做了一件我极不情愿做的事情——求人。我和小山平时都喜欢帮别人忙,谁有点什么事情,都会热心帮人一把,现在落到自己头上,发现张嘴求人这件事咋变得这么难呢。但是为了能把这件事做成,我摸着键盘,咬着牙,开始给朋友发私信,发完后,心里那叫一个忐忑啊,跟干了件坏事一样。


这些朋友都很帮忙,帮着散播,但实际上的效果是,微博转发有两千多,筹集到的钱只有一万多。要按这个趋势下去,一个月后肯定筹集不到足够的钱来拍电影了。


是的,理想主义意味有两个结果:成功或失败。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们很认真地把这件事情做了,我倒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因为过去我有过很多理想主义的想法,大都没有实现,要是这也遗憾那也遗憾,还活不活了。


我想,众筹这件事是新生事物,大家对众筹方式还不了解,甚至我分析它和我们过去传统的价值观念存在一些冲突。今天,人们做事情比较功利,都希望投入后立刻见到回报,回报越多越好。这就出现了一个疑问:我凭什么掏钱让你玩?你能给我什么?首先我不能给你回报钱,因为如果承诺这一条,就属于非法集资性质。众筹的核心意思是:我是一个参与者,通过更多人的参与让一件事情变成现实,把这件事变成现实是最大的回报,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军功章上也有你的一半。但这恰恰是人们对众筹理解上的最大障碍。


过去,我们都只是被动去做一个纯消费者,众筹的方式实际上是让人从消费者变成参与者。我知道,这个观念的转变,对很多人来说是件挺难的事情。


当然,现在还有些时间,我和小山还是有信心期待你们参与进来,来完成这个电影。


————————————————


  • 附:《关于众筹和一个长镜头电影》


我在@京东众筹 发起的众筹微电影项目《你》已经募集到了11万多,之前我因为出国采访,上网不太方便,一直没有能好好感谢帮助我们的人。在此,我要谢谢那些出份子的同学,不管这件事最后是否成功,我和我的团队都对你心存感激。


现在终于有时间说说筹款拍电影这件事了。去年,我一直想找投资拍一个电影,当时计划拍一个长片(大约90分钟),电影的名字叫《二》。有一次,我跟一家卫视的朋友聊起拍电影找投资这件事,他说,你为什么不用最另类的方式筹钱拍电影呢?比如你在淘宝上卖制片人署名权,一块钱一个,片尾出字幕时把这些人的名字都播放出来。我听完后算了一下,拍摄成本120万,意味着片尾出120万个人名字的字幕,就算每秒钟滚动100个名字,那也要200分钟,想想也挺刺激的……我当时还真动心想这么试试。后来跟我的团队说起这个想法,他们说,这就是众筹啊,有这样的网站,你干嘛不试试。我也是这时才知道众筹模式,网络众筹是一个新兴的项目,它可以帮助普通人实现小梦想,所以我决定尝试一下。


也就是在我决定采用众筹方式筹钱拍下一部电影时,我偶然有了一个想法,想用一个长镜头拍一个20分钟左右的短片。我一直对电影长镜头比较好奇,不管是《小兵张嘎》里张嘎翻墙的戏还是《赎罪》里海滩那场戏,都让我觉得长镜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20分钟一镜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我想先试着用众筹方式拍这个可能有20个演员一起出场的长镜头群戏,对我这个电影初学者来说是个有难度的挑战,我想象着拍出来一定会很有意思。


这个20分钟的长镜头拍什么?只有一个内容:吵架。吵架目前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主流业余爱好,这种群众性盲从活动可以消遣解闷、强身健体,而且它不需要门槛,几乎人们生来就会,吵的人投入,看的人开心……它是现阶段的民间艺术。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兄弟王小山。2005年,我拍《小强历险记》,我和小山第一次合作。多年来,我们一直相“望”于江湖,我一直想跟他再次合作,但每次他都因为个人原因(比如被某些女孩的男朋友们联合追杀躲到外地)错过了合作机会。这次,我和他提前约好档期,嘱咐他在筹拍到杀青期间不得惹任何麻烦,以保证电影顺利完成,等拿到金鸡百花奖后,你爱惹谁惹谁。我选择跟小山合作,也是因为他有丰富的抬扛和长期的网上拌嘴经验,由他掌舵,我能增加几分信心。当我把故事梗概跟他讲完之后,他非常感兴趣。于是,有了“王小兄弟”。


过去我拍电影,找投资是最让我头疼的事情,我这人比较笨,不会忽悠,也不会给人画饼,再加上我是个记者,不是专业导演,人家凭什么把钱给你玩。尤其是,今天人们对一件事的评估从来不看过程和成长,都直接看你的结果。我希望能踏踏实实做点事情,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这和当今的三观不太相符。选择众筹模式,回避了我的短处,创作自由也不会被干涉,能让我把心思放在内容上,而不是平衡某种利益关系上——我不希望拍的内容受到节外生枝的东西干扰。在经过一段接触后,我们选择了@京东众筹 。


为了能保证电影拍摄顺利完成,我这次决定采用职业演职人员团队,这意味着成本会比普通微电影高出不少。唯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每一位出钱帮助我们的人——这是对你们最大也是最尊重的回报。


如果你希望能看到我们能把这件事做出来,希望能在众多微电影中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电影,那就请你们贡献点绵薄之力,让我们这个愿望变成现实。谢谢。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众筹页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