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卿想他儿子陈乐了

我认识陈晓卿的时候就认识陈乐了,那时他才六七岁。陈晓卿经常在饭局的时候把陈乐带来,可能陈晓卿担心自己黑,怕大家看不到他,让陈乐坐在旁边,以证明他的存在。

我们都是看着陈乐长大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有时,陈晓卿会讲一些关于陈乐的事,好多我都忘了,能记得的是,有一次陈乐见一个女同学,有陈八婆之称的父亲专门请假到咖啡馆躲在一个角落一睹儿子的约会

陈乐出国留学那天,陈晓卿送他去机场,哭得不成样子,据说哭声把T3航站楼的某处震裂了,后来一下雨就漏水。陈晓卿望着陈乐的背影,说:自由夺好啊。

陈乐来到这个世界是个意外。你们都知道,广播学院毕业的人数学都不好,陈晓卿也是因为数学不好,结果有了陈乐(哈哈),所以他一直对儿子有愧疚之心,也因此对儿子有了更多的一份爱。我见过很多当爹的人,从来没见过像陈晓卿这样的爹。一说到陈乐,他立刻像林妹妹撒娇一样酥软无力,舐犊之情,溢于言表。有时候,男人在表达爱的时候往往比较含蓄,更多是让对方领悟,即使是表达父子之情,也不会那么直接。但陈晓卿对陈乐,永远都像一个初恋的男生。

最近陈晓卿经常在朋友圈表达对陈乐的思念,我看到后心里挺难受,因为在这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像陈晓卿这样的人在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一个正常的世界,突然就变成这个操蛋的样子了。

有好多朋友跟我说,他们一年没见到自己的男(女)朋友、老婆(老公)、父母了,我也一年多没见到我爸爸了。为什么?

朋友们经常问我,你啥时候回来啊?我说,当年有一些人早上跟家里人道别去上班,结果从此被一个海峡隔开,天各一方,终生未见。鬼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有时候,我们并不能真正体会到思念的含义,正常状态下,思念是一种矫情,而非正常状态下,思念是心里在流血。

那么,感受这种痛苦的人真的明白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吗?未必。我的父母经历了十几年的两地分居生活,但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对当下的有些人来说,也一样。

1 thought on “陈晓卿想他儿子陈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