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重庆晚报》记者问

《重庆晚报》一记者采访我,谈歌坛抄袭的事情。我用电子邮件方式回答了采访,我认为这是很清楚的回答,居然登出来还有出入。所以我把原文登出来。
顺便提醒该记者一下,如果你们报纸的版面不够,就别问那么多问题,删都不会删。
顺便也提醒那些不知道什么叫抄袭的傻逼们,别在我这里掰扯,什么叫翻唱、抄袭、引用、采样,先把这些概念搞明白再发言。如果你亲爹某某某涉嫌抄袭被指出来,你去别的地方留言,别在我这里留言,我有洁癖,觉得恶心。

1、您在博客上推荐龙抄手的博客,您是怎么发现这个博客的?对博主列举的抄袭案例怎么看?
是一个朋友推荐给我看的,看了之后觉得很好,还有比我认真的人。我听了部分对比的歌曲,说实话,让我很吃惊。歌坛的“孪生兄弟”太多了。
2、自从花儿乐队事件之后,乐坛抄袭先是草木皆兵,慢慢变得像家常便饭一样,比如哪个人涉嫌抄袭,媒体也都会漠然视之,您是否也感受到这一点,对此怎么看待?
这的确是个问题,朱大可说:“这个是整个社会道德机制瘫痪的结果。”如果媒体失去了应有的监督作用,有些人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主要是,利益的驱动可以让越来越多的人变的不要脸。
3、您在博客上说佩服这个人的职业精神,我已经采访了博主龙抄手,他称自己准备了几百个案例,现在用掉了一半,准备每日更新,只想听到更多好的音乐,很值得敬佩,但是您觉得这样对抵制乐坛抄袭能不能起到作用?会不会最后还是螳臂当车?
一个人也许起不到阻止歌坛抄袭成风的作用,如果有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就会出现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如果大家都袖手旁观,老鼠也能咬人。
4、根据您的经验,您觉得龙抄手博主现在的行为是否会引起歌手或者唱片公司的不满,是不是存在一定风险?
我倒希望歌手、唱片公司不满,让他们站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能有什么风险?真干了坏事的人还能把人吃了?
5、龙抄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想联合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做现在的事情,您会不会也有此意,因为您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有您的支持,事情会有更大的影响和作用?
确实应该出现一个民间团体揭发歌坛抄袭现象了,不然不要脸的人会越来越多。
6、因为龙抄手不是专业做音乐的,他的案例很多也是来自网上,这样是否会有些其实不是抄袭的,也被误判成抄袭了呢?
有些歌曲是不是抄袭,必须要有专家鉴定,普通人只能是凭听觉来判断。但是龙抄手也没有下结论,他的博客已经说明了,你没看见?
7、或者比如说汪峰解释称他的《勇敢的心》就是听多了之后,不自然的流露,不能算是抄袭。这种该不该被列为他的“涉嫌抄袭”资料室呢,从音乐的角度讲?
如果我写了一本小说,别人一看,怎么跟《红楼梦》一样?会不会指责我抄袭曹雪芹?我可以辩解,《红楼梦》我看了一百多遍,所以写作的时候是不自然的流露到曹雪芹他们家了,不能算抄袭,你觉得我这样的辩解说得通吗?就算说得通,至少我这样做人家会觉得我是个庸才、蠢才,那我也觉得自己挺无耻的。为什么有人就觉得不无耻呢?该学学李白吧:眼前有景道不得,早有崔诗题上头。
8、您作为乐评人,会不会去刻意留意一下涉嫌抄袭的音乐,并提供给龙抄手的博客呢?
我一直留意这方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