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席勒


游泳池里的梦露老师(摄影/劳伦斯·席勒)


罗伯特·莱德福特与保罗·纽曼
这个镜头今天已经变成电影海报的经典设计了(摄影/劳伦斯·席勒)


刺杀肯尼迪总统的那支枪(摄影/劳伦斯·席勒)

两天前,我瞪着仅有的一只好眼睛,去采访一个摄影师,一个美国人,叫劳伦斯·席勒。我都想好了,如果他问我眼睛为什么会这样,我就说因为我采访一个只用一只眼睛干活的人。席老师已经71岁了,他这次来北京搞一个影展,叫“玛丽莲·梦露与60年代美国”。

这位老先生非常健谈,因为他采访过很多人,当有人采访他的时候他知道该怎么配合记者,我刚坐下,还没开口,他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他看上去很和蔼,怒也不威那种,而且他很胖,他的腰围能有三尺五,后来采访中我发现了一个细节,他不停地在吃零食,当桌子上的小点心吃光了,他就招手跟服务员要。女士们,你想让你的腰围变成三尺五吗?请吃零食。

我带了杂志社的摄影记者小蔡一起去采访,小蔡今年24岁,专门拍人像摄影,另一个帅哥小关(他好帅啊)专攻新闻摄影。小蔡坐在席勒的对面,席勒突然说:“你在观察我是不是在看光线的角度?你应该在那个位置上拍。”

其实我很想跟席勒聊聊60年代美国,那是美国最有文化的年代。可是他那天心情有点糟糕,影展的事情让他很烦。但是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配合我采访,但是中间不停地有电话打断,后来我发现他已经心不在焉了,只好遗憾地结束,因为还要给摄影记者留出时间拍照。

采访他告诉我一个故事,他有一次去采访一个母亲,这个人拒绝接受采访。每次他敲门,对方都在屋子里面说“不”,过了一周,他又去敲门,对方说“不”,又过了一周,他又去敲门,对方还说“不”,又过了一周,他又去,那天下大雨,他敲门,对方说“不”。席勒急了,说:“这么大的雨,你让我进去上趟厕所吧。”那个母亲不得已只好开门让他进去方便。然后席勒很自豪地说:“她坐在那里跟我聊了两个小时。”

席勒说:“我不能让被采访者跟我说‘不’。”他这种契而不舍的精神,很让人钦佩。但是作为一个记者,谁都希望采访很顺利,一马平川地下去,直捣黄龙,省时又省力。遇到一个不配合的,挺让人反感的。有时候我有很多采访对象本身就是我不喜欢的,如果他说不接受采访,那就拉倒,谁爱伺候你似的。但是遇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人,如果鸭不接受采访,确实挺让人恼火和遗憾的。我觉得我性格跟席勒完全相反,我不太爱跟人打交道,不会契而不舍,死皮赖脸那样骚扰对方,如果对方说清楚了,那就算了。所以我不是个好记者。采访一个人跟追女孩一样,你追人家人家不愿意,那就算了,如果没完没了,人家会报警的。

所以说,新闻单位招聘记者的时候都要问问,你追过异性吗?怎么追的?如果是个脸皮厚的人,赶紧招进来。

实际上,能让人记住的采访,肯定是曾经被人拒绝但最终经过你努力搞定的那次采访。席勒在跟我回忆他的采访经历时,无一不是这样的。比如他给玛丽莲·梦露拍照片,拍那么多裸照,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梦露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都一丝不挂,那时席勒也就二十来岁,他是怎么获得梦露的信任?显然是天天给梦露买巧克力吃。

但是我采访席勒,他有求必应,问他什么他都回答,后来小蔡给他拍照片,摆来摆去,他一点也不烦,说:“你就是拍到明天早上一点我也没意见。”拍完后,他还会把相机拿过来看看,然后鼓励小蔡:“你的用光很好。”

到底采访者配合你好还是不配和你好?这是个挺矛盾的问题。回顾我的采访经历,真正记忆犹新的,还真他妈是特费劲采访的那几次。

5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我要喝水
我要喝水
2007年09月17日 2007-09-17 10:57:44

说说你费劲采访的那几次嘛

刘原2.0
刘原2.0
2007年09月18日 2007-09-18 12:30:38

过客 Says:

9月 15th, 2007 at 5:05 am
三表,听说三联又要加厚了,现在的可读性就已经不如过去了。还不如你的博客呢。
==========================
回复:回头我博客收费.

============================

不同意。我觉得这几期三联做得非常好。特地来这里感谢一下三表老师。我就是被你骂过的人。 不过现在在找工作。

看了几期,觉得主题策划得不错。《坚硬的姜文》《选秀的终结》《居住环境的8个指数》都不错。

感谢三表老师的努力。。。。。

好久不来这里了,主要是没有固定的地方住和上网。不过还会来的。

另外,问一下,三表老师,你下一本《不许联想2》什么时候出版啊?

我觉得应该可以结集出版的了。。。。。。。。。

泛竹
泛竹
2007年09月25日 2007-09-25 5:06:03

还以为是个梦露吃了一个星期棒棒糖,20多岁,正甜的时候

trackback
2008年11月22日 2008-11-22 18:45:49

[…] 小蔡今年才24岁,属于年轻有为那一类人,拍摄的时候一丝不苟,每次他的照片用在三联周刊上,被采访者都会打电话:“你能不能把你们摄影记者的照片给我几张,这是我有生以来被拍的最好的一次。”一个摄影记者听到的最好的表扬也就这样了。有一次我带小蔡采访美国著名摄影师劳伦斯·席勒,老头七十来岁了,看到小蔡给他拍照,他很兴奋,拍完了,老头很认真地一张一张看小蔡的照片,表扬他用光很好。 (小蔡在给“南城二哥”拍照)小蔡全名蔡小川,天津人,毕业后,一个人就来到北京,人比较实在,还有点腼腆。今年他和马戎戎区四川采访地震,俩人出生入死。小蔡感慨说,你说如果突然地震我死了,我才24岁,还没有谈过恋爱呢。马戎戎回来哭着跟我说这件事,我就想,应该给小蔡介绍个女朋友,但我周围认识的适合小蔡的女青年基本上都不靠谱,所以又想到通过博客的方式,这个比较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