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懂了!

由于,电脑光驱读盘有问题;
而且,我看的是盗版;
所以,费劲吧拉看完了《太阳照样升起》;
因为,看得断断续续画面不连贯;
所以,我看懂了;
其实,这是一部摄影展;
至于,情节你看没看懂;
反正,一点也不重要;
即便,你看懂了;
肯定,也看不出什么;
艺术,就是这样这样无聊;
至今,还有人相信艺术的魅力;
可是,相信的人都看不懂;
不过,当摄影展看是相当不错的;
那么,为什么不放到美术馆展览;
而是,到电影院里去放?

82 thoughts on “我看懂了!”

  1. 鸡气猫 Says:

    10月 5th, 2007 at 6:30 pm
    像你所谓的“明白”其实大家都明白,很可能还比你明白。你从这一串肉筋故事里看出什么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可以参考一下南东三同学的评论。

    Reply
  2. 顺便看了下面的回帖.
    前阵子听一人说,你改变风格了,说你悟了,说这才是做媒体的风格.
    一个月观察下来,果然是悟了.
    诗人的意志,商人的大脑,巫师的感召力,流氓的才情,
    托儿所阿姨似的关怀未成年人.

    我猜测,回帖里至少有9成,他们没明白你想说什么.
    我大概也没明白.

    有个事问一下:
    1,中国有美术馆吗?如果有,多大规模的?都展览什么东西?
    2,,电影院能不能成为美术馆?如果不可以,那姜文还有一群弟兄怎么混?

    Reply
  3. 电影倒叙法常见,分作若干小段来回跳讲一故事也有,从各主角角度叙同一事有之,七八十年代爱情,侦探电影都用过,对外国影界来说无创意
    时代背境的符号海外不清楚,不能凸显平常事在非常时代的不平常
    加强时代背境描述早二十年此片在海外准轰动,国内观众惊艳

    Reply
  4. 老王,一直一来很喜欢你写的东西
    他们都说我是你的超级粉丝,确实,我每天开机第一件或者是前五件事情就是开的博客。
    但是,对于姜文对于《太阳》,你也有点太穷追不舍了,没必要这么打击人家,真的。

    Reply
  5. 都别聊了行么?
    一个没形状的东西你们偏要给聊出点形状,聊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万一聊出形状来那多恶心啊?
    =============================
    回复:问题是姜文老师特希望你能聊出形状。

    Reply
  6. 大家都说好的那不叫艺术,大家都说不好的那也不叫艺术,绝大多数说不好少数几个非说好的就贴谱了,教大家啥也说不出来的那才叫艺术呢,纯艺术

    Reply
  7. ++++++++++++++++++++++++++++++++++++
    回复:没错,俺就是这么看明白的.但是俺不明白的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干么用这么复杂的方式表达?
    +++++++++++++++++++++++++++++++++++

    可以这样理解,很多事情,到最后看来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身处事件之中的时候,却常常是迷茫的,焦躁的,甚至是混乱的。
    就像影片的叙事结构一样。
    第四段所展现的恰恰是“事后”的心态。
    这种复杂的叙事手法,一是为了制造悬念,吸引人往下看。往深了理解,是导演想以一种“事件亲历者”的角度讲故事吧。
    以上,纯属个人看法~

    Reply
  8. 阿辽沙讲述自己的故事(兼答网友问)16+
    李不空或阿辽沙授权SONICARROW记录整理发布,COPY LEFT欢迎转贴

    我,李不空,云南人,家庭条件还不错(中产阶级,富农,还好不是地主,要不土改时就惨了)。我是个瘦高的白脸大帅哥,智商高达150,是家乡一流珠算高手,我的女粉丝无数,说不定还有男的,人帅就是没办法。
    我十岁开始被老爸逼着念了几年书,但老夫子们的说教灌输只能让我更加讨厌孔老二那一套吃人的仁义道德。噩梦般的私塾生活也有收获,最大的就是获得了阅读能力并发现了自己的数学天赋,这成为我离家后获取谋生技能和广泛阅读的基础,老子庄子普希金车尔尼雪夫斯基达尔文马克思毛泽东AND SO ON。老爸也是个开明人,见我实在不愿意上学,也就依了,反正会认字,够了,今后的学习还得靠自己,“继续念下去会让孩子恶心文化”他对私塾先生丢了这句后我就自由了。
    我生来浪漫多情,但性发育较晚,但后劲足(也好,因此长得比父母都高),16岁才开始自慰,一旦体验过性高潮,我的性欲就开始熊熊燃烧,尤其喜欢那种纯纯的爱做白日梦的小女生,当然她们更加疯狂地喜欢我。那些压抑人性伪善的儒家文化根本就束缚不了我,也束缚不了家乡的女生们,我们那里有很多母系原住民,才不吃孔孟那一套呢,她们的习俗也影响了汉人,什么,杨二车娜母,恭喜你答对了,她就是我老乡,我妈一个族的,我5岁起跟爸一块过,妈则继续寻找自己的快乐,吃惊了吧。BTW(顺便说一下),今天被你们网友称之“白宫”的卵石爱巢,就是我们酱紫的男生和女生为了方便约会一起慢慢修筑起来的,李叔也是积极分子,他人黑,女生们就叫他负责最脏的活儿,用黏土、沙子、石灰和我们这里特有的一种草木灰拌腻子(没办法,当时很难搞到水泥,所以爱巢要经常维护,不然下雨有点漏),你丫不信,自己问他好了。爱巢竣工以后我们就全天候了,舒适浪漫,四季皆宜,风雨无阻,1P(DIY),2P,3P,4P,……NP,(N+1)P,……口水了吧,那天,那山,那水,那人,那才叫做纯洁无邪和谐自然天人合一呢(孔家店卖的天人合一是君权神授,完全两码事,严重鄙视)。我也连续3季蝉联女生们票选的“快乐大巴”总冠军 😀 ,直到我被迫离开家乡,才让李叔得到了这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怀念ING……
    女生们粉迷我,不代表所有她们的家长也喜欢我,总有那么几个家伙隔三差五来我家找麻烦,尤其是那个最讨厌的汉族地主婆,估计是女儿愁嫁,硬说是我把他家闺女肚子搞大了,逼我和她成亲,实在是冤啊,虽然她来过PARTY,怎么就咬定是我,人多着呢,况且我爸告诉过,我从来都是射在外面的,没可能啊,证据,请拿出证据,没有,我不认,不认也得认,老娘我认定就是你……,我爸又气又没法,最后假装一怒之下把我赶出了家门,实际上是叫我先到外面避一避,那年正好抗战胜利,我20岁。
    谁知道这一避我就参加了共军,再没回过家,我爸也因为参加过家乡地下抗日游击队,47年被国军当成共党分子打死,解放后追认为烈士,多好的一位父亲。
    我先后参加过解放战争,朝鲜战争,成为最可爱的人,其实我很少直接上前线,否则很可能早死了,因为能写会算啊,是部队里少有的笔杆子和铁算盘,上级经常委以重任,像管帐啊,帮领导写发言稿啊什么的,就这样凭着自己的IQ和实力步步高升,一般性欲强,其他方面也不会弱哦,我的种好,用你们今天的话将就是基因好。
    部队的性生活远没有家乡自由,但更为丰富多彩,10多年,我随部队走南闯北,几乎和全国的女性都好过。我爱过的女性和爱过我的女性太多了,以至于她们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模糊,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有一个温州姑娘。那是53年抗美援朝结束后不久,我们部队来到温州执行任务,我和战友被某个中学邀请作英雄报告,那年我28,她才16,整整大一轮,还记得那天她那双肉肉嫩嫩的脚上穿着一双漂亮的绣着海鱼图案的布鞋,枣红衣服上套着件藏青色马甲,为我们这些最可爱的人们用温州话朗诵了一首《黄鹤楼》,天啊,温州话从她的嘴里出来怎么那么好听,简直比唱的还好听,还有那神态,简直可爱极了,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当时我眼中只有她,坐在主席台上不由自主地看她,本来我这个很少上前线的都不好意思做报告,为了博得她的好感我把那场报告做得满堂喝彩,报告完后我居然鼓起勇气,激动地跑下台和她握手,悄悄对她说报告是为她一个人做的。以后我才知道她是个孤儿,亲人纷纷死于战乱,是好心人把她带大。那天报告会她根本就对我没感觉,会后,她被全校上千人围起来,都吓蒙了,直到后来接触多了才慢慢喜欢上我……(SONICARROW;请各位网友关注周韵的讲述,看看她的内心世界)
    和她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她和别的女生那么不一样,不知道哪来的那么股疯劲儿,整天风风火火,上树下地,绝不含糊,一切得听她的,不然我就要挨耳光;她那双脚简直性感极了,尤其穿上那种可爱的鱼鞋,但她对性又那么冷淡,只要她不肯,我绝不会霸王硬上弓,这是我的一贯原则。我对她的爱,情多余性,可越是这样我反而越舍不得离开她……
    第二年,也就是 54年春天,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要我马上到北京接受新任务。
    接到通知的那天,雨很大,我跑过去找她,要她和我一起去北京,和我一起生活,她开始总说不要,我知道她肯定认为我比她大太多,怕别人说闲话,最后撅不过我,还是和我去了北京
    到了北京才知道,因为我出身好(多亏老爸是烈士,否则还是富农)、文化基础好、IQ高,被上级派到苏联学习石油勘探与管理。原来,中国在朝鲜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中苏关系因朝鲜战争密切起来。苏联打消了中国会变成第二个南斯拉夫的顾虑,开始大规模援助中国建设全面的工业基础。
    就这样,我和她匆匆赶到北京又要分手了。把她安顿好,我俩到北京大北摄影照了张合影纪念,然后我带着她那双漂亮的鱼鞋,去了苏联。
    “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忘不了;太熟;太熟了就要跑”分手时我对她说,她不明白,我说时间久了自然会明白。我是个多情的人,不相信自己能把一份感情维系一辈子,也害怕走向被自己抛弃的一夫一妻制,我一直把性快乐,情感,生育也分得很开,这得益于我的成长经历和阅读:人类大部分时间是在群交、一妻多夫(母系主流)中度过的,一夫一妻(父系主流)只不过短短几千年历史,是男权社会和私有制的产物,至少对我来说严重压抑了我的本性,我从事的是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剥削和压迫,彻底解放全人类的共产主义事业,人的全面解放,从生物学和心理学角度来说,性的解放非常重要,甚至具有更基本的意义……请各位网友自己GOOGLE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和相关理论。总之,我坚决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终身,决不能向落后的生活方式妥协。
    在苏联的3年,我先后结识了几个苏联女人,我使出浑身解数让她们都记住了我,阿辽沙,我的俄语名字和我的性爱。但我还是忘不了远在北京的她,每个月给她寄生活费,每年春节回北京团圆一次,每次见面,虽然她也会像以前一样发发小脾气,摔摔碗什么的,但其实很善解人意,她要我在苏联好好学,回来建设好祖国,她会等我一辈子,好执着,我怕。
    一晃就是3年,58年春天,我终于学成回国,她特别高兴,悄悄说要给我生宝宝,我说,我不打算结婚,也不打算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她说才不在乎呢,我比她大12岁不也习惯了吗。我答应了,那年春天,我们终于做爱了,此处删除文字若干,我把精液射到了她体内,居然成功受孕,这是我很少干过的,以前虽然也有失误,但基本上没有女性找我说我让他们怀了孕,我33岁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精子是否还有效,要不是我自己的技术好,象我这种性生活丰富的人就得和很多领袖一样,为了革命做节育手术,周总理就是,否则不知道有多少接班人啊……
    和她在北京只待了一个月不到,我就被派到大西北新疆,参加了中苏联合石油开发,期间,我又和别的姑娘发生了关系,有新疆的,也有苏联的,我在苏联碰到的金发美女娜塔莎同学也在新疆,这些女性都有着浓密的秀发,我把她们剪下的辫子留作纪念,真该死,我把周韵的那双鞋忘在苏联了,但愿她不在乎。想不到的是,一天我和娜塔莎在野外做爱的时候,她的苏联男朋友知道了,拿着枪醉熏熏找到我们,朝我们射击,我中了3枪,娜塔莎为了保护我,也中了2枪,最后我俩都死了,因为死于非命,没有成为烈士,而远在北京的周韵,子宫里我俩爱的结晶,已经快出生了……
    我是科学和共产主义的忠实粉丝。像我们这种观念超前的人,传统很难包容,只要社会还没有足够先进,死于非命的几率很高,除非像毛一样,掌握了足够大的权力。但是没有理由不让千千万万的我们有共产主义梦想吧,我死后很多年,70年代,约翰列农用一首“IMAGINE(想象)”表达了我们的心声,他歌中唱到“你也许说我是个空想家,但我不是唯一,我希望有一天你们会加入我们的行列,世界就会大同”。我李不空真的是 你-不-空 !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并没有死,我的生命得以延续(感谢周韵使我的基因GENE至少遗传了50%,如果是男孩,男性单传的Y染色体也会传下去,难怪父系社会这么看重生男孩,因为只有男孩,才能够利用Y染色体上的基因追溯到最早的父系祖先,真无聊,不管男女,细胞中的线粒体基因都来自母亲,所以不论男女都能找到最早的母亲,女性还是占了便宜啊)说不定我还有别的后代,只是我不知道,我的思想的其实也来自我接触到的前人思想,你们现在把这些思想和文化的“基因”叫MEME,只要人类没有灭绝,文化没有灭绝,MEME也不会消失,他们会继续演化,我不用担心,况且在你读到我讲述的时候,我的思想和观念某种程度上在你的脑中再现了。但愿周韵会明白这一切,在医院抢救时我留下遗言,要“李叔”把她带回我的云南老家,那里的生存环境迟早会让她和我的孩子了解我的。
    我这辈子真真切切爱过,快乐过,也给我爱的女性留下值得回味一生的美好记忆,再次感谢她们。有了孩子,就有希望,可以看到太阳照常升起,有生命看到太阳升起才有意义!
    Adieu!(法语,永别)
    世界,没有天堂,没有地狱。没有来生,一生只有一次,大家好好活!
    李不空或阿辽沙授权SONICARROW记录整理发布

    Reply
  9. 对,看了二十分钟以后,我得出了所有人物都是神经病的结论,有了这个前提,我觉得这个电影还是满值得一看的。。。。

    Reply
  10. 叶不归 Says:

    10月 5th, 2007 at 5:56 pm
    笨壮壮 Says:
    你自己干嘛没去电影院,劝别人去,帮你做测试啊。呵呵
    ===============================

    呵呵。。我就是去影院看的。。去看了两次~~

    Reply
  11. 说来说去,其实只是王小峰在意淫姜文而已,酸得很。把自己的猜测用非常确定的不容置疑的口吻来表达,比如回复:问题是姜文老师特希望你能聊出形状。

    这确实很无耻吧?以使用盗版为荣的作者,你文化?你不也只是个知道分子么?

    Reply
  12. 看第一遍的时候,我没有看懂,后来看了介绍勉强有点明白!归根结底还是很迷茫,真是不知表现的主题是什么?不过我觉得里面的音乐倒是不错,我喜欢!别的实在不敢恭维!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