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

组图:黄金周新疆沙漠旅游升温

中学生作文选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经常能看到一些摄影家拍摄沙漠的照片,这些照片无一例外都拍得很美,尤其是夕阳西下,沙漠被涂上一层金黄的颜色,真的很美,然后再有一支驼队,由远及近,在逆光的剪影中,人与自然,动物与自然,就形成了和谐美。这样的照片我们随处都能看到。

今天看新闻,说黄金周旅游已经开发到沙漠去了,很多人跑到沙漠里看风景。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中国人真可怜,漫长假期被逼到沙漠里呆着,若不是人多,还会想到到沙漠里观光吗?难道真是自然景观被糟蹋差不多了,才会想到沙漠?我的第二个反应是,很多人是看了沙漠的美丽风景照之后对沙漠产生了一种美好想象,于是就有更多没吃过沙子的城里人趋之若鹜,想领略一下自然之美、塞外风光。

沙漠对于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意味着什么,我不用多说了,这个留给土摩托他们去研究,作为媒体报道,把这个当成黄金周的景观去看,实在有点匪夷所思。有时候觉得咱们中国人挺愚昧也挺可怜,你说七八亿人在放假期间出行,这么多人,到哪里都是糟蹋东西,问题是除了人的后脑勺之外还看不到什么。比如,不到长城非好汉,结果都去长城,这长城的折旧率就会高了。如果赶上黄金周,大家都去爬长城,确实挺壮观的,就形成了我站在长城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看人,于是人就成了风景。风景这边独好,在外国是看不到的。糟蹋长城吧,倒也说得过去,咱们的风景一向是用来糟蹋的,但是去沙漠看风景,多少觉得有点无厘头。

猪八戒被一个女妖精迷上,开始发老年痴呆的时候,感觉就像我们去沙漠看风景,你不留神,就会被妖精吃掉,但你很迷恋妖精的美,这就是艺术产生的美感所带来的诱惑,它可以让你忘记很多最常识的东西。所以说:有些东西,仅仅是拥有美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我们用常识判断。比如蘑菇,越美就越有毒,大自然就爱跟人这种弱智动物开玩笑,制造一些迷惑你的东西。我在山里见过毒蘑菇,真想把它装到一个水晶柜里,把那美的一瞬间固定住。我也去过一次沙漠,当我知道要去沙漠,就开始紧张,沙漠到底是什么样?

汽车往沙漠里面开,开进了80公里,直到没有路才停下,这一路的风景,怎么形容呢?粗犷,所有眼前的一切都是天地相连,粗线条般勾勒出你所处的空间,你显得很渺小,天地雄浑,如狂草一般;倔强,那些枯死或是濒临枯死的胡杨,在剩下最后一片绿叶时还仍倔强地屹立在那里,像是一个不屈的战士,面对死神做出最后的一次抗争,也像是为自己树起的一块墓碑,等呆着狂沙的吞没;坚忍,路边的很多植物,都很顽强地生长着,哪怕周边没有一滴水,它也要展示着者自己的本色,只要没有枯萎,它就会是绿色的;雄浑,大概到过这类地方的人都能感受到,风把沙丘雕刻成各种美丽的线条,如女人的身体,如九曲黄河,荡气回肠,如连绵血脉,源远流长……但也是从我看到这一切开始,感觉像在看恐怖片。

我曾经跑到沙漠的深处,亲身感受一次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脚下的白沙,能把皮烫破,还记得北国人怎么折腾徽钦二帝吗?我站在沙漠上就是这个感觉,不停地跳。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温度大约有47度,地面温度有60度,身上出的汗瞬间蒸发,从来不会有汗流浃背的感觉,身上一直是干爽爽的,但是上面有一层白花花的盐。

不站在沙漠上,是感觉不到恐惧的,我眼前的沙漠没有那么美,白沙,白花花的沙子,蜿蜒起伏在你面前,你身处其中,那么无助,那么孤单。偶尔在远处,能看见一颗绿色的胡杨,再往远看,天地的边缘没有生命迹象,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连只飞虫都没有,你孤独地觉得,这个世界只有你一条喘气的生命。

我所在的位置,发现了石油,遥想多少亿年前,这里万物生灵,一片郁郁葱葱,后来天翻地覆,生灵惨遭灭绝,埋到地下变成石油。再遥想多少万年前,好像这里也有一片生灵,祖先们在这里追逐一只豹子或是野牛。再遥想几千年前,这里可能是一片繁荣的集市,人来人往,或是一个战场,金戈铁马。再遥想几百年前,这里还曾是片粮田。现在,这一切都被埋在了我的脚下,那下面是什么呢?

而距这里只有84公里之外的地方,是一座县城,县城里郁郁葱葱,人们生活的很宁静,县城拥有所有现代化的设施,县城四周到处都是田地,那里面种满了大豆高粱棉花玉米。在庄稼地之外,是一层一层的防护林,越往外就越稀疏,就越荒凉。这种递减的植被看这是那么弱不禁风。没有水,哪能长那么多树。树多了,会蒸发更多水分,加速沙化,种少了,更难以抵御沙尘的淹没。我在想,如果多年之后,我再来到这里,沙漠离这座县城还会有多远,当初的棉田是否还安在?

美的震撼往往是脆弱的,它发生在一瞬间,而持久的东西是对生命的考验,相比之下,看一眼风景,不如坚固一下生命依赖的环境。我们能看得风景越来越少,早晚有一天,我们的风景就会剩下沙漠了。拒绝黄金周出行,是对我们生存环境里的风景的最好欣赏。

42 thoughts on “风景”

  1. 美的震撼往往是脆弱的,它发生在一瞬间。

    如果瞬间的美从此后深深的留在了心灵深处,是不是就会成为永恒……

    Reply
  2. 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不知道我们的ZF还有几人秉着这样的精神做事。

    急功近利,鼠目寸光,过度开发,资源流失,不知道百年千年之后,我们中国的土地除了满目疮痍还有什么。我们的子孙将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

    如果到时候替代能源还没能开发出来,我们要反过来高价从小日本的海底下去买我们出卖的那些煤来烧吗?

    Reply
  3. 我倒真的很想去看看真正的沙漠。以前去非洲就是冲着草原和沙漠去的,不过去的国家不对,尼日利亚没有草原也没有沙漠。草原倒是后来在肯尼亚看过了,而沙漠,只是在尼日利亚和尼日尔边境的撒哈拉边缘,看到的更应该说是荒漠的地方,但那种感觉还是很震撼的。
    我想孩子们偶尔看看这种荒凉的地方,感受下大自然的力量,获得一种震撼的感受,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总不见得有人会为了开发沙漠旅游而有意把良田变沙漠吧我想。

    Reply
  4. 拒绝黄金周出行,是对我们生存环境里的风景的最好欣赏。

    所以我的黃金周給了宿舍,其實在家里種花也會很開心。

    睡懶覺,吃飯,聽收音樂機,看書,這就是我的黄金周,雖然只有四天。

    Reply
  5. “树多了,会蒸发更多水分,加速沙化。。。”

    真不敢相信你能说出这么没常识的话,震撼哪。。。
    ========================
    回复:孩子,您是否记得有个三北防护林工程?是否知道为什么失败了? 

    Reply
  6. 拒绝黄金周出行
    对对!建议上电影院研究“太阳照样升起”,组饭局茶局讨论此片,一来环保,二来比旅游省钱,三来某些问题就不必问爸妈免挨骂,四来洞悉生命VS道学,心理年龄快高长大,五来提高艺术鉴赏力,一件事平铺直述或翻来覆去倒着述都难不倒您

    Reply
  7. 要是某天跑到沙漠里旅游,还能时不时看到一厕所,收费每人每次1元,与骆驼合照每次10元,那可就绝了

    另,突然记起又一次坐飞机的时候看到一段录像,是讲哪里的人在哪个沙漠里建起了人工滑雪场,那个形象工程哦,那个挥金如土哦,那个震撼哦……才知道这种“人定胜天”的原来不止中国人会干

    Reply
  8. 这篇文章的风格实在太令我惊奇了,全然迥异的,很奇怪怎么突然由那么嬉笑怒骂的就转变到如此正经严肃的了,怪不得挂上一个中学生作文选登了

    Reply
  9. 风景,终于该去没有风景的地方欣赏风景了。
    周转了这么多天,明天就要去郭亮了。
    作为一个假装艺术学校,这种外出写生还是必须的。
    老早就有人传言,那有豺狼虎豹,蜘蛛蛇蝎。
    看来艺术还真需要包装。

    一般来说,这种集体裸奔的活动,最容易玫瑰之约。
    一不小心,俩人速配了。
    去的时候一行白鹭上青天,回来后两支黄鹂鸣翠柳。

    本来好好的,幽会成了上树,因为没有床。
    本来好好的,相会成了跳树,因为有了崖。

    这下好了,大家可以在白天搞艺术,晚上搞人体艺术。

    毕竟不是丛林奇兵,也就是下下乡,体验一下大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要知后事如何,还需检验真理。
    回来后,希望江山不改,美人不老,银子不少,金枪不倒。

    Reply
  10. 嘿嘿,你不能老是一副自大狂的样子还倚老卖老,会把自己归到“知道分子”那一堆儿里的。

    三北防护林我是知道的,那里面有那么几棵树还是我种的,我知道我种的那几棵没活下来,所以我对于这个工程失败的原因有我的理解,不过肯定不是你说的那种。

    我估摸着你们杂志是不是曾经做过这个专访,或者你看了别的什么材料,能不能推荐一下给个链接什么的,我很想看看,说不定是我无知呢。

    Reply
  11. 嗯,看到上面有人说种草,想起来一件事儿,是说美国最早期的移民,从五月花号往后的几十年里面,在科德角(Cape Cod)登陆后,把半岛上的树砍光了,森林变成了沙漠。后来为了恢复森林植被,先种一种耐旱而且生长力和附着力极强的草来固结沙土,然后再种树,现在基本上恢复了半岛上的的植被阻止了沙化。

    或许王老师说的三北防护林工程的失败,是因为只种树不种草?

    Reply
  12. 首先感谢韩寒介绍了这么好的老师给我。我有幸拜读了王老师的博客,感到非常的愉悦。您的文笔令我佩服着迷,并愿长时间的跟您学习能够获益。希望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诗来也会吟!只是有点遗憾,爱屋及乌买了本三联书刊,并未觉得有何感觉,还是您的文章更能吸引我,更觉得精彩!目前我基本上看三个人的博客——老师您的,韩寒的,还有万一的。

    Reply
  13. 环境是我心中永远的痛!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提了多少年就破坏了多少年,地球的命运让人忧心.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