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土摩托

非非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对我抱怨,说她参与了我两部DV拍摄,都没有从正面显示出她的魅力,弄得我很尴尬,我说你要是上一个正规导演的戏,又舍不得自己,只能跟我混,我能把你拍成这样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你说真把你拍出来一看你像杨丽娟,或者杨二车娜姆,可咋办?我不是吓唬你,我真能拍成这样。

为了安慰非非那颗受伤的小心脏,在一次饭局上,我喝多了之后顺嘴一说:“明年拍个毛片让你当女主角。”没想到非非当真了,后来每次见到我,就说:“你啥时候拍啊?”我说那是喝多了之后瞎说,你还当真?她说,我可从来不开玩笑。

后来,我听陈晓卿老师讲,非非为了演电影,背个行李卷天天在电影学院门口做“孔雀东南非,五里一徘徊”状,挺可怜的一孩子,就是因为有点艺术追求啥的,真豁出去了。听了陈老师的一番叙述,我很难过,你说万一非非上不了戏,想不开,举身赴清池或自挂东南枝该咋办?为了能满足一个文艺女青年的电影梦,我答应非非,拍,不就是毛片吗,咱们拍。

非非说,男主角必须是土摩托我才拍,否则没门。我说,正合我意,在我的眼里,土摩托非常适合拍毛片,你说让他演工农商学兵政党任何角色都不合适,正面的也不合适,反面的也不合适,中性的,更不合适。所以非非这么一说,我还真来了情绪,我对非非说:只要你能说动土摩托,我们就拍。后来非非在博客上鼻涕一把泪一把把土摩托狠狠赞美了一番,土摩托一激动,就把这件苦差事应了下来。

但是我又发愁了。大家知道,在我国,拍毛片是非法的,连著作权都得不到保护,你说我到电影局那里跟老同志们说:“那啥,大哥,我想拍毛片,您发我个许可证啊?”估计他们会一拍桌子:“张艺谋想拍都没门,还轮得到你?”可是非非每次见到我,都话里话外提醒我,我就安慰她:“咱们再等一等,历史总是要前进的,事物总是要发展的,人们的认识总是要变化的,时机成熟了,我一定给你们拍。”非非一白眼:“这得等到啥时候呀?”我说:“非非,你别急,饭要一口一口吃,奶要一口一口喝,爱要一下一下做,再等上几年,说不定就开放了。”非非很失望:“那时候我就人老珠黄了,还拍个屁!”我又安慰道:“没关系,我们主打中老年市场,老年人也是有心理需求的。最美不过夕阳红,你那时候是最美的。”

前段时间,李安的《色戒》要公映了,非非很兴奋,大半夜的打电话给我:“你听说了吗,这次对《色戒》的审查尺度很宽,据说只剪掉了几分钟。”我说:“看来趋势不错啊,你最近要好好保养,注意睡眠,以最佳状态迎战。不过,我觉得,分级制度目前还不太可能,虽然审查的领导生活中就给自己分级了。你想要拍的毛片,估计很难,不过我倒可以考虑给你拍一个情色片,比如一个乡下女子飞雪为了替父报仇,进城去杀一个叫无名的人,中途碰上一个巡捕,巡捕对她生了歹意,她为了能报仇,从了巡捕,在巡捕的带领下,到了一个叫王的领地,结果飞雪被一个要饭的人昆仑奴看上,他整天跟着飞雪,嘴里念念有词:跟你走,有肉吃。于是飞雪就把‘肉’给他吃了。他发誓陪飞雪去报仇,在路上,又碰见一个疯疯癫癫的女的,光着脚到处乱跑,昆仑奴看上了这个疯女人,把替飞雪报仇的事情给忘在一边,整天想摸这个女人的屁股,最后一个男人出现,手里拿着一把猎枪,击毙了昆仑奴。”

非非说:“太震憾了,太震憾了,要不去参加嘎纳电影节吧。”我说:“老外根本欣赏不了咱们的艺术,他们懂什么啊,咱们就自己拍自己看,别人肯定都看不懂,看不懂还瞎嚷嚷。”非非说:“你前两次把我拍的都很丑,这次你要讲究一点。”我说:“你就不能将就一点?还讲究。”非非说:“不行,必须特别漂亮。”我说:“一个情色片,瞎讲究什么啊。弄到最后,人家又看不懂,会说这个电影就是个花瓶。每一个画面都好看,但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非非说:“不行,我就要漂亮,要有人在画中游的感觉。”

我又说:“非非,鉴于上次你的台词不过关,尤其是儿化音咬不准,这次我决定大幅度减少你的台词,不然观众看着会不舒服。”非非说:“你打算怎么减?台词是演员的生命。”我说:“演员的生命不仅仅是台词,还有象声词,你就基本掌握几组象声词就行,比如:嗯,啊,哦,嗷……”非非说:“我听着怎么想相声里的捧哏的那些废话?”我说:“对,因为逗哏的是土摩托。”非非说:“那就好。那这次电影叫什么名字?”我说:“叫《相信摩托还是相信土摩托》。”非非说:“废话,这还用说,当然相信土摩托了啦。”

53 thoughts on “相信土摩托”

  1. 老看三表说土摩托,我还以为是A片(注:欧美)男主角的身段和长相。可狠的google图片搜索啊,让一切都幻灭。保守估计总归40~45岁之间吧。。。。。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