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猫记(2)

刘大妈照着土摩托给的报纸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喂,是晚报热线吗?我家住在美术馆东街22号,我向你们反映一个情况,你们能派记者过来吗?”

“您好,您说。”一个声音甜美的小姑娘在电话里说。

“谢谢你,是这样,我养了一只猫,今天它爬到树上去了,下不来了,你们能来报道一下吗?”

“是一只什么样的猫?”

“就是普通的波斯猫,虎头虎脑的,可爱极了。”

“那是一棵什么样的树呢?”

“树啊,就是普通的白杨树。”

“它就是爬上去不下来吗?比如有没有异常行为?像唐山大地震之前的那种异常行为?”

“没有,它想下来,可是下不来。”

“为什么下不来?”

“它太小了,那么高,它不敢下来啊。”

“您怎么知道它不敢下来?”

“它趴在上面一上午了,一动不敢动,要是能下来,早就下来了。”

“嗯,大妈,对不起,我们觉得这件事没有新闻报道价值,猫上树下不来不是新闻,要是人上树下不来可能就是新闻了。”

“你们不是什么新闻都报道吗,怎么我家猫上树就不能报道呢?你们派个人过来吧,顺便帮我把猫弄下来。”

“大妈,您不知道,我们新闻报道是有标准的,如果这只猫是一个罕见的品种,比如是一只濒临灭绝的猫种,我们可能会报道。或者,那棵树是一棵几千年的古树,我们也会报道。再或者,这只猫的异常行为可能是什么征兆,我们也会报道。可是普通的猫普通的树,没有新闻价值,读者肯定没兴趣看,读者不爱看,报纸就没人买。老报道这样的消息,我们就倒闭了。”

“好了好了,我不听了,回头我爬到树上去,你们就过来了是不?”

“您要是真上树的话,我们肯定派记者过去。我们记者少,都忙不过来。您自己想想办法吧。”

“你们都忙,你们都忙。”

“大妈,我给您出个主意,您弄点猫粮放到树下,猫饿了自己就会下来吃。”

刘大妈又一次失望地挂掉了电话。不过她觉得这个人出的主意倒也可以试一下,这小猫半天没吃东西了,说不定真的就自己下来了。

 

刘大妈把盛满猫粮的碗放到树下,然后冲着上面说:“咪咪啊,饿了吧,下来吃点东西吧。”一边说,一边暗示小猫过来吃东西。

那只猫在树上动了一动,眼睛里流露出食欲的目光,但是它可怜地看着地上的猫碗,舔了舔嘴唇,继续趴在那里不动。

刘大妈拿了一个小马扎,坐在树下,时不时望着上面,那只可怜的猫也一直盯着刘大妈,好像一点办法没有。风开始大了,树叶被吹得哗哗直响,看着这棵小树吹得直摇晃,刘大妈又开始紧张了。

不行。刘大妈想,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回来把猫弄下来。想到这里,刘大妈站了起来,小跑到屋里,给儿子打电话。

“小山啊,你干吗呢?”

电话那头,王小山用低的没法在低的声音说:“妈,我开会呢,您什么事儿?”

“你能回趟家么?”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养的那只小猫爬树上去了,下不来了,你回来帮我弄下来。”

“妈,我这里开会,离不开,下午吧,三四点钟我回去,您别急,猫上树是能下来的。”

“怎么你也跟我这么说?养个儿子就是这样,用得着的时候都帮不上忙,什么会那么重要,让你回趟家都不行。”

“我们传达十七大精神呢。”

“什么十七大十八大的,尽弄些没用的事情,你妈的事情是最大的事情。”

“妈,我不跟你说了,我们在商量国家大事。”

“国家大事轮得到你商量嘛?”

“妈,我开完会就回去,好吧,先这样。”

刘大妈这次很生气,气哼哼地挂掉电话,“女儿就是在外地,儿子在跟前真是指不上啊。”刘大妈叹着气,又急急忙忙向屋外走去。

刘大妈来到树下,向上面望,猫还老老实实地蹲在那里。刘大妈有些踏实,眼巴巴地望着小猫,“咪咪啊,你饿了吧,下来,下来,吃点东西。”刘大妈边说边哈腰去拣地上的猫碗。就在他低头拾猫碗的时候,忽然发现,满满一碗猫粮不见了,剩下一只空空的猫碗。

刘大妈生气了,向四处望去:“这又是谁家的野猫偷吃了猫粮,不像话。咪咪,我再回去给你盛。”

 

刘大妈又端着一碗猫粮从屋里出来,正好看见张小强一瘸一拐地从屋里出来。刘大妈又像见到了救星,赶紧迎了过去,“小强啊,你过来帮我个忙。”

张小强是个科学家,在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研究所工作。

“大妈,啥事儿?”

“你看我家那只猫咪淘气,爬到那棵树上了,下不来,你想想法子帮我弄下来。”

张小强望了望树上的猫,笑嘻嘻地对刘大妈说:“这猫小时候都淘气,一会儿就下来了。”

“什么一会儿啊,都一上午了,我这拿猫粮逗它它都不下来。”

“那是它不饿。”

“你半天不吃东西不饿?那么小的猫,能不饿吗?”

“大妈,您要相信科学,这猫啊,一个最大习性就是上树,就像人一定要上班一样。”

“可是它这么小,掉下来摔死怎么办啊?”

“这您就不懂了,猫,作为一种脊椎动物,它和其他动物不一样的就是,它的大脑天生有一种掌握平衡的东西,从高处跳下来,能够自动掌握平衡,再加上它的长尾巴,只要在有限的高度范围内,跳下来都没事。你看它的爪子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肉,那就是跳到地上做缓冲用的。放心吧,您一定要相信科学,我看比这再高,它跳下来也没事。您要不信我晃一下树,把它吓唬下来。”

说着,张小强张开双臂,向树下走去……

“别介别介!”刘大妈有些急了,“小强,你站住。”

张小强停了下来,“大妈,您忙您的去,一会儿它就下来了。”

“你帮我想想办法,求你啦。”刘大妈带着哀求的口吻。

“我说把它晃下来,您又不让。”

“你不是研究科学的吗,想想用科学的方法让它下来不行吗?”

“这是最科学的方法了。”

“什么破科学,你这书是白念了。”

张小强一瘸一拐笑嘻嘻地走了,边走边说:“大妈,你别瞎操心了,我去医院,昨天踢球把脚腕子扭了,一会儿我回来它还不下来,我找把锯把树锯断了。”

59 thoughts on “救猫记(2)”

  1. 俺对猫极敬畏。
    小时候家里养过猫、狗。猫很漂亮。
    第三年的初秋,一夜没见,清早听见他的哀鸣,邻居说是中毒了,给他吃很多兽医那里弄来的催吐解毒的东西,还是没能救回来。临终他还是跌跌撞撞的跑到我们看不见的豆角叶茂盛的地里,感觉极有英雄气概。

    从此看见猫就想起他。。。。。。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