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猫记(4)

就在这时,罗永浩的妈妈舒非非从外面进来。

刘大妈一见舒非非进来,便有些紧张,但还是不自然地打招呼,心想,可别让她看见她儿子在树上。

“非非,今天下班早啊。”

“大妈,您一直在院子里?”

“对啊?”

“那您看到罗永浩了吗?”

“萝卜头啊,他不是上学了吗?”

“什么上学了,这孩子又逃课了。老师给我打电话,我撂下电话就回来了。”

“还,还真没看见他,如果我看见他,让他赶紧回学校。”刘大妈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舒非非也没答话,急急忙忙往屋子里面走,边走边喊:“罗永浩,罗永浩。”

罗永浩趴在树上,大气都不敢喘,刘大妈站在地上,两腿直打颤。

舒非非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没发现罗永浩的踪影,便走出屋子,对在院子里失魂落魄的刘大妈说:“大妈,您要是见到罗永浩,赶紧让他回学校,看我晚上回来怎么收拾他。”边说边拎着包往外走。

就在这时,土摩托拎着一卷车胎从屋子里走出来,“大妈,您的猫还没下来呢?”

刘大妈眼前一黑,赶紧冲着土摩托挤眼睛。

土摩托一时没反应过来,看到舒非非也在院子里,便搭话说:“您今儿个没上班啊?”

舒非非说:“回来办点事。”

土摩托见刘大妈直使眼色,便问:“怎么了大妈?”同时下意识地向那棵树上望去。

刘大妈心里这个骂啊,这个木头脑袋,偏偏这时候出来。

土摩托发现了比猫大的罗永浩也在树上,“呦,这上面怎么还一个人啊?”

舒非非闻听也抬头向树上望去,天啊,罗永浩趴在上面。

刘大妈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恶狠狠地骂着土摩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心想,这回全砸了。

舒非非看着树上的罗永浩,有点疑惑不解,又看看身旁的刘大妈,刘大妈此时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她尴尬地看着舒非非。土摩托看着他们俩,更加不解,“这是萝卜头吧?”

刘大妈无奈地点点头。

“您不会是让他上去帮您够那只猫吧?”

刘大妈脑袋已经机械了,木然地点着头。

舒非非似乎明白了,“大妈,怎么回事儿?”

刘大妈很难为情:“没什么,没什么,这事儿不怨萝卜头。”

舒非非回过头,冲着树上的罗永浩喊:“罗永浩,你又逃学了,赶紧下来!给我回学校去!等晚上回来我再找你算账!”

“妈——”罗永浩连吓带怕,哭得更厉害了。

“你哭什么?没事上树干吗,赶紧回学校去。”

“我下不来了。”

刘大妈赶紧跟舒非非解释:“非非,你消消气,这事儿不怨萝卜头,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大妈,您别护着他,这孩子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胆子越来越大了,不教训他一次他不知道好歹。”

“非非,你别急,你听我说。”刘大妈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舒非非听。

就在这时,一个戴眼镜的人背着一个大包从外面走了进来。

“请问您是刘大妈么?”戴眼镜的人问。

“我是。”

“您好,我是馊浪网的,我叫陈晓卿。刚才您的一个街坊打电话给我,说有只猫和一个人在树上下不来。”

“对,那不是还在树上吗。”刘大妈的脑子现在有点不够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全赶在一块了。

“您家有电话么?”陈晓卿问。

“有。”

陈晓卿跟着刘大妈进了屋子,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些线和几个盒子,麻利地接在一起,然后拉到院子里,再取出笔记本电脑,连上之后,对刘大妈说:“民警什么时候来?”

“他们还要一个小时呢。”刘大妈说。

“那我们现在开始直播。”

“你们不管救人?”

“我们只管用最快的速度发布新闻,救人是警察的事情。”

“张立宪打电话不是跟你说救人吗?”

“他没说,只说让我过来报道。”

舒非非走了过来,“请问你是哪里的?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是馊浪网站的,直播。”

“你直什么播?我同意了吗?”

“您是谁?”

“我是树上那孩子他妈,你把他直播出去经过我同意了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您说怎么办吧?”

刘大妈赶紧走过来:“非非啊,是这样,萝卜头下不来了,我打电话让民警过来,可是他们现在都没人,所以我让张老师给他们打电话,他们直播出去,就会有人来救他了。”

“他没事上树干吗?”

“唉,都是我,是这么回事。”刘大妈终于有机会向舒非非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了。

“我不同意。我对孩子有监护权,这样传出去对他不好。”舒非非对陈晓卿说。

“那样他就会一直在树上,您知道,人类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才从树上下来,不能再回到树上吧。”

“那我不管。”舒非非生气了。

“这样吧,”陈晓卿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您慢慢想,想明白了再说。”

 

这时,一个女孩从外面进来。“请问刘大妈住这里吗?”

刘大妈说:“我是,您是?”

“我是《北京晚报》的记者戴方,我们热线记者说您这里有个人上树下不来了。”

刘大妈无力地用嘴往那棵树上努了努,戴方望去,发现罗永浩趴在树杈上。

“您能跟我谈谈事情的经过吗?”戴方边问边从口袋里拿出采访机。

舒非非赶紧过来,“你是报社记者?”

“对,您是?”

“我是树上那个人的妈妈,你们不能报道这件事。”

“我知道,您是孩子的监护人,不过我们在报道中不会提到您孩子的名字,这一点请您放心。”

舒非非想了想,“那好吧。”

“我可以拍照片吗?”

“不行。”

戴方望着那棵树,说:“这样,我拍一张照片,不会让您儿子的脸露出来,不然我回去也没法交代,读者会认为我们编假新闻,那样对您的孩子更加不利。”

“那好吧。”舒非非点了点头。

“我说,你们不是来救人的啊?”刘大妈着急了。

戴方说:“我们只负责报到一切,不负责抢救一切。救人的事情是警察干的,您想啊,这事都让我们干了,还要警察干吗啊。”

“你说你们来了都不帮忙,早知道让你们来干吗,添乱。”刘大妈很失望。

“大妈,话您不能这么说,我们都没受过救人方面的专业训练,万一我们弄不好,出事咋办?但是我们受过新闻专业训练,这一点请您放心。您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哪有心思跟你唠叨这个?”刘大妈说,“那孩子在上面下不来,我哪有心思?”刘大妈拉着脸毫无配合之意。

51 thoughts on “救猫记(4)”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