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老六

屈腿算来,我跟老六认识有六年了。

六年前的这个时候,戴少爷过生日,我参加戴少爷的生日饭局,戴少爷是京城名记,所以生日饭居搞得格外排场,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会出现一些不靠谱的女孩,也就是那时候,现在挂在我们嘴边的“不靠谱”这个词开始从他们这个小团体里向公众溢出,并成为全国人通用的语言。在那次生日局上,我在万花丛中除了看到戴少爷的一点绿,另外一片绿叶就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站在女孩当中,表达了一番绿叶对花的情谊之后,给了我一张名片,名字是:张立宪。现代拖拉机出版社的副主编。我是学法律的,所以对张立宪这个名字很有好感,中国到现在缺少的就是“立宪”,没有立宪就只能历险。

如果我没记错,戴少爷的生日跟老六的生日之间相差没多少个小时,都是天蝎座,也就是说,你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老六降生,你到了上海,戴少爷问世,前后腿的事情。后来老六总结说,那时候夫妻之间都是两地分居,基本上都是春节期间才有机会相聚,你想啊,青年男女都憋了快一年了,夫妻见面,分外眼红,二话不说,上床造人。就这样,造出了一大批天蝎座的后代。如果你是天蝎座,你应该知道你的父母当年都是什么样的心情。所以天蝎座的人要格外孝敬父母,进出经过不知难啊,能有你们今天,容易吗?

我对老六的这假学说持怀疑态度,事实上那年头什么星座的人都有。

这六年间,我感受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成长轨迹,在老六的周围,永远围着一批文艺青年,老六永无休止地组织各种名目的饭局,但是你去了之后大家只喝酒不吃菜,准确地说叫酒局。老六的酒量由原来的六瓶660ml啤酒降低到六瓶500ml啤酒。据说燕京啤酒厂很快推出一种新款包装的啤酒,每瓶只有400ml,以供老六保持六瓶酒的海量。

这六年间,老六身边的文艺青年换了一茬又一茬,年纪从80年代出生变成70年代出生,又从70年代变成60年代,现在他又开始往50年代的方向混去,我看这意思他早晚有一天要混进政治局。混进去之后他干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把政治局改成饭局。

这六年间,老六的牙换了六颗,在换牙期间,老六痛不欲生,这主要是他在主持饭局介绍的时候影响他语言的发挥,他必须使出常人六倍的力气才能把一个字咬准,尤其是谁的名字中有爆破音,老六都看在眼里恨在心头。随着京藏铁路通车,老六的牙也修补齐整,可以一如既往地主持他的拿手饭局介绍了。当再有人的名字有爆破音时,老六都先把假牙拿下来,然后念出名字,不然太没有挑战性。

当然,由于每周有五次饭局,每次老六都会转圈介绍一番,一年就是260次介绍,千锤百炼,把这个京城文化名人锤炼成了主持人。就连我国最高的主持人学府中国广播电视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的学生,大学四年下来也没老六一年的社会实践经历丰富,所以你该知道,为什么我国的主持人水平普遍偏低,就是饭局参加的太少。难怪窦文涛老师对老六说:“在你面前,我什么都不是。”于是老六一犯贱,决定参加了一次“锵锵三人行”。去之前老六偷偷跟窦文涛说:“跟你商量一件事,能不能把我参加的这期节目改成锵锵六人行。”窦老师很为难:“你知道,凤凰卫视落地情况很差,广告也不多,我都是一个子儿掰成两半花,原来我们就是叫‘六人行’,由于资金短缺,砍掉了一半,只能三个人。”老六说:“要不让我一个人坐那里说吧,也可以叫锵锵‘六’人行。”

没办法,老六的人生就是充满了六进制,小时候,老六就给国家教委写信,要求把乘法口诀表改成“六六表”,结果没有收到退稿信。还有,老六有一次给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写信,强烈要求大仲马重新写他那个经典小说,并且把名字改成《六个火枪手》。同时要求埃菲尔铁塔改名为“六和塔”。上中学,语文考试,老师出了一道题,“_________________,疑是银河落九天。”你知道了,老六写的是“飞流直下六千尺”,老六最喜欢的课文叫《六国论》。为了符合他的六进制,老六给各种部门写过好多信,但都石沉大海。上大学后,老六为了让自己在宿舍的排名第六,隐瞒了自己年龄和骨龄,他本来生于1959年,偷偷在档案里面改动一下,变成了1969年,这样,他心安理得地变了“老六”。但是,岁月都会写在脸上,这一点是瞒不住的。后来老六上班了,他拿出北京市地图,在上面圈圈点点,那时候大学毕业生国家管分配,所以大学生还有挑肥拣瘦的条件,有很多单位来要老六,老六不屑一顾,说,如果工作地点不在六部口、六里桥、六铺炕,一律免谈。为什么老六后来去了现代拖拉机出版社工作?就是这地方距离六铺炕很近。再后来,老六有钱买了房子,搬进去后第二天就找到小区物业,强烈要求把小区的名字改成“六必居”。人家一听就把老六轰出来了,说:你把我们当卖咸菜的了?

事物的规律是不以人的六进制为转移的,比如我们经常说“八卦”,到老六这里,就变成了“六卦”。有段时间老六办报纸,4开8版的报纸,被老六强行改成了6开6版,这样成本无形中就增加不少,更要命的是,这份主要以八卦为主的娱乐报纸,被老六强行改成了六卦。最后,弄得读者跟作者都是一拨人。这样的报纸还怎么办啊?

在我的印象中,老六不喜欢音乐,不管多好听的音乐,老六在它面前无动于衷。我曾经想用世界上最优美的音乐感动老六,但如对牛弹琴。后来我发现,老六既不喜欢中国传统音乐,也不喜欢西洋现代音乐的科学依据是,传统音乐五声音阶,西洋音乐都来米发艘拉西,一个是“五”,一个是“七”,唯独无“六”,所以老六不喜欢音乐。老六私下里曾经表示过,除非东西音乐统一成“六声音阶”,他才会喜欢音乐。老六唯一喜欢唱得一首歌是《亚细亚的孤儿》,原因是这首歌的名字有六个字。

老六为了他的“六图腾”吃过不少苦,受过不少羞辱,但他至今抱定信念,他相信自己可以创造一种六进制数学运算法则。为此,老六练就了一副“仗贱走天涯”的功夫。

说到老六的贱,大概写上六天六夜也写不完。在我认识的朋友中,有两个人将来的传记一定很精彩,一个是史航,关于他人生中的八卦,散落在民间那些匪夷所思的人生如戏的犯贱故事,可以写成《三国演义》那么厚,你要是有心,不妨去搜集一下,可以写一本《以“史”为贱》。另一个就老六,如果写他犯贱的故事,可以写成《红楼梦》那么厚,由于是写博客,我尽可能写的言简意赅,此处从略。有心人不妨到民间搜集整理,说不定你会弄出一本《六贱下天山》。

这六年间,老六的命运也是起起伏伏,他离开拖拉机出版社,做报纸,后来做不下去了,经历了就业、失业、再就业、失业,领导我们失业的核心力量是什么?老六全赶上了。为了不被核心力量牵引,老六毅然决然办起了《读库》,知道为什么《读库》是双月刊吗?就是一年可一出六本。《读库》是老六近些年心血的凝集,你想象不出,每期的文字都是老六怎么换来的吗?他巧立各种名目,软硬兼施,贵贱并行,巧取豪夺,最终让这本书变成了小资白领们的必读之物。好多人都给老六写信,说:“我们都把《读库》当成了夜用型读物,看着干爽、舒服,展开《读库》,像是两片护翼,防侧漏,我们看了都说好。”

老六一边看着这些热情洋溢的“用户反馈”,一边脸上放出热情洋溢的神情,冲着电脑显示器伸出兰花指:“讨厌~~”

最后补充一句:老六48岁生日快乐。

148 thoughts on “事关老六”

  1. 看到三表7号在复旦新闻系的讲座信息,本来要赶去,结果被实习工作占掉,现在想还是很遗憾,错失一次亲见的机会。

    Reply
  2. 王小峰我问你,你说你博克更新地那么勤是不是有部分原因在于那些在你博克上登广告的商家跟你签广告合同时要求你必须保持在**篇以上的更新量,举例来说,平均2天一篇,每篇400字以上……..就像拍洗发水广告的明星一年内不能剪短发,公众场合不能烫爆炸头不能戴帽子一样。如果那些广告商没有跟你谈更新频率的要求,那就是他们太大意了。请回答我的问题。谢谢
    ====================================
    我们高呼:理解三表骂人!
    但是三表也注意嘛,骂人应该具有针对性,像这种,就值得你点名道姓地骂。

    Reply
  3. 昨天下午去东方新天地的影院看了《色戒》,吃了好多甜甜的爆米花,真好吃。
    虽然删剪了很多情色缠绵的镜头,电影仍然是很好看的电影。原本在看电影之前不喜欢宣传中看到的汤唯,看完电影后就喜欢上了她,觉得李安是个很会选角的导演。

    另:祝生日不生日的人都能天天遇到可乐的事儿。

    Reply
  4. 昨天在刘洋的节目上听到你的声音,说话温雅,徐徐道来。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听到《碟》的时候,才确定没错!

    Reply
  5. # Jenny Says:
    11月 7th, 2007 at 2:49 am

    把我乐了个“六仰六叉”~
    佩服得六体投地~
    —————————————————————-
    我知道Jenny的性别了~~~~
    还是男的好,我都跟老六套不上关系:(

    Reply
  6. # Jenny Says:
    11月 7th, 2007 at 2:49 am

    把我乐了个“六仰六叉”~
    佩服得六体投地~
    —————————————————————-
    我知道Jenny的性别了~~~~
    还是男的好,我都跟老六套不上关系:(

    ———————————————–

    凭这你都能知道人家的性别,那第六体要是“尾巴”呢?

    Reply
  7. 我说一个好玩的事情。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参加一个大会什么的,台上坐一个人,长着一个奇怪的头,他开口就说,“我是王小峰。”把我给吓醒了。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Reply
  8. 昨天我买了10本今年的《三联生活周刊》,共计耗银15圆。平均每本1。5元。具体地点在邯郸市曙光路廉价书店。所以基本上不是1元1本!

    Reply
  9. 敢如此挑逗一只蝎子,你只能祈祷他已修炼到耳顺状态,要不什么时候被灭,自已还不知道呢.

    Reply
  10. http://baike.baidu.com/view/247520.htm
    张立宪
    (1918-1986) 陕西咸阳人。193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曾任八路军大队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师政委、广州军区工程兵政治部主任、湖南省军区政委、中共湖南省委书记。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86年4月3日在长沙病逝。

    2、 张立宪,著名出版人,现居北京。曾任现代出版社副总编辑,策划过一些文艺类图书,如《大话西游宝典》、《独立精神》等,并出版有个人著作《记忆碎片》,现任《读库》主编,正在酝酿乡村读库计划。 因喜好数字六,以老六自称,以追求人生的最高境界为目标,在王小峰的《十面埋妇》中担任了配音的角色。

    Reply
  11. 我说天歇座的人怎么这么多呢,原来都是他们的父母给憋的,直到春节才能造人,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联想的高管里30%的都是天歇座的人,包括杨元庆和马雪征,据说这个星座的人是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

    Reply
  12. 班班 Says:

    11月 8th, 2007 at 11:14 pm
    我说天歇座的人怎么这么多呢,原来都是他们的父母给憋的,直到春节才能造人,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联想的高管里30%的都是天歇座的人,包括杨元庆和马雪征,据说这个星座的人是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

    ==========================
    这么酸哪成啊……你父母不是憋的,那你的来源细节有什么不同吗??

    不择手段的人多了去了,达到目的的又有多少啊,人家那也是本事!还秘密……0 0

    Reply
  13. 一个人要说多少次“讨厌”,
    才能从瓜子脸变成坛子脸?
    一个人要发多少次情,
    才能从屠洪刚变成赖昌星?
    一个人要编多少本《读库》,
    才能把人生彻底感悟?
    老六生日快乐。
    ======================
    对这首打油诗对那两张照片还记忆犹新,转眼一年又过去了。老六,生日快乐。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