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忙里偷闲去了一趟上海,去之前没有跟上海的同学打招呼,因为之前答应过复旦大学张志安老师的要求,陪他上两节课。所以偷偷摸摸溜到了上海,又偷偷摸摸到了南京。

张老师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新闻,说让我讲讲《三联》怎么写文化报道。我很惭愧,当年我想学新闻专业,被老师扼杀在萌芽里,看着别人学新闻,自己心里很痒。其实我现在根本不懂什么新闻,基本上跟着我们主编的指挥棒乱转,要不怎么他喜欢古典音乐呢,可以满足指挥欲望。跟学生比起来,顶多算有点工作经验而已。

我一进教室,就坐了好几个人。我想要是七八个人,讲起来很简单,反正我这点经验教训也没多少,自己留着也没用。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就跟张老师商量,你问我吧,我来回答,让我坐在那里干说,我记不住台词。

我很羡慕张老师,这个班的学生以女生为主,而且基本上都是美女,难怪跟张老师聊天的时候他说自己非常热爱这个工作呢。

后来我慢慢进入状态,张老师说该下课了,我觉得我还有好多话要说呢,这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呢?想起爱因斯坦解释相对论,一个人跟一个女孩在一起,跟坐在火炉子上相比,时间过的是不一样的。更何况是一大群美女呢。我想要不要回北京后跟主编商量一下,停薪留职,到复旦大学跟张老师一起讲新闻,我专门讲《如何报道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三联生活》。

现在插播一条本博刚刚收到的消息:《三联生活周刊》编辑部一行12人在主编朱伟的带领下,奔赴西安,据说还有朱文轶、朱步冲,现在西安已经形成“三朱鼎立”的局面,孟静也去了。西安的同学可以打听一下他们的行踪。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干嘛了,好像最近西安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然后到南京,此次到南京就是看看《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的情况,之前征集封面,已经有不少人发过来自己的作品,有些设计得相当好,我已都转交给出版社的编辑,回头择优刊登一些。

北京那边的出版社也把封面设计传过来了,这次出的书外面有一个包装,牛皮纸包得严严实实的,打开之后又是一层牛皮纸,再打开后,还是一层牛皮纸……大概有六七层吧,从外面看,是大32开,最后你看到的是64开。色调以粉黄为主,寓意为我只擅长写一些黄色和粉色话题的东西。

最后再插播一条广告:《三联生活周刊》以错别字闻名,比如1st、2st、3st……之类的错误。为了能减少《三联》的错误,现在招聘两名兼职校对,要求,有丰富的校对经验,上肢天文,下肢地理,前肢五百年,后肢五百载。有意者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具体事宜请与阎琦同学联系。

51 thoughts on “更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