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末班车

《三联》这周的封面故事是关于《士兵突击》。在此之前,这部电视剧已经很火了,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三联》动手晚了点。当决定要做这个封面,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大空间了。后来我看其他媒体采访,觉得还是有空间的,大家不是都说这个电视剧吗,那我们就不说电视剧。动手晚了有时候可以看得更清楚,可以绕开很多表面化的东西。我们的李鸿谷李大人看了电视剧后说了一些让实习没听懂的话,总结出来就是封面的名字:简单主义。

采访兰小龙之前告诉他,说点跟媒体没说过的事情。然后见到兰小龙,他坐在那里开始胡说,说着说着就问:“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我也懒得提醒他,任他胡说吧。《士兵突击》到底想说什么?兰小龙说是想表达自由。史今的弟弟史航说:“他在《士兵突击》里勾勒出了一个自己的状态和他想象中与朋友之间的那种状态。”

采访兰小龙和康洪雷,录音整理出来有将近7万字,最后只用了六分之一。写稿的时候,最让我犯愁的是,到底是兰小龙还是兰晓龙?到底是康红雷还是康洪雷?问了好多人,答案各占50%,最后我就像守门员守点球一样,只扑一边。后来同事阎琦同学问我:你到底叫王小峰还是叫王晓峰?其实这种通假字姓名翻译成英文都一样。

采访完兰小龙,我就把自己剃成了光头。

70 thoughts on “突击末班车”

  1. 转贴:
    很诚恳的说,我没完全看完士兵突击,前面是一集不拉的看了,但是看到许三多到了老A之后,很多都是用快进来看的。当士兵突击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想,有许多想成为特种兵的“许三多”们,将许三多当成了偶像。

    有人问我士兵突击拍得怎么样,我回答说,这是到现在为止,中国拍得最好的军事题材片。虽然还有很多硬伤,但是比武装特警,锤子打鸡强多了,至少,里面没有了不切实际的男女复杂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部队的面貌。

    我想,关于士兵突击里的溢美之词太多了,不用我再说了,我重点挑挑毛病。

    里面的主角当然是许三多,可是问题也就出在许三多身上,正如高诚连长说的,他只有兵的皮,没有兵的里!为什么这么说呢,许三多,他不是个合格的士兵,更不可能成为一个特种兵!相反的,里面给我感动的是史今,是高诚,是成材。是561。我觉得,他们才是全剧的主角,许三多不是,他只是个带着主角帽子的配角。

    史今之所以让我感动,因为他为了对许三多的一句承诺,他耗尽了心思,甚至不惜得罪了跟自己朝夕相处的561。部队里或许没有史今这样的班长,但是他的确让我感动,他让我感动的是,他为了自己的兵,尽了所有的努力,他更想个外婆,手把手的教,苦口婆心的劝,无奈许三多太木了,踢一脚动一下。史今更让我感动的是他退伍的时候,一个三级士官,10年了,守卫北京10年了,没有去过北京,当他和高诚在长安街的时候,他哭了,我读得懂他的泪水,是无奈,是失落。我曾经有个班长,在山里5年,当他退伍的时候,就跟连长提了一个要求,我还没去过香各里拉,能让车顺个道我去看看么。当兵提出这样的要求,你能不答应么,也是连长亲自开车,送他到香各里拉,后来连长说,从香各里拉到昆明,这个兵是一路哭着到的车站。

    高诚,表现出了军人的血性,他比袁朗更有性格,好恶分明,他在骂成材的时候,我觉得他就是我的连长,在部队里,严是爱,松是害,是他,再次把成材送进了老A。顺便说下袁朗,他狡洁,但是他还不是个好的教官,他没有给士兵输送那种血性,没有给士兵输送那种坚韧与忠诚,训练的时候,除了跑,还是跑,除了体能训练,没看到他什么出采的地方,这样的教官,任何一个有点心理变态的人都能做到。他忘记了,体能是可以锻炼的,但是心理,一半要靠自身,一半要靠教官的潜移默化的教导。

    561,一个悲剧的兵,我是这么认为的,他是个好兵,我想不出什么语言来形容他,他有血性,他忠诚,他坚韧,最终,落下了残疾,但是他无悔!可惜了,一个好兵。

    成材,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为什么这么说呢,在他身上,可以看出一个士兵的成长,从一个喜欢钻营的兵,最终成为一个特种兵,军营跟社会一样,有各种各样的人,的确是有这样的兵,身上放了几包烟,成材是孤独的,但是他有追求,只是他用错了方法,他离开钢七连,是他的错,因为他总象争第一,第二对他来说,是个耻辱,他错就错在,他忘记了,忠诚两个字,他错就错在,调动没有经过连长的同意,在部队里意味着背叛,你背叛了你的连队,他还是用社会上的思想来指导自己的行动,成材是孤独的,他要做高手,就要忍受孤独,他身边没有一个朋友,许三多看起来是他的朋友,可是许三多不是,他读不懂成材的孤独和苦闷,他执坳的认为,成材应该怎么怎么样,许三多没有追求,他也想让成材没有追求,成材的一切,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爬上来的,伴随他的,只是那把85狙击枪。成材具有特种兵的素质,他坚韧,更重要的是,他有主观能动性,特种部队,不是有外婆在身后哄着,连长惯着,他们遇到事情,首先会想到,我该怎么办,而不是别人该告诉我怎么办,终于,我欣慰的看到,成材被老A接受了,他用自己的努力,完成了他的心愿。

    许三多,这个看似主角的配角,真的没什么出采的地方,如果说,他进部队前,是个龟儿子,那么他到了老A,他还是个龟儿子,他没学会军人的血性,没有军人的坚韧,没有忠诚,没有主观能动性,只能这么说,他一路有贵人想助,史今外婆般的引导他,他莫名其妙的让团长相中,袁朗莫名其妙的看上他,培养他,我至今都没明白,如果士兵突击里的主题是不抛弃,不放弃,那也是指史今,561,成材,而不是许三多,许三多,套用网络上某人的评论,他总是守小善,放大恶,他分不轻轻重缓急,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思维做事,他不让史今走,演习的时候,啥忽忽的给史今留鸡蛋,当看到他那傻笑的时候,我真恨不得把手伸进屏幕里给他一巴掌!你是要害死全连的战友!我不知道导演怎么安排的,一个如此面的兵,突然一下就能做300多个腹部绕杠,他去追袁朗,没有得到命令,莫名其妙的,他被袁朗看上了,没有得到任何处罚,我一直纳闷,按照高诚的性格,他应该赏罚分明,的确,你抓了个中校,可是你也违抗了命令,我没看到,我看到,袁朗莫名其妙的对他有好感。

    唯一的,许三多表现出来的不抛弃,不放弃,就是在通过老A考核的时候,他搀扶着561过了终点,实际上,他放弃了钢七连,之前一直想去钢七连,因为史今在,史今不在了,钢七连散了,他象没事一样,或许在他眼里,钢七连就是史今,史今就是钢七连,到了老A,我没看到许三多的转变,他还是那么木,他还是让人踢一脚动一下,他甚至不动脑筋,别人叫他干嘛就干嘛,他根本就没有军魂,他只是个行尸走肉,没有自己的思想。甚至,在他休假的时候,都没想到去看看史今。

    所以,到了后面,许三多到了老A,我没完全的看,因为我知道,没必要看了,许三多仍然是这样,烂泥扶不上墙,有史今,有561,有成材,有高诚,就够了,我看到他们觉得很亲切,他们才是整个剧中的主角,他们才是部队的军魂,至于许三多,他可有可无,这样一个孩子一样的兵,放哪都不会有人欢迎,没人在战场上,跟带小孩一样告诉你—许三多,你该在那里,许三多,你该这么做,许三多,你不能这么干。。。。。。

    关于军事,我这么说,仍然是弱智,或许中国的导演,对于战场的理解就停留在弱智上,老A围剿毒贩,包围着打,打了一夜还有活人,呵呵,当年我们,15分钟内打扫战场,袭击一个上百人的营地,半小时结束战斗。至于许三多单独脱离的大队搜索,我更纳闷了,至于挤成一堆的丛林搜索队型,我惟有苦笑,至于许三多在演习的时候,吸引对方追击,那么近扫射没有打中一个人我惟有苦笑,至于许三多自己跑到绝地去找死,我无话可说,至于许三多突然有出现在了那艘船上,我惟有喊—饿的神啊,这是小强!至于成材在船里,抬手一枪一个,我一直纳闷,狭窄空间,手雷干嘛不用?或许导演说,演习不许用手雷“`

    许三多,你不是个合格的兵,你只摸到了兵的坎,还没进门,从头到尾,我没看到你有实质的进步和转变,你在老A锻炼出强健的体魄怎么样?可是你仍然没有军人的魂,没有忠诚,坚韧,没有主动解决事情的精神!

    Reply
  2. 影视剧是用来休闲娱乐的,不一定非要承载很多教化的意义,所以简单就好。

    有博友说,鼓不起看 国产电视剧的勇气 ,您大概活在火星上吧。

    Reply
  3. 突击我看完了,算了一下,可能哭了3次,比你少多了,也就是说我的心肠比你硬多了。看到后来,才发现袁朗是个更硬更帅的角色,实在是喜欢,这好像是不在你的欣赏之列。不过,高诚和561依然是异常出彩的两个角色。
    简单主义,总结得挺讨巧的。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简单了,就直接了,就坚持了,也就更有机会成功了。王宝强从8岁看少林寺想当明星,到14岁去电影厂门口漂着,这不就是一种简单的坚持吗?当然,简单主义的成功离不开理想化,王宝强的成功离不开千万分之一的运气。
    发现没有,剧里的很多演员都是东北的,东北人的硬汉豪放形象以及生动幽默的语言,使这部片子生色不少。
    新疆演员的成功也很有意思,除了那个有点面面的王学兵,李亚鹏、段弈宏和陈建斌都是近年大红的人物,共性就是像男人,有性格。(虽然李亚鹏的片子演的差,但是他确实是个很男性的人,从他这几年包揽了从瞿颖到周迅到王菲三位最高级别的一姐们,不就可以看出他的能量吗)。他的第一位新疆女友,忘了叫什么,在学校就跟濮存昕、邵兵演了那部《与往事干杯》,也是一个人让人难忘的女孩儿,可惜难觅芳踪了。
    跑题了,呵呵。

    Reply
  4. 忘了说,拉回来。最难忘的三场戏:许三多送班长,渲染的好,王宝强真入戏了,我也流泪了;高诚和许三多留守,晚上宿舍聊天的那场,张国强言的实在是好;第三场,好像是袁朗和许三多的一场对手戏。
    我看好段弈宏这个演员,是为数不多的有男人样子的男演员,是一大堆年轻白面书生、油头粉面里的异类。从这部戏袁朗的表现来说,他很适合演硬派小生,但是他的戏路很宽,他硬派的外表下,还有狡黠,还有沉稳,还有偶像气质,觉得他的成就会超过佟大为,后者只适合城市类的小生类的形象,戏路不会太宽。

    Reply
  5. 留言主要是为了你的那个变态综合症,半夜写稿中,体会极其相似,我总结了一下,媒体工作者的职业病主要有:近视眼、脱发、腱鞘炎、颈椎病、腰肌劳损、腰间盘突出、痔疮、精神分裂……
    与君共勉

    Reply
  6. 他坐在那里开始胡说,说着说着就问:“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我也懒得提醒他,任他胡说吧。我也觉着兰小龙扯着扯着就没边际了。

    Reply
  7. 我看了几集,断继续续地。

    没看完是因为想到我已去世的舅舅,他早年在老山前线,后来看连续剧时,专挑茬儿,比如开枪开了多少枪怎么还不换弹夹啦,演员怎么演半天连汗都没有啦……他老人家总挑得兴高采烈的。受他的影响,我也喜欢挑起国产军片的茬儿了。

    看了几集,没办法跟自己父亲部队里见过的兵们实在太不一样了,不想继续让自己对军队存在幻想,所以不再看了。

    Reply
  8. “采访兰小龙和康洪雷,录音整理出来有将近7万字,最后只用了六分之一”—-能发份全稿吗?非常喜欢兰小龙的胡扯,很长见识

    Reply
  9. Jenny Says:

    11月 22nd, 2007 at 12:20 am
    忘了说,拉回来。最难忘的三场戏:许三多送班长,渲染的好,王宝强真入戏了,我也流泪了;高诚和许三多留守,晚上宿舍聊天的那场,张国强言的实在是好;第三场,好像是袁朗和许三多的一场对手戏。

    也是我最喜欢的三场

    Reply
  10. 看了点,觉得瞎编,没看了。
    中国解放军真能把傻B培养成人才?
    那不是阿甘第二吗?
    阿甘都不如他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