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my damn God!

今年给我的DV做剪辑的是一个女孩,做事很认真,而且还是很主动跟我联系:“王老师,我给您做剪辑吧,之前我在浙江村做了五年多的裁缝。”我一想人家都有五年工龄了,肯定做起来特麻利,便答应她了。

跟她联系,询问了半天的专业上的事情之后,我说,把你电话给我,她报上自己的电话,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她说,你就叫我阿福吧。于是我就把“阿福”存进了手机。

从DV剪辑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多月,偶尔能跟阿福见上一面,在大家饭局的时候。最近一段时间,没有阿福的消息。有一天,阿福跟我说,最近哪个老师过生日啊?你还买蛋糕?

哦,买蛋糕的(Oh, my damn God!)!我买蛋糕的事情她都知道了。难道那天你也在那个超市?阿福说,没有没有,我在家。我问,你最近忙什么?阿福说,我不做剪辑了,太累了。我问,那你做什么去了?阿福说,我做狗仔队去了。

哦,买蛋糕的,放着好好的剪辑工作不做,怎么去做狗仔队?阿福说,没办法,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不做这个太可惜了。每天都有各种不同的八卦消息飞到我的耳朵里,我就源源不断给媒体提供,不用起早贪黑。

我有点不解,为什么啊?阿福说,那天你买蛋糕的时候,旁边有个女孩跟你说,我过生日你都没给我买蛋糕。你说,你几号过生日?她说,10月1号。你说,大过节的谁在北京呆着,当然没人给你买蛋糕啦。

哦,买蛋糕的,连对话你都听得一清二楚。

阿福的意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叫“阿福”了吧?我的名字经常排在别人手机通讯录的第一个。

46 thoughts on “Oh, my damn God!”

  1. 呵呵,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接到一通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打来的电话,破获了一个天大的秘案,挽救了一个人的幸福生活。够神奇的吧~《手机》究竟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呢?

    Reply
  2. 我手机里第一个是我男朋友,他也叫阿某
    看来我得改改了呀 挺危险
    万一哪天和别的男人说话被听了去…….

    谢谢表哥提醒
    改成10086吧 叫阿阿 没人能比它前了
    反正是免费的 通多久话都没关系

    Reply
  3. 王老师,除了你们那帮老男人和韩寒,好像没听您说过认识什么男的啊,介绍的个个儿都是女的。连送签名儿都说送女的,这个…

    Reply
  4. 听表哥推荐的音乐 看表哥的文字 挺舒服的 搞笑中不乏深刻见解
    现在看你的博客是我每天的必做功课 很有收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