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科学的壮阳药吃多了

——土摩托科学批判导言LaughingLaughingLaughing

今天晚上跟可研同学谈人生,谈到后半夜两点,期间喝了两瓶青岛啤酒,把自己喝高了(我毫无酒量),然后沿着刚刚铺平沥青路的帽儿胡同深一脚浅一脚走回了家,路上还想,妈个逼的,东城区政府花了一个亿,改建南锣鼓巷地区,怎么这地还不平?回家后略微清醒,才明白原来自己喝多了,所以走路打晃,其实我冤枉东城区政府了。跟可研说了些什么我现在有点不记得了,我跟他好久没谈人生了,好像我说的有点激动,真想抽他两个大嘴巴,让他明白点什么。

可研在我眼里挺可恨的,不过今天上网看博客,发现了另一个可恨的人,这个人叫土摩托,丫最近写了两篇不着四六的文章,什么道德、宗教都拯救不了地球,然后得出一个类似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结论——科学拯救地球。恕我喝多了,他这两篇文章看的稀里糊涂的,但我想批判他,如果说错了就当我是胡说八道,这篇文字我没有仔细想,也没什么逻辑,可能漏洞百出,完全是杀得兴起,脱口而出。

我以前总是妖魔化土摩托,但是今天我要批判他,我知道他特瞧不起不尊重科学的人,但是如果你连人这个前提都不尊重,还谈什么尊重科学?

没有人用所谓科学或伪科学的方式论证道德、宗教可以拯救地球,但是土摩托先设了一个伪命题,然后再用科学观击破它,我操,你丫真能耐,这不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晓军对着镜子装横那段吗。既然你那么相信科学,干嘛还拉两个垫背的?

宗教是一种精神信仰,起到的仅仅是精神按摩作用,没人会认为宗教可以拯救地球,但是土摩托就特当真,这就好比,有人说自己喜欢手淫,每天手淫三次,乐此不疲,土摩托非把人拎出来暴打一通,斥责手淫者说手淫危害健康。你管得着吗?人家愿意,人家爽,有没危害到你的健康。人家信仰宗教,那是人家的世界观问题,你不能用你的世界观管别人,这叫科学独裁。还没有哪个人相信因为信奉宗教可以改变世界,如果有改变,那也是改变自己心灵的世界。

我说土摩托会变成第二个方舟子,现在看来进步很快。科学我们都尊重,我们也都相信,但一个人一生当中不可能像27层过滤的纯净水一样处处都要相信科学,有时候根本用不到科学,你还要求别人用科学观判断问题,这就有点狗拿耗子了。如果有人宣扬迷信、伪科学,你该去批判,但是宗教,您还是慎重点。

土摩托最近在印尼开个全球大会,忙着关心地球,科学的壮阳药吃多了,这回倒好,天上的事儿地上的事儿他全管了,然后用统一的、科学的方法论来解释这个地球上发生的一切,我估计土摩托还有几偏重磅文章放在他的电脑里,随时贴到博客上。在土摩托眼里,社会科学解释的东西都是胡说,只有用科学的方式解释才是最正确。我想这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地球上没有人类的前提下,科学,自然而然的科学(那叫自然规律,比如地震、火山、洪水、飓风)才可以主宰世界。可是没有人类就没有语言,没有语言就没有文化,没有文化就没有科学,没有科学就没有土摩托的存在和他的价值。但是有了文化就有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就会有多门学科,凭什么你只让人相信自然科学,不让人相信别的,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才会衍生出各种文化,包括你推崇的科学文化。都他妈跟黑猩猩一样,这个地球不过是片原始森林。

你别看土摩托喜欢音乐、电影、文学以及好莱坞八卦,但是他从来没有把各门学科融汇在一起,这是因为他对其他学科缺乏真正了解,这个知识结构让他分析判断问题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局限,他只习惯用科学分析一切。所以只让科学这根阴茎强壮了,然后就可以到处插,还觉得特有道理。我发现他特喜欢把科学跟其他学科对立起来看问题,这方法论有问题,问题在于他的方法论不科学。用科学看世界,你只能看到天花板,而遥远的星空,离你很远。

所有搞科学的人大概都知道,科学代替不了一切,既然这样,那就尊重人们对其他学科的选择,如果土摩托跟我说丫听音乐是分析里面的声波,看电影是分析里面的光谱,纯粹从科学角度出发来对待艺术,那好,我Shut我的Up,但你丫不是,你还是从美学角度判断这些东西,美学是最大的伪科学,最唯心主义的学科,你怎么还能相信这些呢?这不是自己抽自己大嘴巴吗。很简单,你是人,你就是再有一层坚硬的科学外衣,你还是有感情的动物,你无法逾越情感达到科学的高度去评判一切。你连自己都不能做到为了科学放弃情感,怎么还要求别人呢?你可以说我在狡辩,因为我喝多了。但我清醒的时候知道我不会对自己不懂的东西说三道四。这一点土摩托有点像80后,80后什么事情都想评说两句,土摩托什么事情都想用科学解释两句。

土摩托在美国生活了好多年,带着美国式民主的脑袋回到了中国,我觉得所有去民主国家的中国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感受到人家的民主后回来看什么都不顺眼。不管看什么问题都要用美国的民主方式。我承认,美式民主就是高级,经过事实检验,就是比独裁先进。但什么叫民主?民主不是你想骂谁就骂谁,而是你的心里有多大的宽容度。只有把脑浆变成浆糊的中国人才会想到民主就是可以随便骂人,而不去想到去宽容别人。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生活在一个民主的环境中,民主不仅仅体现在政治上,它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拿宗教来说,信仰自由是民主的标志。人家信仰什么宗教,你不要去干涉。宗教有它的局限,有时候为了能让教徒相信教义可以自圆其说,会超出精神层面,触及到其他领域。如果你真正了解宗教,会明白这根本没什么。如果以科学的角度来看《圣经》,那不都是胡说八道吗。宗教也在谈论拯救世界的问题,科学也在谈论拯救世界的问题,各行各业都在谈论。到底谁能拯救世界,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科学可能更直接更实用一些而已。土摩托这篇驴唇不对马嘴的《宗教能救地球吗?》只能看出他对宗教是那么无知。你可以像我一样不相信任何宗教,但那个圈子里的事情的的确确跟你毫无关系,请你一定要尊重人家的信仰,因为你有一颗美式民主的脑袋,如果你不明白,这颗民主的脑袋里面装的东西我就怀疑了。别人家宗教界一说拯救地球你就急,人家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你非批评一个打篮球的人不按照足球规则比赛,靠。而且,人家怎么着,这本身不妨碍你研究科学,布鲁诺和哥白尼的黑暗时代早就过去了。别担心,科学是强大的。

我不知道什么可以拯救地球,但我知道什么可以毁灭地球,那就是人,人用什么可以毁灭地球?最强大的毁灭地球的力量是科学。您说是不,土摩托老师?

我们都知道您爱科学,思维严谨,但怎么写着写着就不着四六了呢,这不是科学态度。再这么下去,不是非逼着我既不相信科学也不相信科学家了吗。

写完了,酒也醒了,看着自己写的文字也挺可笑,想删掉又不忍心,还是贴出来吧,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跟土摩托拌嘴了。

108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alon
2007年12月17日 2007-12-17 17:54:14

看看留言中某些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和逻辑不通的言论吧,自己在头脑中YY别人自然管不着,但是公开的说出来,或者想要说服别人,或者想要切实实行,那么被人批也是正常的了。

yome
2007年12月17日 2007-12-17 18:15:06

>>>民主不是你想骂谁就骂谁,而是你的心里有多大的宽容度
我看三表骂的人就不少…

胆子不小
2007年12月19日 2007-12-19 23:38:44

“土摩托在美国生活了好多年,带着美国式民主的脑袋回到了中国,我觉得所有去民主国家的中国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感受到人家的民主后回来看什么都不顺眼。”

我倒是在美国呆久了觉得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很好。民主是一个虚幻的糖果,让每个人都觉得特别好,有钱有闲的人可以拿它来招摇撞骗,或者发动个战争什么的。虚伪得让人作呕。

我们总是把民主和法制分开谈,其实和谐社会,是应该精神上民主宽容,法律却严明公正的。很多中国人理解的民主,有点感觉像无政府主义,最好没有政府条令或者法律约束,想干嘛干嘛,这就是民主了。外国人也是这样理解中国的,感觉我党可以控制国家的一切。我党真傻,民主的游戏不是这样玩的。

其实我在美国待久了,觉得在思想上,中国人可能更宽容一切。如果三表说民主=宽容,那我觉得中国更民主一些,对于自己的,外来的文化通通照单全收,社会一天一个样子。大家除了对股票市场不宽容,对其他事情好像都挺宽容的。好啊坏啊都道德啊良知啊,好像都是改革开放以前应该关注的事情。现在全民追求的就是一个钱,一个名,一个利。

其实美国社会很不宽容,你家草坪没剪,邻居天天上来敲门。你在家打孩子,被人邻居看见了,邻居就会报警。你想堕胎了,你都找不到大夫,因为这个违反广大美国人民的宗教信仰。所以,你没有不想剪草坪的自由,也没有管教自己孩子的自由,也没有怀孕了但是不想要孩子的自由。你说这样的国家有民主么有宽容么?

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中国,大家就会说,共产党真独裁,人没有自由。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美国,大家就会说,这是资本主义的优越性。

德先生和塞先生的游戏,就是这样玩的。

ggj
ggj
2007年12月21日 2007-12-21 8:19:53

宗教信仰的功用是净化心灵,拯救灵魂,不是拯救地球。许多宗教甚至预言了地球的毁灭(也就是世界末日)。

科学与信仰属不同范畴。用中国摇滚乐之父崔老英雄的话说,前者是属于第一世界的,而后者是第二世界的。两者相互作用,但也不能拿第二世界的办法,去解决第一世界的问题。就像不该用治疗香港脚的药抹在红眼病的眼睛上一样。

所以,土摩托同学说宗教救不了地球,本是不错的。但他觉得宗教是落后过时的东西,就不对了。建议派他去美国接受再教育,特别是到中西部,西南部的广阔天地里锻炼锻炼。

但土同学的说法也是其来有自。戈尔老师爱把地球暖化提升到一个道德问题(他说:it’s not a political issue, but a moral issue–更不只是science issue了)。这大概是触动了土同学那条发达的科学至上神经,非得把别的都打趴下才痛快。其实节能环保的事人人有责,也很靠谱吧。 再说了,科学的确有能力舒缓甚至解决暖化,但问题出在应用上。为了达到政治和商业上的目的,人们总是不顾一切地用科学来利己,结果受害者是地球及我们的后代。这点三表老师已经很不严肃地指出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粉张
2007年12月21日 2007-12-21 20:33:18

真相往往比真理更令人敬畏,感恩的心–平常心

nmd.tmd
2007年12月21日 2007-12-21 22:45:23

烂歪酷没有trackback功能,只好自己在评论中添加。
http://nmdtmd.yculblog.com/post.1965137.html

nmd.tmd
2007年12月21日 2007-12-21 23:43:57

ycul的trackback功能可能不是没有可能是我找不到只好这样说说~~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2008年08月10日 2008-08-10 3:44:05

我没看土摩托的文章,但大致同意他的观点。有科学精神的人比又盲目宗教精神的人要难做得多。有真正科学精神的人一般也是人道主义者,他们不需要任何所谓的精神慰藉。英国著名的生物学家Richard Dankins2006年写了一本书the God Delusion,《幻觉上帝》,很值得看。他说唯有宗教能让一个好人做坏事还振振有辞信誓旦旦自己没错。这本书和别的宗教批判书不同的是彻底批判了所有的宗教精神,包括温和的宗教精神。因为只有是宗教,它的本质就是让人放弃独立思考能力,听教主的话。
现在开始有西方人站起来公开反对大众对宗教的宽容态度,仿佛什么沾了宗教的边儿,就是个人的私事不容他人侵犯。其实宗教问题完全应该像别的问题一样拿出来公开谈论。
现在也有的宗教在传教的时候先打环保的大旗,可说的话都莫名其妙。
王晓峰,我看你上了时代的时候,曾经来你的博客看了一眼,当时没觉得有特牛的也就没当你的烦死。最近有朋友推荐就来从后往前倒推着看。我喜欢你的真诚,幽默与猩致勃勃的笔法。不过,在某些问题上,我觉得你的思想深度和厚度还能再提高,这可能和你的英文不好不能直接读英文原著有关。不过你再接再厉吧,假以十年,你还能上若干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