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

所为禁书,无外乎和性、政治、民族、宗教问题有关的书,因为书的内容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所以就会被禁。古今中外,莫过如此。一本书究竟能造成多大影响呢?美国有个网站曾经列举了不少影响人类的几本书,比如《资本论》、《毛主席语录》、《我的奋斗》,当然,美国人认为这都是坏书。在美国人看来,这些书都该禁掉。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看来,它可能是好的没法再好的书,可以影响人的一生。

毕竟,这类书还是少数。而且一本书究竟能带来多大坏的影响,似乎没有一个测试结果来证明它对全社会的危害。所谓坏,不过是相对而言。如今中国能看到的禁书差不多都能让人看到了,中国人变坏了吗?没有,就算变坏了,跟书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跟教育和社会整体环境有关系,我们如今已经做不到像朝鲜那样了,上面说什么就是什么。每次我看到朝鲜人民幸福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可能觉得其他国家的人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有他们过着幸福生活。在一个开放的国家,民众能知道的都该让他知道。因为他该知道而不让他知道,会使他的好奇心产生不可控制的联想。

但是现在中国的禁书有增无减,稍微有点出格的书,甭废话,禁止发行。但是人就是有逆反心理的毛病,你越是禁,他就越感兴趣。禁书之多,说明了某些人越来越脆弱,为什么脆弱呢?你说呢?

有些书被禁是因为道德上的冲突,比如那本经典的《金瓶梅》,至今它仍然不能以全貌面世,只有到了某个级别的人才能有资格看。所以后来某地就出台了严禁教师强奸学生的规定了。但是还有些书被禁,大概就是政治原因,有时候我总能在路边、天桥上看到一些贩卖盗版书的人,我跟他们聊天,打探有没有禁书,这些人一般比较警觉,轻易不会亮出来的。买盗版,抓住最多是关两天,卖违禁书,抓住就不是关两天的事情了。不过这些所谓的禁书一般都是从香港台湾那边流过来的,没什么意思。

在我的印象中,第一本禁书是《少女之心》,我上初中的时候读到的。当时还不能算是书,而是手抄本,看的我晕头转向的,后来我常想,如果我们在教育上能够大大方方普及性知识,何必非要弄一个手抄本来代替性教育呢?可问题就在这里,你把这边堵上,人们就会想着从那边出来。

我对禁书的感觉一般,逆反心理不强,因为很多禁书都是虚张声势,真的看了,反到没觉得有什么。比如,1987年,《人民文学》杂志上登出的马健写的小说《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因为宗教问题被查禁了,当时这件事很轰动。我一个同学反应迅速,把图书馆里的杂志偷了出来,让大家传阅,结果大家都觉得没看出什么,可能是当时我们都很多事物的认识还不是那么深刻吧。

在上大学期间,比较流行通俗小说,比如西德尼·谢尔顿的《假如明天来临》就很风靡,后来,出版社出版的这类小说越来越多,我只看了《假如明天来临》的一部分,后来,得知有好几本通俗小说被查禁了,比如《情场赌徒》、《玫瑰梦》。刚好,我一个同学手里有《玫瑰梦》,我们专门翻到所谓出问题的部分,看半天觉得也没什么,比现在的很多小说写得差远了。当然,在当时还有一本著名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这本小说我看完了,我觉得写得很好,不就是通奸么,这是人性的体现,类似查太莱夫人的现象在世界各地都有,很普遍的。而且,我觉得作者写的一点都不淫秽,很美。

当时还有一本书叫《血红,雪白》,讲解放战争时期的故事,我没看到,看到的人跟我讲,说这本书对战争的描写很真实。所谓真实,就是作者没有站在一个正确的立场上去写那场战争,所以出了问题。但是我对当时的另外一本禁书很感兴趣,这本书刚一出版就被查禁,所以外面很少有看到,这就是严家其和高皋写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后来我借来一本,一口气看完。我对文革那十年非常感兴趣,就是因为我没有切身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所以非常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看了《文化大革命十年史》,我感觉自己很幸运,没有早出生十年。这本书和后来出版的任何一本与文革有关的书相比,都不一样,它真正把文革带来的灾难写得很生动,很翔实,但是,它也是因为立场问题,被禁了。

古代的禁书基本上都是因为性内容被查禁,比如《金瓶梅》。上大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本洁版的《金瓶梅》,当然,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但是即便看不到那些色情内容,倒也能看出点意思来,毕竟它不是一本完全描写性的小说。但是我看完删节本的《金瓶梅》,对全本的就再没什么兴趣看了,不过是写古代文人的淫词秽语。后来看《三言二拍》,也是删节版的,这本书很有意思,删掉的文字都以方框来代替,一页纸上,多则几百字,少则两个字,满篇的方框,知道的这是《三言二拍》,不知道以为是方格稿纸。但不管怎么删,文字还是能看下去的。

但是《肉蒲团》就不一样了,这本书主要集中在性描写上,而且是以性为中心内容的书,你可以删掉那些过火的文字,但是删完了就没法看了。而且,这本书写得最精彩的就是性描写,后来没人能超越这个。到后来《废都》或《白鹿原》,基本上我已经没兴趣关注了。

其实,在我上中学的时候,还有两本书在同学中间传的比较热闹,一本是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另一本是张贤亮的《早安,朋友》。前者因为有部分比较含蓄的描写,所以还引来不少争议。后者因为涉及了在当时绝对敏感的早恋话题,所以也被禁了。现在的孩子如果看到《早安,朋友》会嘲笑那代人的木头脑袋——从头到尾都没有描写上床。但是历史就是这么发展过来的,没有昨天,就没有今天。

到后来,禁一本书跟出一本书一样司空见惯了,所以,能看到一本货真价实的禁书已经不容易了,因为查禁的标准越来越低,比如卫慧的《上海宝贝》,棉棉的《糖》到木子美的《遗情书》。这几本书被禁的原因看上去很简单:所谓低俗。其实,很多书比它们还要庸俗不堪,但是可以大行其道。我看这几本书并没什么问题,尤其是木子美的书,她的书被禁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内容,而是因为她的行为触动了卫道士,连累了她的书。

而《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被禁,多少让人看出一些寒意,多好的书啊,就这样被禁了。我看《中国农民调查》,心潮澎湃的,如果你对这片土地还有一片深情,你看着就会感动。

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被禁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它能出版已经算是个奇迹了。而《唐山警示录》被禁则有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作者希望通过这本书能警醒世人,人的生命权是人类最高的人权,而就是当时因为官僚主义或者玩忽职守,让24万人的生命消失,16万多人终生残疾。尤其是,作者在对地震预报方面做得总结也很有实用价值。但是这本书莫名奇妙地禁止发行了。

2006年,是敏感的一年,文革结束30年,周朱毛去世30年,唐山大地震30年……

有些书你不禁止,它的影响可能还不会有多大,可是一禁止,就成了宣传,效果反而出来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一本书的影响究竟有多坏,我觉得,好书坏书都有反面的影响,就看你是怎么去看这本书了。

我从来没有古人“雪夜闭门读禁书”的境界,自然也感受不到那种偷尝禁果的快感,更没什么逆反心理,书是一种启迪智慧的东西,好东西坏东西都能启迪智慧。

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uoyan
2006年05月06日 2006-05-06 14:30:54

读禁书有时候是一种乐趣

夜里前行
2006年05月11日 2006-05-11 14:54:09

我很想知道,当历史被改写后,对错颠倒的一瞬间是什么样子。

逆着历史的潮流游,有趣,却很容易溺死。

jjcolor
jjcolor
2006年05月12日 2006-05-12 12:25:04

文革好像是40周年吧,发个炎~~

涩味小刀
2006年06月26日 2006-06-26 17:21:05

文革十年史的确是本好书,不过有人说了,那是坏人写的。

顺便说一句,俺的MSN Space不知道为什么也被禁了。而且,就是北京地区的。。。

xuqiongxiao
2006年08月07日 2006-08-07 22:40:50

禁一本书跟出一本书一样司空见惯了

而《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被禁,多少让人看出一些寒意,多好的书啊,就这样被禁了。我看《中国农民调查》,心潮澎湃的,如果你对这片土地还有一片深情,你看着就会感动。

2006年,是敏感的一年

三表哥多多保重啊

好一个“寒意”
好一个“寒意”
2006年10月29日 2006-10-29 15:59:54

而《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被禁,多少让人看出一些寒意,多好的书啊,就这样被禁了。
===========================
好一个“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