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真是我们的唯一

一个人的名字跟他的言行是否一致大概没什么关系,比如他叫郑义,不见得就会做些正义的事情;比如他叫龚平,未必做事就公平……名字与言行能一致的人历史上很少见,但是现在出来一个人,叫李维一,他是国台办新闻发言人,他用唯一的方式告诉人,一个人说话可以做到与名字一致,实在是天人合一。

李先生在国台办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提出的“有关两蒋陵寝迁移”问题时,四次几乎用唯一的答案将这个烫手的山芋给扔了出去,估计在场的记者都泄气了,因为他叫李维一,所以只有这么一个唯一的答案。

几年前,政府部门有个规定,就是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不许说“无可奉告”。后来还真执行了,媒体一片叫好,说这是往民主和透明的方向走了一大步。其实仔细分析一下,杜绝“无可奉告”并不意味着真的往民主和透明方向迈进,语言的表达是丰富的,表达出“无可奉告”意思的话有千万种,在禁止“无可奉告”的时候也没有拿出一个实施细则,比如与其类似的各种外交辞令、套话、假话、车轱辘话、罗圈话、屁话……都应该像“无可奉告”一样被当成敏感词给屏蔽掉,于是,发言人便绞尽脑汁,尽可能说出与“无可奉告”一样效果但又不敏感的话。李维一先生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估计他耳朵听力不太好,或者认为在场记者们的听力不太好,连续四次说出“我们看到了有关的报道”之类的话。

扮演新闻发言人这个角色比汤唯在《色戒》里扮演的角色还难,说话要滴水不漏,面对各方提问要对答如流,问东答西,能抖出幽默和机灵最好,回答还要让记者满意,还不能让记者抓住把柄。在我看来,只有超级滑头才能做到这一点。很显然,李维一先生不是超级滑头,他似乎有点太实在或者反应太迟钝,这个问题记者问了四次,他早该有心理准备,甚至,他在接受记者采访之前就该意识到“两蒋陵寝迁移”这个问题,该准备好答案。至少,官方该有个说法,如果官方没有说法,发言人当然不能乱说,不能乱说不意味不负责任乱对付。什么叫“我们看到了有关的报道”?作为新闻发言人,当然每天要看各种新闻报道,不然的话就是失职。问题是,记者没把您当成“有报天天读”的杨锦麟先生,而是国台办的新闻发言人,您光注意到还不行,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如果没有说法就说没有说法,大家也都能理解。这种对付媒体的方式,比“无可奉告”还要恶劣。

当然,我们后来都理解了,您叫李维一,您是我们的唯一。

10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عزام
عزام
2007年12月28日 2007-12-28 17:12:01

三表同志的文章大家看着高兴高兴就行了,这次台办的答复很有智慧,同意上面某位仁兄的看法,政治不是相声,让你听着舒坦就叫好的东西。

junjunyo
2007年12月28日 2007-12-28 18:44:43

恩 。
是的。
对。
这个刚才回答过了。
下一个“。

这样行不行““`???

狼心狗肺
狼心狗肺
2007年12月28日 2007-12-28 21:36:48

而李惟一昨日的四度婉拒回答“两蒋”陵寝迁葬大陆问题,更是充满智慧的“政治答卷”。本来,陈水扁是寄望国台办就此发表一番伟论,并表达对“两蒋陵寝”的迁葬去向的:无论是拒绝迁葬大陆,还是欢迎“落叶归根”,他都可以其惯常的诡辩“才能”,炒作煽动族群仇恨和两岸对立的话题。倘是拒绝,陈水扁就可大骂北京“无人性”,不尊重两蒋家属的意愿;倘表达“欢迎”,陈水扁则可按既定的“剧本”,大骂国民党与中共是“同路人”,“不爱台湾”。而李惟一的回答,却令陈水扁找不到“台词”也失去了着力点,楞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昨日一整天,陈水扁便没有就“两蒋迁陵”问题再说一句话。

小大兵将来永远
小大兵将来永远
2007年12月29日 2007-12-29 2:31:06

先看了“北京玩主”的BLOG,链接到你,发现牛人还真不少。想我小大兵一生戎马,到头来连个炊事班长都没干成,深感遗憾。好在能看到你们一批后进小子茁壮成长,又感欣慰,语言和蚊子是有味道的,我的鼻子还算灵,虽然牙齿已经全部光荣下岗!!!

我不尿C.C.T.V
我不尿C.C.T.V
2007年12月29日 2007-12-29 22:04:55

我不惮这样猜测:三表若是国台办发言人,恐怕更无可奉告~

米家
2007年12月30日 2007-12-30 11:01:22

估计唯一也只能这么回答,不然任何形式的答案都可能成为阿扁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