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晚不晌

一九八六年,北京工人体育馆,崔健在这里第一次唱出《一无所有》。

那是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的“让世界充满爱”演唱会,当时中国最红的歌星都参加了,但是有个人可能被排除在外,这个人就是崔健。当时这个演出由东方歌舞团主办,团长是王昆,具体操办的人叫黑子,黑子和很多人都知道崔健的《一无所有》特牛逼,但是怕在王昆那里过不去,黑子便找到王昆,说:“阿姨,有个歌手叫崔健的,他专门为这次演出写了一首歌,我觉得非常好,不过风格比较新。”王昆阿姨说:“我听听。”王昆听完后说:“不错,上!”

从这一刻起,中国就有摇滚了。

22年后,崔健又回到了工人体育馆。这场名为“时代的晚上”演唱会,让崔健很激动,我也很激动,我从头到尾扯着嗓子干嚎,后悔出门没带点什么金嗓子喉宝,到现在嗓子还疼。

崔健的大型演出我看过六次,最让我难忘的是1989年3月12日在北展剧场那次,那是我第一次看摇滚,而且那次音响功率超过了北展的容量,我当时就站在巨大的音响旁边,耳朵都听不见了。我那叫一个激动啊,一个星期都没睡好。后来陆续看过很多崔健的演出,基本上没有第一次激动了。

这次“时代的晚上”演唱会,我以为崔健会唱一些老歌怀旧,后来发现他一直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唱了一些不好听的歌。最有意思的是,崔健说他唱一首原创的英文歌,献给闹运会,叫《外面的妞》,我听了半天就听出一句英文,好像是“哦,赛特,哦,赛特……”可能是写给赛特商场的歌曲,极其难听。

我还是喜欢《一块红布》,每次听到都想哭。不过这次我没哭,老罗哭了,他哭得很伤心,半个月前,老罗在SMN上说,他很想看崔健的演出,因为他们是朝鲜族,有种心手相连的情意。所以,当崔健唱出《时代的晚上》前奏响起,老罗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他低下头,泪水和隐形眼镜夺眶而出。站在旁边的冯唐老师安慰老罗,不停递给他递餐巾纸,但是老罗根本止不住眼泪,他抽送着抽咽着哽咽着对冯唐说:“是不是我越软弱越像你的情人?”冯唐点点头,后来餐巾纸用完了,老罗还在哭,冯唐只好拿出他刚刚出版的小说《北京,北京》一篇一篇往下撕,然后递给老罗,没一会儿,《北京,北京》撕完了,老罗还在哭。罗老师的哭声惊动了前排的一名观众,他回过头,正要发火,一看是罗老师,简直意外惊喜,便说:“您是那个新东方讲段子的罗老师吗?”罗老师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是。”那人一听,赶紧握住罗老师的手:“罗老师,你们牛博网办的怎么就那么好呢?”罗老师破涕为笑,颇有满足感地说:“是啊,这事儿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然后谈笑风生地跟这个粉丝聊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冯唐大怒:“罗永浩,你丫陪我书!”

《三联生活周刊》在苗炜的带领下,集体买票观看崔健演唱会,去之前,苗师傅给每个人发一个口罩,我还是头一次带口罩唱歌,好多人问为什么看崔健演唱要戴口罩,不了解崔健的人当然不知道,他不是唱“给我点爱我的护士姐姐”吗,我们用制服诱惑来支持崔健。

前年在首体,崔健的演出上座率很差,这次上座率很高,达到八成。如果崔健能明白来看他演出的人其实就是想跟他卡拉OK一次的话,他应该从他的演唱曲目中换掉一半的歌曲,他真应该学学“滚石”,人家唱了40年,那些歌曲早就唱烦了,但是每次巡回演出都会唱那些经典曲目。另外,崔健总希望自己在现场演唱的时候能与录音版本不同,所以做了很大改动,但是由于节奏改变太大,观众跟不上,但是几千名观众根本不会按照崔健的节奏去唱,所以最后崔健被观众改过来了,这让他有点难受。看上去崔健似乎还没有演出经验,他应该在编配上下功夫,不该在节奏上乱改。

中国的艺术家从来都是喜欢把消费者放在对立面,以为这样就保持了艺术的纯洁,有些大可不必,比如崔健的演唱会和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你又想让人家认同,又想与众不同,这本来不矛盾,但太把自己当回事,就拧巴了。不能什么便宜都让艺术家占了,对吧?


土摩托老师在看台上思考崔健演出的各项科学依据。


《三联护士姐姐周刊》合影。

93 thoughts on “时代的晚不晌”

  1. “泪水和隐形眼镜夺眶而出”哈哈哈~~~狂笑!

    今天买了新三联,您成了“资深主笔”了呢?!怪不得180页10块钱呢,都是广告

    Reply
  2. ……但是老罗根本止不住眼泪,他 抽送着 抽咽着哽咽着对冯唐说:“是不是我越软弱越像你的情人?
    ---

    这一句充分暴露了三表平时的精神读物是什么
    不要冤枉我,自己去Google一下“抽送”,看第一页是什么结果

    Reply
  3. “在编配上下功夫,不该在节奏上乱改”

    节奏的编排本来就是编配的一部分。

    而且崔健没有“乱改”。崔健演奏每首歌的节奏都没有乱,怎么叫“乱改”?崔健总是能让人激动,就是他早就把那些指望着一听他的演唱会就想卡拉OK整张《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人远远甩在了身后。

    这么多年来崔健的音乐一直在随着时代进步。即使放到欧美音乐乐坛去比较,他歌曲中对时髦甚至是前卫元素的运用也是毫不逊色的。

    如果为了取悦听众,崔健难道会写不出周杰伦的那种曲子吗?(此处没有贬低周杰伦的意思)崔健作为80年代建立起来的、至今还能算没有倒掉的一个文化符号,他的作用不是让人陶醉,而是给人一些,或者一点点震撼。崔健做到了。

    如果说崔健对音乐太拧巴的话,我觉得正是件好事。他在自己家里做出的唱片能拿到录音大奖,正是对他拧巴劲的一种褒奖。中国的流行音乐能溃败到今天这个境地,正是缺乏那么一点点、最起码的自省和拧巴劲,和时代一起烂掉是多么容易啊!Velvet Underground在当年也够拧巴的吧?

    顺便说一句,我生于1980年代。1月5日的现场在我看来,更像是60年代生人的一次精神自慰。我想人生最失败的事情之一,就是在40多岁的时候,抚今追昔地说:“老子当年也有过理想。”

    崔健献给乐迷们一个时代的晚上,但大多数人,已经永远留在了时代的昨天。

    Reply
  4. 您现在理解为什么中国队总那个操行了吧,临门一脚不行吗。其实临门的时候,黄老师的灵魂附体blah blah都有了,国脚们谁还 不想牛逼一下呢,但就是此时把门给看走了眼了,以为大门在天空,所以,射门,…球打偏了!!!再射!又偏了!再射,射,射…那就是床上的事了。。。
    俺国的那人就那个CX…
    以为自己可以多少年来吊听众,听民们…
    还有那个牛逼得枪法好的老大,江W,前天又在潮阳路上玩车技了,总有SB给丫投资拍片。
    临门一脚阿,
    全臭阿

    Reply
  5. [email protected] (电子邮件地址未验证) 说:
    靠我戴着大口罩还是被我们同事认出来了
    橘橘|时代的晚上 没有你 没有我 说:
    烤,真的吗
    橘橘|时代的晚上 没有你 没有我 说:
    难道真的是面如银盆的缘故吗

    Reply
  6. 崔健没变,大伙变了。
    没变的老崔唱新歌,变了的大伙爱老歌。
    创作说明崔健没变,怀旧说明大伙变了。
    唱老歌,大伙觉得卡拉ok真好。
    唱新歌,崔健觉得卡拉ok真好。
    何必坚持呢?老崔就一边老一边唱老歌,挺好。
    何必改变呢?大伙就这么呐呼着过日子,贼倔!
    既然大伙都比美国人过的简陋!
    那么崔健就要比滚石唱的复杂!

    Reply
  7. 困困脸大,戴着口罩还是被我一眼认出来了.
    经历过非典,我就发现人一戴口罩就是变得好看多了.
    另外,苗师傅旁边站的那个男生穿的毛衣我也有一件,IZZUE的,06年款的.

    Reply
  8. 三联的护士姐姐们好萌,我决定以后多买三联以表示支持!!

    当然了三表你也不错,戴上口罩看着也顺眼多啦!!!

    Reply
  9. 既然大伙都比美国人过的简陋!
    那么崔健就要比滚石唱的复杂!
    没错,滚石是滚石,崔健是崔健,为什么非要去刻意的讨好某人或某些人群?
    而且很赞同pdk说的:“顺便说一句,我生于1980年代。1月5日的现场在我看来,更像是60年代生人的一次精神自慰。我想人生最失败的事情之一,就是在40多岁的时候,抚今追昔地说:“老子当年也有过理想。”

    崔健献给乐迷们一个时代的晚上,但大多数人,已经永远留在了时代的昨天。 ”
    我也是80年的,我那天晚上也去了,我周围都是些三四十岁的人,他们很多从开场就安静地坐在那,我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就失去了激情,还是年纪大了就不敢释放激情。
    其实崔健还是那个崔健,变得只是自己而已。

    Reply
  10. 李代桃 Says:

    1月 6th, 2008 at 10:06 am
    《阳光下的梦》献歌姜文女儿

    “面一首歌献给一个90年代的女孩,她叫姜一郎。她的爸爸在哪儿?”崔健一句话,台下的姜文马上举手示意。1月5日恰逢姜文生日,姜文更招朋引伴的去现场看演唱会、过生日。此次,崔健用摇滚乐开启了奥运之年,现场更特别演唱了为奥运创作的全新作品《Outside Girl》。(文/松轶 图/李伯男)

    ——————-
    我在现场看到的不是这样。崔健说,他爸爸在哪儿?现场至少有两千个爸爸举手。过了好久,姜文才被找出来

    Reply
  11. 摇滚年龄无限,是表达思想情感地激情方式。前不久三表提到EAGLES乐队,队员各各脸上皱吻比我多,在全球巡迴演唱时有小辈请假坐飞机专程追梦
    艺术家与市场流行卖唱小伙子本质不同,所以摇滚与他种演奏会成经典,不仅有节奏感,还能动人心弦

    Reply
  12. 说点难听的:
    三表对崔健的喜欢程度很不够:)
    不够满意三表的个别认识
    看在三表嗓子喊哑了的份上
    就不要求打回重写了吧
    ===========================
    回复:我讨厌两种人,一种是你,一种还是你.

    Reply
  13. 我那天看到的人应该是你,当时看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好象还有人坐错你的位子了 29 30排 应该是吧~~~呵呵~

    Reply
  14. 【我问:是不是听了很多人的建议才这么改变的?崔健说:“我觉得你这么问我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

    Reply
  15. 【“谢谢你接受采访,我还要去上课。”
    “你还上课?”
    “是的,我去人大新闻学院,给他们讲如何编写虚拟新闻。”】
    。。。

    Reply
  16. 我联想三表,是多么爱老崔啊!
    有的人对越喜欢的人,越是硌硌楞楞的,比如,他顺畅地看了一本书,介绍的时候会说:“最近,有一本特孙子的人写了本特孙子的书……”
    我觉得三表是多么喜欢崔健啊,早在很久以前,他就专程“采访”了老崔,那叫一个期待。

    Reply
  17. 实在是难,总算把三表大人硌楞成功,

    哈哈~

    向这个秘密基地致意!
    (顺便把楼上的y也憋了一回:)

    Reply
  18. 我有一个老师,老是喜欢唱歌的时候唱崔健和罗大佑的歌,有一天我对他说,大爷,你不应该搞得那么怀旧兮兮的。结果他回答我说,我老了。

    Reply
  19. 《北京,北京》撕完了,老罗还在哭。无奈,只得请求罗妈妈远程来安慰,她老人家那叫一个利索,“耗子,给我打住,别跟那许三多似的。2008就是咱的天下。”罗老师果然转悲为喜。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