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PK崔健

本来我的原计划是写土摩托的情史,结果丫的一篇《崔健PK姜一朗》和三姑娘的《土摩托PK胡紫薇》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按耐不住要写写崔健。

如果说写崔健,这二位肯定写不过我,我看过崔健五次演出,采访过他四次,我是崔健的“烦死”,我有段时间天天研究崔健。这些记录,这二位是比不了的。我看崔健的演出会很激动,但我绝对不会像罗永浩老师那样哭天抹泪。我从来都是强压泪腺,咬紧嘴唇,多少次我忍住胸口的泪水,只是为了告诉我自己我不再哭。

这两个家伙谈崔健,挺有意思,土摩托老师是那种典型的你的东西不能让我接受我就怀疑你才华殆尽的思路;叶三老师主要是反驳土摩托老师,但是没反驳好,叶老师说,土摩托高大的身躯,性感而结实,我不忍心下手。叶老师你让开,我对土摩托的身体毫无兴趣,让我来。

我也不想反驳土摩托,我只想谈谈我是怎么看崔健的。也许我说得不对,但肯定比土摩托说的更接近科学依据。

有一次我采访崔健,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以前你创作是把自己感受到的生活写出来,现在你创作是把自己观察到的生活写出来,这种变化是否意味着你已经有些远离生活了?”崔老师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我问这个问题就是因为我听到了《混子》这首歌之后感觉崔老师开始指点江山了,和他当初写《不是我不明白》身处其中的那种迷惑的魅力相距甚远。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崔老师一方面把自己当人了,另一方面开始脱离群众了。

事实上,《红旗下的蛋》是崔健最后一张谈论自己生活感受的专辑,《无能的力量》你别看他加大了批判力度,但是有些无的放矢,不如“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来的有力量。这种变化也是很正常的。好,我们再看看大的背景,照理说,崔健创造了中国摇滚之后,会出现一大批摇滚力量,比如后来的唐朝、黑豹、角膜炎三杰等等等等,他们会给中国摇滚带来新鲜的东西,让崔健变成中国摇滚的分母之一。但是,事实让人失望,后崔健时代的摇滚歌星只能用一张专辑撑门面,你一个一个数数,都是处女作很成功,接下来都哑火了(你别跟我抬杠说某某某第二张专辑不错)。所以当后崔健时代的摇滚浪头退去,《红旗下的蛋》出版了,我们看到的还是崔健,他还是标志性人物,谁也不能忽视他,然后崔健就成为旗帜了,也把他害了。

70后的同学们喜欢崔健也是很自然的,当然,那时候有一帮人开始喜欢香港的一个乐队“逼养的”。为什么70后会对“逼养的”情有独钟呢?因为那时候港台文化开始占据我们的生活,崔健的带有政治意识的摇滚对70后诱惑显然不如“逼养的”,这是典型的用弗洛伊德过渡。好像有人说:70后还没长大就死去了,这跟他们所处的年代有关,70年代前半段的人跟60后没什么区别,70年代后半段的人跟80后的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没有自己。如果非让他们找出一个能记得住的东西,那也就是“逼养的”了。所以每次我说“逼养的”坏话,总会有一批被“逼养的”养大的一代人跟我抬杠,你说香港那个地方能出来什么摇滚呢?我听过很多香港摇滚,包括“逼养的”,其实就是几个愤青。可是70后正好赶上内地文化断奶的阶段,90年代初期,中国大陆因为某个政治风波之后,变得萧条无比,精神空虚,文化凋零,然后港台文化进来了,年轻人都需要流行文化,有奶就可以叫娘,恰逢此时,“逼养的”进来了。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罗大佑、齐秦、王杰、赵传……崔健在这时候不重要了,但是像罗永浩老师1975年以前生人还沿袭60年代人的口味,是很正常的,他肯定喜欢内地的愤青崔健,不喜欢香港的愤青“逼养的”。以罗老师为界限,比罗老师大的人基本上都喜欢崔健,比罗老师小的人基本上都喜欢“逼养的”(别跟我说你比罗老师小也喜欢崔健以此证明自己的特殊性,没人拿你当哑巴卖了)。也就是从“逼养的”被内地人接受开始,崔健开始走向尴尬。

从《红旗下的蛋》到《时代的晚上》中间有4年的时间,这4年间,内地的流行文化几乎被港台文化血洗了一遍,校园民谣这类风花雪月哪扛得住港台流行歌曲,内地原创力量都是瞬间闪耀,没有持久性。这段期间,在内地文化几乎等于港台文化(别他妈跟我说港台文化有什么好,等我腾出手来好好批判一下港台文化)。当然,崔健是有机会的,他的下一张专辑完全可以证明自己。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崔健拿出了一张离我们更远的《时代的晚上》。

其实人们希望崔健能延续《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解决》的路数,但是崔健没有,他为什么没有?大家想想,1991年,崔健出版《解决》的时候,大陆开始有欧美的盗版,到了1998年崔健出版《无能的力量》,欧美盗版和打口遍地都是,我们的摇滚都是打口摇滚,崔健在这期间也未能幸免,他和所有玩摇滚的中国人都被欧美摇滚俘虏了——他接受了大量欧美音乐的信息。崔健也在这时候失去了自己。

有一次采访崔健,他说他喜欢“化学兄弟”“神童”,没错,你喜欢什么并不重要,但是咱们中国人玩摇滚,都不自信,都希望从西方摇滚那里找到点什么科学依据啥的,崔健也是这样,他听得越来越多,想表达的也越来越多,这就变成了“人也多,嘴也多,讲不清道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解决》之所以经典、牛逼,是崔健当时受到的欧美摇滚的影响不大,很多东西都是他琢磨出来的,后来的摇滚不是他琢磨出来的,是经验加上听力整合出来的,其他的中国摇滚傻逼们连经验都没有,只有听力,听什么玩什么。

土摩托说,崔健想突破自己,每次突破都失败了,并且拿鲍勃·迪伦作例子说明崔健的失败,毫-无-科-学-依-据!我就不能接受那些出国几年后回来后半生不熟地评论文化的人,不中不洋的。如果崔健忘掉西方摇滚,他能成为一个更牛逼的摇滚音乐家;如果土摩托忘掉总拿西方摇滚做科学依据的恶习,他能成为最牛逼的乐评人。我这么说的意思是,土摩托这么分析崔健是不对的,毕竟崔老师是中国人,他折腾半天还得用中国话唱摇滚。接受大量西方摇滚的崔健难免不受西方摇滚的影响,并且在美学上被西方摇滚牵着鼻子走。你想想,一个从大山里一步走进城市的人,可不要天天换时髦衣服穿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审美之心也人皆有之。我相信崔健每听到一张西方摇滚乐唱片,都能被刺激一下。你看现在中国最牛逼的制作人,不都是扒人家西方的东西吗,有本事你少听几张,不行,那种民族自卑感会让他们自己觉得特无知。

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内心普遍多的一个东西就是民族自卑感,这东西在电影和音乐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越是商业的东西,我们自卑感越强,越没有归属感。我为什么后来不写乐评了,就是觉得天天评论这些民族自卑感的人是件挺傻逼的事情,你说你玩的那些东西我都能听到原版的,干吗听你这些二道贩子做的一锅夹生饭呢?

崔健进入了迷失的季节,他以为吸取到了高浓度营养,其实他在一步步丢失自我。我知道崔老师是个进步青年,想突破自己,但是别拿西方的那些东西当坐标,一拿西方的东西当标准,就会乱套。因为这里要有一个吸收消化的过程,密集的西方文化的冲击,还让我们有时间吸收消化吗?都变成了吃冰棍拉冰棍——没化——没文化。

我相信崔健是想捍卫摇滚的纯洁,那么他就不该去听太多的西方摇滚乐,西方摇滚乐在70年代就死了,70年代之后才真正是“没有新的语言,也没有新的方式”,崔健真没必要“与时俱进”,他只需知道约翰·列农和“滚石”就足矣。

以上是崔健老师迷失自我之一。

之二是他的思想的迷失。其实不光是崔老师,整个中国人在90年代后都他妈的迷失了。不是谈论政治,我还是有点慌张,1990年是个分水岭,经济的高速发展,让我们都糊涂了,本来按照西方的发展史,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我们在几年间就走过了西方几十年的历史,就是神仙在这时候都会蒙的,更何况人呢。我曾经问过崔健这样一个问题:“你的成功是否来自政府对你的限制和压力?”崔健回答:“我认为你这么想是对我的侮辱。”那好,我收回这个问题。事实上呢?

崔健的很大一部分魅力来自他的叛逆,这种叛逆的反作用力确实来自对他的压抑,生活中的和官方的。当这两样东西慢慢消解之后,我们看到了崔健的自由,自由的崔健就不是“不是我不明白”了,是糊涂了。叛逆必须有一个对手,当对手不跟你玩了或者不存在了,你不就是玩空手道了吗。你还觉得好玩么?这个问题也出在罗大佑身上。当年罗大佑多么叛逆,但是自从台湾岛上出现蓝绿两个阵营,罗老师(此处不是罗永浩老师)便不知所措了。你想想,他当年骂国民党,现在他再骂国民党,就意味着站错队伍。所以他只能转过头骂民进党,所以是那么的无的放矢。

崔健当年因为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所以才有那么多感觉,现在给你根据地,你的地盘你作主,结果你发现你不会做主,你只会叛逆,结果就玩不好了。倒是周杰伦这样的二逼,虚假的叛逆,真实得投机,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作主。回到我问崔健的那个问题,其实我并没有小看崔健,也没有侮辱他,这是事实。既然你把自己弄得很叛逆,你就要承受一脚踩空,孤独的飞了的那种无助的感受。崔健的自由越来越大,就越找不到对手,他找不到对手就不知道该怎么出招。他后来的两张专辑,感觉他一直在使蛮劲儿,变成了唐吉诃德。

我反对土摩托说崔健才华殆尽的说法,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崔健是迷失在这个混乱的现实中,他的才华被更表面化的光怪陆离干扰了,并且像草一样不能自拔,他可以站在一边观察一切,但是他无法把他观察到的一切讲清楚,他只能做一个皮毛上的描述。何止崔健啊,连我们的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都讲不清楚现在这个年代是怎么回事,你又能要求崔健说什么呢?

之三是崔健的性格,每个人的性格都有局限,崔健也不例外,他同样迷失在自己的性格中,他喜欢较劲,跟自己较劲,跟商业较劲,跟听众较劲,跟所有人较劲。人在较劲的时候往往显得很傻,会放弃智慧的东西。我不希望崔健妥协,但是希望能看到一个智慧的崔健,但是他的牛劲儿告诉我,当崔健PK崔健的时候,他把智慧的东西打没了。

15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eff
Jeff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17:01:08

这篇中不断的粗口看着并不好玩,感觉更像是泼妇骂街,展示了三表《无能的力量》

必须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18:12:00

“整个中国人在90年代后都他妈的迷失了。”
有一天你会觉得这句话是错的,尽管我们现在都这么认为!

dee
dee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19:15:37

头几段有用资历压人的意思,这是三表兄不常见的,看来比较重视土摩托。。。
不过确实写得比科学家有道理。。。三表的乐评,赞一个。。。

lulucitylight
lulucitylight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19:30:43

即便崔健没有才华殆尽,他也可能失去知觉,不能怪他,但是也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mango
mango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19:54:19

这篇写的真是好, 逻辑清楚, 思考深入,… 不知该怎么夸你

超出了一般乐评的水平, 非常好!!!!

另, 请问如何购买你前阵说的”欧美流行音乐指南”?

谢谢好问章!

老崔不是神
老崔不是神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20:08:38

从一无所有到时代的晚上,老崔的变化是个必然。因为他也不是神。。。在大的时代背景下人是微不足道的,大家都无法挣脱。如果有人挣脱了时间的束缚,神就出现了。

午夜飞行
午夜飞行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21:26:42

原来如此……我一直就没搞懂为什么崔健以前的歌更好听……但是我同时喜欢“逼养的”和崔健, 虽然前者已经集体死掉很久, 然后也许喜欢什么和年龄关系不大吧?

流氓谷文达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21:40:10

看了文章突然间就变得不知所措了,想说出点什么来,可是却又说不出来,我是听BEYONGD的歌长大的,在中学的时候一直在听,我不懂粤语,就是去听那个节奏,有时候还感觉自己很牛,能明白点什么,也许我们这些80后末(包括80前)的人都是这么过来的,那时候我也知道崔健,我知道他是因为知道他被称为中国摇滚乐之父,现在想来那个名号也许就是个绝妙的讽刺。

叶不归
叶不归
Reply to  流氓谷文达
2008年05月12日 2008-05-12 14:41:04

支持 ,特别是最后一句。

流氓谷文达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21:41:08

不过不知道渐渐崛起的90后们会不会带来一股新风

坚持
坚持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22:01:54

赶紧腾出时间来批一批港文化,让我们出出气。已经等不及了。

吉光片羽
2008年01月09日 2008-01-09 22:59:46

你给细说说 BEYOND 哪没文化了,你怎么看不上眼了

叶不归
叶不归
Reply to  吉光片羽
2008年05月12日 2008-05-12 14:42:50

三表对Beyond的看法太过激了,难道写一个人好,就必须先骂其他同类吗?

Tom
Tom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3:50:07

实在不知道您老出于什么原因非要用那三个字代指BEYOND。

您老评价/崇拜崔什么的如何是您老的事情,您老如何看待BEYOND也是您老的权力,但是随便侮辱就是您老的耻辱。当然,您老是不。。就会死的那种,这也是您老的权力,理解。。。

您老年龄大,暂时把持着话语权,我理解您老努力珍惜这短暂的时光尽情发泄一下的心情。。。不过,恕我直言,您老了,就是比我们老。。。

顺便说下,我是J粉。正在听海阔天空。。。崔什么的是谁?

requiem
requiem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6:24:12

就你清醒,就你不会迷失,就你清楚这个时代是怎么回事,就你懂崔健。

Sullivan
Sullivan
Member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7:49:01

逼养的 太有才了

蓝光
蓝光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8:06:20

我同意三表的看法。三表对70年代生人的把握非常准确。我是70前半生人,我的同学中,大部分都是港台音乐的FANs. 换句话说,这个时代的同龄人大都没有发展起来什莫DECENT的审美情趣,原因很简单,物质面上没达到,精神面上,没太多选择。在我们成长的年代,一首歌只要旋律好就会被万人传唱。至于内涵,almost nobody cares.

in summary, Cui Jian’s era has been gone, and HE won’t be back ever.

叶不归
叶不归
Reply to  蓝光
2008年05月12日 2008-05-12 14:45:51

如果纯粹用中文说话,就会暴露你没文化吗?

lucien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8:45:53

johnvan Says:

1月 9th, 2008 at 3:12 pm
lucien Says:

1月 9th, 2008 at 12:42 pm
从我个人角度说,不管是崔健还是港台文化,我都没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最喜欢宫崎骏,喜欢岩井俊二,李沧东,喜欢《nana》、《八月的照相馆》、《深海长眠》这样的电影,仅此而已。
======================
不错,您父亲敢情是日本人?
======================

李沧东是韩国人,《深海长眠》是西班牙人拍的……

pestwave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9:55:47

三表太有才了。

崔健大帝一世
崔健大帝一世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9:57:36

演唱会我也去了.最大的感受是:他的嗓子不行了.为什么不行了,因为他老了.他已经走过了颠峰岁月.

我同意你的看法,崔健已经从环境中抽身而出,并且回不去了.他已经沦落为一个旁观者.虽然有力量,却无从下手.我们这个时代,就象BEYOND有首歌唱的那样,真正的主角在台下.

BEYOND的歌百分之九十九是垃圾.但这一首<大时代>就很不错.值得一听.

叶不归
叶不归
Reply to  崔健大帝一世
2008年05月12日 2008-05-12 14:47:40

和这篇文章类似的毛病,说一个好,似乎必须说其它的是垃圾。

rere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12:02:17

我倒很想看看你有关港台文化的评论呢
一直看你的博客,一直觉得你是个智者
会思考,会批判,会吸收
但没想到也是个眼光狭隘只会乱喊乱叫的SB而已
不学会以仁者的态度看东西,最后只能是在徒劳无益的争辩中浪费时间

dengpc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12:17:50

对于Beyond的代词,个人觉得不太妥当,Beyond不是愤青如果你有好好琢磨一下他们的歌词,你就不会得出这个结论.

Beyond的音乐来源于现实,是当时那个香港那个时代年青一代的生活写照,为什么在大陆会火起来,不可否认有你说的文化断代,与那个多事之春后的文化萧条,不过可以说现在的大陆年青人的处境很多就像那个时代的香港年青人,所以才起引起共鸣,其实喜欢Beyond音乐的人注意看一下就会发现实其年龄阶段差异是很大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至少拥有一般的流行音乐不具备的内涵

阳光
阳光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12:30:47

又看了土摩托的那篇,感觉上还不如三表这个。当然,崔鍵不是万能的,不能要求人家永远进步,永远不迷失,永远摇滚。大家都是人,都有权力犯错,也有权力做自己能做的想做的事。三表也是人嘛,干嘛要求人家每次写文章都客观公正什么的。

崔健大帝一世
崔健大帝一世
2008年01月10日 2008-01-10 16:08:35

不用说了,土摩托是个蹩脚的家伙.在他看来Rap最重要的是竟然是吐字清晰!跟这种货色正儿八经的讨论,也不觉得掉价?!

3k
3k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0:16:58

还谈崔健。让他安息吧。莫名其妙的一个时代怪胎。上不着50, 60年代狂热的理想主义,下不着70,80 年代逐步渗透的理性精神。 也许这是所谓摇滚的可笑和悲哀。除了荷尔蒙和青春,摇滚还有什么?
============================
回复:对,向您这种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就很牛逼,根本就不是胎生的.

kakyo
kakyo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5:23:47

信息多了也是一个时代背景, 才能考验这个时代下的英雄. 另外不觉得没有合法抄袭, 比如很难说日本流行音乐到底是不是抄袭, 但他们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国际受众.

花哥
花哥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9:48:47

土生土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英国流行音乐发达吧?每一次突破基本上也都是吸收美国或者非洲加勒比海的东西,原生的也不多。

小慢
小慢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10:35:34

许巍的气质和做音乐的过程不是属于70后的么?压抑,迷茫,被击败,然后融入幸福,靠生活的节奏和旋律继续往前。

北京才是没有文化的地方
北京才是没有文化的地方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12:53:22

港台要比这里有文化的多,特别是中国文化。
比较一下那些SB药滚歌手和港台的歌词就知道了,连那个周杰伦也要比那些药滚歌手有文化

sun
sun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15:59:46

beyond 1988年来北京开演唱会,彩排时崔健来过,探班交流。beyond 当晚演唱会上唱了《一无所有》致敬。

不久后黄家驹在崔健到广州开演唱会时前往,当时他说起不明白为什么香港人能接受崔健,但接受不了自己乐队早期的音乐。

粤语的限制让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beyond。

希望您早日腾出时间把批判香港文化的文章先写出来。

了了
了了
2008年01月11日 2008-01-11 19:11:05

崔建越来越没意思了,不是听的西方太多了,而是离生活太远了.

labapig
labapig
2008年01月13日 2008-01-13 2:33:21

啧啧啧…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autre
autre
2008年01月13日 2008-01-13 23:22:54

李宗盛有一次说过,某段时间不出来,没有新作品,是因为这一段时间没有什么话要讲,所以不创作。我想是因为没有所谓创作的灵感与欲望,我想他是对自己负责,什么对喜欢他的歌迷之类负责,都不重要,创作是很内在的。但凡为了别人喜欢大众流行而创作,大抵是不成功的。所以李大师去做吉他,成了木工。崔健若是这一段无话可说,用王老师的话说迷失了自己,考虑做个泥瓦匠或者什么的也行,不用非得整出个什么对自己交待,行行出状元。

autre
autre
2008年01月13日 2008-01-13 23:26:15

Lee Guita纯手工制作,一琴难求呀!

liudaye
liudaye
2008年01月14日 2008-01-14 16:25:43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可以随便的被对方暴操。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就嬉笑怒骂之而后很有快感。做人不应该这个样子。如果人都学会了宽容,那社会就真的和谐了。

叶不归
叶不归
Reply to  liudaye
2008年05月12日 2008-05-12 12:45:20

嬉笑怒骂常出好文章,都那么宽容,谁来这看博客?

干燥的猫眼
干燥的猫眼
2008年01月20日 2008-01-20 19:49:16

赞。

非典型性广告人
2008年05月12日 2008-05-12 10:34:47

你写得 丫 太长了 看不完啊!

突突突
突突突
2009年01月04日 2009-01-04 14:47:02

我并不了解崔健
beyond和崔健虽然都做摇滚,可是我觉得他们没有可比性
喜欢beyond是喜欢他们的曲子,喜欢崔健是喜欢他的音乐的感觉
对于做音乐来说我觉得没有自己的情感融入到音乐里,那肯定做不好的,最多就像周结论一样可以做的很流行,但给我的感觉却是很空虚,周的音乐我不会听超过3遍,但崔健的我可以时不时地翻出来听

皮蛋国王
皮蛋国王
2009年04月09日 2009-04-09 13:39:52

【70后的同学们喜欢崔健也是很自然的,当然,那时候有一帮人开始喜欢香港的一个乐队“逼养的”。为什么70后会对“逼养的”情有独钟呢?因为那时候港台文化开始占据我们的生活,崔健的带有政治意识的摇滚对70后诱惑显然不如“逼养的”,这是典型的用弗洛伊德过渡。好像有人说:70后还没长大就死去了,这跟他们所处的年代有关,70年代前半段的人跟60后没什么区别,70年代后半段的人跟80后的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没有自己。如果非让他们找出一个能记得住的东西,那也就是“逼养的”了。所以每次我说“逼养的”坏话,总会有一批被“逼养的”养大的一代人跟我抬杠,你说香港那个地方能出来什么摇滚呢?我听过很多香港摇滚,包括“逼养的”,其实就是几个愤青。可是70后正好赶上内地文化断奶的阶段,90年代初期,中国大陆因为某个政治风波之后,变得萧条无比,精神空虚,文化凋零,然后港台文化进来了,年轻人都需要流行文化,有奶就可以叫娘,恰逢此时,“逼养的”进来了。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罗大佑、齐秦、王杰、赵传……崔健在这时候不重要了,但是像罗永浩老师1975年以前生人还沿袭60年代人的口味,是很正常的,他肯定喜欢内地的愤青崔健,不喜欢香港的愤青“逼养的”。以罗老师为界限,比罗老师大的人基本上都喜欢崔健,比罗老师小的人基本上都喜欢“逼养的”(别跟我说你比罗老师小也喜欢崔健以此证明自己的特殊性,没人拿你当哑巴卖了)。也就是从“逼养的”被内地人接受开始,崔健开始走向尴尬。】

看这一段文你好像一肚子火,又说不清该向谁发。看得很憋屈,忍不住说几句。我是72年出生的,南方人。
那时候流行音乐的传播是倒错的,不是说崔健出来了就听崔健,南方这边,那时候有几个人知道崔健呀。最早听《一无所有》是电视上听成方圆唱的,就跟她唱的《童年》一样,听了之后反感比好感多,如果不是后来听了崔健唱的《一无所有》,我还以为这首歌是信天游。你想想,一群喜欢听歌唱歌的中学生,听到从遥远的北方传来模糊的几个词语“崔健”“一无所有”,欣然神往,然后听了成阿姨这么一唱,心灵上受到多么沉重的打击,“哦,这就是《一无所有》,听起来怎么这么软趴趴的,这就叫摇滚啊?”过了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这就叫污染,这就叫二手货。虽然我穿二手衣穿二手鞋长大,但是我觉得有自己。有没有喜欢过BEYOND不重要,认识总有个过程,这个过程叫成熟。成熟后听BEYOND的歌就知道,这乐队只是披了张摇滚的皮,但并不妨碍我保存在回忆中以前因为听BEYOND的歌有过的快乐和激动。我现在还喜欢听宋祖英的歌呢,听的时候想象她其实是在叫床,然后就觉得无比悦耳。每个人迟早都会长大,不管是什么70后80后还是90后,管那么多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