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PK崔健

本来我的原计划是写土摩托的情史,结果丫的一篇《崔健PK姜一朗》和三姑娘的《土摩托PK胡紫薇》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按耐不住要写写崔健。

如果说写崔健,这二位肯定写不过我,我看过崔健五次演出,采访过他四次,我是崔健的“烦死”,我有段时间天天研究崔健。这些记录,这二位是比不了的。我看崔健的演出会很激动,但我绝对不会像罗永浩老师那样哭天抹泪。我从来都是强压泪腺,咬紧嘴唇,多少次我忍住胸口的泪水,只是为了告诉我自己我不再哭。

这两个家伙谈崔健,挺有意思,土摩托老师是那种典型的你的东西不能让我接受我就怀疑你才华殆尽的思路;叶三老师主要是反驳土摩托老师,但是没反驳好,叶老师说,土摩托高大的身躯,性感而结实,我不忍心下手。叶老师你让开,我对土摩托的身体毫无兴趣,让我来。

我也不想反驳土摩托,我只想谈谈我是怎么看崔健的。也许我说得不对,但肯定比土摩托说的更接近科学依据。

有一次我采访崔健,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以前你创作是把自己感受到的生活写出来,现在你创作是把自己观察到的生活写出来,这种变化是否意味着你已经有些远离生活了?”崔老师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我问这个问题就是因为我听到了《混子》这首歌之后感觉崔老师开始指点江山了,和他当初写《不是我不明白》身处其中的那种迷惑的魅力相距甚远。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崔老师一方面把自己当人了,另一方面开始脱离群众了。

事实上,《红旗下的蛋》是崔健最后一张谈论自己生活感受的专辑,《无能的力量》你别看他加大了批判力度,但是有些无的放矢,不如“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来的有力量。这种变化也是很正常的。好,我们再看看大的背景,照理说,崔健创造了中国摇滚之后,会出现一大批摇滚力量,比如后来的唐朝、黑豹、角膜炎三杰等等等等,他们会给中国摇滚带来新鲜的东西,让崔健变成中国摇滚的分母之一。但是,事实让人失望,后崔健时代的摇滚歌星只能用一张专辑撑门面,你一个一个数数,都是处女作很成功,接下来都哑火了(你别跟我抬杠说某某某第二张专辑不错)。所以当后崔健时代的摇滚浪头退去,《红旗下的蛋》出版了,我们看到的还是崔健,他还是标志性人物,谁也不能忽视他,然后崔健就成为旗帜了,也把他害了。

70后的同学们喜欢崔健也是很自然的,当然,那时候有一帮人开始喜欢香港的一个乐队“逼养的”。为什么70后会对“逼养的”情有独钟呢?因为那时候港台文化开始占据我们的生活,崔健的带有政治意识的摇滚对70后诱惑显然不如“逼养的”,这是典型的用弗洛伊德过渡。好像有人说:70后还没长大就死去了,这跟他们所处的年代有关,70年代前半段的人跟60后没什么区别,70年代后半段的人跟80后的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没有自己。如果非让他们找出一个能记得住的东西,那也就是“逼养的”了。所以每次我说“逼养的”坏话,总会有一批被“逼养的”养大的一代人跟我抬杠,你说香港那个地方能出来什么摇滚呢?我听过很多香港摇滚,包括“逼养的”,其实就是几个愤青。可是70后正好赶上内地文化断奶的阶段,90年代初期,中国大陆因为某个政治风波之后,变得萧条无比,精神空虚,文化凋零,然后港台文化进来了,年轻人都需要流行文化,有奶就可以叫娘,恰逢此时,“逼养的”进来了。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罗大佑、齐秦、王杰、赵传……崔健在这时候不重要了,但是像罗永浩老师1975年以前生人还沿袭60年代人的口味,是很正常的,他肯定喜欢内地的愤青崔健,不喜欢香港的愤青“逼养的”。以罗老师为界限,比罗老师大的人基本上都喜欢崔健,比罗老师小的人基本上都喜欢“逼养的”(别跟我说你比罗老师小也喜欢崔健以此证明自己的特殊性,没人拿你当哑巴卖了)。也就是从“逼养的”被内地人接受开始,崔健开始走向尴尬。

从《红旗下的蛋》到《时代的晚上》中间有4年的时间,这4年间,内地的流行文化几乎被港台文化血洗了一遍,校园民谣这类风花雪月哪扛得住港台流行歌曲,内地原创力量都是瞬间闪耀,没有持久性。这段期间,在内地文化几乎等于港台文化(别他妈跟我说港台文化有什么好,等我腾出手来好好批判一下港台文化)。当然,崔健是有机会的,他的下一张专辑完全可以证明自己。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崔健拿出了一张离我们更远的《时代的晚上》。

其实人们希望崔健能延续《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解决》的路数,但是崔健没有,他为什么没有?大家想想,1991年,崔健出版《解决》的时候,大陆开始有欧美的盗版,到了1998年崔健出版《无能的力量》,欧美盗版和打口遍地都是,我们的摇滚都是打口摇滚,崔健在这期间也未能幸免,他和所有玩摇滚的中国人都被欧美摇滚俘虏了——他接受了大量欧美音乐的信息。崔健也在这时候失去了自己。

有一次采访崔健,他说他喜欢“化学兄弟”“神童”,没错,你喜欢什么并不重要,但是咱们中国人玩摇滚,都不自信,都希望从西方摇滚那里找到点什么科学依据啥的,崔健也是这样,他听得越来越多,想表达的也越来越多,这就变成了“人也多,嘴也多,讲不清道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解决》之所以经典、牛逼,是崔健当时受到的欧美摇滚的影响不大,很多东西都是他琢磨出来的,后来的摇滚不是他琢磨出来的,是经验加上听力整合出来的,其他的中国摇滚傻逼们连经验都没有,只有听力,听什么玩什么。

土摩托说,崔健想突破自己,每次突破都失败了,并且拿鲍勃·迪伦作例子说明崔健的失败,毫-无-科-学-依-据!我就不能接受那些出国几年后回来后半生不熟地评论文化的人,不中不洋的。如果崔健忘掉西方摇滚,他能成为一个更牛逼的摇滚音乐家;如果土摩托忘掉总拿西方摇滚做科学依据的恶习,他能成为最牛逼的乐评人。我这么说的意思是,土摩托这么分析崔健是不对的,毕竟崔老师是中国人,他折腾半天还得用中国话唱摇滚。接受大量西方摇滚的崔健难免不受西方摇滚的影响,并且在美学上被西方摇滚牵着鼻子走。你想想,一个从大山里一步走进城市的人,可不要天天换时髦衣服穿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审美之心也人皆有之。我相信崔健每听到一张西方摇滚乐唱片,都能被刺激一下。你看现在中国最牛逼的制作人,不都是扒人家西方的东西吗,有本事你少听几张,不行,那种民族自卑感会让他们自己觉得特无知。

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内心普遍多的一个东西就是民族自卑感,这东西在电影和音乐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越是商业的东西,我们自卑感越强,越没有归属感。我为什么后来不写乐评了,就是觉得天天评论这些民族自卑感的人是件挺傻逼的事情,你说你玩的那些东西我都能听到原版的,干吗听你这些二道贩子做的一锅夹生饭呢?

崔健进入了迷失的季节,他以为吸取到了高浓度营养,其实他在一步步丢失自我。我知道崔老师是个进步青年,想突破自己,但是别拿西方的那些东西当坐标,一拿西方的东西当标准,就会乱套。因为这里要有一个吸收消化的过程,密集的西方文化的冲击,还让我们有时间吸收消化吗?都变成了吃冰棍拉冰棍——没化——没文化。

我相信崔健是想捍卫摇滚的纯洁,那么他就不该去听太多的西方摇滚乐,西方摇滚乐在70年代就死了,70年代之后才真正是“没有新的语言,也没有新的方式”,崔健真没必要“与时俱进”,他只需知道约翰·列农和“滚石”就足矣。

以上是崔健老师迷失自我之一。

之二是他的思想的迷失。其实不光是崔老师,整个中国人在90年代后都他妈的迷失了。不是谈论政治,我还是有点慌张,1990年是个分水岭,经济的高速发展,让我们都糊涂了,本来按照西方的发展史,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我们在几年间就走过了西方几十年的历史,就是神仙在这时候都会蒙的,更何况人呢。我曾经问过崔健这样一个问题:“你的成功是否来自政府对你的限制和压力?”崔健回答:“我认为你这么想是对我的侮辱。”那好,我收回这个问题。事实上呢?

崔健的很大一部分魅力来自他的叛逆,这种叛逆的反作用力确实来自对他的压抑,生活中的和官方的。当这两样东西慢慢消解之后,我们看到了崔健的自由,自由的崔健就不是“不是我不明白”了,是糊涂了。叛逆必须有一个对手,当对手不跟你玩了或者不存在了,你不就是玩空手道了吗。你还觉得好玩么?这个问题也出在罗大佑身上。当年罗大佑多么叛逆,但是自从台湾岛上出现蓝绿两个阵营,罗老师(此处不是罗永浩老师)便不知所措了。你想想,他当年骂国民党,现在他再骂国民党,就意味着站错队伍。所以他只能转过头骂民进党,所以是那么的无的放矢。

崔健当年因为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所以才有那么多感觉,现在给你根据地,你的地盘你作主,结果你发现你不会做主,你只会叛逆,结果就玩不好了。倒是周杰伦这样的二逼,虚假的叛逆,真实得投机,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作主。回到我问崔健的那个问题,其实我并没有小看崔健,也没有侮辱他,这是事实。既然你把自己弄得很叛逆,你就要承受一脚踩空,孤独的飞了的那种无助的感受。崔健的自由越来越大,就越找不到对手,他找不到对手就不知道该怎么出招。他后来的两张专辑,感觉他一直在使蛮劲儿,变成了唐吉诃德。

我反对土摩托说崔健才华殆尽的说法,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崔健是迷失在这个混乱的现实中,他的才华被更表面化的光怪陆离干扰了,并且像草一样不能自拔,他可以站在一边观察一切,但是他无法把他观察到的一切讲清楚,他只能做一个皮毛上的描述。何止崔健啊,连我们的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都讲不清楚现在这个年代是怎么回事,你又能要求崔健说什么呢?

之三是崔健的性格,每个人的性格都有局限,崔健也不例外,他同样迷失在自己的性格中,他喜欢较劲,跟自己较劲,跟商业较劲,跟听众较劲,跟所有人较劲。人在较劲的时候往往显得很傻,会放弃智慧的东西。我不希望崔健妥协,但是希望能看到一个智慧的崔健,但是他的牛劲儿告诉我,当崔健PK崔健的时候,他把智慧的东西打没了。

153 thoughts on “崔健PK崔健”

  1. 是呀崔健连摇带滚的过来了容易吗,我们也应该理解他毕竟有根据地了他的站稳根据地牺牲一些东西

    Reply
  2. CJ没有出过《时代的晚上》这张专辑

    《时代的晚上》只是《无能的力量》之中的一首。

    Reply
  3. 我只能说,三表哥是个纯粹的,纯净的揉不得一点沙子的理想主义者。可是音乐,文化,人又怎么可能完完全全不受一点时代背景的影响呢?

    Reply
  4. 三表老师的书刚刚收到,卓越的,没有传说中的签名。

    封面有些疲软而不坚挺,但内页内容比上本丰富。

    Reply
  5. 那天在CCTV9上涨看崔建接受Dialogue栏目的英文采访.好多话在答非所问,也讲得很泛泛,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主要是英文拌住了他的表达,还有SB女的采访人问的问题都太大也让人没法回答,我想应该不是他的思想就只有他说出来的内容这份儿上.

    Reply
  6. 表哥写的很实在。
    中国人玩摇滚,玩不过西方。文化、基础就他妈的不一样。
    少点浮躁,多听听自己民族的歌,听听黄河边的“噶妹妹”,才能把音乐做的更好,歌是唱给人民听的,如果老百姓都听不懂,不能说你他妈曲高和寡,是自己都找不到方向了。

    Reply
  7. 大叔的魅力来自于过于理想化,纯粹化。所谓物以稀为贵。所以大叔的诞生显得弥足珍贵。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社会。这样一个时代。

    Reply
  8. 崔健的摇滚时代已经属于过去了吧
    不顺应适合时代必将为之所淘汰
    摇滚也不全是叛逆的东西吧,我感觉摇滚更多的是精神力量的宣泄

    Reply
  9. 我没有采访了崔老师,也是外国人所以根本就不懂中国。但是我还是在一方面不同意您的分析。

    我认为您问崔老师:“你的成功是否来自政府对你的限制和压力?”是对崔老师有点侮辱。为什么呢?

    因为崔老师的音乐90年代初到90年代末被(政府管的)媒体“河蟹“了。这个过程当中他还失去了自己,可能也是失去了对一无所知大众“粉丝”的希望。

    我跟你同意,叛逆需要对手才有意思。但是崔老师找不到对手不是因为对手不存在,是因为大家不发现对手怎么insidious和cunning。如果无路可做,离社会远点儿可能就是最大的智慧。你说呢?

    Reply
  10. 老崔应该每年搞两场演唱会,一场大的,只唱老歌;一场小的(不插电褥子的那种),只唱新歌。采用战无不胜的分级制思想,您看怎么样?
    听大场儿的,是爱大合唱的。
    听小场儿的,是他自己和新歌迷。
    大小通吃的,是那捆牛鞭和护士方队。

    Reply
  11. 唐朝、黑豹、角膜炎三杰等人没有后劲,不说原因,单说崔健还能写能喉,而且,新歌虽然没流行,但备受争论也算有力量。
    《红旗下的蛋》《无能的力量》基本上唱出的还是真实,能忠实于自己的观察,从一个成名者的角度看,已经太不容易了。

    Reply
  12. 看了你和土摩托的PK,我不得不说,你说的比较靠谱.针对土摩托的一个论断:崔健才华怠尽了.你的理由是比较清楚而且符合历史的.土摩托我估计他是没有明白你所谓的迷失自我.也许你需要让他明白,当一个艺术家表达自己的时候出现问题,应该有至少两种可能:才华怠尽和表达障碍.

    Reply
  13. 写的不错。
    但得承认这个时代还有这样能让人流泪的歌者,他或许是唯一的。
    我在03年听过他一次演唱,永难忘记。

    Reply
  14. 这篇写得不错,有见识

    土摩托不行,原来还觉得丫不错,最近写的东西越来越不着调,太二了,属于在美国迷失的一代,长得都跟丫美国人似的

    Reply
  15. 接受大量西方摇滚的崔健难免不受西方摇滚的影响,并且在美学上被西方摇滚牵着鼻子走。
    难免不受?
    没有理解,是不是难免要受啊?

    Reply
  16. 文化这个词怎么能随随便便说出来呢?什么是内地文化,什么是港台文化,哪里能说的那么清楚?!我就是80后出生的人,没觉得这有什么罪过,之前怎么样,之后怎么样,不是那么明确的东西,时代是这个时代,可是个人都会不一样,中国那么大,每个人的经历那么不同,总会情况各异。
    从我个人角度说,不管是崔健还是港台文化,我都没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最喜欢宫崎骏,喜欢岩井俊二,李沧东,喜欢《nana》、《八月的照相馆》、《深海长眠》这样的电影,仅此而已。

    Reply
  17. 我不希望崔健妥协,但是希望能看到一个智慧的崔健.
    ——这俩任务叠加,哪儿那么容易啊

    Reply
  18. 唐吉诃德,好。博主写得好。

    很喜欢崔健,但一直觉得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是肤浅的,且致命。我更喜欢庄尼·米歇尔,该摇的时候摇,摇不动了就玩点别的,人不可能总是愤怒,已经有钱了,有衔了,实际已经进了西洋话语权的势力范围,只有顶礼和模仿的份儿,你还唱什么‘民歌’?学习吧,学习中国文化。或许可以奇正。

    Reply
  19. 三表哥,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免费的。15号到26号共10天

    “首届中国家庭老照片珍藏展”亮相百年北大
    “百年影像话百年春秋,百年家史传百年真情”,首届“中国家庭家庭老照片珍藏展”将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正式开展。
    在本次展览中,主办方将第一次向全国公众展出近千张不同年代、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家庭老照片及照片背后发生的故事。展览展出的绝大多数照片都是首次公开面世,它们是主办方从近万个家庭中第一手采集的珍贵的私人珍藏。其中,最早的一幅家庭老照片拍摄于1898年,至今已有110年的历史。
    这些用影像记录下来的一幅幅珍贵的家庭老照片,真实地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各行各业的中国人家庭生活的珍贵记忆。每一幅老照片背后都有着一个美丽而生动的故事;每一幅老照片都在讲述着一个家庭的喜怒哀乐、一个家族的变迁。而通过照片的“诉说”,更能真实的反映出这个民族在百余年间的沧桑巨变。可以说,真实的中国都记录在中国人的家庭中。
    首届“中国家庭老照片珍藏展”的举办,正是通过这些老照片的展出,以第一人称的视角,采用“口述历史”的形式,还原一个真实的中国。
    本次展览由北京晚报、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东方天歌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共同主办,同时交通银行也为本次活动提供了大力支持。届时,老照片的主角及讲述人均将来到展览现场。欢迎全国公众届时来到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免费参观展览。在这里,让我们一起去感受老照片的独特魅力;在这里,让我们一起去了解百年中国家庭的真实写照。

    Reply
  20. 70年代后半段的人跟80后的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没有自己。如果非让他们找出一个能记得住的东西,那也就是“逼养的”了。

    ——-唉。80后的人“没有自己”。。。。。。。

    “愤青”。。。。“80后”。。。。。

    这些词到现在已经变成如王老师等的一部分人行文的方便。遭糕的是,却往往使原本清晰的逻辑变得混乱。
    建议慎用古老的标签类语汇来阐述自己的观点。

    我个人比较喜欢“逼养的”。而且,因为喜欢和尊重,不会用这样的谐音字。但王老师喜欢用这样的词增添文字的趣味,我也十分尊重和理解。
    我也很喜欢崔健。不过不如王老师这样“知音”。

    Reply
  21. 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都说不明白的年代,一个摇滚学家能换来的也只是一晚上的万人高呼“牛逼”了。尽管这不是他想要的。

    Reply
  22. 这篇靠谱。
    =====
    叛逆必须有一个对手,当对手不跟你玩了或者不存在了,你不就是玩空手道了吗。

    你的成功是否来自政府对你的限制和压力?”===我觉得其实是这么回事儿。

    Reply
  23. 崔健早已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

    崔健对三表这个年龄层的乐迷有吸引力,因为这是精神和物质极其匮乏的青春期的记忆!但是对现在听音乐的年轻人来说,崔健可有可无,甚至觉得崔健的音乐很难听,随便国外的一个三流乐队都比他好听!

    如果把时代背景抛开,崔健的音乐确实没啥了不起的。

    但是你听披头士的音乐
    如果把他的时代背景抛开,披头士的音乐还是很牛逼,直到今天仍然是每个乐迷的必修课

    好的音乐就是这样子,超越时空

    中国摇滚都二十年了,来来去去谈论的就那几个人物,真他妈没劲,活该被港台音乐殖民!

    Reply
    • 唉,中国摇滚,如果曾经有的话,都滚吧!别成天哼哼唧唧像便秘,假装愤怒又没什么东西。

      Reply
  24. 叛逆必须有一个对手,当对手不跟你玩了或者不存在了,你不就是玩空手道了吗。– 我觉得老崔的问题不是对手没有跟他玩了或者不存在了。问题是,我们不懂对手其实是跟他玩了很疯狂。90年代不让老崔发言对他来说肯定不是玩儿得开心,我们现在不承认那时对手的大力量是一种侮辱。

    Reply
  25. 港台文化本来就不大,而且越来越小。
    黄家驹的魅力除了他死了,绝唱的魅力,更多体现在我们自己的青春里。
    这个世界上本来是没有现在流行的音乐的,原来比较人性的歌词无非是“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之类的,而十六七岁,八十年代末,一下就有了,对于流行音乐我们太如饥似渴了,既然打巧赶上了,挺好听的,就跟着哼哼而已,至于力量,那不是逼养的力量,是咱自己的。
    比如《光辉岁月》,想想,很空洞。

    崔健可不是这么回事儿。
    是震撼。
    有力量的,自然会招来批评,多一点人批评,说不定崔健可能又会来劲儿了。

    Reply
  26. thekingofqiang Says: 你在做广告呢,你他妈的被北大和谐了吧还是被银行和谐了,谁去看谁孙子养的

    Reply
  27. 七五年前喜欢那个,七五年后喜欢这个,那七五年喜欢哪个?我就七五年,难怪我很困惑,觉得这两都喜欢,又都没有特别喜欢

    Reply
  28. 崔健是著名的野兽派歌唱家,为飞禽走兽所喜闻乐见,像我这样的雅士对其是不屑一顾的,我喜欢周杰伦和宋祖英

    Reply
  29. lucien Says:

    1月 9th, 2008 at 12:42 pm
    从我个人角度说,不管是崔健还是港台文化,我都没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最喜欢宫崎骏,喜欢岩井俊二,李沧东,喜欢《nana》、《八月的照相馆》、《深海长眠》这样的电影,仅此而已。
    ======================
    不错,您父亲敢情是日本人?

    Reply
  30. 再转来另一个“烦死”的日志对照。或许它可以帮助黑家族幻想并揣测,为什么土老师演唱会后会写出这样一篇文章来。

    ……都看的同一场演出,差距咋恁大涅!

    以下是本转贴中的关键句:

    “泪流满面”
    “是我们过于软弱,还是过于坚硬” (…从软到硬)
    “当胡紫微失去说话的地方时,她也用她的方式去喊叫了。”

    “80后出生的谭维维跟崔健一代人并没有相同的成长经历,没有经历那个血与火的年代,可是,她依然如此的热爱崔健,这就是希望的种子。”
    “崔健提醒我们,面对黑夜面对时代的晚上,我们期待早上的到来,我们不能怀旧感伤,而是应该继续前进。谢谢崔健让我们不再孤独。”(…太阳最红,玉米最亲)

    ———————
    谭维维为何泪洒崔健工体演唱会?

    昨天晚上当我听到崔健的《一块红布》的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了,这是2008年听到的第一场演唱会,也是我第一次在演唱会上流泪。崔健凭借什么击中了我们的内心,是我们过于软弱,还是过于坚硬,统统的一切,在那一刻都起不到作用了。当崔健幽默的在舞台上问到哪些观众是80后的?无数人举起手。问到哪些人是90后的?还是无数人举起了手.当然他还问到了60后的,他自己,姜文,王小帅,包括我,我们都是60后的。可我知道,现场的观众里,70后是最多的。对于愤青来说,70后是最多的。老崔是他们的精神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在现实如此肤浅鄙陋的当下,老崔还是老崔,根本没有放弃过他的音乐理想。他感叹当下中国的音乐是棉花,软绵绵的。而他期待摇滚能像洪水,席卷所有人。
    发短信给谭维维,告诉她我在看演唱会,结果收到的消息令我惊讶,她也在现场。和我一样,淹没在激动的人群中,那一刻,不管是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们,都是崔健的听众。
    维维的短信让人的血液一下就热了起来。“一直热泪盈眶。。”“一起哭”这是她一个人的感受吗?当然不是,全场的人都想这样喊。崔健,牛逼。整个晚上大家都在喊。邵晓黎,《漂亮妈妈》《周渔的火车》的编剧,我的师兄,一个大老爷们,“泪洒工体,这个时代,幸亏我们还有崔健。”我赶紧回他短信“否则我们就是心灵的孤儿了”。
    现场的公安估计也想喊吧。我问警察,工体的演唱会有比这更火爆的吗?年轻人说没有,他们都特别增加了警力。刘德华,周杰伦都没法比。崔建的忠实歌迷们头上戴着红色布条,脖子上戴着红领巾,胸前的T恤上印着五角星。
    我们太需要自由太需要喊叫了。当胡紫微失去说话的地方时,她也用她的方式去喊叫了。而这个晚上,我们也同样挣脱了束缚,肆意的尖叫。
    80后出生的谭维维跟崔健一代人并没有相同的成长经历,没有经历那个血与火的年代,可是,她依然如此的热爱崔健,这就是希望的种子。“现在大家注意的东西太浮浅”“他代表一个时代的精神”,“他的内心太强大,因为有大爱”这是维维回给我的话,让我特别感动。相信80后有音乐理想的人一样很多。
    2008年1月5日,崔健提醒我们,面对黑夜面对时代的晚上,我们期待早上的到来,我们不能怀旧感伤,而是应该继续前进。谢谢崔健让我们不再孤独。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fb4b3010089px.html

    Reply
  31. 你的文字 真的很 牛逼9!!!
    有点过激 但很 过瘾
    网络真是个好东东
    我们不能在大街上骂人
    但至少可以在网上
    鲁老师说 “辱骂决不是战斗”
    因为那个时代太恐怖了
    骂人是要杀头
    现在好多了
    骂共产党至多也就是蹲茅房吧
    (不知道 还没听说有人敢当街骂共党的 只听见过共党在私下骂自己)

    Reply
  32. 盛名之下罢了,如果个体能够自由表达的话,崔健还能让你们这帮老男人这么激动吗?港台文化格局小,但也不必看人脸色。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