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厢不能情愿

今天凌晨的葡萄牙跟荷兰的比赛,我决定不看,上床睡觉。
上床后,辗转反侧,睡不着,便拿出一本书乱翻,
结果更睡不着了,这本书叫《往事何堪哀》,
听说被禁了,建议大家看看,不禁我就不推荐了。
看到陈独秀、瞿秋白、鲁迅,看的我跟看推理小说一样兴奋了。
这时,我家安雅从上海发短信:
“熬了大半夜,看了一场拳击比赛,9打9了。”

我靠,看来葡荷之战出事了,
你说这世界杯真让人操心,就这场我没盯着,结果出事了。
我赶紧爬起来,打开电视,这时的CCTV-5正在播放安魂曲。
怎么变的跟超女出局一样了?
然后,在刘建宏老师的抒情台词中,
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李湘,
用最廉价的语言安慰那些同样怀有廉价理想的超女。
我看到了巴斯滕像一尊凝固的雕像。
荷兰队是一支值得人们期待但关键时刻总掉链子的球队。
到了我也不知道谁被罚出场,
但我相信,肯定有德科这个踢球特脏的家伙。

然后我上床,准备再睡会儿,上午还要开会。
结果睡不着了。只好起床吃饭。
世界杯让我的生物钟又往后延迟了3个小时。

大学刚毕业,我半夜12点睡觉,
工作了几年后,我凌晨1点睡觉,
又工作几年后,我凌晨两点睡觉,
来了三联之后,我凌晨三点睡觉,
又过了三年,我凌晨四点睡觉,
现在我凌晨……不,我早晨7点睡觉。

今天,7点也不能睡了。
晚上,我还要看徐静蕾的新片《梦乡照进现实》,
听名字就是让人睡觉的电影。
世界杯结束后,我要休假,
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休假的待遇呢。
我要到一个没有电视、网络、电话的地方倒时差。
估计这种地方也只剩下北朝鲜了。

有时候你一厢情愿想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43 thoughts on “一厢不能情愿”

  1. 1978年.1986年的冠军是阿根廷1978+1986=3964
    1974年.1990年的冠军是德国,1974+1990=3964
    1970年.1994年的冠军是巴西,1970+1994=3964
    1966年.1998年的冠军是东道主1966+1998=3964
    1962年.2002年的冠军是巴西,1962+2002=3964

    以此类推 2006年的世界杯冠军应该是:
    3964-2006=1958年的冠军巴西

    中国队获得世界杯冠军的时候最早应该是:
    3964-0=3964年 !!!!

    Reply
  2. 周末本来去买您推荐的《男人为啥长乳头》,结果大连新华书店没有,那也不能白来啊,整了本《不许联想》高高兴兴回家鸟~~

    Reply
  3. 也许活得中庸些,就能睡得着。
    我也曾经睡不着,滋味很难受。
    会变老的,于是我战胜了自己。

    Reply
  4. 我要到一个没有电视、网络、电话的地方倒时差。
    估计这种地方也只剩下北朝鲜了。

    黄土高原上的很多村落都能满足三表哥的这一要求

    Reply
  5. 呵呵。我正生气呢,看了表哥的发言,就笑了。
    其实你也可以在家实现北朝鲜的梦想的,把电闸拉了不就行了吗。

    Reply
  6. 不怀疑三表的文字!
    但怀疑三表的球迷水平!
    =====================
    回复:不怀疑你是否认识中国字,
    但怀疑你的理解能力。

    Reply
  7. 足球变拳击。红牌像我早上吃的面包片一样多。都干吗呢。看来外国男人还是火力壮,想必那里到处都有新兴医院。

    Reply
  8. 额发了好几天烧–白天喝热水大水桶泡脚包着大浴巾出汗,晚上接着发烧,深圳这场浩浩荡荡的低气压感冒。

    昨晚没发烧,就睡不着了–一本三联都快看完了,爱看不爱看的都看了,也四点了。早上不到七点又爬起来上班班了。

    昨天系不系国际失眠日泥?

    Reply
  9. 别总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势,在很多人眼里,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廉价赚取几块稿费的家伙而已.伪精英一个!
    ======================
    回复: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一个写字的,写字撰稿费天经地义。
    就跟你上班拿工资一样。
    我能说你就是一个上班的,赚取廉价工资的伪白领、伪小资、伪公务员么?
    至于我是不是精英,就看你有什么幻觉了。

    Reply
  10. 偶尔 Says:

    六月 26th, 2006 at 9:57 am
    不怀疑三表的文字!
    但怀疑三表的球迷水平!

    -----------------
    非常同意

    Reply
  11. to DIDU Says:

    六月 26th, 2006 at 11:06 am
    别总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势,在很多人眼里,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廉价赚取几块稿费的家伙而已.伪精英一个!

    》》丫看来是非伪精英了!哈哈! 而且是赚取非廉价稿费一族???

    》》丫要知道,三表在偶们(也是很多人,气死你!)眼里,他就是一像样的爷们,没一丁点猥琐气,你丫是看了气不顺吧,你丫怕是给三表提鞋也还不配呢!!

    啊,呸!

    Reply
  12. 你干嘛这么在意别人的留言捏~奇怪。你写你的,我们爱留不留。公开博客无非是满足了你自已的露阴癖,又满足了我们的窥阴癖,这不是很好?难道只许州官嫖娼,不许百姓手淫?

    Reply
  13. 移民到朝鲜还不错。。。。对思想认识提高帮助很大。。。那“北大最狭”估计提供一些内部渠道~

    Reply
  14. 让表哥失望了,北朝鲜不但有电视,电话,还有宽带.本地人不一定有后两者,但是中国人去了肯定能享受到.

    Reply
  15. “但我相信,肯定有德科这个踢球特脏的家伙。”

    你看过德科踢过几场球,敢说这样的话?
    你有看过德科被别人铲的满地找牙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只是闷闷的爬起来(不卑不亢,不装不恼)
    的确,他的犯规也很多,但是那是他需要干的活,就好比骂起人来经常狗血临头的三表你?难道你可以允许“”但我相信,肯定有三表这个损人特脏的家伙。”这样的话吗?

    况且我要说,德科的恶意犯规很少很少!不信你就多看几场比赛再说!

    Reply
  16. 三老师,足球比赛每边是几个人踢啊?
    ===================
    回复:我研究好长时间了,一直算不明白,跑来跑去的记不住。
    如果您知道麻烦您告诉我。我求知欲可强了,尤其是你这种傻逼的传播知识的时候。

    Reply
  17. 对待留言的态度,最佩服的是老罗,他几乎不删评论,直到后来在他那里的留言变成一群群地相当肮脏的漫骂,一般人早受不了了,所以我很赞成他最近关闭评论。
    韩寒也不错,几乎不删评论,想掐就狠着跟人掐。
    三表如果能坚持少删甚至不删就更让人佩服了。
    ======================
    回复:似乎删不删评论成了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胸襟的标准,
    如果真是这样,那对不起,我没这个胸襟,我能接受任何有道理的批评,但我不能容忍傻逼在这里指手划脚.

    Reply
  18. 合理的做法是要么关评论,要么尽可能不删。
    如果只删掉你不喜欢听的评论,那评论的意义在哪里呢。
    =======================
    回复:你到挺喜欢操心。

    Reply
  19. 相信三表会逐渐变得不太在乎留言——表表表也要成长地,虽然听这话后三表现在肯定要相当雄壮地把持住,HOHO……。
    其实我喜欢看三表的博,上次还专门去留意三表的书了,但是没有找着。

    Reply
  20. 黄建翔解说词——王三表版

    2006-06-29 13:57:29

    —宇黑!贬她!损她!冷箭!毒药!壮阳药!三表立功了!三表立功了!不要给李宇春和她的玉米任何的机会!她们可以提早回家了。李宇春,她比烟花更易灭。

      —伟大的“精英”!伟大的流氓家族的传人!他继承了先辈的光荣的传统,宋祖德、姚上德,我爱章鱼村在这一刻灵魂附体,王三表他一个人代表了流氓们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施放冷箭,他不是一个人!

      —王三表,王三表面对这支冷箭,他面对的是全世界大大小小宇黑们的目光和期待!

      —李宇春今天早上刷了牙,喝了可乐,玩了电脑,发了短信,还给什么小天使基金汇了钱,王三表肯定深知这一点,他甚至于还乔装打扮就为了“踩”她一脚。他还能微笑的面对他面前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当他GOOGLE一把之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李宇春倒下了!一切都结束了!宇黑们获得了胜利,干掉了李宇春,他们没有倒在无处不在的玉米们面前!伟大的流氓家族!伟大的宇黑!王家的大妈今天70岁生日快乐!流氓万岁!

      —这支冷箭绝对是一个精神上的绝杀,绝对的剧毒,王三表最后获得了宋祖德的爱情,胜利属于王三表、属于宋祖德、属于姚上德、属于我爱章鱼村,属于所有的宇黑!

      —玉米也许会后悔的,他们在李宇春烟花璀璨的时候,太保守、太软弱了,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坚持和实际的行动,面对流氓精英的庞大的势力,她终于倒下了。

      —她该回家了,她不用回成都,她在全国各地都已经有了家。再见。

    http://blog.sina.com.cn/u/1439315682

    Reply
  21. 别人的梦想是廉价的,你十八岁的时候的伟大梦想是什么?你现在的伟大事业是以诋毁别人取乐赚钱吗?人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要没有危害到他人,每个人都有喜好的权力吧。您凭什么盯着别人说“其实你被人喜欢不正常,你喜欢这个是不对地…”是不是你自己的脑子里条条框框太多?不过也是,文人嘛!把眼球顶在脑瓜顶上行路的人,那样才能看得更“高远”。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