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往事干呗!

昨天在一家破书店里,翻腾出一本《往事并不如烟》,让我挺惊喜的,买了下来。记得2004年我去长春出差,在新华社吉林分社楼下的宣传栏里,我看到分社领导在介绍推荐《中国农民调查》这本书,提示所有记者,这才叫三贴近。但就是几天后,我听到了《中国农民调查》和《往事并不如烟》这两本书出问题的消息。

当时这两本书在三联书店的门口摆了一摞,能把人拌一个跟斗,转瞬之间就消失了。后来一个朋友打趣说:中国农民不能调查,往事只能如烟。前几天,我又听说,王彬彬的《往事何堪哀》这本书又被下架了。

又是一本跟“往事”有关的书,今天,中国突然很忌讳往事,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忌讳往事,比如,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把这些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都刨出去的话,1949年之后中国可说的事也就没什么了,这六十来年,中国干的蠢事,犯的错误确实多了一些。

一度,我们曾经很佩服西德总理勃兰特1971年访问波兰时,在纪念被德国纳粹杀害的波兰人纪念碑前下跪的行为。这一跪,全世界的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一跪,证明了德国人还是勇于面对历史的。法国历史学家伯纳·布立赛写了一本《1860:圆明园大劫难》,也勇于面对历史,挺让咱中国人称道的。相反,我们总跟日本人过不去,就是他们总参拜靖国神社,总想复原军国主义,不愿面对历史。

我们有时候瞧不起日本人,跟他们不敢面对历史有关。

那么,我们又如何面对自己的历史呢?我们是没有勇气的。有些往事,越来越不能拿出来让人看,因为那就好像是一面镜子,但照出来的人却是反的。历史是不会重演的,但相似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多正视一次历史,就能少重复错误。一次我去大学,跟几个大学生聊天的时候,问到关于文革的事情,他们说,知道有这么回事,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段历史刚刚过去40年,他们就不知道了,这时候,你不要怪这些大学生无知,甚至,十多年前的历史他们也不清楚,因为我们并没有给他们提供了解历史的机会。

但是,历史就是这样,到什么时候都是纸里包的火。一个不敢正视自己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忘了是谁说的这句话)。我想起了李宗盛写的《当爱已成往事》:“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这仅仅是对爱情的逃避,因为逃避,林忆莲重复了“爱成往事”的历史。当然,这不过是首歌词。但不幸的命运也往往就是因为“往事不要再提”造成的。

越不能面对历史,往事就变的越痛,越痛就越没勇气面对。明明知道身上有病,却不敢看医生,这种恶性循环的心理最终又会怎样?所以,我们这个民族,可以让往事成流水,却没有那个潇洒劲跟往事干杯,所以,只好跟往事干呗。

63 thoughts on “跟往事干呗!”

  1. “有歌唱权力的,往往并非夜莺,而是喜鹊。/有写作权力的,往往并非大师,而是御用文人。”

    CTM,幸好有了网络,靠!
    不再那么憋了

    Reply
  2. “但是,历史就是这样,到什么时候都是纸里包的火。”
    但是如果纸足够多足够厚足够湿呢?
    历史终究会被逐渐忘记的,纸太多了,多到可以把火捂灭

    Reply
  3. 他们怎么那么傻呢,不知道书越禁越有人看啊?
    真谢谢他禁了,不然,我还不会去看呢。
    瞧着吧,过两天我们小区的书摊上就会有了。
    我不仅要看,还要借给我认识的人去看!!

    Reply
  4. 到底是跟往事干(四声,作动词)呗(语气词),还是跟往事干杯(一个动词)
    连题目都打错不大好吧

    Reply
  5. 你让沉闷乏味的空气里多了很多乐趣,我们会因你的智慧和坏水而会心一笑,毕竟现在这么有趣的人太少了。

    Reply
  6. 火是包不住的, 连积怨太深的木乃伊都会复活, 何况那么多人见证的历史.

    怕的就是, 包不住的那天, 年轻人通过各种渠道看到火苗的那一天, 二十几年煞费苦心培养起来的我爱北京天安门, 不足以抵挡他们对欺骗的愤怒. 年轻人容易走极端, 就像朴实的村民再也不相信狼来了的故事…那时, 故事又要怎么收场?

    我很多朋友在国外读书, 对他们来说, 辛苦的不仅仅是读书,语言,文化,交流;他们面对的,通常都是巨大的信仰冲击——如果信仰曾经存在的话。以前相信的,被告知是假的;以前没有想过的,被从废墟里触目惊心地翻出来;以前不相信的,又不得不怀疑自己。其实挺可怜的,真的,他们在国外表达爱国的时候,同时要费劲心机和外国同学解释那个被妖魔化的中国,但是每每激奋地说起,又发现其实解释那么无力,因为连真相,根本都是模糊的。

    Reply
  7. “guqi Says:

    六月 27th, 2006 at 12:35 pm
    到底是跟往事干(四声,作动词)呗(语气词),还是跟往事干杯(一个动词)
    连题目都打错不大好吧”
    在前面的跟帖里,为了文明点儿我只说“CTM”,
    操他妈!guqi你丫最好别来看三表的文章,
    你真弱智啊!?

    Reply
  8. 我倒是喜欢86年那些可以相对随意开口的日子,但是后来。。。现在还说以人为本,不知道这个本,是根本的本还是本来就不是的本呢

    Reply
  9. I do hope that this essay would have more readers. And I do hope that more readers would give this essay more thoughts.

    Reply
  10. 来次文字狱,写书的、印书的、看书的、卖书的、书店隔壁开杂货铺的老板、统统抓起来砍头,那就和谐了。

    Reply
  11. 带三个表同学一向给我的感觉是没个正经,这回一正经就搞一振聋发聩的话题,不简单!鼓掌!

    不过,总是为你揪心一点。你那个“3322”,在别的论坛里,就只能是3322;你现在说得这么清楚,有关部门一生气,后果恐怕不妙。

    多多保重啊,三表兄!

    Reply
  12. 党的方针就是愚民阿,过去那点事他们敢抖落出来么,那不等于自掘坟墓一样么?

    好在现在的人越来越清醒,有时候看那些学校里的学生,他们其实是最可悲的,都被洗脑了,还以为真理正义在自己手中

    Reply
  13. 有些事情不是不提,不是不想提,只是要讲时机.”以逸待劳,以静制动。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许多事情到了一定时候就会自生自灭了,许多事情当时去办很可能引起塌天之祸,可过一段时间去办,却四两拨千斤,顺理成章。所以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计妙策。”

    要么就是等,等有心人在最佳的时机做该做的事,别为别人或自己惹麻烦; 要么自己去当官,掌握实权, 从建制内改变. 如果两个都没信心,移民算了.

    Reply
  14. 在内地能买到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早就是删过N多内容的了……得买港台的版本,或者直接在网上下电子版。

    Reply
  15. 昨天你来签完书才看的你写的东西,真的是太逗了。一直都有看三联周刊,但没关注过作者,下次特别拜读一下大作,呵呵。

    Reply
  16. 最让人担心的不是历史,而是当下。为什么我们会和敬畏、谦卑、顺服的感觉如此隔膜?很喜欢房东提到的两个词:借过和一手一脚。“借过”很美,“一手一脚”很踏实,不喧嚣的传承和最努力的推进,我们都会蒙福。
    很喜欢汪峰的歌,他和你一样喧嚣的张扬的活着,你用文字他用音乐,都太着急。
    睡前用热水泡泡脚,加一点点浴盐,会睡得很安稳。
    麻烦你照顾好自己。

    Reply
  17. 的确,之前上语言课程的时候,老师问过我们关于89年的事情,可我们各个面面相觑,因为那时候都太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重点是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敢说!

    Reply
  18. 邮件也必须,霸道。

    今天在图书馆看到了王丹写的《我的青春岁月》,文笔挺差的。不是坐过牢的写文章就象李敖,搞政治就随曼得拉。

    龙应台在《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里写道,中国人也许和日本人一样,是不愿意面对历史的。当时心里觉得挺别扭。后来看犹太人二战受迫害的电影,表扬德国人敢于面对真的历史。不过有朋友说,苏联都打到柏林了,那些集中营之类的现场来不及收拾了。不象日本人有机会把731之类的东西毁尸灭迹。

    去年在葡萄牙,4 25是他们的革命日。当时国内反日情绪高涨。葡萄牙记者在里斯本街头采访,拉住一个中国学生就问六四和文革,拉住一个日本学生就问对“亚洲最民主的国家”的看法。我们群情激愤。

    最可恶的是,你跟葡萄牙人讲南京大屠杀,说慰安妇,他们会说,这是每场战争都会发生的呀。这就是殖民者的立场吧。

    不过,地理大家还是明白的。中国那么大,日本那么小,怎么就被人家压着打了八年呢?虽然说先有内忧后有外患,还是不好意思老踩巴日本人了。

    其实应该说说文革和六四,不然让外国人妖魔到“共产党早餐吃小孩”这个程度也不好啊。

    Reply
  19. Pingback: 夜 不寐
  20. 喜欢你写的文章。你很愤世嫉俗嘛,在国内这样口无遮拦不危险吗?我在新浪上写博客,因为某文中有“文革”二字,居然发表不了!只好用英文代替。国内禁谈文革,因为怕动到既得利益者们的根基。但我想有总有一天会解禁的。在那天来到之前,需要人象你这样清醒高呼。

    Reply
  21. “知耻而后勇”。中国社会(以及东亚)被称为“耻感社会”(相对的西方基督教社会被称为“罪感社会”),首先面对羞耻是最难做到的。其次还讲究避讳-你要为亲者讳,为长者讳,最后只好藏着掖着,顾左右而言他了。

    Reply
  22. guqi Says:
    六月 27th, 2006 at 12:35 pm
    到底是跟往事干(四声,作动词)呗(语气词),还是跟往事干杯(一个动词)连题目都打错不大好吧

    >>>>>>>>>>>>>>>>>>>>>>>>>>>>>>>>>>>>

    我想是”跟往事干(四声,作动词)”.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