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人闲的蛋疼

重庆,位于中国西南部长江上游一带,1997年3月,经全国人大批准,成立直“狭”市。

今天一上牛博网,吓我一跳,牛博网推出了一个专题:重庆人民愤怒声讨张晓舟老师。

晓舟老师写了一篇文章《弄他!弄他!》激怒了重庆人民,我看了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啊,现在何止重庆啊,全中国不都这操性吗,我每次出差,看到一些街头上贴着的各种文字,都能读出一些暧昧和色情,我早就视而不见了。我想当地人民也早就视而不见了。整个中国正处在青春期,第一次来了月经和第一次遗精之后,就标志着长大成人了。人在这段期间不就是以性幻想为主旋律吗,你敢说你这时候既不遗精也不来月经,那你真是狗都不如,狗还来月经呢。但越是在青春期,就越要遮掩青春的痕迹,女生尽可能把胸肋得紧紧的,生怕人看出身体变化,男生音道发生变化或者长了胡子也会感到不自然。咱们现在也这样,欲望勃发的时候一定要掩饰这一切,为自己制造一种清纯的印象,但一不留神,就露出“长大成人”的马脚。

重庆我去过一次,1994年,好多年前了,那时候还没有张老师文中描述的那些城市风景,张老师这么一描述,我倒真想再去一次,说不定我看到的会比张老师看到的更多。上次我去看到的最多的是各种娱乐场所起的名字都是外国大城市的名字,比如“波士顿夜总会”“巴黎歌厅”,一般这么命名的人往往是第一次看到世界的好奇或者自己略显自卑或者没有任何想象力,走在重庆的大街上,我感觉是“80分钟环游地球”。现在的重庆什么样,我没概念,就知道它变成直辖市了。打算找时间去看看,在张晓舟走过的地方重游一番。

张晓舟老师我很早就认识,关于他的传奇听到的也不少,因为都喜欢听音乐,我一直看他的乐评,之前因为王磊的事情还跟他打过一次笔仗,但这不妨碍我欣赏他的文字。丫写东西挺好看的,包括这篇《弄他!弄他!》。我想重庆人民(其实没那么多人,就是网络给放大了,不就一屁大的事儿吗)这次着急,逼着张老师道歉,两个原因,要么张老师杵到了重庆人的痛处,要么重庆地处三峡附近,所以人们心胸比较狭隘。重庆媒体太自卑,太不冷静,一个张晓舟就把你们搞成这个样子,也太禁不起挑逗了,我怎么感觉前戏还没有,性高潮就来了呢。既不是李向阳来了,又不是抢鸡蛋,何必呢。

我虽然去过的城市不多,但是只要离开北京进入到一座城市,第一眼看到的城市表情可能不是那些高楼建筑车水马龙,而是那些建筑物上的带着文字的标牌,比如在沈阳,就有一个广告牌,一个美国自由女神高举一柱擎天的火炬的照片,下面有一行字:让阳痿患者的烦恼从此不见了!美国人看了肯定抓狂——这可是人类心灵最向往的一种东西,被东北人搞成了性暗示。可是话说回来,这也恰恰符合了过去祖先把能戳起来的物件当成性崇拜图腾的传统。我想,要是重庆没有这些能让张老师在雾霭中产生性联想的城市表情,他也就不会写出这样的一篇文章。因为本地人对这些东西视而不见,外地人随便那么一说,就受不了,貌似是一种尊严的表现。我看了那些愤怒的重庆人民反击张老师的文字,没看到他们在反省自己的文字。

2005年我跟一个机构做了一个全国七个地区女性性生活满意度的调查活动,其中有重庆。最后得出的结论如下:

一、认为性在婚姻中最重要的,依次是:重庆> 广东> 上海> 北京>山东>浙江> 江苏
二、对自己性生活质量的满意度,最不满意的城市是:重庆> 江苏> 山东> 广东>北京> 浙江> 上海
三、对自己性能力的评估: 重庆是自我评价最低的,最自信的是北京女性
四、经常获得性乐趣的比例,全国 52%,地方排名:山东>北京>上海>浙江>重庆>江苏>广东
五、婚外性关系:比较突出的是重庆和北京,大于40%的人承认有婚外性关系,发生最低的是广东
六、性生活中爱抚时间最长的是上海,37.7%,最短的是山东,27.6%
七、性高潮的发生比例:全国47.6%的人经常有高潮,各地排名依次是:山东>上海>北京>重庆>江苏>浙江>广东
(更全面的内容请到我的老博客按摩乳上阅读)

上面这组数据虽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但多少还说明了一些问题:重庆市一个相对女性性饥渴的城市,所以有那么多性广告也属于正常。就像张晓舟老师文中说的“而重庆,似乎正是一座阴性的城市,或者说阴阳有些倒转调换的角色,女人比男人泼辣,女人比男人能干。”

现在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大家庭,56个民族56朵花,其实地域之间的偏见一直很深,我倒觉得很正常,如果大家都一样了,也就没有文化多样性了。但是多样性的文化就会造成相互之间的冲突,进而是一种偏见,然后都变得很敏感——就像电影《海狼》里的那句台词:“要是这样碰我老婆她会有性高潮的”。比如河南人被妖魔化了,现在还抬不起头;接着东北人被妖魔化,还有一直明争暗斗的京沪之争。其实这都没什么,比如我们有卖国贼,也就会有爱国贼,有爱国主义,就有狭隘爱国主义。同样,面对自己生活的地区,也就会有狭隘地域主义。这种狭隘,其实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个地区人的气质,你如果气滞,就没了气质。

重庆人民愤怒声讨张晓舟事件,让我看到重庆人民真是闲的蛋疼,你说你们有那闲工夫把足球踢上去(别老降级),把娱乐节目做得好一点(别老出事),都直辖市了,让你当师长了,还想着连长干的事情,跟一个写字的过不去干吗?张老师的文章我看完之后也没有对重庆产生不好的印象,相反我觉得地域特色文化挺浓郁的。哪天我去重庆的时候哪位同学给我做导游让我观光一下啊。可是你们这么一嚷嚷,这直辖市就变成了致瞎事了。

好多人认为张老师的文字中流露的调侃、不严肃甚至带有“性感”的文字有损重庆的光辉形象,还搬出了过去重庆的杰出人物和事迹来证明张老师的错,看的我只想乐。仿佛洋人来了,然后我对洋人说“我们老祖宗如何如何”。人家怎么写,那是人家的事情,性这东西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谈论的,经常谈论性是一种文明的表现,暧昧地表现性倒是有点不对劲儿。至于张老师对重庆方言理解的偏差,那是他的局限,我就不知道“丢”在广东话里是什么意思,就像广东人不知道“整”在东北话里的意思是什么一样。因此,我觉得还不到群起而攻之的地步。现在闹这么大,反而有损重庆的形象,得不偿失。

我对重庆人和重庆这个城市了解不多,这件事是否能反映出重庆人民的性格特征我不知道,总之让我感觉好像是一锅麻辣的火锅,但里面只煮了一片肉。这件事充分体现了重庆人的自卑,这就像每次中国足球队跟日本队比赛一样,真正的“弄他”就是战胜他们,而不是扯着嗓子喊什么“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22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三个表带子
2008年06月15日 2008-06-15 19:09:27

王小疯。还复姓啊??怎么是王小??还以为是王二小呢,少了个二我不敢认了……

又是个记者,……我看你说话油得可以煎炸了==嘿嘿

这有什么
这有什么
2008年11月13日 2008-11-13 1:27:09

首先,有非重庆人写他对重庆的印象或者说重庆的事情并非是坏事。作为重庆人没必要反应太过。看看上海人对上海不好评论得反映吧。虽然心里不爽,但是上海人大多采取不予理睬的态度,反观我们重庆的一些人的反应言语,被人说没素质,狭隘或者自卑也就没什么好反驳的了。说实话《弄他!弄他!》乍看之,怒!细想之,笑。一笑置之如何!?
其次,关于《弄他!弄他!》的语言风格,既然我们重庆人在生活中以些许谩骂式的对话为友好和幽默,对于《弄他!弄他!》何不以黑色幽默看之?甚者看作作者的入乡随俗?或者张小舟以他的理解方式在解读重庆?如果他误会或者错解了重庆,与其谩骂不如反省自己是否真的跟上了发展速度?
总之,对于一个城市,不论外部对其如何评论,都是这个城市的发展受到关注的表现,不是吗?所以我们何必为了一篇《弄他!弄他!》这么激动?反观王小峰的文章,虽然出自对张小舟的爱护和支持,可惜难免过于直白了些,让人难以接受。否则倒是可作为该事件的总评,也可用为重庆人的自省文。
最后,说点题外话。对于重庆的媒体,我是出离失望了。看看重庆卫视吧!!就和10年前的录像厅一样。根本没起到对外宣传,介绍重庆的作用。我一外国友人在看了cctv9?的一个英文的中文教学节目和我说“这个节目里面的赵音奇介绍的重庆让我真的开始认识重庆了。这个20m的节目比我看一年CQTV都强。”可悲啊!!对于重庆的报刊,基本上没有什么可看的。希望重庆的媒体能有点出息!!不要老是亦步亦趋的东施效颦。

路过
2008年12月27日 2008-12-27 12:31:49

有则改之!
一个没吃过葡萄的人,用大把时间批判葡萄是酸的不好吃!
的确重庆的某些人忘记了自己一个人的形象代表了整个重庆。重庆是有很多不好的地方,重庆有这很多缺憾,但是重庆有着别人没有的文化有着别人没有的传统。
认识重庆太少了,重庆能成为陪都能差到哪里去?

自我评价
2009年03月05日 2009-03-05 18:16:15

我是重庆人(不是主城区的)在重庆市区住了6年左右,说说我们重庆人不好的地方,首先大多性格暴躁,张扬而不够自信,和多数其它省份一样比较狭义,老以为自己了不起。耿直?问问自己有几个重庆人真正的耿直,不要以为创造点新鲜的方言就能说成是自己的特色,多多关注其它地方是如何评价的!通常重庆人喜欢把女的漂亮(其中多少太妹?性工作者?留意一下吧)拿来说事,难道我们的男人就这点本事?
重庆需要改变,重庆人应该收敛自己的暴躁性格,不要老拿天气当理由。重庆人的数值应该提高,想想你一天说过多少句“花布夹衣”。应该有大国名心态,首先是中国人,然后才是重庆人。不要一天把耿直挂在嘴边,更不耿直不是说出来的,谁都知道你是什么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