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谈谈天气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望不清那西山

电影《虎口脱险》里有一个情节,英国皇家空军中队长跳伞后不小心掉进了动物园的水池里,当他从水里露出脑袋,正好看见一只海豹(海豹、海狮、海像,这几个家伙我老分不清楚),他跟海豹老师打招呼时说了一句话:“今天早上怪冷的,对吗?”大概没有人会注意这句话的含义,或者说这句话是这部轻松搞笑电影里很普通的一句台词,它的笑点远远不如“杀了你我也不说”这样的台词。

但是,一个英国人看到这句“今天早上怪冷的,对吗?”大概就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因为这是最典型的英国式问候语,两个人见面打招呼,大概都要从谈论天气开始,这有点类似我们中国人一见面打招呼说“吃了吗”一样。英国人类学家凯特·福克斯在《瞧这些英国佬》一书中专门分析了英国人这句问候语的渊源。

“今天很冷”或者“吃了吗”反映的都是一种生存状态,通过问候表示对对方的关心。英国的天气变化诡异,忽冷忽热,像雾像雨又像风的天气使英国人对天气变得格外敏感,所以在互致问候的时候,通过对天气的关心来关心对方。我们说“吃了吗”也是这个意思,这源于我们过去的生存环境是一直处在吃不饱的状态,两人一见面,最关心的就是对方吃了没有,其实如果对方说“没吃”,另一方也不会请他吃,只能报以同情。

“吃了吗”可能会像很多词汇一样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而消失,这样的问候语在今天可能只会在50岁以上的人当中流行。我在南锣鼓巷一带居住,曾经在路边听到过有人这样问候,我当时的反应是这是一句熟悉的陌生问候语,亲切而遥远。现在中国人见面的问候语都比较杂,说什么的都有,但是不管什么样的问候语,大都带有一点功利色彩,而不像英国人那样喜欢谈论天气。但我在想,如果北京人有一天一见面互致问候的时候从谈论天气开始,那一定很糟糕。

最近,北京的天气又成了闹运会的话题,好像是有个运动员说他有呼吸系统的疾病,不适合在北京跑马拉松,于是放弃了马拉松比赛。这位老兄是埃塞俄比亚人,于是我想象着埃塞俄比亚目前还处在一个农业文明的水平,大概没有工厂和汽车,空气质量优良,适合跑步。而北京日新月异,快速工业化导致的环境污染显然让这位埃塞俄比亚老兄受不了。

北京空气质量不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多年,刚来北京的时候,我曾经住在燕山石化工厂区,因为我家属于石油系统,那是1975年,空气中的味道怪怪的。后来搬到城里,燕山石化和首钢的污染在冬天格外明显。比如我上中学,每天都路过银锭桥,现在这地方成了小资们的集散地,当初没那么繁华。有一次语文考试考“燕京八景”,我有四个没答上来,老师告诉我,你天天上学就路过燕京八景之一的“银锭观山”。那天放学我路过银锭桥,回望西山,看半天没看出名堂,我不明白当年皇上在这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后来查了半天资料才发现,说秋高气爽的时候,人们站在银锭桥向西北望去,正好看到西山的红叶枫了,不知道谁这么一感慨,就成了一景。

中学我在13中,教室在四楼,有一年深秋,我在教室向西望去,正好看到了西山的红叶。“今天的天气不错,对吗?”我的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样,我想到了“银锭观山”,可能当年看的会更真切,虽能看见红叶,却有点像皮肤过敏后出的皮疹。所以,住在银锭桥旁边的何勇在写《钟鼓楼》的时候会写出“银锭桥再也望不清望不清那西山”。而罗大佑感慨的是“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这是海峡两岸人对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的不同反应,都是无奈,何勇的无奈中反映了环境恶化问题。

1989年,我患上过敏性鼻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是在喷嚏中度过,我去协和医院看病,当时协和医院是唯一一家治疗过敏性疾病的医院,有一个“变态反应科”,诊断结果是我对花粉、灰尘和螨虫过敏,然后让我打针,说两瓶药水打完你就好了,但是一定要坚持,中间不能断,大约需要半年的时间。但是期间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就断了。再去医院打针,医生说不灵了。我这还不算严重的,有个最严重的病人对米饭、馒头和牛奶过敏,我都担心她这辈子还怎么活啊。

1990年我回东北老家,三天后,我不再打喷嚏了,跟正常人一样,农村没什么空气污染,我呆了一个月,再也没有任何过敏的症状。回北京的时候,火车刚一过丰润,我就开始有反应,然后我是流着眼泪打着喷嚏走出北京站的。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含着泪水?是因为我对这片天空神经过敏。我记得有一年春天,我陪一个外地的朋友去香山植物园,满园春色,花团锦簇,看得我泪流满面。朋友不知道,那可恶的花粉让我如此“感伤”。我想起了以前看过一篇讽刺小说,说有一个住在洛杉矶的人,跟我一样,过敏性鼻炎,每天不停地打喷嚏,然后他习惯了擦鼻子、流眼泪,并成了生活的乐趣之一。后来他去了外地,症状没有了,他就特别不习惯,不流泪、不擦鼻子人生变得极其不完整,乐趣也没有了。给丫烦的,都快死了。等丫一回到洛杉矶,症状出现,丫开心得像北京人终于盼到北京拿到闹运主办权一样,他望着洛杉矶,幸福得一塌糊涂。

说来也奇怪,后来,我的过敏症状慢慢减轻了,我想大概是自己适应了这里的空气,每年春暖花开,我不再流泪。只是偶尔我会突然发作一下,每当我出现过敏症状的时候,心里就会想:“今天的天气很糟,对吗?”

有些时候,当我们对某些东西视而不见,它真的就不见了。身体好像也是这样,当我们身体适应了,也就没问题了。为什么我们的基因会改变,那是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一往情深。

=====================================
友情附送:非非同学3×岁生日快乐,希望你在新的一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赶紧找个老公把自己打发了。

18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athy
Cathy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3:06:58

红叶枫了,哈哈,是故意的么?
枫叶红了吧。

某某
某某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3:14:12

说来也奇怪,后来,我的过敏症状慢慢减轻了,我想大概是自己适应了这里的空气,每年春暖花开,我不再流泪。只是偶尔我会突然发作一下,每当我出现过敏症状的时候,心里就会想:“今天的天气很糟,对吗?”

恭喜,这是免疫力提高的表现。说明了北京人的免疫力要高于一般无污染地区的人

张栋伟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3:15:37

协和医院依然是唯一一家治疗过敏性疾病的医院,我老婆刚刚在那里被确定为和狗啊猫啊过敏,结果我的卡卡只能离开了我们~

木木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3:29:38

下面的可能会敏感

外外
外外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3:38:32

你好,看了好久你的博客
但昨天才听了你放上去的歌,
很喜欢第一首,
不看人名,我还以为是Bon Jovi的呢!

另外,总有种感觉,每当你提到"非非",哈,
我总觉得挺好笑,感觉非非比较喜欢你,
可你总往外挡人家的感觉,呵呵
(不必认真,我自觉和你们的生活状态不是很一样,可能理解有误)

疯子
疯子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3:49:06

疯子,现在这么火呀,可惜22号要出门。要不然会去看看你。

lily
lily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6:32:56

非非美女生日HAPPY!

肖申克的舅叔
肖申克的舅叔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6:37:04

想了解下关于环保的歌曲都有哪些,春晚级别歌曲不算

刀口儿女青
刀口儿女青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19:18:30

偶现在快跟非非同学差不多了,哎

钱进
钱进
Reply to  刀口儿女青
2008年03月24日 2008-03-24 14:35:59

别挑得太高,太严格

猩猩点灯
猩猩点灯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20:21:42

据新华社电:北京空气基本不损害运动员健康

“基本上”严重剽窃三表的链接创意

严肃不起来
严肃不起来
Reply to  猩猩点灯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2:47:54

我靠 三表还剽窃basically的创意呢
呵呵
不过新华社的这条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搞笑
这是没有疑问的

小跟班@儿
小跟班@儿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21:19:16

“为什么我们的基因会改变,那是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一往情深。”这个基因会变么?

小石榴
小石榴
2008年03月19日 2008-03-19 22:06:58

为什么王大娘越来越娘

月光莓莓
月光莓莓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0:52:38

看到“变态反应科”,突然想起在远方的他了。记得当年刚答应做他女友的之后不久,那小子就莫名其妙的过敏,身上发红色的胞。陪他去三医院的变态反应科,在手臂上做了两排皮试,结果发现对牛肉、鸡肉过敏。。。。。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好了。

三毛
三毛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8:14:33

看来三表重事缠身,谈了三天的天气了,还没写新的。

我是生活在澳州十多年的”外星人”,残愧。

说到天气,melbourne 的天气是一天多变,害得从北京来的姨,在我这儿一天收啊晾啊三次衣服。一星期中的天气也是多变的,一天40度,第二天就20度。所以,MELBOURNE 的人一见面就说天气已成了习惯。

再有,西方人喜欢谈话“对事不对人”,谈天气,谁的私生活都不会干涉。有一次一个从中国来的下属问他的西人上司,“HAVE YOU HAD YOUR LUNCH YET?” (你吃了吗?)那个没见过世面,对多元文化一无所知的上司生气地回道,“吃不吃是我个人的事,请你不要干涉。”唉!我在一旁只叹气。

小鱼
小鱼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8:40:35

三表不也单着吗,这不挺合适吗,是不是想公开求婚啊?

ryuu
ryuu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9:33:51

我上周末还在银锭桥看见西山来着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Reply to  ryuu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9:48:07

拿着看奥运会买的望远镜?

无财有得
无财有得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11:19:06

三表哥一谈天气北京就刮沙尘,基本神了!

三月夜来疯
三月夜来疯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11:45:54

图是谁配的

凌寒飞雪
凌寒飞雪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16:31:02

去外星了就不更新了?

非非非
非非非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18:23:59

非非happy birthday~
i said happy birthday
2 days before today…

小西瓜
小西瓜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18:44:07

大哥,都几天了怎么还不写点新的,急死个人!!!

逐青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19:43:37

三表果然跟辛普森有一腿?

某某
某某
2008年03月20日 2008-03-20 21:49:00

郝建的为汤唯情愿联名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d4d4801008yyr.html

胡子
2008年03月21日 2008-03-21 9:18:18

感觉就是逼着菲菲赶紧承认了自己

综合铸造
2008年03月21日 2008-03-21 19:36:06

虎口脱险是个经典的老片子了。

不常识
2008年03月22日 2008-03-22 17:13:34

“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含着泪水?是因为我对这片天空神经过敏。”——老师叫我们多看看名句确有益处!学了就是用来玩的!

找老公来打发自己……几年后我的贺词可否侵权一下?

微笑
微笑
2008年03月22日 2008-03-22 17:50:47

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含着泪水?是因为我对这片天空神经过敏。
就爱三表您的幽默!

喜
2008年03月23日 2008-03-23 10:59:09

今天你更新了吗。。。

我是恐龙她娘
我是恐龙她娘
2008年03月27日 2008-03-27 17:41:14

我也是过敏性鼻炎,北京这地方呆不下去了…
有啥办法可以减少痛苦不?
苦死我了

我是恐龙她娘
我是恐龙她娘
2008年03月27日 2008-03-27 17:43:38

我有首很喜欢的歌曲,叫三哥戴表,有谁听过?

院长
院长
2008年03月30日 2008-03-30 13:13:20

我们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哈哈
哈哈
2008年03月31日 2008-03-31 12:12:28

最近我看到你们周刊上有文章讲北京2007年有256个“蓝天”了,即空气质量指数达二级以上的天数占到全年的70%了,闹运会申办成功那天的空气质量指数都88了,我相信你的鼻炎好转是跟这个有关的。那些老外运动员受不了的尽可以不来,别以为现在黄色的农业文明还能撑几百年后就直接绿色生态文明了。也别忘了那些所谓发达国家是如何蹚过那一百多年的黑色工业文明的。现在北京都后工业化了,但也不一定就会很文明了,那么多人,以及那么多车就是最大的污染源。别老挤兑闹运会了,要不这么闹一下,首钢肯这么干脆地表态搬迁么,虽然政府为此要付出不少于500亿元的补贴。在首都从事环保工作太憋屈了,尤其是在那万恶的上世纪,深刻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