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一篇文章

梁文道老师写了一篇《为西·藏问题寻找最大公约数——期待民族的和解》。由于我的博客有敏感词过滤,当有敏感词出现,很多人访问不到。所以只能用链接的方式“转载”。梁老师这篇文章跟很多愤青的思路不同,所以值得看看。

13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山高风清
山高风清
2008年04月08日 2008-04-08 15:27:41

之前看到了这篇文章,觉得很有见地。可是,刚才想转给朋友看,就没有了。

koko
koko
Member
2008年04月08日 2008-04-08 16:21:54

认真地看了。

大口吐血
大口吐血
2008年04月08日 2008-04-08 21:58:21

只说这次拉萨的事件。
我认识的一个藏族朋友直说丢脸。

Sophia
Sophia
2008年04月08日 2008-04-08 22:23:44

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_view.php?id=926673 我一直把您对土摩托的调侃当作幽默笑话来读,可今天看了他的博客后,我觉得他是在通利弗尼亚州洗了脑回来的双重标准计量学家。他回来干吗?是美国人不要他了吗?

J
J
Reply to  Sophia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10:53:42

嗯嗯。我去看了下,这个土摩托是很晕。

Chris
Chris
Reply to  Sophia
2008年04月10日 2008-04-10 15:48:27

我觉得土摩托是一个改了基因的海龟,一个到处流浪的假洋鬼子。中国要想兴旺并在世界上受人尊重,指望不上他这样的人。他最好回美国当他的二等公民吧,别在三联混日子挣人民币了。

abc
abc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9:52:20

大家看看这篇文章吧。 毛泽东关于西藏平叛的讲话   (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五日)        有些人对于西藏寄予同情,但是他们只同情少数人,不同情多数人,一百个人里头   ,同情几个人,就是那些叛乱分子,而不同情百分之九十几的人。        在外国,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对西藏就是只同情一两万人,顶多三四万人。西藏本   部(只讲昌都、前藏、后藏这三个区域)大概是一百二十万人。一百二十万人,用减法去   掉几万人,还有一百一十几万人,世界上有些人对他们不同情。我们则相反,我们同情   这一百一十几万人,而不同情那少数人。        那少数人是一些什么人呢?就是剥削、压迫分子。讲贵族,班禅[2]和阿沛[3]两位   也算贵族,但是贵族有两种,一种是进步的贵族,一种是反动的贵族,他们两位属于进   步的贵族。进步分子主张改革,旧制度不要了,舍掉它算了。旧制度不好,对西藏人民   不利,一不人兴,二不财旺。西藏地方大,现在人口太少了,要发展起来。这个事情,   我跟达赖[4]讲过。我说,你们要发展人口。我还说,你们的佛教,就是喇嘛教,我是   不信的,我赞成你们信。但是,有些规矩可不可以稍微改一下子?你们一百二十万人里   头,有八万喇嘛,这八万喇嘛是不生产的,一不生产物质,二不生产人。你看,就神职   人员来说,基督教是允许结婚的,回教是允许结婚的,天主教是不允许结婚的。西藏的   喇嘛也不能结婚,不生产人。同时,喇嘛要从事生产,搞农业,搞工业,这样才可以维   持长久。你们不是要天长地久、永远信佛教吗?我是不赞成永远信佛教,但是你们要信   ,那有什么办法!我们是毫无办法的,信不信宗教,只能各人自己决定。        至于贵族,对那些站在进步方面主张改革的革命的贵族,以及还不那么革命、站在   中间动动摇摇但不站在反革命方面的中间派,我们采取什么态度呢?我个人的意见是:   对于他们的土地、他们的庄园,是不是可以用我们对待民族资产阶级的办法,即实行赎   买政策,使他们不吃亏。比如我们中央人民政府把他们的生活包下来,你横直剥削农奴   也是得到那么一点,中央政府也给你那么一点,你为什么一定要剥削农奴才舒服呢?        我看,西藏的农奴制度,就像我们春秋战国时代那个庄园制度,说奴隶不是奴隶,   说自由农民不是自由农民,是介乎这两者之间的一种农奴制度。贵族坐在农奴制度的火   山上是不稳固的,每天都觉得要地震,何不舍掉算了,不要那个农奴制度了,不要那个   庄园制度了,那一点土地不要了,送给农民。但是吃什么呢?我看,对革命的贵族,革   命的庄园主,还有中间派的贵族,中间派的庄园主,只要他不站在反革命那方面,就用   赎买政策。我跟大家商量一下,看是不是可以。现在是平叛,还谈不上改革,将来改革   的时候,凡是革命的贵族,以及中间派动动摇摇的,总而言之,只要是不站在反革命那   边的,我们不使他吃亏,就是照我们现在对待资本家的办法。并且,他这一辈子我们都   包到底。资本家也是一辈子包到底。几年定息[5]过后,你得包下去,你得给他工作,   你得给他薪水,你得给他就业,一辈子都包下去。这样一来,农民(占人口的百分之九   十五以上)得到了土地,农民就不恨这些贵族了,仇恨就逐渐解开了。        日本有个报纸哇哇叫,讲了一篇,它说,共产党在西藏问题上打了一个大败仗,全   世界都反对共产党。说我们打了大败仗,谁人打了大胜仗呢?总有一个打了大胜仗的吧   。只有人打了大败仗,又没有人打了大胜仗,哪有那种事?你们讲,究竟胜负如何?假   定我们中国人在西藏问题上打了大败仗,那末,谁人打了大胜仗呢?是不是可以说印度   干涉者打了大胜仗?我看也很难说。他打了大胜仗,为什么那么痛哭流涕,如丧考妣呢   ?你们看我这个话有一点道理没有?        还有个美国人,名字叫艾尔索普,写专栏文章的。他隔那么远,认真地写一篇文章   ,说西藏这个地方没有二十万军队是平定不了的,而这二十万军队,每天要一万吨物资   ,不可能运这么多去,西藏那个山高得不得了,共产党的军队难得去。因此,他断定叛   乱分子灭不了。叛乱分子灭得了灭不了呀?我看大家都有这个疑问。因为究竟灭得了灭   不了,没有亲临其境,没有打过游击战争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我这里回答:平叛不要   二十万军队,只要五万军队,二十万的四分之一。一九五六年以前我们就五万人(包括   干部)在那里,一九五六年那一年我们撤了三万多,剩下一万多。那个时候我们确实认   真地宣布六年不改革,六年以后,如果还不赞成,我们还可以推迟,是这样讲的[6]。   你们晓得,整个藏族不是一百二十万人,而是三百万人。刚才讲的西藏本部(昌都、前   藏、后藏)是一百二十万人,其他在哪里呢?主要是在四川西部,就是原来西康[7]区域   ,以及川西北就是毛儿盖、松潘、阿坝那些地方。这些地方藏族最多。        第二是青海,有五十万人。第三是甘肃南部。第四是云南西北部。这四个区域合计   一百八十万人。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开会,商量在藏族地区搞点民主改革,听了一点风   ,立即就传到原西康这个区域,一些人就举行武装叛乱。现在青海、甘肃、四川、云南   的藏族地区都改革了,人民武装起来了。藏人扛起枪来,组织自卫武装,非常勇敢。这   四个区域能够把叛乱分子肃清,为什么西藏不能肃清呢?你讲复杂,原西康这个区域是   非常复杂的。原西康的叛乱分子打败了,跑到西藏去了。他们跑到那里,奸淫虏掠,抢   得一塌糊涂。他要吃饭,就得抢,于是同藏人就发生矛盾。原西康跑去的,青海跑去的   ,有一万多人。一万多人要不要吃呢?要吃,从哪里来呢?就在一百二十万人中间吃过   来吃过去,从去年七月算起,差不多已经吃了一年了。这回我们把叛乱分子打下来,把   他们那些枪收缴了。比如在日喀则,把那个地方政府武装的枪收缴了,江孜也收缴了,   亚东也收缴了。收缴了枪的地方,群众非常高兴。老百姓怕他们三个东西:第一是怕他   那个印,就是怕那个图章;第二是怕他那个枪;第三,还有一条法鞭,老百姓很怕。把   这三者一收,群众皆大欢喜,非常高兴,帮助我们搬枪枝弹药。西藏的老百姓痛苦得不   得了。那里的反动农奴主对老百姓硬是挖眼,硬是抽筋,甚至把十几岁女孩子的脚骨拿   来作乐器,还有拿人的头骨作饮器喝酒。这样野蛮透顶的叛乱分子完全能够灭掉,不需   要二十万军队,只需要五万军队,可以灭得干干净净。灭掉是不是都杀掉呢?不是。所   谓灭掉,并不是把他们杀掉,而是把他们捉起来教育改造,包括反动派,比如索康        再讲一个中国人的议论。此人在台湾,名为胡适[9]。他讲,据他看,这个“革命   军”(就是叛乱分子)灭不了。他说,他是徽州人,日本人打中国的时候,占领了安徽,   但是没有去徽州。什么道理呢?徽州山太多了,地形复杂。日本人连徽州的山都不敢去   ,西藏那个山共产党敢去?我说,胡适这个方法论就不对,他那个“大胆假设”是危险   的。他大胆假设,他推理,说徽州山小,日本人尚且不敢去,那末西藏的山大得多、高   得多,共产党难道敢去吗?因此结论:共产党一定不敢去,共产党灭不了那个地方的叛   乱武装。现在要批评胡适这个方法论,我看他是要输的,他并不“小心求证”,只有“   大胆假设”。        有些人,像印度资产阶级中的一些人,又不同一点,他们有两面性。他们一方面非   常不高兴,非常反对我们三月二十日以后开始的坚决镇压叛乱,非常反对我们这种政策   ,他们同情叛乱分子。另一方面,又不愿意跟我们闹翻,他们想到过去几千年中国跟印   度都没有闹翻过,没有战争,同时,他们看到无可奈何花落去,花已经落去了。一九五   四年中印两国订了条约[10],就是声明五项原则的那个条约,他们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   部分,是中国的领土。他们留了一手,不做绝。英国人最鬼,英国外交大臣劳埃德,工   党议员这个一问,那个一问,他总是一问三不知,说:没有消息,我们英国跟西藏没有   接触,在那里没有人员,因此我无可奉告。老是这么讲。他还说,要等西藏那个人出来   以后,看他怎么样,我们才说话。他的意思就是达赖出来后,看他说什么话。中国共产   党并没有关死门,说达赖是被挟持走的,又发表了他的三封信[11]。这次人民代表大会   ,周总理的报告[12]里头要讲这件事。我们希望达赖回来,还建议这次选举不仅选班禅   ,而且要选达赖。他是个年轻人,现在还只有二十五岁。假如他活到八十五岁,从现在… Read more »

小钻风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10:44:58

文章写的很客观,很透彻,我想在我们群情激奋振臂高呼之前最重要的还是要真正的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不是充当什么什么的工具。
我们生下来时不是傻子,死的时候也不该是傻子。
谢谢梁文道先生

cd
cd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11:22:41

外电都说中国没有人权,我小时候就亲眼见到过,家里想生儿子,在外面躲着藏着,结果家里房顶的瓦被人给揭了,门给人封了,但是他们家还是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不过现在好多了.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其实我的意思就是,国家刚脱离封建社会还不到一百年,思想意识还没有那么的好,只能慢慢的前进.西方国家发展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民主,布什当竞选总统的时候还剥夺了一部分人的选票.
打着民主的晃子来分裂国家的,我坚决反对

无极天书
无极天书
Reply to  cd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16:05:27

不错

abc
abc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13:43:02

《为西·藏问题寻找最大公约数——期待民族的和解》

首先命题就有问题,“期待民族的和解”???莫不是梁先生认为那个民族和那个民族之间有仇恨???请先去一下西藏看看,了解一下那里藏族人民和汉族人民的生活再说话吧!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分裂国家分裂民族团结都是不可饶恕的。
莫不是那些“西方国家”都喜欢他们的国家让别人去搞分裂???
“自由、人权”,莫不是全世界除了“某些西方国家”以外,都要变成象伊拉克那样才算是有自由和人权??

曾经看过一本书,是前英国特工写的回忆录,想知道西方“有自由人权”的人,都去看看吧。那里面批露,冷战期间,英国**局人员手中,有英国几万个家庭房屋的钥匙,他们随时可以进出那些家庭房屋内,当然,是屋主不在的时候。

乌鸦
乌鸦
2008年04月09日 2008-04-09 19:27:47

无聊,有什么可分不可分得

中国现在就不是中华民族,只是供产党集团的代名词而已,还是黑社会性质的

刀手
刀手
2008年04月10日 2008-04-10 14:40:40

其根本是藏文化和汉文化之间的文化冲突。语言不同、信仰不同、价值观不同…还指望什么呢?
在藏区生活一段时间,就会明白,这是需要很多代人的时间才能融合的…

估计是这样
估计是这样
2008年04月10日 2008-04-10 21:16:29

梁文道是香港的左派,内地的右派,所以挺喜欢他的角度。

dd
dd
2008年04月11日 2008-04-11 0:04:05

我想问个问题
我的ip不在祖国境内
很多blog和论坛只要有关于xz问题的帖子 我就打不开
第一次打开的时候能见到1秒钟之后马上变成网页无法显示
这个帖子是这样 天涯的很多帖子也是这样
想问问有没有人跟我有一样的问题 这是国内的问题还是我这的问题?

尼莫
尼莫
2008年04月11日 2008-04-11 7:54:35

我一直觉得作为中国人挺自豪的,但是现在我想自卑9秒钟

一百多年前西方人就把世界旅游完了,还画了地图,然后又侵犯了我们死去的祖宗,用的火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为这个自卑3秒钟 1,2,3. Over

中国的历史书只讲了一部分实情,导致我很长一段时间只知道中国地大物博,人杰地灵,还有要爱国,要蒸气,不要给中国丢脸。为这个,自卑3秒钟。1,2,3. Over

现在有人跟政府提公关建议,首先想到的竟然就是贿赂国外的新闻记者,丝毫不反省自己哪里做错了,可能愚民愚习惯了,没有把自己国内广大同胞的看法放在眼里,which is always important to foreign journalist. 为这个,三秒。1, 2, 3.

我刚刚只不过报告了一下我这里的网络被GFW的状况,居然被博主删贴了,如果这个贴子再被删,我就再接收一次这个再让我自卑一秒的信息,并且再也不在这里留言了

乱
2008年04月11日 2008-04-11 16:35:43

如果不可能和平,那么只能以最小的代价牺牲一些东西。或许这些被牺牲的会不满,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就好像做科学实验,没有百分百的准确率,总要有误差。而这些被牺牲掉得,就会把问题事件放大,把自己说成是非常无辜委屈的极大部分的人。这时候只有用更大的声音压过他们,仅此而已。我不知道最小的代价是什么,我想至少不要发生打烧抢砸这样的事件,这是全人类的共识。既然发生了打烧抢砸事件,为什么西方人还是挺那些个分子呢?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大家根据自己的想法主观判断的真相,即便被拆穿了,总有理由来掩饰来辩护。藏独本来也没西方人什么事,就为自个的利益勾结起来了。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和有时候我们不太满意的政府暂时“勾结”起来呢?官方媒体是什么?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家都知道你是流氓。西方媒体是什么?就是“我是流氓,但我看起来是绅士哦”。这两者,哪个危害大些?

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是不可能被浇灭的,你辱骂其为义和团,顶多只会遭来更大反抗,属于没脑子的行为,和愤青的性质一样。民族主义就是义和团吗?世界上多少个国家不是靠民族主义来维持稳定与发展的

敏感问题还是少点碰吧,自个闹心,大家也闹心,搞好反腐才是关键

alone
alone
2008年04月12日 2008-04-12 22:51:28

alone7200 发表于:2008-4-12 20:23:41 第19楼
这真是外交部真理部联手给新一代领导核心献上的一份大礼!部门首长换届,最大错误是外交部没有找到正确的人选,小绵羊和吴贱民留下的政治遗产能有好的吗?山母和欧盟都是很早都设置了吐蕃问题专员,事实证明它们的工作的确是富有成效的.我想李河南留下也绝对不会是这个惨状.

Yandex
Yandex
2008年04月16日 2008-04-16 12:09:27

“还有许多藏人深怀怨愤,随时就能人手一面「雪山狮子旗」”

作者的数据真厉害,看得我头皮发麻了呢!

weare
weare
2008年04月22日 2008-04-22 13:17:36

个人认为:民族和解比三表同志心目中的中国队夺的世界杯更难!

trackback
2008年04月24日 2008-04-24 21:29:21

[…] 不过,今晚连岳与三表两位牛人都做了转载,连岳先生更是全文照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这里、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