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灯下的小姑娘

晚上强行自己睡觉,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因为睡得太早。睡不着就随便瞎翻书看,有一本《权力语录》,这本书有点像余世存老师的《非常道》,就是把过去人们说的一些名言辑录成一本书。翻了几页,发现的确是警世恒言,从古希腊和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到现在的政客,他们所阐述的关于“权力”的精辟见解都辑录在内。有引用癖的人不妨手边备一本。

看了几页觉得,这些话读起来充满了智慧的光芒,但是觉得都是那么软绵无力,大概名言都有这个特点吧。

随手摘录几句:

“在任何时代,爱国主义者都是傻子。”——亚历山大·蒲柏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塞缪·约翰逊
“当整个国家大声叫嚣爱国主义的时候,我不得不探究他们手掌的洁净和心灵的纯洁。”——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
“爱国主义在美国是容易理解的。意思是通过留心你的国家,留心你自己。”——卡尔文·柯立芝
“爱国主义是一种真实的责任感。民族主义则是一直在自己的粪堆上喔喔叫的傻公鸡。”——理查德·爱尔丁顿
“民族主义是一种小儿病,是人类的寻麻疹。”——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民族主义是我们的乱伦形式,是我们的过度崇拜,是我们的精神错乱。”——埃里希·弗洛姆

当然,这些言论都是西方资产阶级人物说的,他们说的完全不对,我们必须批判这些言论。在批判这些言论的同时,我们还要抵制资本主义的商业诱惑。“亲爱的小妹妹,请你不要不要Gucci。”什么?你说Gucci是意大利的,不是法国的?那我直接引用原来的歌词:“You’re no good can’t you sell,Boring Louis Louis Vuitton。”(改自德国Modern Talking的Boring Louis Vuitton)。

我觉得这本书里艾森豪威尔说的一句话很牛逼:“两只狗打架,输赢不一定看狗的身子大小,而是看狗的架式大小。”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闪着智慧光芒的伟大废话,就买这本书吧,28块钱可以换来4000条政治名言。
此书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100 thoughts on “路易威灯下的小姑娘”

  1. 一个国家应该有多种声音

    但往往所看到听到的是

    一种声音出来,立刻有第二种声音,

    可悲的是,第二中声音的主旨往往不是就事论事,而是要批驳第一种声音

    结果,一个本可多角度探讨的问题就在争吵的硝烟里被忽视了

    冷静的思考理论家和冲动的热血青年相互猛掐,互扔石子,

    忘却了他们本来就是站在山路不同的地方望下看,

    等待山下的老农担水上来

  2. 以前我一直想方设法说培养自己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大国心态”,但是这两天一看到有人以这个来批评大家的爱国义愤,我就想上去抽他!

    • 我想起《大宅门》中的白七爷,外国人欺负到头上了,还心态个屁!就TM干他了,怎么招吧!!!
      还想这想那的,这就是给中国人赢得尊严的一次机会!我们就挺直了腰板一块站起来一回给他们“八国联军”瞧瞧!

  3. 爱国主义等同种族主义

    爱国主义等同种族主义

    爱国主义等同种族主义

    爱国主义等同种族主义

    爱国主义等同种族主义

  4. 也许我不算爱国
    我对这个国家也有这样那样的怨言
    但是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
    我的感觉是愤怒
    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做一些事情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没有聪明的头脑和灵魂
    不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高尚的
    你挖苦也好,讽刺也罢
    我还是会那样做的
    尽管我知道也许很多年后这看起来很愚蠢可笑

  5. 转发:我一个朋友就在家乐福公司管理层上班,我给他短信说,大家要抵制你们了  他说他们已经接到总部命令,说早想好对策了,说中国人就是贱,他们的应对措施就是五一全国大促销          然后说只要价格低个一成,肯定人满为患的,末了还说不要再踩死人就行

  6. 三表您失态了,名言虽好,但在这时引用显然丢了气势

    另外个人觉得,不能因为上面很不好就忽略了外面的恶意……

  7. 凡有一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

  8. 一哥们今天早上说 别说30万网民联合抵制了,就算9亿人民联合抵制但是只要是9个常 委要和好,那就是和好.

    什么叫政治?就是民意是个屁.

  9. 自己国家强大是最重要的
    提升自己的国民实力应是长期的,
    建议关注姜岩案
    此案的特点是:

    网络自发或组织行为与现实的冲撞;
    道德制裁和法律维护的冲撞;
    道德底线和情感的冲撞;
    群体行为和个人权利的冲撞;

    或许还有更多

  10. 去家乐福=支持法国=不爱国=支持藏独?什么逻辑!
    ————————————————————————————
    首先,没有这个逻辑存在,是你自己划的等于号,我也没这么说,不去家乐福只是中国人表达自己声音的一个途径和手段而已,表示中国人在面对别人的侮辱的时候不是选择沉默。。。。。。

    ————————————————————————————
    也没有全体法国人支持藏独吧?你不但要中国人想的做的与你一模一样,还要法国人与你做的想的一模一样。家乐福也是国家工商局批准的合法企业,我可不可以去家乐福但我爱国,我不骂法国人但我爱国?
    ———————————————————————————
    没有全体法国人支持ZD,不错,但法国政府支持,人家可是民选的政府,代表多数的民意,在绝大多数西方人眼里,XZ就是个独立国家。

    没有要求全体中国人都这么做,也没有要求你们这么做,但是我们有的人去做了,就该背负粪青和蠢货的骂名吗?我们不客观,你就客观了?
    ——————————————————————————————

    三表有没反对你们这么做?只是他觉得去不去家乐福这种表达方式没意思,他又没拦着你,你们要去是你们的自由,他没有把他的意志强加给你。如果他反对你们去,那是他把他的意志强加给你。但现在是你们想这么做就一定要别人也这么做,是你把你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你觉得有道理吗?我以另外方式爱国行不行?
    ———————————————————————————————
    三表没反对有的人去做,不错,但骂人蠢货就对了?你觉得我的留言中有强加于三表去这么做的话吗?他没强加我们,我也没强加他,你凭什么说我强加他了?
    ——————————————————————————————
    扣什么帽子呢?
    ——————————————————————————————
    最后这一句就更没道理,我扣帽子了?爱乱扣帽子的那些粪青,动不动就骂汉奸,卖国贼之类的,我觉得我还是够理性的。如果你非要说我扣帽子是愤青的话,那我也是一个右愤。
    ———————————————————————————————

    另外,一直很赞同表哥的文章,但这次觉得有点不合适,引用名言感觉很苍白,名言并不一定是真理,反而给人一种迷信权威的感受,好像自己证明不了自己,就拿名家大腕来证明。

  11. 另外,一直很赞同表哥的文章,但这次觉得有点不合适,引用名言感觉很苍白,名言并不一定是真理,反而给人一种迷信权威的感受,好像自己证明不了自己,就拿名家大牌来证明。

  12. 我的愤怒来源于于那些自认为是优等人种
    对中国人的蔑视.基本等同于种族歧视.
    至于什么民意,政府等等天下乌鸦一般黑.

  13. 好久没写博客,不知该往哪写。国内乱轰轰的,网站上都是西藏、圣火问题,大家都在谈国事,再加上个人生活乱糟糟,没有什么氛围。前几天在QQ签名上了写要“远离政治,就像远离一切毒品一样”,实在是因为这些事弄得生活不得安宁,想要独善其身都不可能。但最近因为工作找上门了,要做一期这类的话题,需要整理下自己的思路。

    说实话,我很讨厌政治,中国国内政治所充斥的荒唐、谎言,其恶心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我想作为一介平民本就应远离政治,或少讨论政治这类大话题,中国有这么多政治家,政治是他们的事,但现在的政治真象是绿头苍蝇似的,成天讨人厌的嗡嗡嗡一番,特别是最近QQ群和短信关于抵制家乐福和各种投票的信息像瘟疫一样传播。

    最近还有特别令人反感受的是中华网和北京晚报,为了谋一己之私利,网罗了一大批爱国主义者,对发生在国内重大事件而持不同意见者进行打压和批判,以爱国主义的名义裹挟民众,进而压制言论自由。这种文革式的文风在今天能看到的确也是罕见,就像文革号召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一样,中华网和北京晚报各种造谣和煽动的招数悉数登场场,他们一唱一合倒南都批长平事件,这些事件难人预示着国内极左势力重新抬头,本来这也没什么,人民的觉悟毕竟也不再停留在文革年代,但可怕的一群愤青们助阵,让人极易坠入文革时评《海瑞罢官》的痛苦记忆。所以说国内国外的氛围很不好,再加上一群爱国的留学生前几天又在外游行大串联,我们不作个什么举动似乎显得落后。

    如果不是因为改革开放几十年,估计中国早爆发了文革式的政治运动。看看现在不断盛行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无怪乎外国的专栏作家要把北京奥运与柏林奥运作比,起初我也是十分的愤怒。但现在的ZF口口声声说反对国外把奥运政治化,但自己却明目张胆地在国内大搞奥运政治化,想想这样的政治一点意思都没,简直就是侮辱中国人民的智商。

    现在民间搞得抵制法国货活动,无可避免身边的朋友都在讨论和参与,有时也会经常收到这样的消息。对于抵制外国货,我们估且不考虑全球化是否能抵制等问题,单单就看这些逻辑就有些不通,谁能保证说这场抵制行动不是家乐福的竞争对手华联、万佳等超市搞出来的呢。再说被法国报纸欺负了,就找法资企业报复;被甲批评了一顿,回头就把乙打一顿,这就是抵制的逻辑。像九年抵制行动一样,逻辑丝毫没有一点进步。

    抵制法国货,因为法国货有实在的家乐福,这好办,抵制美国货的肯德基,如果真有犹太人的那种精神,抵制就要彻底抵制,什么沃尔玛、法国香水、LV包都一起抵制,CPU、WINDOWS都是美国的,把电脑砸了多清静,再把国门关了,回到毛的时代,什么外国货都没有,这样更好,不过这样对加入WTO的中国不利,因为违反法律会被冠以XX颠覆国家的汉奸罪名。想想前几年抵制日货的时候,新华社、CCTV用的摄像机,还有游行队伍的数码相机至少一半都是日本的,这就是抵制的悖论,不过作为表达情绪的途径也没人反对。

    但现在,有一种越演越烈的过激情绪,比如中华网论坛聚集的愤青网民,讨伐王千源事件,用网络暴民定义一定都不为过。把人家父母电话地址全部公布出来,搞得像古代株联一样,即使她一个立场不对,用得着牵连她的父母吗?还制作淫秽图片,这些人表面行爱国之举,实际满足阴暗暴力之私欲。

    每当看到各大论坛上那些慷慨激昂的愤青们,我就像看到了当年一群赤着上身,高喊“保卫大清,打倒洋鬼子”去挡子弹的愚民。今天已经不是八国联军时代,要爱国容易的很,只要把“爱国”的标签往头上一贴,还可以往那些不同意见者身上贴洋奴、叛徒等帽子。而民族主义也已经廉价得谁都用得起,民族主义是张牌,政治家在打、商家在打、商家的竞争对手都在打,都在利用。总之,最倒霉的就是作为“牌”的我们,历史证明“牌”或者说棋子只有利用的份,下场真不是那么好。九年前的那次游行的爱国青年,现在都不知去哪了?愤怒丝毫没解决问题。时间再推向前几十年甚至一百年,情况还更糟糕。

    当年“扶清灭洋”的义和团兄弟的爱国情怀化作扶清灭洋的举动,可是一旦慈禧太后和各国签订条约后,回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剿灭那些曾忠心拥戴她的拳民,爱国的师兄弟一夜之间成为官府镇压的暴徒。文革时候,革命小兵小将们对红宝书红太阳忠心耿耿。但等到67年最大的走资派被消灭,老毛一句话:“你们应该接受贫下中农教育”就把几千万的文革主力军送到了广阔天地中去锻炼,直到曾被他们打倒的二号走资派复出,小兵小将们才得以大批回城。

    有人依据以上两个历史事件总结,中国长期盛行的民族主义是对外的义和团主义,对内的秦始皇主义,变革中的暴力主义。从抵制家乐福看,中国现在盛行的民族主义仍然是对外的义和团主义,是不是有对内的秦始皇主义,因为没有大的国内运动的真正爆发尚不得知,但从中华网倒南都事件中,愤青表面行爱国之义举实则泄一已之暴力,看出有此迹象。

    公民社会,没有人反对你作任何爱国的举动,但也不会有人强迫你做爱国的举动。但我们应该知道自己的权利还有情感是有价值的,而不是那么廉价,如果被利用为一张廉价的民族主义牌被打来打去,我情愿不去做些爱国的举动。我指的是民族主义与商业,因为这也是我们仅仅能涉及探讨的话题。

    但往往真要被政治利用的时候我们也没办法,其实这也怨不得谁,中国的传统就是家天下。不管你懂不懂,不管你知不知道事情真相,一旦这些事被利用到以国家和爱国的名义,任何人都无法逃脱这种局面。而如果是民间自发的这些行动,ZF当然最高兴了,这些抵制活动和宏观活动正好可以转移国内矛盾。

    对于爱国主义有很多批判,从上古时的老子到美国的开国元勋都有很多精典的批判,简单举两条,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爱国是利益集团对内盘剥人民的遮羞布,我想这两点对于今天现实的中国还是有点适合。但是真正要要和愤青们谈爱国这个话题,的确是扯不清,而且有时令人气极败坏,文明发展到今天,国家本身是为了保护国民权利的必要的暴力机器。爱国爱的是生养你的父母亲和生存之必需的山山水水,是让国家这个暴力机器更好地履行它的职责,保障人的自由权利。但是我们现在的爱国,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对内行的专制主义,对外行的是义和团主义。

    五四恨铁不成钢的先贤说中国文化是染缸或酱缸文化,但他们低估了狭隘的民族主义与名不副实的爱国主义对国人灵魂的摧残。现在国人依旧受这种毒害,我想起五四胡适的一句话: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对于爱国青年的一些实际问题,我想与其关心爱国等如此大的问题,不如关心自己的生存和权利问题。如果爱国的义愤,仅仅被当成某种砝码,我宁愿旁观。所以我也不会传播那些抵制信息,也不会参与这些行动,这是我个人的自由。

    《乌合之众》说得再好不过,“群体不仅冲动而且多变。就像野蛮人一样,它不准备承认,在自己的愿望和这种愿望的实现之间会出现任何障碍,它没有能力理解这种中间障碍,因为数量上的强大使它感到自己势不可挡……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它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掠夺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纳粹德国正是因为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把几十亿人绑上了战车,中国目前至少还是有自由选择的国家,在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情绪道路上,我们要做的是尽量远离政治,哪天说不定就被我们自发的群体效应绑上战车。

  14. 我有我抵制的自由,你有你不抵制的自由。
    我不认为不抵制的人就是傻子,你认为“爱国主义者都是傻子”。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抵制带三个表,抵制不许联想,取消不许联想的RSS订阅,删除不许联想的收藏夹,停止对不许联想网站的浏览。

    别激动!这是一个傻子的自由!

  15. 抵制家乐福?先想一想 / 闾丘露薇
    2008-04-15 23:45 | 阅读(5597) | 标签: 家乐福, 法国货, 藏独, 达赖, 路易威登, LVHM

    如果你准备要去抵制家乐福:

    第一,是因为家乐福参与了资助达赖集团吗?短讯说,是因为家乐福的大股东,法国首富阿尔诺的LVMH集团(还是个人?)资助过达赖。第一,证据呢?第二,对于不少人来说,特别是佛教徒来说,一生的心愿就是要见到达赖,这是不能抹杀的事实,那这些人的捐赠,难道都是支持藏独吗?

    第二,是因为家乐福是法国企业,而法国政府在处理火炬传递问题上,还有北京奥运问题上,表现让中国人气愤。问题是,中国的家乐福是一家相当本土化的公司,因为当初为了规避政策,要尽早进入中国市场开店,需要和中国的公司合资。就算是家乐福集团,大股东是蓝色资本,由阿尔诺和一个美国的私募基金合资,占有百分之10.7家乐福的股份。所以可以这样说,抵制中国的家乐福,就不是单纯地抵制法国货那样简单了。

    尽管我想通了这两个问题之后,觉得抵制家乐福这样的行动,的确值得大家讨论,而事实上,这样的讨论,在互联网上也已经是进行起来了。但是,这样的建议,是否真的是毫无意义,或者是被有的人所认为的,很愚蠢呢?那绝对不是。

    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感受,觉得作为中国人的感情被法国政府伤害了,觉得被一些法国媒体伤害了,被一些法国民众伤害了,于是决定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对方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是个人的选择,你可以不支持,不参与,不认同,但是不应该去辱骂有这样的想法的人,是愚蠢,因为,因为你的不认同,在有这样的想法和冲动的人的眼中,你可能就是懦弱。为对方定性,本身就是很不宽容和民主的思维。

    而对于那些不参与,不支持,甚至反对的人,也不要动不动冠上不爱国的帽子,如果有人就是要去家乐福购物,那也是别人的选择,并不代表他们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不愤慨,不痛心,只是,大家选择不同的方法而已。

    事实上,这样的一条短信已经引发了国际媒体的关注,如果你搜索一下CARREFOUR TIBET,你可以有十三多万个搜索结果,众多英文媒体和网站都在引用,Chinese demand Carrefour boycott for Tibet support (中国民众谴责家乐福,因为支持西藏而抵制),路透社今天发自北京的报道。这些中国民众要表达的声音,已经传递出去了,接下来怎样做,那就是民众自己在经过思考和衡量之后的决定。

    今天在节目里面和巴黎的同事连线,主要是请他谈谈法国媒体对于这件事情的报道态度,我问得很仔细,那些带有偏见的报道,到底是新闻报道,还是专栏文章,还是社论,因为对于一家媒体来说,这三种不同类型的稿件,所传递的信息以及代表的立场是不同的。同事告诉我,是在新闻报道里面充满了偏见,而且,因为法国媒体一向爱热闹,之前的火炬传递让他们兴奋了一阵,之后就安静了下来,现在又有了这样一个抵制法国货的热点,马上是如获至宝,大肆炒作。同事说,作为在法国工作和生活的中国人,都感觉到,和原本无拘无束的法国朋友之间,有些话,聊不起来了,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

    这样的感受,或者和在中国的法国人和他们的中国朋友之间是一样的。今天我让记者采访几位在中国的法国商人,结果都已太敏感而拒绝了。其中一个,已经做完了访问,但是思前想后,又打来了电话,表示还是不同意播出,因为她的先生是中国人,她担心,为她的先生带来麻烦。

    法国驻中国大使倒是很爽快地表示愿意考虑,在征询了巴黎的意见之后,接受了访问。他说,中国民众呼吁这样的抵制没有道理,家乐福对此保留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奥运是一个增进友谊的机会,而包括法国在内的国家都希望中国就西藏问题增加透明度。如果中国民众对法国政府存在有误解,会尽力去消除。

    倒是回到上海的金晶在接受我们的访问的时候表现得相当理性,她说,在法国的时候,她也感受到支持中国办奥运的法国人的那种热情,她认为,问题出来法国政府身上,大家不应该针对法国企业,更何况,企业里面都是中国人。

    不管法国驻华大使的回应是否让人觉得还是有点点傲慢,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法国当局是注意到中国一些民众的不满情绪,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了。我只是想说,我们可以反对那些支持藏独的人,我们可以对法国政府表示不满,但是不要把这种情绪扩散到其他法国人的身上,因为这样的话,反而会把这些人,对到我们的对立面上去。即使是LVHM集团也好,老板个人也好,如果他只是崇拜达赖,那也可以理解,毕竟达赖的和平使者形象在西方已经深入人心,毕竟他还曾经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或许你可以说这是达赖的伪装,但是人家伪装的好,骗了很多人,那你也不能把那些受骗的人都当成敌人吧。

  16. 您想激起民愤?那些文章都是西方的思想家们写的吧,意识形态的不同决定了,到了今天也许他们也会错误的评价我国,您也跟着起哄??

  17. 真希望那些非常爱国的海外华人放弃绿卡或外国籍,统统举着五星红旗回到中国来,我会为你们这一举动大声叫好!

  18. 即使是“蠢货”,也必须拥有表达的权利。没有任何人,即使是名人,可以因为他人“愚蠢”而封杀其话语权。否则,单一的声音无法实现“聪明”,而且“聪明”因为缺乏多数人的支持,也就失去了意义。应当抵制的,只是“抵制”本身。名人名言,算了吧,没有冒犯的意思,那是思想懒汉的法宝。

  19. 哈哈,你居然拿着外国名人的话来当幌子,
    这也证明你自己词穷,
    抵制只是一种抗议,一种正义的表达,一种决心,
    而不是全盘的对某个国家的人否定,
    更不是陕隘的民族主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