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总急

某年,一男子准备用打火机点燃飞机未果,民航总急决定乘客乘坐飞机严禁携带打火机和火柴。
某年,一女子试图用高跟鞋当凶器劫机未果,民航总急决定乘客乘坐飞机严禁穿高跟鞋。
某年,一男子试图用皮鞋当凶器砸死飞行员未果,民航总急决定乘客乘坐飞机严禁穿皮鞋。
某年,一女子试图用胸罩做凶器勒死飞行员未果,民航总急决定乘客乘坐飞机严禁戴胸罩。
某年,一男子试图用上衣做凶器勒死飞行员未果,民航总急决定乘客乘坐飞机严禁穿上衣。
某年,民航总急决定,乘客乘坐飞机所有着装必须托运。

飞机是原始社会出现的一种不明飞行物。

96 thoughts on “民航总急”

  1. 某日,有先进发达国家发明了一种水陆空三行飞行物,牟其中的后生们大量引进后载客。中国的航空公司就他奶奶的趴在人家下身,以尿当奶,还伴着些西北风。

  2. 民航总急,咱咋办呐?

    挽个手袋不带行李想做回轻松的乘客,面霜、眼霜、香水、防晒等等换成小包装全过关了,看起来巨大支的隔离霜被安检员拿起视察,他仿似不相信居然只有25ml。但是我新买的丝塔芙洗面奶看来幼小,居然超过100ml,被拿下了。我总不能把那个比我的巴掌还小的洗面奶单独托运,然后期待到达时可以找到她被压扁的尸体。

    下回拿个行李箱托运,什么也不装就装1瓶洗面奶。

  3. 你说这赖民航还是赖谁?
    没劫机的,民航撑的管这管那,
    因为民航被逼限制了坐民航的广大人民群众的自由,
    谴责民航逼们,谴责逼民航的逼们,!

  4. 就你牛比!改天你坐飞机,冒出一人拿瓶毒气喷一机舱,民航不总急了,该你总急了!

  5. 對於這種愛國情緒表達,還是從了吧
    黎叔說,人心散了,隊伍難帶了
    雙軌制以來,人心越來越散了
    好不容易,過年出個冠希把大家心氣兒聚了聚
    現在又有了zd,操奶奶和小薩
    讓80後的獨子們能夠實踐一把無間合作
    您就別拂大家的興了
    以後國家還要靠整他們呢,得多歷練歷練
    跟我一樣,從了吧

  6. 几个领导者用公款点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飞禽走兽山珍海味 应有尽有.这时旁边有几个
              乞丐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嘴里不断地流著哈喇子。但是这些领导却不把吃剩下的东西
              给这几个乞丐,因为领导的脚下还养了几只狗,残羹剩饭是要喂这几只狗的。当然了,
              这些乞丐连剩汤都喝不著,而领导看著这几个乞丐也很不爽,以至影 响了他们喝酒的兴
              致。这时来了两个外国人看到如此场面,一下子将领导的酒席给掀翻了。这一下领导想起
              了那几个乞丐,对乞丐说:“帝国主义要来灭亡我们的民族了,必须和他们拼了,这样
              才能挽救 我们的民族。"几个乞丐一听,立即高喊:“领导吃什么是我们自己的事儿,
              列强掀桌子是我们民族的耻辱。"然后高唱: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抄
              起打狗棍追著两个外 国人打去了.外国人打跑了,几个领导马上高喊:“再来 上一桌。
              "然后又胡吃海喝起来
              
              这时有两个路过的对乞丐说:你们都快饿死了,还替领导爱国?
              
              乞丐说:饿死事小,爱国事大!不爱国的就是汉奸!
              
              等事情过去了,领导吃完了,抹抹嘴,站起来,再扇乞丐几个耳光:他妈的,就你会闹

  7. 应该说这次是西方彻底的急了!!这两天看了下一些前苏联国家怎么解体的日本节目,彻底被震撼了!美国民间组织直接赞助、帮助、培训那些国家的学生和民运人士,竟然那么容易就把人家国家给颠覆了。更可笑的是,竟然其中一个刚独立出来的国家的总统在酒会上和记者交流的时候,还问他旁边的美国民运支持者:“我又说的不妥的地方吗”,笑死我了,总统还要亲自咨询幕后的美国主子才敢说话,连那个美国人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你说,你说,你是总统啊”!看了那段外国录像,发现学生运动也竟然能把国家总统和政权给灭了,难怪西方这次如此热心呢,原来他们颠覆了不少都是这么干的,可惜,我们中国人是不一样的!呵呵,这次西方算要要急了。以后要是有什么外国大使馆邀请你们去什么地方玩,千万别去啊,看了那个录像,我知道了那原来是把这些能培养成为反政府的人才们拉出去培训的,培训的内容是如何反政府的。这就是所谓橙色革命和玫瑰革命前的准备。
    我前几天和一个喇嘛聊天,他们那里没有出什么大事,我把他狠狠地训了一通,他说:唉,这次没搞好,没想到搞这么大,原来只是想小小闹闹,让政府给我们点好处的,结果成了这么大事了。看来他不清楚政治怎么如此黑暗,竟然给演成全球大事了。他还说,奥运这段时间别乱走,他听说已经有人带着炸药去雪山了。我说北京不会有人搞恐怖吧,他说不一定,还是少出门为好,已经有些人准备牺牲自己了。他是听来的,也不知道真假,但还是蛮震惊我的。我说你看看,本来藏传佛教在汉地已经很盛行了,那么多人愿意提供供养,现在好了,至少两年内缓不过来了,我也不会那么大方了,我不希望我的钱变成了你们去朝拜达赖的路费了。这个喇嘛郁闷的不行,直叹气。
    我给他将国际形势如何之类,幕后黑手如何之类,结果,他都听不明白,他的思维很简单,一直说这跟达赖没有关系,一直在维护达赖,对达赖在国际上取得的地位佩服的五体投地。从这点看,西方给达赖的荣誉,就是对他的信徒的一种纵容,因为这些荣誉在一个普通的僧人看来,那简直就是激励。
    唉,反正和他交流过后,我觉得还是要多建学校是正经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