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理科生

我好久没有在博客里拿土摩托开涮了。其实我的脑子里每次想到“土摩托”这三个字,就开始兴奋,就像有些男人看到女人的胸或大腿之后的反应一样,然后我的手就开始痒痒,不写点关于他的文字心里就难受。

如果大家看土摩托的博客,会发现这家伙既可爱又可恨,有时候聪慧绝顶,有时候跟个傻逼一样。但是我觉得你们都不了解土老师,在对他评判的时候会有失偏颇。我想我比你们能更了解他一些,毕竟我认识他有14年了,而且现在又是同事,对此类生物的习性有些了解。

如果你觉得他是个理科生,生活中有点极端和缺乏幽默感,那不是他的错;如果土老师认为你是个文科生,思考问题缺乏科学习惯,并且鄙视你,那也不是你的错。真正的错误是:我们的教育制度很早把人分为文理两种人,每个人的大脑都少半边,土摩托的脑袋少了半边,所以他现在只会用科学的方式思考问题,包括方舟子老师(虽然方老师总是炫耀他的文科知识);大多数文科生脑子也少了半边,只会用感性思维思考问题。所以,当文科生遇到理科生,都会先想到对方的弱点,然后攻而克之。显然,这种修理对方的方式都能置人死地。但是打了半天,都是用自己的脑半球打对方的脑半球,互相之间说的都不是一回事。其实合二为一就和谐了。

有一次,我跟一个文理兼备的人聊天,谈到土摩托,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人方法论有问题。土摩托没学过哲学,“方法论”显然不太能让他接受,他能接受的是科学思维方式(其实也是一种方法论),但是放在科学层面他就能接受,放在哲学或其他科学层面他就不能接受。然后就把自己培养成极端的科学原教旨主义者,原教旨主义者的特征就是否定他不能接受的东西,盲目信仰他能接受的东西。

土摩托说,他的内心是很强大的。但是他的内心是封闭的,因封闭而强大于因开放而强大是两回事。以我对土老师的了解(可能没有科学依据),他是一个对任何反面声音都听不进去的人,这也是所有科学家的特征。土老师的内心强大建立在一个坚硬的科学外壳基础上,好像是个蜗牛,我就不出头,但我有个外壳保护自己,所以我很强大。但真正的强大,永远都是内心开放的强大,而不是龟缩的强大。

土摩托瞧不起文科生的“反智主义”,其实土摩托是个典型的“歧智主义”者(有智商歧视倾向),他认为,掌握了科学、用科学方式看问题智商就高,反之就低。以前,土老师很佩服羡慕比他强的人(不管是在文科还是理科领域),现在,土老师因为在现实和网络上找到了一批“同志”,所以觉得自己可以强大了,可以抡起科学的大棒“歧智”了,所以就瞧不起文科生了。那些宣扬伪科学的人应该修理一下,但要看具体情况,如果利用伪科学招摇撞骗获得利益,当诛之。但是有时候利用伪科学扯扯淡我倒觉得无所谓,比如星座,没有人能证明这东西的科学依据在哪里,再比如宗教,典型的唯心主义,但有人希望用这东西缓解心理紧张,那就让他们相信吧,只要不侵犯别人的利益,都无所谓。在科学比较发达、人文素质比较高的西方,这两样东西最发达,因为它们可以调节人的心理。但土摩托又是个反心理学的人,他认为心理学是伪科学,跟中医没什么差别,所以必须反对。

所有走极端的人,极端动力都是来自对立面。这就好比你没事逗一条狗,逗着逗着就把狗逗急了,急了就会咬人。科学家的脾气也是因为对立面作用力太强导致反作用力加强,形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态势,于是没完没了了。土摩托的特征是他在做出一个判断的时候无法分清该用什么方法论,当然他只会选择他熟悉的科学方法论。于是你就会觉得丫真让人讨厌,一点人性都没有。

土摩托是有人性的,只不过是被科学扭曲了而已,你看他经常介绍一些音乐啊、电影啊——事实证明他对非科学领域触及到的就这两样,你什么时候看他介绍过小说或者别的社科类的东西?因为这些在他看来都是靠不住的。甚至我觉的当土老师看到一本小说畅销的时候会很郁闷——这种虚构的东西怎么就会有人看呢?没一句真话。但是这东西转换成音乐和电影他看着就舒服了。这人的思维方式有点郑人买履。赵本山说:“别以为你穿个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可土老师就是认不出穿马甲的人。

他在介绍音乐电影的时候,有点赋比兴的方式,试图告诉人们这首歌或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什么道理,但当你看到他下的结论,会发现,这种鸡巴道理几百年或几千年前就有文科生总结过了。土摩托对音乐电影的热爱,恰恰证明了他内心的矛盾——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丫内心其实是很孤独的,他渴望有认可,不希望有共鸣。当你用感性的方式跟他交流的时候,他会立刻鄙视你不用科学思维观看待这个问题。每当我跟土摩托交流,他都有意识地把我往科学的高度上带,这一点有点像李-洪-志老师,要提高层次,这样就能圆满。在某些方面,科学与邪教可以合并同类项。我不否认一个物质的属性有它科学的一面,但是除了科学,还有别的属性。土摩托估计也不会坚持一只苹果里面只有各种营养物质和什么分子,至少他在吃的时候会反应到他是甜的还是酸的,可你真跟他讨论酸甜问题的时候,他会告诉你是由于某种成分的多少导致酸甜的变化,而不会跟你讨论这种酸甜带来的享受。丫讨论电影和音乐的时候就这方式。那么,土老师为什么不能去讨论酸甜带来的享受呢?答案是:这么讨论没有科学依据。没有科学依据的话土老师说着自己都不踏实。

好多人想跟土老师辩论,我建议不要枉费心机,他是听不进去的。除非你跟他一样爱科学——整个一晚上都在讨论苹果里有多少种酸性物质和多少克果糖,估计你俩这么讨论下去丫能达到性高潮。

土摩托这几年的心理变化,完全是被别人惹的,刚回国的时候,他跟大家瞎混的时候看不出他的极端,因为那时候彼此都不了解,话题并不集中在科学与伪科学层面上,往往都是瞎扯。而且那时候土老师听大家讲中文,都反应不过来,根本谈不上去反驳。后来他的中文慢慢适应了,尤其是可以通过网络平台去表达自己的时候,好多人不能接受他的笨拙科学方法论,他极端的一面开始暴露了。他越极端,越暴露出他的弱点,越暴露弱点,他就越想自圆其说,越想自圆其说,他就越极端,他越极端,弱点就越明显,然后就越扬长而去,还把自己整的挺一骑绝尘似的。其实现在坚持科学的人挺多,他们写博客我也看,有些人的文章写得都不错,至少考虑到了文科生接受的心理,不温不火。而土老师有时候变得意气用事,往往效果更差(其实他还是有性格的,不像机器)。明明他说的是对的,但是由于姿态比较“S”型,所以好多人心生厌恶。

现在土老师开始耍小孩脾气了,这是他黔穷技驴的表现,动不动他就说:“我就这样,谁也别想把我如何如何。”比如他说:“您也许会说:你丫也太没有幽默感了。您也许正确,可是,这种幽默感我并不想拥有。”其实土老师很想让自己变得有幽默感,他为此还很认真地学过,在饭局上,土老师放下科学的架子,很谦卑地向老六讨教文字如何写才能好看,才有趣味。老六一边揉搓着自己的双乳,一边很陶醉地说:“一共有六条……”但由于土老师的方法论没找对,或者说他的思维方式没有彻底打开,学了半天发现没掌握好(其实他有些文字写的已经很幽默了,再坚持半年零四天就能赶上我啦,哈哈),就放弃了。然后给自己找了一个“这种幽默感我并不想拥有”的理由。你没学会,才想到不想拥有,你要会的话还会这么说么?你说这是内心强大么?这只是嘴上的强硬,不是内心的强大。或者说这是小女生跟男朋友撒娇的做派(哇,土摩托好感性耶!)也许土摩托在反驳我的时候会说:“我就这样,你怎么着吧?”

那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这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然后土摩托一瞪眼睛:你丫也配谈科学!瞧,两句话就转到“歧智”上了。哈哈,我发现这些年我已经摸透了土老师的习性了。这就是典型的文理科生打架的效果。

我这么说并非想让土摩托明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或者极端无边回头是岸的道理,丫固执的已故若金汤。我今天说了一大堆,只是想借土摩托的人格分析(操,又是心理学名词)说明一个道理——我们他妈都是文理科分科的牺牲品,又是在白天不懂夜的黑的层面上争执一些无聊的问题而已,用自己的白否定别人的黑。

最好的办法就是各自让另一个脑半球长出来。

23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很好的文章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16:51:12

很搞笑的文章..我经常来看.哈哈 ..

很好的文章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16:51:44

郭德纲说过:科学家会武术,神仙都挡不住。
我觉得:理科生读两本名著,文科生都得哭……

祖德他爹
祖德他爹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16:57:27

看了那链接,我估计方小子没看懂三表这篇文章(毕竟是理性的科学家啊),就在那一阵骂,太丢人了!
方小子也真是无聊,把自己当成个牛B人士了!

茄子
茄子
Reply to  祖德他爹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0:52:06

小方智商高,情商么……小方很讲理性,但感性么……唉,人无完人啊。

缺口
缺口
Reply to  祖德他爹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22:40:16

小方跟三表以前好像掐过架的吧

镜子同学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17:41:33

我觉得摩托前辈蛮可爱的。

bb
bb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20:39:18

希望土摩托这时也写一篇 理科生.文科生
嘿。
我觉得他写的东西也挺搞怪。
哈。

很帅很字恋
很帅很字恋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21:56:34

-0-““真无语….
我对理科完全没激情的说….额“宁愿那半边脑袋别长出来
太累!而且…怪沉的!

mycliffe
mycliffe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23:49:41

最好的办法就是人人都去听老罗语录

当然,需要点“人文气氛”

氧气
氧气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3:08:33

咋不更新了?

三表老师最近身体可好,关心一下

第一次
第一次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8:28:00

三表肯定拍av去了,大家等着看吧

Mucia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8:33:40

好像说我呢。

还有我们身边很多人。
都这样的思维方式。

可能三表某程度上也这样儿。

nigger
nigger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9:36:54

文科可以算做是中国的传统科 ‘liberal art’: 诗, 文章,音乐,电影 一类的 对于一部分中国人 简直就是本能
所谓理科则是西方的传统科 nature,logic 加 english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 简直就是是灾难
靠这两样能区分出来的是 中和西 古和今
也可能是 大家伙偏执的来源 两样有时候隔着千万重

坐以待币
坐以待币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9:58:11

看来土老师不够性感

Estelle
Estelle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0:11:22

有点庆幸自己在文理分科之前就退学了

茄子
茄子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0:58:30

即使以方老师为代表的理科生对文科生有些过头的偏见,但我倒觉得目前,文理还是不要拥抱的太紧比较好。中国的许多事情,坏就坏在文理一锅粥,理科被文科指导太久导致的(包括许多学理出身的文官也基本是文科头脑)。将来肯定是要象三表说的,文理不该分家,但那应该是种理性的融合,而不是一锅粥式的。

trackback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3:02:37

[…] 真正的错误是:我们的教育制度很早把人分为文理两种人,每个人的大脑都少半边,土摩托的脑袋少了半边,所以他现在只会用科学的方式思考问题,包括方a楼道高于我的视线,所以没看见什么。在对面五层楼的护栏上,排着七盆花草。时节还没完全来到,有三盆依旧秃着枝丫,另舟箱,绿色房子造型,透过自身的孔被大铁钉铆在墙上。第九层楼道高于我的视线,所以没看见什么。在对面五层楼的护栏上,a子老师(虽然方老师总是炫耀他的文科知识);大多数文科生脑子也少了半边,只会用感性思维思考问题。 ——via […]

猩猩是大爷
猩猩是大爷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4:56:12

王小先生你还活着吗?好久没看见你更新博客了

很傻很天真
很傻很天真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6:18:14

哥,读书节各大书店都有打折活动,为什么三联没有呢?我喜欢三联书店,而且一些书又只有那里有,但是现在书太贵,在网上看电子版废眼又不尊重版权,书店就不能打打折照顾照顾读者吗。您在那里买书是不是可以打折呀?给粉丝发个证可不可以一样待遇呀? 😛

刚刚
刚刚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6:31:44

你是不是去结婚啦,细细

芝麻
芝麻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17:53:32

带三个表的人一向很勤奋的,怎么这几天竟然不见更新?在忙什么?

丫的
丫的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20:09:34

原来是土摩托在这让王小老师作的软广告啊!^_*

hz
hz
2008年05月06日 2008-05-06 23:38:16

一切可好?

莲花居士
2008年05月07日 2008-05-07 1:10:57

文科生和理科生就一字之差:理科生一般把“日”理解成名词,文科生却把“日”理解成动词!

米粒~
米粒~
2008年05月07日 2008-05-07 4:41:02

三表哥文写得真蛮可爱,表哥还真是性情温良动人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土老师的固执也挺可爱,土老师能好好看看此文,激起点思维的浪潮来就更好更圆满咧~ 土老师的缺点可能因为方法论不够健全,就容易发生价值观震荡现象,惹急了呢就索性“闭关”咯,这样对自己不好滴,学学表哥“痞子般”(褒义)的坚挺就好咧~
话说回来,也只有敏感的银才容易被触及到“禁区”和发生情绪反弹呢。强烈的动荡也是激情的体现嘛~

恩,继续强大才好,无论以那种方式。
我们不需要突然挂掉的科学家或者文人或者别的什么,所以大家都要有小强精神给世界继续制造波乱吧~~
PS.土老师的进化论编译的真是好~追着看科普~

酒罐
酒罐
2008年05月09日 2008-05-09 21:17:09

yo !
整得相当明心见性 印证人心似的
哎 !
莫道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装逼

ggyy
ggyy
2008年05月15日 2008-05-15 16:08:57

经常的 我越是严肃认真的谈论某件事时越会引发出震而叠荡的笑点

滴滴
滴滴
2008年05月17日 2008-05-17 12:04:08

理科没学好,文科没学全。科学不就是文人想了,理科论证嘛。

我是泥泥喔
我是泥泥喔
2008年05月25日 2008-05-25 23:49:51

他越极端,越暴露出他的弱点,越暴露弱点,他就越想自圆其说,越想自圆其说,他就越极端,他越极端,弱点就越明显,然后就越扬长而去,还把自己整的挺一骑绝尘似的。
——这句好好玩,现哪来的驿站?驿站旁站的是哪个槟榔西施?